【區塊客專訪】與 AMIS 創辦人劉世偉談台灣區塊鏈發展

區塊客這次非常榮幸邀請到推動區塊鏈技術服務公司 AMIS 的 CEO 劉世偉(Alex Liu)進行訪問。Alex 畢業於加州史丹佛大學電機工程系,曾在高通任職中國上海行銷總監,擁有堅實的資通訊產業技術實力和豐富經驗,因看好區塊鏈技術的潛力而回台創業。Alex 於 2014 年創辦台灣數位資產服務平台 MaiCoin,隨後為了專注處理「資訊流」在區塊鏈技術上的發展和應用,於 2016 年 9 月正式成立 AMIS 平台。

區塊客希望透過這次深度訪談,讓大家多瞭解區塊鏈的發展及市場動向。

區塊客:可以先介紹一下 AMIS 的工作和在推動區塊鏈上的角色嗎?

Alex:AMIS 的意思是法語的「朋友」,讀作“ami”,另外也呼應台灣原住民阿美族,阿美族所呈現的舞蹈,經常藉著彼此間的牽手,表達友誼與分享,而這正是 AMIS 最重要的品牌精神。

AMIS 的任務是讓互聯網的協議接觸到什麼領域,區塊鏈就能接觸。因為區塊鏈的原生就是互聯網協議,但它不只能夠傳遞訊息(Transfer of Information),還能傳遞價值(Transfer of Value)。

剛開始時,AMIS 比較會應用在金融領域,畢竟最直接跟「傳遞價值」有關。但是我們不會把自己限制在金融領域裡,例如我們替奧丁丁市集做農產品的履歷,還有 BraveLog 公司也使用我們的服務來做運動賽事的記錄。

雖然現在還是區塊鏈的發展初期,但仍可看到我們在跨領域的努力。畢竟有地區的考量,所以會先從台灣開始,目前我們大部分的合作夥伴都還是在台灣。但如同互聯網一樣,沒有國界的概念,沒理由走到區塊鏈就變成受限制。我們也正在跟香港的金融機構討論,如何讓區塊鏈應用在香港落地。

簡單總結,AMIS 是純技術的公司,它不會接觸到數位財產如比特幣(Bitcoin)或以太幣(Ether),與 MaiCoin 的角色是分開的。

區塊客:為甚麼 AMIS 選擇加入 EEA(Enterprise Ethereum Alliance)?

Alex:AMIS 的選擇標準其實很單純,在所有區塊鏈的標準或協定裡,我們看到以太坊(Ethereum)群組是最活躍的。

雖然比特幣是最早發展的區塊鏈,但比特幣還是定位在貨幣跟財產,其群組裡也面臨一些糾紛,光是區塊容量(block-size)的問題就爭論了一兩年,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一個結論。至於以太坊雖然起步較晚,但是它的協定是比較通用,不限制於發行貨幣,受很多開發者及工程師喜歡,不論是跟比特幣或 Hyperledger 作比較,甚至是 R3 Corda,整體來說以太坊群組是最活躍。

但是以太坊的原生不是所有企業都適合,尤其在金融業。第一是因為它所有的交易跟比特幣一樣都是公開的。第二是,任何單位跟任何人都可以參與,交易對象可以是高盛(Goldman Sachs),也有可能是恐怖份子,這對金融業來說太難接受。第三個是擴展性的問題,雖然交易速度可以提升到 10 幾秒,但交易筆數還是太低,無法滿足金融機構一秒幾千甚至幾萬筆的需求。因此 EEA 主要解決的是這三個問題:隱私的保護(Privacy)、認許的流程(Permissioning)及擴展性(Scalability)。

目前 Hyperledger 跟 R3 Corda 也在解決這三個問題,我相信他們都很有能力達到這三個需求,但畢竟他們都是一家公司,雖然 Hyperledger 裡有 Intel 及 Iroha 等,但 Hyperledger 可說是由 IBM 主導,更具體來說,基於 Hyperledger 的開發者多為 IBM 工程師;而 R3 自開源至今,還沒有很明確的開發者擁抱它。

在這兩個特性上的交接,可以理解為一邊是比特幣跟以太坊(活躍開發群組),一邊是 Hyperledger 及 R3(解決三大問題),我們認為只有 EEA 是夾在兩個特性的中間。以太坊的優點是不會被一家公司所掌握,有非常多的開發者已加入到這個團體。AMIS 認為 EEA 可以借用這些團體的資源,同時針對前述的三個問題,EEA 甚至可以做的比 Hyperledger 及 R3 還要好。

區塊客:所以您會同意以太坊目前的生態系統(ecosystem)是它一個很大的優勢嗎?

Alex:同意,當然這也跟商業模式有關。舉 IBM 為例,IBM 一直以來是垂直整合的模式,例如經營 PC 事業及 OS2 作業系統那樣。當發展到區塊鏈時,IBM 也採取同樣的作法,將產品與服務綑綁銷售(Bluemix 雲端、Fabric 區塊鏈及顧問服務),形成一條龍的模式。

我認為有很多企業不想被 IBM 鎖住,企業應該可以任意做選擇,IBM、Amazon 或 Google 雲端搭配不同區塊鏈協議,如以太坊、比特幣或 R3 等,至於服務公司也可以有不同選擇,像我們 AMIS、BlockApps 或其他。我認為大多數的企業是喜歡有選擇性,而不是要被整套綑綁。

區塊客:跟企業介紹區塊鏈,遇到最大的阻力是甚麼?

Alex:跟台灣的大型企業在介紹區塊鏈時遇到最大的困難是——區塊鏈很難被理解。像共識演算法等等,這些都是很抽象的東西,必須要用最簡單的言語來形容。

我最近常用的比喻,也讓許多人都聽得懂的是:支付寶用戶間的金錢轉移或是 Gmail 間的轉信,本身是沒有問題的。但我想從 Gmail 寄一封信到 Yahoo,就必須走 Email 的協定;或是某天我想要從支付寶轉錢到微信,雙方之間就必須要有協議。如果用 Email 傳錢會存在一個問題:錢從我這裡發出,我應該被扣掉這筆錢,而你會增加,但是即便我發出 Email,我還是可以擁有這封信。Email 無法解決記帳的問題,區塊鏈在其他地方跟 Email 幾乎一樣,但是區塊鏈可以解決「我傳出去,我變沒有,而你卻有了」這類記帳問題。

如果大家都在使用同一個平台,當然不需要區塊鏈,但是如果要跨平台就產生協定的問題,這時候就需要應用到區塊鏈。

相比之下,互聯網比較蓬勃的國家是比較容易接受區塊鏈這個概念。台灣早期是由房地產及電子製造業支撐經濟,目前還沒有一個世界級的互聯網公司在這裡出現,企業相對也較難馬上接受區塊鏈的概念。

至於如何解決這個問題,台灣人首先要能接受所謂的「經濟價值不能僅限於看得到的東西」,例如 Tesla 的市值比福特汽車高,原因不是它的廠房比別人大、員工比別人多,而是大家認為它有未來性。台灣的房地產跟電子製造業,都是用有形資產來做衡量,像廠房、設備及現金流量等。但網路事業並非如此,騰訊的市值就比台積電高。這些都已經不是新東西,但是這個觀念還沒有透徹到台灣的主流社會裡。

在台灣做區塊鏈是蠻辛苦的,但同時會有很多收獲,這幾年間大家對區塊鏈的認識完全是從零開始,逐步去認識,到今天至少已不算陌生。

區塊客:如果區塊鏈要在台灣發展起來,政府可以怎樣推動?

Alex:可能政府要改變一下原來的習慣,就是關於「輔導」這一塊。政府過去曾輔導過半導體業,也確實在台灣發展得不錯。但是在網路產業裡,我還想不出一個例子是由政府輔導出來的。可是台灣政府目前仍存著輔導心態,彷佛一家新公司是必需經過政府輔導才能有機會成功。其實政府應該要真正的站在開發者的角度來看,而不是主導企業該往哪個方向走。

像互聯網本身的確是由政府輔導出來,在美國剛開始是軍方在使用,可是在 80 年代開始就有越來越多企業使用,從 90 年直至今天都是透過企業自己才能蓬勃發展起來。我不認為區塊鏈會有任何區別,因為區塊鏈是長在互聯網上的一個技術。

以 Uber 為例,由於涉及龐大的公眾利益,所以政府態度非常謹慎,而區塊鏈是影響到整個金融產業,相信推動的阻力會更大。政府計劃推出「金融沙盒」,但世界沒在等待我們的腳步,因此我們還是必須持續發展,然後再去跟主管機關溝通。

區塊客:有關在杭州 G20 期間舉行的區塊鏈金融峰會,可以作一些分享嗎?覺得台灣目前區塊鏈發展進程如何?

Alex:中國舉辦國際型的活動都很有規模、很盛大,很多行業內外有份量的人物出席。從技術與應用兩個層面來講,首先中國在技術上跟得很快、很近,但還沒看到一個真正屬於中國原生概念的區塊鏈。目前他們都是參考比特幣或以太坊,或結合兩者的優點,仍沒有發展出一個全新的。至於應用層面,中國在挖礦及交易部分絕對是領先全球,但在金融、企業、政府的實作使用上,目前看起來沒有特別的超前或落後,所以台灣在這一點上也沒有走的特別慢。

至於台灣沒有超前,主要是資源有限,資金來源主要是政府跟創投。但賺到錢的大企業多在房地產或電子業,他們對區塊鏈這種虛擬的東西還是需要一點時間來消化。還好是今年已看到明顯的變化,投資者對這技術的興趣提升,且有增加的趨勢,而企業亦開始使用區塊鏈、對區塊鏈做投資或是直接成立一個專案,當然還有像「區塊客」這種媒體的出現,整體上都是好的發展。

區塊客:對於區塊鏈,你個人最想做甚麼?

Alex:我總會有離開這個行業或世界的一天,我最希望貢獻的是可以讓台灣做到真正的後工業時代(Post-Industrial)。不管是實體經濟方面,或是大家的心態,都需要一個新的價值,而這個價值應該在頭腦裡,不是只計算各種有形資產。我覺得區塊鏈可以讓台灣做到後工業時代。

區塊客:在台灣,如果有意投身區塊鏈行業,你會給甚麼建議嗎?

Alex: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資源跟興趣,所以我不敢提供單一面向的建議,但是區塊鏈創業者要有心理準備去開創一條血路。四年前,我們創辦 Maicoin 是非常辛苦的,光是跟銀行談區塊鏈已經遇到很多困難。但今天環境已經好很多,而且區塊鏈仍在發展初期,我會鼓勵年輕人做更多嘗試。

金融領域可以涉觸的功能或產業很多,例如支付、證券及保險等,但是金融確實是高度管制的行業,不是那麼容易踏入,若找不到金融機構合作的話的確比較辛苦。非金融領域的空間是比較大,但商業模式卻不是那麼具體,以生產履歷為例,我要如何收錢?若是每一筆記錄收一點錢,那要如何達到足夠的量來支撐公司營利?這些都是現實的考量。不過,年輕人可以把眼睛撐大一點、眼光放遠一點。

年輕人應該不會一畢業就說我想開自己的銀行,但區塊鏈技術可以讓你做類似銀行的服務,如國際匯款、群眾募資、發行證劵(編按:區塊鏈領域盛行的 ICO 模式 ,很像發行證券)等,相對真正的銀行,你不需要有龐大的資本。

20 年前,也沒有年輕人會說畢業後要開一家電信公司或電視台,但是因為互聯網,所以有了 Skype 或 Youtube。區塊鏈也是如此,它會讓很多業務不再以「傳統產業」的模式來呈現,讓每個年輕人都有機會去做嘗試跟創新。

第三方支付之前在台灣是一個沸沸揚揚的話題。一筆交易相對人有買方、賣方及中介商,若要讓一群不具信任關係的人能夠完成交易,賣方要先匯進一筆錢給中介商當作保證,因為這存在「金錢擁有」的概念。台灣金管會規定第三方支付必須有三億的資本才能吸收他人的存款,但年輕人沒有這麼多錢。現在有了區塊鏈技術,年輕人可以提供技術服務,他們只要找到一家願意合作的銀行,利用區塊鏈來管理資訊,銀行方負責保管金錢,即便沒有三億元,他們還是可以提供類似第三方支付的服務。所以我覺得區塊鏈提供了足夠的空間讓大家去發展。

你也可能對這些主題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