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OS 創始人 Daniel Larimer (BM) 6 月 27 日提出透露,有意廢除 EOS 平台的原初憲法,隨即於同一天稍晚發布了憲法修改草案,想要重組 EOS 的鏈上治理模式。

BM 所發佈的部落格文章中,他澄清了先前「Code-Is-Law」的論點,因為它已經牽涉到仲裁機構。在 EOS 主網上線一週後,21 名負責核實交易的超級節點,因應 EOS 核心仲裁論壇 (ECAF) 的要求,凍結了數個據稱違反 EOS 章程的帳戶。消息傳出後,該平台憲法隨即受到質疑,因為對於許多用戶來說,ECAF 的決策就猶如中央當局管理網絡一樣。

試圖解決爭議

Larimer 很快便指出爭議點,也道出 Block.one (EOS 的發行公司) 在主網上線過程中所吸取的教訓。

Larimer 在文章中寫道,

我們見識到,如果你授予人們武斷的權力,用來解決武斷的爭議,那麼一切都會成為爭議,而最後的決定也會是武斷的。仲裁者擁有的權力越大,爭端就會越險惡、狹隘,結果也越不容易被預測。

然而,這些爭議確實引起了各界關注,讓 Larimer 不得不提出新法案。

EOS 所開發的「Ricardian Contracts」專注於探索前所未有的領域,試圖調解出「自由形式」的合約條款和代碼條款。Larimer 坦承,EOS 已經意識到系統缺陷,並深知他們需要更正規的合約流程。

他表示,這就像以太坊經歷 DAO 攻擊的過程才更加茁壯。

然而,DOA 顯然是意料之外的駭客攻擊,導致開發者和用戶在攻擊中受到了激烈的衝擊。

被盜密鑰並不會被 ECAF 所復原

Larimer 透露,ECAF 會凍結這些帳戶是因為他們「有可能是向用戶提供假公鑰/私鑰對的騙局註冊網站」,這些用戶「沒有使用官方的 eos.io 網站,也不遵循官方指示。」

他聲稱,該團隊持有以太坊地址的原始擁有者為客觀證據。他寫道,團隊希望公鑰/私鑰持有者能取回他們的代幣,但假設他們真的要提出訴訟,那對整個 EOS 生態系統造成的損害,會遠比他們獲得的金錢更多。

智能合約仲裁將再進化

展望未來,用戶可以選擇要讓超級節點或 ECAF 來保護他們的利益,並授予仲裁系統權利,而合約代碼也會明確界定雙方執行合約的權利。

6 月 20 日,主辦單位賽迪區塊連研究院 發佈新一期「全球公有鏈技術評估指數」,於 6 月新上線的 EOS 雀屏中選。EOS 儘管上線時間推遲、上線後不到兩天出現暫停狀況,仍不澆熄評估單位對它的高評價。

EOS 的 節點競選 是它與以太坊最不同的制度,前 21 名活躍的節點將成為「超級節點」,在記帳時僅需向其他 20 個超級節點廣播,而不必如以太坊般向全球礦工廣播。這麼一來,整個分佈式網路的速度將會遠遠超越以太坊,這也是 EOS 被視為有威脅性的一點– 解決大規模適用性的痛點。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資料來源:

圖片來源:

  • 憲法: shutterstock
Avatar

區塊妹 M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