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老祖宗評價一個人常用的一個詞是「德行」,其中「德」是指人的三觀 (註 1),「行」是指人的作為。一位人生啓蒙老師曾點化筆者說:「一個人成功與否,不在於兜 (註 2) 里有多少錢,而在於德行是否無愧於天下,無愧於心。」老師是好老師,但學生並不是個好學生,筆者至今沒有那麼高的境界,一心只想做個俗人,貪財好色,坦坦蕩蕩。

(註 1):三觀,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

(註 2):兜,口袋。

如果有可能接觸到這一個個幣圈大佬,筆者的這些文字可能會「德」、「行」兼備,沒辦法瞭解到這些大佬的「德」,筆者就只能盡可能客觀的講述這些大佬的「行」,閱歷豐富的人興許能從作為中窺斑見豹 (註 3),看到這些大佬的「德」,筆者眼拙,對此在文中不多評述。

(註 3):窺斑見豹,即管中窺豹,以觀察到的部分來推測全貌。

比特大陸共同創辦人暨 CEO-吳忌寒

佈道者

指點江山的李笑來在接受《界面》的採訪時曾說過這麼一段話:「比特大陸的吳忌寒。我覺得這個人是區塊鏈行業中帶傷帶血的戰士。大概三年前,我跟朋友也說過這事兒,如果這個世界裡有個我可能打不過的對手,那就是吳忌寒。只不過我們恰好不在一個賽道上,所以這也是我的運氣。」

雖然這段話依舊那麼鋒芒畢露,但很難想像一個懟 (註 4) 了大半個幣圈的人,能對另外一個圈內人士給予這麼高的評價。很多媒體在給幣圈大佬排名的時候多半會把吳忌寒排在中間偏後的位置,筆者私以為這個排名是有失偏頗的,單從對中國幣圈的影響來講,吳忌寒絕對是要排進前三的。只是在廣大幣民眼中,看到的只是幣價的漲跌,看不到這起落背後的一張張幣圈權利網。

(註 4):懟,原意埋怨,常引為頂嘴、對嗆之意。

2017523日,吳忌寒穿著得體的正裝出現在了紐約共識大會 (Consensus) 的現場,他臉上一如既往帶著微笑,同來自全球20多個國家的50多個區塊鏈企業共同簽署了「紐約共識」。這本來莊嚴且神聖的一幕如今看來卻顯得有些可笑,一個以「分佈式、去信任」為標榜的技術居然是由一小部分人聚在一起關起門來達成共識的,一直為比特幣提供免費技術支持和維護的BTC Core團隊被拒之門外。

吳忌寒,這位曾經被譽為「中本聰」在人世「道成肉身」的先驅,如今又被人冠以「背叛者」的名號。

相比李笑來和趙長鵬,吳忌寒的起步更有優勢,北大金融專業的他在09年畢業後就進入了風投行業。也是因為業務原因,在2011年的時候他接觸到了比特幣,此時李笑來正琢磨著自己怎麼挖礦,趙長鵬還在維護著自己的交易系統。

吳忌寒的投資中還是透露著一些謹慎,和李笑來直接買了2,100個比特幣的大手筆相比,吳忌寒僅投資了大概900個比特幣,而且跟親朋好友募資的時候還反復強調這是一個「要麼賠光,要麼賺一百倍」的項目。當時比特幣大概10美元一個。

投資比特幣之前,吳忌寒在投行已經從底層的分析師做到了投資經理的位置,不知是不是受職業影響,吳忌寒不光自己投資,還想拉著更多人一起投資,他萌生了推廣比特幣的想法。大家稱吳忌寒為「佈道者」主要原因有兩個,其一是他和好友劉志鵬一起創建了巴比特社區,其二是他翻譯了比特幣創世論文《比特幣:一種點對點的電子現金系統》

和他一起創建巴比特的劉志鵬大家可能會比較陌生,因為幾乎所有的媒體都只寫了他的筆名「長鋏」,他是個科幻小說作家,還獲得了好幾次中國科幻銀河獎。他的作品當中很少見到外星人、飛船一類的事物,他更關注計算機科學和哲學,屬於典型的「硬科幻」作家。他在選材的時候接觸到了比特幣,然後和吳忌寒一拍即合,湊了幾千塊錢租了一個服務器,創建了巴比特。

巴比特創辦人-劉志鵬,同時也是科幻作家

現在的巴比特已經是國內影響力最大的區塊鏈媒體之一,但在於2011年的時候,大家對比特幣、區塊鏈瞭解甚少,甚至存在誤解,初創時巴比特僅有十幾個人註冊,基本沒人在社區里發帖交流。吳忌寒於20118月發的第一篇專欄文章也不是介紹比特幣或者區塊鏈技術的,而是對他在中國用比特幣購物經歷的描寫。

現在中文區塊鏈媒體越來越多,普通人可以通過互聯網看到各種中文資料,雖然很多媒體的翻譯都是「谷歌體」(註 5),但至少能有個大概的瞭解。在2011年的時候可沒有人好心來做這些基礎的翻譯,再加上中本聰關於比特幣的論文非常學術,如今很多術語在當時都是很模糊的,幾乎沒有人會想著說翻譯一篇技術論文,當年年底的時候,吳忌寒主動申領了《比特幣:一種點對點電子現金系統》的翻譯工作,這也是目前流傳最廣的翻譯本之一。

(註 5):谷歌體,意指直接以Google翻譯直翻的文章,台灣許多主流區塊鏈媒體也慣用此法。

獨裁者

2012年幣圈大事件「烤貓礦機」的融資中,吳忌寒拿出了幾乎所有的財產買了約10%的股,伴隨著烤貓礦機的瘋狂挖礦,為吳忌寒帶來人生中第一個1000萬的同時,也讓他看到了礦機中閃爍著的商機。

先前我們也講過,普通計算機挖礦是完全沒有優勢的,而ASIC技術又被為數不多的幾個大廠壟斷,產生投資礦機的想法之後,吳忌寒首先找到的是南瓜張預定了幾百萬的礦機,但南瓜張跳票了,同時一個俄羅斯的研發團隊——Bitfury成功研發了新型ASIC芯片,保證性能的同時功耗還非常低。這讓吳忌寒看到了機會,既然別人能做出更好的芯片,我們為什麼不試試呢?

20134月,吳忌寒辭掉了自己投行的工作,他找到的合作對象是詹克團。詹克團原本是Sophon芯片設計師,吳忌寒認識詹克團的時候,他正運營著一家名為DivaIP的公司,主要的業務是機頂盒 (註 6)。面對吳忌寒提出的做ASIC芯片的請求,詹克團最初是覺得十分困難,但他愣是在半年內就完成了產品的設計和製作。

(註 6):機頂盒,網路機上盒

比特大陸共同創辦人-詹克團

201311月,比特大陸的第一台礦機Antminer S1上線,比特大陸正式開業。

當時比特大陸沒有夭折實屬不易,因為就在2014年,比特幣進入了熊市,再加上當時全球最大的交易所Mt.Gox遭到黑客攻擊,損失了85萬個比特幣。一時間比特幣的需求大幅下降,礦機廠商也一個接一個倒下了。在這樣的情況下,比特大陸依舊沒有停止對礦機的開發,2014年一年間,Antminer更新到了第五代。

2015年市場回暖,礦工們回歸了,此時放眼整個礦機市場,能和比特大陸一爭高下的對手已經寥寥無幾了。除了賣礦機,在201411月的時候,比特大陸上線了螞蟻礦池,很快就成為了全球算力第三的礦池。之後的三年間,比特大陸陸續推出了新的礦池,截止2017年底,比特大陸佔據了全網約60%的算力。

網絡上有不少聲音說吳忌寒只不過是比特大陸的一桿槍 (註 7),比特大陸真正的擁有者是詹克團,還拿出比特大陸股權分配變更圖在證明這一觀點。目前為止的事實是——吳忌寒依舊是比特大陸的聯席CEO,雖然另一位聯席CEO詹克團也站出來發聲了,但吳忌寒並沒有辭去CEO一職,也沒有官方發文澄清比特大陸與吳忌寒的關係。所以沒必要去糾結比特大陸是不是吳忌寒的,只需要看吳忌寒到底做了什麼事即可。

(註 7):一桿槍,被當槍使用,被利用。

如果單從比特大陸的成功來看,吳忌寒僅是個成功的投資者,完全不足以背負「背叛者」、「獨裁者」的罵名,

真正把吳忌寒推上風口浪尖的是比特幣發展過程中不得不面對的一個挑戰:擴容問題 ; 讓吳忌寒背上罵名的也是比特幣發展過程中不得不經歷的一個關卡:分岔。

下篇預告:2017 年隨著比特幣的交易規模越來越大,擴容問題迫在眉梢,以硬分岔的作為解決方案,是怎麼與吳忌寒和比特大陸扯上關聯的,又是怎麼引起比特幣社群的罵聲的呢?

請看下篇:【深入中國幣圈系列】我不是幣神〔三〕吳忌寒 (下集)

(聲明:此篇文章由客座作家 Canaan 撰寫,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

(註解由區塊客編輯,不代表 Canaan 意見)

圖片來源: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Canaan

Canaan  

數碼科技愛好者,硬科幻迷,大學畢業時接觸區塊鏈技術並為此著迷,現於區塊鏈PR公司CryptoX擔任編輯/策劃一職。對區塊鏈技術的態度偏向於保守,個人認為區塊鏈技術只是某個成熟技術的一部分,它本身並不能為社會發展帶來質變,只有當區塊鏈、AI、智能家居等結合起來,新技術處在同一個系統中發揮作用時,才可以帶來大的變革。 每一次技術革命都需要有星星之火,才能煽起燎原之勢。區塊鏈技術就是那星星之火,而我希望能做一個見證者,親身體驗這次技術革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