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司法部周三 28 日公布已對兩名伊朗人提出起訴。據司法部文件顯示,兩名被起訴人士 FARAMARZ SHAHI SAVANDI 及 MOHAMMAD MEHDI SHAH MANSOURI 涉嫌參與一系列被命名為「SamSam」的勒索軟體攻擊活動。

勒索對象當中包括 2018 年 3 月攻擊亞特蘭大市多個城市系統,試圖癱瘓該市公共部門、2016 年 2 月攻擊好萊塢 Presbyterian 醫院系統,該院輻射部門的癌症醫生因此無法打開醫療設備,其他醫生亦報告無法訪問患者的醫療記錄,也無法共享 MRI、X 光或血液檢查,醫院被迫關閉持續一個多星期。

據司法部稱,這兩名涉案伊朗人因目前居住在伊朗,所以不太可能被逮捕歸案。同日,美國財政部海外資產控制辦公室(OFAC)宣布,已對 2 名涉嫌參與「 SamSam勒索計劃」 的比特幣錢包地址實施制裁。該機構指,這些錢包地址屬於 2 名伊朗人 Ali Khorashadizadeh Mohammad Ghorbaniyan,他們被指控將比特幣兌換成伊朗里亞爾(IRR)。

據了解,這也是 OFAC 首次將比特幣錢包地址公開列為制裁名單上的「指定個人」。根據美國財政部的說法,SamSam 勒索軟體駭入多家公司的電腦網絡,將犯罪分子設定成管理員身分,再要求公司以比特幣支付贖金,才得以重新獲得網絡訪問權。

美國財政部表示,SamSam 勒索軟體已經危害了多家公司、政府機構、大學和醫院,受害單位超過 200 家。

新聞稿指出,OFEC 已經設法確定 2 個與伊朗嫌犯相關的加密錢包地址,其中比特幣交易量為7,000 次,自 2013 年以來約有 6,000 顆比特幣遭轉移。

據稱,Khorashadizadeh Ghorbaniyan 負責將加密貨幣和里亞爾轉移到伊朗銀行,而這起勒索計劃還涉及另外 2 名伊朗人,即遭司法部起訴的 FARAMARZ SHAHI SAVANDI MOHAMMAD MEHDI SHAH MANSOURI,他們扮演駭客的角色,並自 2015 年起在美國、英國和加拿大,利用 SamSam 攻擊多個數據網絡。

美國財政部還提到,「財政部已鎖定加密貨幣交易所,他們讓伊朗網絡使用者能夠從受害者的數位贖金中獲利。隨著伊朗變得越來越孤立,他們迫切需要獲得美元。所以,加密貨幣交易所、點對點交易所和其他數位貨幣服務提供商必須加強其網絡,以防止這些非法計劃。」

至於跟這 2 個地址進行交易的人,美國政府表示,他們可能會受到二次裁,「 Khorashadizadeh Ghorbaniyan 進行交易的人可能會受到二次製裁。無論交易是以加密貨幣還是法幣計價,這些都在 OFAC 履行責任的範圍內。」

根據 Trustnodes》報導,這 2 個地址目前的餘額為 0.16 BTC 0 BTC,它們過去總共收到 1,100 顆比特幣,與美國財政部所透露的 6,000 顆比特幣並不相符,報導質疑,這個公告究竟只是一個噱頭,還是比特幣地址的制裁真的有效呢?

比特幣是一個分散式的全球公共網絡,若要將任何地址列入黑名單,都需要與目前正在或想要運行的比特幣節點達成全球協議,而除非達成一致性共識,否則在節點運行者仍想要繼續支持原來的鏈的情況下,被列入黑名單的地址在舊網路上仍然可以繼續運行,這讓人想起了2016年的「The DAO」事件,因此我們今天可以看到 ETC ETH


不想錯過區塊客即時新聞與精彩活動,請加 Line: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區塊妹 M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