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近出版的《McSweeney 第 54 期》期刊中,揭露了正在流亡的前美國中情局僱員兼 NSA 告密者愛德華·史諾登(Edward Snowden)與他的律師好友 Ben Wizner 談論「區塊鏈」的內容。史諾登在對話中提到,即使比特幣終將被淘汰,但加密貨幣的發展及使用不會因此而停下來。

身為律師的 Ben Wizner 同時是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CLU)「言論、隱私和科技」項目主任,他長時間與史諾登接觸,據他本人稱,「在過去的五年裡,史諾登和我幾乎每天都談話,其中大部分與他的法律問題無關。有時我們在莫斯科見面,但我們的友誼主要是透過安全的訊息傳遞平台⋯我們的感受是相似的,但我們的世界觀卻截然不同:我有時會指責他的技術解決方案,而他指責我膽小的漸進主義」。

《McSweeney 第 54 期》以「信任的終結(The End of Trust )」為題,內裡記錄了超過 30 位作家和藝術家在這個數位時代針對「監控」這個題材進行的調查分析,以論文、辯論、採訪、圖表和宣言等形式呈現,當中就包括了史諾登(Edward Snowden)與他的律師好友 Ben Wizner 談論「區塊鏈」的內容。

史諾登向 Ben Wizner 表示,「比特幣可作為全球貨幣」的支持者,他們擁有這一信念,而即使比特幣將會被消息或淘汰,但這一信念會轉移到其他加密貨幣身上。

Wizner 還向史諾登問到:「是否認為比特幣具有長期內在價值?」,史諾登回應時將比特幣和實體法幣進行了比較,並指出,法幣和壟斷貨幣之間唯一的區別在於「國家支持」所產生的差別觀念,史諾登將這個現象歸結為「亡命殺機」。

在他看來,雖然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資產的基本價值非常有限,但有兩件事可確保比特幣在短期內仍然可行。首先是「稀缺」,這是由於比特幣的有限供應量所引起,而稀缺性則引發競爭,挖掘剩餘的幾百萬比特幣,也因此為其提供一定的價值。

第二,而且是更重要的因素,亦即大部分普通人認為,「它是一種真正的交易工具」。根據史諾登的觀點,這種將「加密貨幣框架作為銀行網絡之外,轉移現實貨幣價值的方法」的概念是可以被轉移的,並不會隨著比特幣的絕跡而逝去。他當時說道,

這種信念是「加密貨幣如何通過電子方式在全球範圍內移動大量資金,而這個過程中沒有銀行的參與」。終有一天,比特幣將會消失,但只要有人想要能夠在沒有銀行的情況下轉移資金,加密貨幣很可能會受到重視。

2013 年,史諾登在俄羅斯申請庇護後便定居於此,他還透露,儘管他的預測即將到來,但他仍然喜歡比特幣,因為它已經在全球各地創造了機會和可能性。以自身為例,他說:

這麼說好了,美國銀行不想為像我這樣的人處理交易。傳統金融體系中,他們一樣擁有巨大的影響力,並且可以抵制像我這樣的人。如果委內瑞拉有一名青少年希望以強勢貨幣的方式獲得報酬,這是當地貨幣控制所禁止的,加密貨幣可以實現這個可能。比特幣可能還不是真正的私人資金,但它是第一個「免費」資金。

然而,史諾登進一步批評了現有區塊鏈的演算法,指出兩種主要的方法都不是很好,而且應該開發新的演算方法。他將 工作證明 PoW 描述為傾向於富人的環境破壞性活動,並將 權益證明 PoS 形容為對富人的直接援助,希望他們的貪婪將使系統保持運轉。


不想錯過區塊客即時新聞與精彩活動,請加 Line: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區塊妹 M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