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幣圈很大,大到韭菜越割越多、越割越壯,同時又很小,小到有太多的人都無法融入這個圈子。筆者雖然就職於區塊鏈行業,但始終感覺自己是一個游離於幣圈邊緣的人,也許正是這種游離邊緣的態度,才讓我在這大起大落的幣市中「佛系」人生。佛系久了難免有些寡淡,再加上曾經學習紀錄片的經歷,讓我總想記錄一些關於幣圈的零零總總。

古訓云:「以人為鑒,可以明得失。」於是乎萌生了編寫幣圈大佬事跡的想法,為避免這個坑挖的太大,筆者這裡就以「中國幣圈」為界,斗膽講講影響中國幣圈進程的幾位大佬。

李笑來與羅永浩的羈絆

筆者有幸認識一位常年混跡幣圈的朋友,有次筆者和他一同參加一個線下見面會,會後大家各種掃碼合照的時候,朋友小聲告訴我說:「你看那些坐在邊邊角角的人,那些人才是真正的大佬。」幣圈里很多大佬都非常低調,而世事總有例外,李笑來這個人不僅高調,還是一個飽受幣圈爭議的人 – 追隨者視他為信仰,唾棄者視他為草莽。

2018 年 7 月 9 日晚,東風多雲,幣市一片蕭條。李笑來終於放下了架子,發了一條朋友圈,提出辭去雄岸基金管理合伙人一職,並承認自己的言行讓雄岸基金蒙受了很多負面影響。「錄音事件」再一次將李笑來推上風口浪尖,也為低迷的幣市帶來了些許茶餘談資。一眾黑粉拍手稱快,各大媒體更是一片嘩然,更有甚者發出言論說:「李笑來這騙子終於案發了。」是不是騙子這個不好定論,但李笑來對中國幣圈的影響還是不可忽視的

高中物理課本裡有個概念叫「第一宇宙速度」(first cosmic velocity),說只有加速到一定程度才能擺脫地球引力進入太空。有些人可能都忘了自己曾經學過這麼一個概念,而有的人卻能從中舉一反三 – 李笑來和他的發小 (註 1) 羅永浩對這個概念有了新的理解,

李笑來體會出了「只有掙錢快才能實現財富自由」,而羅永浩舉一反三後選擇了輟學。倆人就此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但此後二人心中有著共同的一個目標:幹一票大的!

(註 1)發小,意指玩伴,為中國北方慣用語。

李笑來在跨入幣圈之前和羅永浩還是有不少來往的。羅永浩自輟學後為了討生活擺過地攤、做過期貨、走私過汽車、倒賣 (註 2) 過藥材,但老天爺就是沒讓他成一樣。李笑來畢業前就在外面找機會,1994 年寒假到來前,恰逢長春火車站附近一商場招商,李笑來就去談合作說幫忙招商,報酬是提成,簽好合同就回家找了羅永浩幫忙刊登廣告,一個寒假賺了兩萬 (註 3) 的提成。

(註 2)倒賣,中間商的差價生意,常有賺取暴利的貶抑
(註 3)本文所提皆為人民幣,與台幣匯率約為 1:5

此時李笑來做了一個決定 – 不收這兩萬元,用這兩萬元換了一間商鋪做服裝批發生意。大多數剛畢業的學生可能會選擇美滋滋地拿錢走人,這可能就是李笑來的一個優點,比同齡人稍稍多一些遠見。但遠見終究敵不過社會的複雜,李笑來的創業路走得十分坎坷,有身價百萬的風光,也有負債累累的落魄,每當事業稍稍有點起色,總會出點什麼事兒劈頭澆一盆冷水。經歷了幾次打擊之後的李笑來是有些懷疑人生的,但真正讓他向生活低頭的是 1997 年父親病倒,此時的他不僅花光了所有積蓄,還欠了不少外債。

和所有勵志片一樣,一個人被生活打入谷底時轉機就出現了,困頓中的李笑來接起了羅永浩打來的電話:

笑來,來新東方吧,賺的不多,一年有個百十來萬。

所謂「幹一票大的」

李笑來在新東方 (註 4) 任職 8 年,他的教書事業是非常順利的,也出版了不少教參 (註 5) 還有一本影響力頗大的書——《把時間當朋友》。除去新東方的工資不談,光這些出版物的版稅收入一年都有近百萬。這樣的收入已經算是小康中不能再小康的了,然而教書或者出書在李笑來眼中並不是「一票大的」。

(註 4)新東方,全名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是中國大陸目前規模最大的英語培訓公司。
(註 5)教參,教學參考書

2006 年新東方面臨上市,羅永浩離開了新東方去追夢了,2007 年的夏天,李笑來離開了新東方,繼續尋找自己心中那「一票大的」。新東方的經歷讓他認識並熟練了自己最強大的武器——話語能力。離開新東方後,李笑來選擇和幾位新東方的同事一起做一家留學培訓的公司,但最後依舊是不了了之。可能這時候的李笑來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想要什麼,只是憑感覺覺得之前做過的都不對。

好在李笑來並沒有放棄尋找,國內找不到那就去國外看看,於是在 2010 年的夏天,李笑來看到了比特幣,此時的比特幣正在 10 美元以下苦苦掙扎,可能是有高人點撥,也有可能真的是老天爺賞臉,總之李笑來當時就「確認過眼神了」(註 6)。他花了半年的時間研究比特幣,但他並沒有等到研究明白後才買,而是還沒弄明白就直接買了 2,100 個比特幣,結果沒多久,這波比特幣翻了 4 倍,李笑來當時就認定了這「一票大的」一定在幣圈,然而此時的他沒有任何名氣,幣圈又小,他擠不進去。

(註 6)確認過眼神,意指確信,中國網路梗,源自林俊傑《醉赤壁》一曲歌詞。

在李笑來進軍幣圈的時候,羅永浩似乎也找到了自己那「一票大的」– 做個「錘子」手機。 (註 7)

(註 7)錘子,全名錘子數位科技,2012 年 5 月成立,羅永浩為共同創辦人,主要產品為手機。

羅永浩 (圖) 與李笑來為舊識,一個成為知名企業家、創業家,經營實業 ; 另一個成了幣圈大佬,玩的是虛擬貨幣。

接著閱讀:【深入中國幣圈系列】我不是幣神〔一〕李笑來 (下集)

 

(聲明:此篇文章由客座作家 Canaan 撰寫,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

(註解由區塊客編輯,不代表 Canaan 意見)


不想錯過區塊客即時新聞與精彩活動,請加 Line: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圖片來源:

Canaan

Canaan  

數碼科技愛好者,硬科幻迷,大學畢業時接觸區塊鏈技術並為此著迷,現於區塊鏈PR公司CryptoX擔任編輯/策劃一職。對區塊鏈技術的態度偏向於保守,個人認為區塊鏈技術只是某個成熟技術的一部分,它本身並不能為社會發展帶來質變,只有當區塊鏈、AI、智能家居等結合起來,新技術處在同一個系統中發揮作用時,才可以帶來大的變革。 每一次技術革命都需要有星星之火,才能煽起燎原之勢。區塊鏈技術就是那星星之火,而我希望能做一個見證者,親身體驗這次技術革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