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ffrey Wernick 是位獨立投資者,其投資的背景包括 Uber 和 Airbnb 的早期持股,他同時是位比特幣早期投資者,在日前接受《Business Insider》的訪問中,他稱「我從 2009 年開始收購比特幣」。這正是比特幣問世的年份,他已眼光獨到的投入資金。

Wernick 表示,最初對比特幣感興趣不單只是因為價格上漲的投機,他認為「比特幣的價值來自於—能解決法幣面對的最大難題 —這一能力」。

「巨額赤字」和「貨幣貶值」改寫了政府與公民之間的關係, 法幣讓政府有權力在沒獲得人民同意的情況下做事。比特幣解決了這些問題,因為比特幣是「人民的貨幣」,它是由人民定義出來,由人們信任的規則和協議所定義。

因為對金錢的興趣,讓他看上了比特幣

在訪問中,Wernick 被問到「是什麼讓你認為比特幣將成為未來?」,他解釋指,「這可能要從更早以前說起,即比特幣還沒出現之前。我最初的興趣是在於金屬貨幣,開始於 1971 年 Nixon 暫停美元和黃金之間的兌換之時。」Wernick 表示他從小就對憲法產生濃厚興趣,包括憲法的起源、聯邦條例、在憲法的初始階段關於聯邦主義的辯論等等,以及 Hamilton 與 Jefferson 關於國家銀行的辯論,還有在憲法內對於黃金和白銀這類貨幣的具體定義。因此,當黃金與美元的兌換關係在 1971 年被正式中斷時,他當時認為這會導致貨幣貶值和通貨膨脹。他解釋,

因此,人們必須有另一個動機來持有美元。由於無法經由良好的貨幣財務政策來執行,而中央銀行基本上使用石油而不是黃金來進行抵押,便開始了高度通貨膨脹和貨幣貶值的時期。而我開始對有力的貨幣非常感興趣,除了它是赤字財政時期開始的其中一個原因之外,我認為它正在改變公民與統治者之間的關係,以及改變由誰來統治我們的問題。 現在政府可以做很多事情而不需要人民的同意,因為只要人民不須為此付費,他們便覺得事不關己。

總括來說,Wernick 稱他最初對比特幣的興趣不僅僅是經濟上的,或是對比特幣會持續升值的臆測和期待,而是認為比特幣的價值來自於它能夠解決法定貨幣所產生的問題。尤其是當政府將貨幣貶值,政府的所作所已經與人民的最佳利益相背離時,人民有權做什麼來保障自己?

Wernick 在訪問中還提到,他對錢的問題非常非常感興趣,因此他選擇到芝加哥大學讀書,但他進入大學後感到失望。

我非常反對試圖操縱和管理總需求的政府,然而,當我到芝加哥時,我感到失望,因為我最終在芝加哥大學看到的是,他們也喜歡管理總需求。他們只是認為財政政策不如貨幣政策有效。所以我對這個事實感到非常失望,原因之一是我不支持一個獨立的央行。假若必須要有一個央行的話,我寧願選擇一個對社會負責任的⋯所以我認為,到最後,這些央行的存在只是讓政府能夠隨心所欲,因為央行可以讓政府能夠完全沒有紀律地花錢。

加密貨幣是「人民的貨幣」

「那麼如比特幣等加密貨幣到底如何解決當前法幣面對的問題?」Wernick 回應指,他相信加密貨幣能解決不少與「錢」相關的問題,首先「是誰發行這些加密貨幣的?」

比特幣是去中心化、分散式發行,沒有人知道中本聰 Satoshi 是誰,加密貨幣基本上沒有創作者。我們現在做的是傳遞一份協議,而這份協議還存在一種激勵機制,刺激大家繼續開發它⋯到目前為止,激勵機制設計得非常好,儘管我知道有些人擔心某種程度上的集中,但它已經成功避免了雙重支付的問題。

其次,加密貨幣也無法被偽造,目前為止還沒有人能夠投入並偽造加密貨幣。Wernick 表示,「也就是說,我們有一種無法被偽造的貨幣,我們知道它創建的規則,我們也知道它的發行總量是受到約束,但它不受任何權力機關所支配。」

總而言之,加密貨幣是人民的貨幣,它由人民定義,並由人民信任的規則和協議所規範。 我認為如果在這個世界上,人們對萬物失去信任,此時有一種協議能使人民相信他們自己可以掌控自己的利益和未來,而不受第三方控制,是很具優勢的。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資料來源:Business Insi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