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或是區塊鏈都與密碼學脫不了關係,正進行中的 Consensus 區塊鏈高峰會 邀請了密碼學界的傳奇人物 Whitfield Diffie,這位在 2015 年得到電腦界諾貝爾獎-圖靈獎的老前輩,是研究公鑰加密技術的先驅,他與 Martin Hellman 在 1976 發表的研究成果《Diffie–Hellman 密鑰交換》,是往後許多網路安全協議的基礎。

「當你知道隱私與密碼學能發揮其作用,而又再次引起風潮之時,這是令人感到滿足的。」Diffie 在會上說道。這位現年 73 歲的密碼學傳奇,他在與匿名貨幣 Zcash 創辦人 Zooko Wilcox 對談時表示:「區塊鏈與加密貨幣,代表著他在 1970 年代為了增強個人權力與隱私所做成果的一種復興。」Diffie 也回憶起 1977 年左右,密碼學會議的參與者突然從數百人激增成數千人的時期。

在台上 Zooko Wilcox 也提及密碼學這個領域能夠重新受到矚目,也須歸功於中本聰,Diffie 也開玩笑地表示,應該為這位匿名的創造者在台上留一個位置。Wilcox 表示:「過去十年,在公開場合討論隱私以及密碼學是一件令人尷尬的事。」他引用了一句 1999 年昇揚電腦 (Sun Microsystems) 共同創辦人 Scott McNealy 的話:「總之你不會擁有任何隱私,克服這件事吧。」他補充表示,直到「中本聰」的出現,這件事情才有所改變。

Diffie 表示:「多年來,密碼學家們曾想過如何發展金融技術,但在此之前從未成功過。」在 1990 年代曾有過 DigiCash 這樣一個透過加密技術發展電子現金的公司,最終仍宣告破產。

加密龐克 (Cypherpunk)

加密龐克意指,一群主張使用密碼學與加強隱私技術,作為社會或是政治變革的行動家。無論 Whitfield Diffie 認不認為自己是加密龐克,他確實透過密碼學為社會做出許多改變。

被問及加密貨幣市場創造的金融前景會不會削弱了加密龐克精神,Diffie 表示:「某種意義上來說,當你要成為革命力量,就必須先掌控整個架構,所以我看不出這和商業與政治發展有衝突之處。」

Diffie 表示,將市場的力量引入像加密貨幣這樣的協議,就可能成為加強隱私技術的催化劑,而且透過競爭,淘汰脆弱的項目,更能夠出現高價值的項目。

儘管 Wilcox 認為目前市場上傾向不去區分好或壞的加密貨幣,整個市場的漲幅都還是維持一致的漲跌,無論幣種的實用與否。但他相信總有一天市場機制會去審視這些事情的。

Diffie 回望過去密碼學的使用僅被政府所壟斷,後來私人公司與民眾得以使用這些加密工具。他表示,這和現在的區塊鏈技術ㄧ樣,都具有一種去中心化的效應。

在每個時代,都會出現嶄新卻又孤獨的新興事物,在 90 年代密碼學的老前輩向晚輩們分享著自己的經驗,顯然地不同世代的人面對的是不同的議題,但對於如何面對整個社會的孤立與質疑,又隨著時間在自己的堅持下看見燦爛的成果,這一點,在不久的將來或許會有許多共鳴。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圖片來源:

Wade

Wade  

區塊客文字奴工,期望有天區塊鏈能真實給予社會公開、公平的機會。致力於不撰寫「谷歌翻譯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