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年 3 月 10 日前總統朴槿惠下台、2017 年 5 月 10 日新任韓國總統文在寅上任一切塵埃落定之後,韓國政府才發現對於一個國民大量投資的資產──加密貨幣沒有全面性的瞭解,回顧 2017 年許多階段,不難發現它對於加密貨幣的態度是懷疑、消極的。

2018 年年初時,韓國財政部長金東兗在一次電台訪問中提到「即將執行禁止加密貨幣」;另外,1 月 11 日時韓國法務部長 表示 ,對於加密貨幣有極大的疑慮,正準備禁止該國所有加密貨幣交易時,此消息一出立刻讓市場陷入恐慌。

接下來的幾天,加密貨幣市場整體蒸發了 3,000 多億美元,許多韓國投資人發出了總統請願書,並獲得了 20 萬人的簽署,要求政府不可執行加密貨幣交易禁令。最後,韓國政府收手, 表示 將不會有禁令,但加密貨幣交易相關規範將被訂定與執行;2018 年 1 月 23 日,韓國政府宣布將禁止「匿名交易」,只允許擁有合法實名帳戶的韓國公民才能進行交易,這項法規在同年 1 月 30 日生效,這樣的規範不但增進韓國政府稅務收益,也防止未成年及外籍人士在韓國交易所進行加密幣交易。

儘管韓國人口佔世界人口不到 1%,但加密貨幣全球成交量卻約有 30% 來自韓國,究竟韓國當地加密貨幣如此風靡的原因為何?

韓國加密貨幣及區塊鏈投資公司 Hashed 的執行長 Kim Seo-Joon(Simon)和其他幾位合夥人曾在一次訪問中提到,韓國之所以能成為全球加密貨幣交易最活絡地區的原因:韓國因為文化、人口分佈、政治及時機的因素,使得加密貨幣在韓國比其他地方更受歡迎。

Simon 算是韓國早期加密貨幣投資人之一,同時擁有創立多家新創公司的經驗。2017 年時他創立了 Hashed——由許多個企業家們和軟體工程師組成的團隊。到目前為止,Hashed 已經投資了 30 個早期的區塊鏈計畫,並且協助其中四個計畫能夠快速發展。

一、文化

韓國是一個擁有 5,100 萬人口、GDP 排名為全球第 12 的國家。早在比特幣出現之前,韓國早已對「網際網路空間具有價值」的想法具有一定的概念。根據統計,2017 年韓國人在 Google play 商店上花費了超過 30 億美元,以《天堂》(Lineage)遊戲為例,韓國玩家曾花費高達 1,000 美金購買限量版的遊戲武器。從這個例子能夠瞭解,韓國人在數位商品上分配的價值高,並且購買數位商品的意願很高,因而購買加密貨幣與現有的消費習慣不謀而合。

除了對於數位商品的接受與使用度高之外,另一個吸引韓國民眾進場投資加密貨幣的原因——對於賭博的熱愛。根據《朝鮮日報》在 2009 年的調查結果,當時韓國約有 359 萬名成年人沈迷於賭博,即每 10 名成年人中就有一個人有賭博的嗜好。Simon 說,儘管賭博在韓國非常盛行,但當地政府在很久之前就已將賭博歸為非法的行列。當加密貨幣市場出現的時候,他們嗅到加密貨幣劇烈波動的特性,並把它視為一個虛擬賭場,而政府目前還沒有打算取締它。

二、人口分佈

Hashed 的業務發展負責人 Alex Shin 表示,人口密度與網際網路速度也都是構成加密貨幣在韓國爆炸性成長的原因。韓國 5,100 萬人口約有一半的人生活在韓國首都首爾(Seoul),首爾人口密度是紐約市的 2 倍、洛杉磯的 4 倍。另外,韓國是世界上網際網路連接速度最快的國家,93% 的人口在線,並透過多個社交媒體進行連接。人口密集度與高速的網際網路網路都讓「加密貨幣」一詞的傳播速度變得很快。2016 年前 4 個月時,當一個以太幣價格從 1 美元上漲到 40 美元以上的時候,「投資以太幣能獲得 4000% 回報」這一消息就如野火一樣迅速蔓延開來,每個韓國民眾都在瘋狂地購入加密貨幣。2017 年,許多競爭幣(alcoin)如瑞波幣(Ripple)、萊特幣(Litecoin)及門羅幣(Mnero)投資巨大收益讓這些競爭幣在韓國社群媒體中繼續佔有主導地位。

此外,根據一份民意調查顯示,韓國 30% 上班族都持有加密貨幣,Simon 則預估真實情況約接近 50%。這個數字還不包括在加密幣市場投入大量資金的退休人士。早前已報導,據韓國當地的機構統計調查發現,60 多歲的韓國人在加密貨幣上的投資金額最高,平均為 658 萬韓元(約為新台幣 18 萬元)。

「在韓國,加密貨幣的意識幾乎無所不在,甚至在咖啡廳聽到老奶奶討論加密貨幣的情況更不在少數。」Simon 說道。

三、政治及時機

除了文化與人口分佈因素是促使加密貨幣在韓國快速發展的原因外,政治與時機的關係也深深影響了加密貨幣在韓國的發展。2016 年當加密幣投資熱席捲韓國時,韓國全國上下均聚焦在一場重大的政治醜聞──前總統朴槿惠「閨密干政」事件提出強烈抗議,並關切最後是否能彈劾成功。

朴槿惠彈劾案抗議活動從 2015 年 10 月開始到 2016 年 3 月朴槿惠下台結束,在這期間,以太幣的價格從不到 1 美元升值到 10 美元,而這個消息很快在首爾傳開來。若在這個期間政府沒有發生閨密干政的政治醜聞,韓國政府很有可能已經對投資風險高的加密貨幣施行某種限制、禁止諸如此類的舉動。例如,美國大型加密幣交易所 Coinbase 限制個人只能在固定的時間間隔以最高額度 10,000 美元購買加密貨幣,而韓國的交易所沒有這樣的限制。

沒有設限的情況下,部分財力雄厚的韓國民眾不斷以 10 萬到 50 萬不等的美元為間隔進場;也有些耳聞加密貨幣能快速致富方法的民眾甚至抵押他們的房子來進行加密貨幣買賣。

總的來說,韓國作為一個高度重視科技、也對數位商品接受度高又喜歡博奕的國家,自然而然會被加密貨幣所吸引。首爾的人口密集度高再加上網際網路速度快、普及率高的情況下,加密貨幣投資能獲得巨大收益的消息很快就傳開來,造成加密貨幣狂熱現象。此外,加密貨幣流行崛起時正逢韓國政治動盪,也讓韓國政府來不及即時對加密貨幣交易的監管作出討論,意外導致它今日在韓國蓬勃發展的情況。

區塊鏈在韓國未來的發展與願景

關於韓國是否跟進中國停止加密貨幣交易的疑慮,Simon 認為韓國禁止加密幣交易的機率是微乎其微。無論韓國政府接不接受,韓國在加密貨幣上已投入大量資金已成不變、不可忽略的事實。若執意執行禁令恐怕對韓國經濟體系造成系統性損害。因此,韓國政府唯一能做的似乎只有支持加密貨幣市場增長,而未來它也將是加密貨幣的管理者,並非對手。

在韓國首爾積極推動區塊鏈技術及加密貨幣投資行之有年的 Simon 對於未來區塊鏈和加密貨幣的發展表示樂觀,他認為這兩者能帶來一個更公平的社會。

目前大部分的公司結構會造成公司、股東及客戶三方的分化。在公司需要盡可能提升股東利潤的情況下,往往犧牲客戶作為代價;而一般公司向公眾發行股票之前,都是已擁有數十億美元資產的公司,因此大部分的價值已被創造出來。

「然而,在分布式及代幣化的經濟體中,一般人可以通過參與 ICO,從一開始就參與價值創造,並在分權經濟之下,終端用戶可以擁有更多的服務及產品擁有權,進而分享他們創造的價值。」Simon 解釋。

在去年,大部分區塊鏈和加密貨幣項目都是來自新創公司。最近,許多大型企業、公司將自己「去中心化」──採用區塊鏈及將自己的商品和服務利用他們自己發行的加密貨幣使其「代幣化」。這也意味著這些大型企業、公司為了避免被採用區塊鏈技術的競爭者的取代,紛紛加入採用區塊鏈技術。

「在未來,人們不再為公司工作,而是為協議工作。」Simon 說道。

例如,以後人們不會成為 Uber 的出租車司機,而是駕駛在區塊鏈上運行,並由一群共同的代幣持有者一同擁有維護共享的分散式乘車協議。換言之,乘客不再付費給中心化的公司,取而代之的是乘客付交易手續費給礦工,也就是那些執行智能合約使乘駕真正執行的人,而司機也能節省更多的費用。簡單地來說,透過提供資源改善整體網路的人將能根據他們提供的價值,在加密貨幣中獲得報酬。

總體而言,韓國有著獨一無二的特徵與條件,為加密貨幣投資打造了一個完美的環境,也讓韓國成為第一個將加密貨幣和區塊鏈技術廣泛應用於各個層面的地區。然而,韓國的領先地位有沒有可能被其他地方迎頭趕上?

Simon 表示,早在 2004 年臉書推出以前,1999 年韓國已經出現了第一個社群交友軟體「Cyworld」。他引用了美國作家馬克·吐溫(Mark Twain)作為結尾:「歷史不會重演,但是就像文章的押韻一樣,類似的事件還是會再度發生。」──時間會告訴我們答案。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資料來源:cryptoambit

圖片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