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背離者的獨白:

對「加密」貨幣的信仰與背離

近日和朋友閒聊時,說起「加密」貨幣的現狀,筆者感慨了一句——

現在的比特幣怕是已經和「中本聰」的初衷背離了吧,也就區塊鏈技術還帶著一點點分佈式的影子。

朋友說:「沒看出來你是 Bitcoin Core 的粉絲啊,不過這話放外面可是要引戰的。」

筆者當時就有些迷茫,不是因為朋友說的引戰,而是因為在那一刻,筆者被達成了「比特幣違背初心」的共識。

自認為不是一個信仰 Bitcoin Core 理念的人,也對現在的「加密」貨幣發展方向不敢苟同,雖然一直聲稱自己信仰的是區塊鏈這個技術,但回過頭來才發現,自己也一步步「違背」了自己的初心。

最早接觸區塊鏈的時候,筆者堅信分佈式未來將在兩三年內實現,甚至幻想著「加密」貨幣會很快融入生活的方方面面。

而現在我卻悲觀的認為——「加密」貨幣並不適用於當前的社會結構,分佈式未來也是如此,也許它真的會實現,但它實現的那天肯定與我們現在所認識的一切都大相徑庭。

目標是貨幣,卻淪為融資工具

現在的「加密」貨幣和最開始我們倡導的「加密」貨幣也不是同一種事物。早期的「加密」貨幣本質上是「保證一套生態系統分佈式運行」功能型貨幣,而現在的大部分「加密」貨幣僅僅只是項目方的融資工具。越來越多的項目白皮書裡不再著重講生態系統如何可持續運行,如何通過貨幣獎勵激勵每一個參與者都能為這個系統出力,而是著重在講「加密」貨幣價值如何,如何分配。STO 類項目的崛起讓這一點更加突出,「加密」貨幣和融資綁定在了一起。

在現階段出現的項目中,「加密」貨幣最首要、也最重要的屬性是一種融資工具,融資之後的「加密」貨幣也和所謂的貨幣有很大的出入,對於整個系統而言它和遊戲幣沒有任何區別。筆者這裡也不敢妄下定論說最初的比特幣就是「加密」貨幣應該有的樣子,所有項目都應該效仿最初的比特幣。因為,那樣的「加密」貨幣是不符合現有的社會結構。

如果說分佈式未來僅僅是人人有活幹、人人有錢掙,那這樣的分佈式並不需要區塊鏈和「加密」貨幣。現在的生產力關係足以滿足這個需求,在一小部分人身上滿足不了是因為人的惰性。

如果說分佈式未來是人人各司其職,在各自崗位上發光發熱,為了人類命運共同體這個宏偉目標齊心協力。那這樣的分佈式也不是用了區塊鏈和「加密」貨幣就能實現的,因為僅僅只靠區塊鏈和「加密」貨幣,是無法推動生產力和生產關係發展到那種層次。

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對經濟學最基礎的觀點是——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經濟基礎取決於生產力的發展和生產關係的變革。就現階段而言,經濟基礎是小康社會仍未實現,農業機械化還很遙遠,底層服務類行業還需要人力來運作。在這樣一個還沒有擺脫低級勞動力的生產力階段,是無法產生自律自強的上層建築的。

按趨勢,「加密」貨幣會如何發展

從以太坊誕生的那一刻起,「加密」貨幣的未來就已經不是貨幣了。

ICO 賦予了「加密」貨幣融資的手段,STO 的出現讓「加密」貨幣的未來更明確了一些——基礎層、主鏈類項目的「加密」貨幣更傾向於債券、股票屬性;功能、服務類項目的「加密」貨幣更傾向於遊戲幣、代幣屬性。區別在於,貨幣可以在社會的各個層面流通,而債券、股票、遊戲幣、代幣只能在一定範圍內流通。最關鍵的一點在於——這些屬性和意見領袖們所謂的「分佈式」相違背。

都已經具備債券、遊戲幣屬性了,為什麼還要舉著分佈式的旗幟招搖撞騙呢?

說是用「加密」貨幣體系解決現有行業的痛點,那我們回頭來看,把大部分項目中的「加密」貨幣換成數位化的法幣,是不是現有的數字化的法幣比「加密」貨幣更快更便捷?無論是商業化程度還是普及率,再或者說交易效率,法幣具備著無與倫比的優勢。有人會說法幣不匿名啊!我們的日常工作是人口買賣和種植大麻嗎?像個人一樣一身正氣的活著為什麼需要匿名呢?

我們並不需要更加安全的債券和遊戲幣,我們需要的是真正適用於社會生產關係的貨幣。

比特幣帶給我們的究竟是什麼

無關對錯,處在這樣一個社會發展階段,我們每個人都無法超脫社會帶來的局限。我們不能超脫,比特幣就能超脫了嗎?

答案是否定的,比特幣最初並沒有揚言建立一個分佈式的社會和世界,創世區塊中只是對當前壁壘森嚴的經濟體系發起了挑戰,作為一種匿名貨幣,它可以脫離於監管之外,讓每個能聯入網絡的人都有權參與到這個經濟體系中,而且無需相互信任。

它並沒有說分佈式,沒有融資,沒有鎖倉,沒有限定說比特幣能用來做什麼!是後來的這一個個「中本聰」們賦予了它分佈式的高尚情操,將革新社會結構的大旗強插在了一個新生的經濟生命體身上。有誰還記得它最單純的貨幣的樣子?

正如筆者在先前的文章中所言,貨幣的本質是——與日俱增的物質需求和有限的物質資源之間相矛盾,物質資源分配不均的產物。只要物質資源不夠豐富,這種矛盾就會長期伴隨人類社會一路前行。如果按照大多數意見領袖宣揚的那樣,分佈式社會中的每個人都像勤勞的齒輪一樣,這就和馬克思、恩格斯對共產主義社會的描述沒有多大區別了,而這樣的社會有一個前提條件——物質資源極度豐富。

綜上,那樣的分佈式社會實現的時候,貨幣在社會中已經不是必需品了。接下來讓我們思考這個問題——比特幣帶給我們的究竟是什麼?

比特幣帶給我們的是貨幣發展的可能性。

目前的貨幣存在著種種缺陷,但不得不承認,相比現在的「加密」貨幣,現在流通的貨幣更符合當前社會生產關係。比特幣與區塊鏈的結合讓筆者看到了更安全、更值得信賴的貨幣未來,這也是筆者期待 CBDC 的原因。我們不能跨越現有的生產關係去搭建一個高高在上的貨幣體系,最好的方式是用新的技術來改進現有的貨幣。

比起信賴更超前但脫離實際的貨幣體系,我更願意相信適合目前生產關係的貨幣體系。

圖片來源:


不想錯過區塊客即時新聞與精彩活動,請加 Line: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Canaan

Canaan  

數碼科技愛好者,硬科幻迷,大學畢業時接觸區塊鏈技術並為此著迷,現於區塊鏈PR公司CryptoX擔任編輯/策劃一職。對區塊鏈技術的態度偏向於保守,個人認為區塊鏈技術只是某個成熟技術的一部分,它本身並不能為社會發展帶來質變,只有當區塊鏈、AI、智能家居等結合起來,新技術處在同一個系統中發揮作用時,才可以帶來大的變革。 每一次技術革命都需要有星星之火,才能煽起燎原之勢。區塊鏈技術就是那星星之火,而我希望能做一個見證者,親身體驗這次技術革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