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大陸媒體《界面新聞》引述相關人士消息稱,目前全球最大礦機生產商比特大陸內部正發生一場激烈人事震盪。多位知情人士透露,比特大陸剛完成一場大規模裁員,涉及的員工範圍包括區塊鏈、人工智慧、芯片等多條業務線,其中被寄予厚望的人工智慧業務更成此輪裁員重災區。

除裁員外,比特大陸一直以來施行的雙 CEO 管理架構也突生變數。知情人士向記者證實,比特大陸的兩位聯合創始人吳忌寒和詹克團已經雙雙卸任 CEO,僅擔任董事。新任 CEO 將由原本為項目總監的王海超出任,不過該變動還未在公司正式宣布。媒體就此向比特大陸求證時,官方表示上述「傳聞不實」。

事實上,早在 2018 年聖誕節期間,比特大陸已開始進行裁員。知情人士透露,這輪比特大陸裁員規模可能高達 50%,具體數字由比特大陸人力資源部門掌握,但即使未達到這個數字,這輪裁員比例也相當之高。

據一位接近比特大陸核心層的前員工估算,裁員之前,比特大陸有約 3000 名員工,其中市場、銷售、行政等有約 1000 多名員工,礦機部門和 AI 部門約 2000 人。此次裁員中,礦機業務裁員比例為百分之三四十,AI 業務裁員比例則達到百分之五十。裁員之後,比特大陸的員工總數縮減至 1000 多人。

比特大陸為何瘋狂裁員?2018 年加密貨幣轉入熊市是一個原因,但不是全部原因。

以下引述《界面新聞》報導:

「在這個圈子裡混,從性格上來講,都是賭徒。不管賣礦機、挖幣還是炒幣都跟賭博一樣。」前員工汪磊(化名)說。

從比特大陸的發家史來看,確實是一個「賭成功」的故事。

比特大陸成立於 2013 年,成立不久後即遭遇熊市,幾乎破產。在其他競爭對手被寒冬清洗消亡的時候,憑著對區塊鏈及數字貨幣的堅守,比特大陸在熊市仍投入巨資研發礦機,終於在 2017 年的行業大牛市中迅速崛起,一舉成為佔據礦機市場 70% 份額的行業壟斷者。

數字貨幣價格暴漲及壟斷的市場地位給比特大陸帶來豐厚的利潤。2017 年,比特大陸的淨利潤為 7 億美元(約 47.5 億人民幣),2018 年上半年更是高達 7.4 億美元(約 50 億元人民幣)。比特大陸的估值也達到 150 億美元以上。

「回顧過去,比特大陸每次都是賭上全部身家,幾次賭博都賭成功了。」一位調研過比特大陸的投資人對記者說。

礦機生產是一個極其強調搶時間的行業。因為在礦機生產出來之後,挖礦爆賺的時間只有兩三個月,等到算力迅速堆積起來,挖礦收益下降,礦工購買礦機意願下降,礦機就會滯銷。吳忌寒曾在接受財新採訪時說,「做礦機非常趕時間,需要代工廠晝夜加班趕工。」

而在礦機上游的挖礦芯片生產,也是如此。一般芯片生產需要經過設計、畫版、流片、封裝、測試、量產環節。流片是指對設計好的芯片進行小規模試產,流片成功後,再對芯片進行測試,以驗證芯片性能是否滿足要求,之後才進入大規模量產環節。

測試環節往往需要三至五個月。但在比特大陸,甚至在整個礦機行業,芯片幾乎沒有測試環節,一旦流片成功,能夠跑起來,就立即投入生產。通常來說,礦機行業的芯片迭代速度以半年為單位,在行情熱時,甚至會縮短至三個月。也因為趕時間,比特大陸在台積電流片的時候,幾乎不與其他廠商拼版。「拼版」是指因開模費用昂貴,多家芯片廠商一起流片,以分擔流片費用。「拼版」的好處在於可以節省費用,但壞處也很明顯,需要等其他廠商的時間,耗時較長。

在芯片流片時,比特大陸為搶時間從不拼版,一擲千金。「各家芯片產商中,除了蘋果有實力說全包外,連華為都要等別人一起的。」汪磊說,在芯片流片後,比特大陸還會向代工廠下大量的訂單,目的就是把產能搶斷,這樣競爭對手只能等產線空出來,中間的時間差往往就是比特大陸礦機爆賺的時間。

比特大陸銷售最好的礦機是 2016 年 6 月推出的螞蟻 S9,直到 2018 年 Q1,這款礦機的銷量仍佔據礦機銷售總收入的近七成。不過,在 S9 推出之後,因要求分配股權被詹克團拒絕,核心技術員工楊作興離開比特大陸,並創辦神馬礦機,成為比特大陸的競爭對手。

在楊作興出走後,比特大陸的礦機芯片研發由詹克團主導,雖投入重金,但一直進展不順。據汪磊估算,從 2017 年開始,比特大陸至少有 4 次礦機芯片流片失敗,包括 16nm、12nm 和 10nm 的芯片,其中 16nm 流片失敗了兩次,這令比特大陸損失至少 60 億到 80 億人民幣。比特大陸官方並不認可這一數據。

不過,幾個可以參考的數據是,據比特大陸招股書,2017 年,加工費及原材料成本項(主要指芯片製造及封測費用)花費 9.73 億美元(約 66 億元人民幣),較上年同比增長 9 倍。而在 2018 年上半年,這項費用更高達 14.76 億美元(約 100 億人民幣),同比增長 11 倍。

「這個圈子就是要搶時間,會賭博式下單。賭輸了 50 億虧出去,賭成了 100 億賺到手。」汪磊說。

在汪磊看來,至少這幾次流片,比特大陸賭輸了。而投入重金研發的 7nm 芯片,推出後趕上比特幣熊市,又因價格昂貴,遭遇滯銷。深圳一位礦機銷售告訴界面新聞記者,現在二手礦機賣的比較多,價格在幾百到一千塊之間,一手礦機賣的很少。而比特大陸的 7nm 芯片礦機,價格在四五千塊錢,因為太貴幾乎沒人買。

一位區塊鏈行業資深人士則說,比特幣價格到 3 萬人民幣就是關機價,「現在礦機都賣不出去,沒幾個敢接盤的。」

過去兩年,比特大陸在礦機芯片研發上耗資巨大,但效果並不好。到 2018 年,虛擬數字貨幣迅速轉熊,礦機銷售幾乎停滯,比特大陸賴以生存的營收支柱遭遇重創。

其實比特大陸很早就意識到了挖礦行業的周期性風險,並且考慮到區塊鏈始終存在較大的政策風險,2017 年比特大陸宣布進軍 AI 芯片行業。在招股書中,比特大陸稱 AI 芯片業務將是公司的戰略重點,並表示 IPO 募資將用於高科技 AI 芯片及 AI 應用的研​​發及擴大生產。

2017 年 11 月,詹克團親自發布了比特大陸的 AI 品牌算豐(SOPHON),以及首款 AI 芯片 BM1680。次年 3 月份,比特大陸推出第二款雲端芯片 BM1682。

據汪磊透露,這兩款芯片的出貨量都非常少。「第一代幾乎沒有,第二代芯片出貨量總數僅為幾百片。因為芯片穩定性不夠,有些賣出去還會被客戶退回來。」

另一名前比特大陸 AI 部門員工告訴界面新聞記者,兩款芯片出貨量低原因在於,第一代還處於驗證摸索、磨合團隊的階段,第二代產品主要針對園區和政府部門,客戶驗證比較仔細,銷售週期很長。但他認為比特大陸推出的新三代芯片 BM1684 穩定性大幅提升,在市場打開後,預計銷量會大幅上漲。

但即便如此,目前 AI 芯片業務短期內還不能為比特大陸貢獻營收,仍然是一個需要不斷投入的新業務。詹克團曾說,比特大陸發展 AI 芯片業務的優勢在於「以戰養戰」——即主營業務礦機銷售帶來源源不斷的現金流以支持 AI 芯片的發展。但在熊市,這個優勢已經被大大削弱了。

比特大陸的另一重風險在於其重倉持有的虛擬貨幣。

2017 年 8 月份,在主導比特幣(BTC)分叉為比特幣現金(BCH)後,比特大陸開始斥巨資扶持 BCH。吳忌寒本人也成為 BCH 佈道者,在各個場合站台並推動 BCH 的發展。

招股書中顯示,比特大陸的大部分加密貨幣(主要為 BCH)來自礦機銷售,截至 2018 年 6 月 30 日,比特大陸總資產中 28% 為加密貨幣,達到 8.8 億美元。這些資產都以成本價計算,這意味著,一旦 BCH 價格持續下跌,這些資產將面臨巨大的減值壓力,而 BCH 近一年來價格已經跌去 90%。

除購買 BCH 托市外,比特大陸公司還成立了哥白尼項目,該項目負責 BCH 基礎設施開發,以推動 BCH 更快落地。一位知情人士說,哥白尼團隊「一度在公司資源非常好,地位很高」。但是,這輪裁員中哥白尼團隊全部被裁。

「公司現在的戰略調整方向是盡量砍掉虧損項目,留下有收益的項目。」吳風(化名)告訴記者,哥白尼是開源項目,沒有收益,且短期來看投入遠大於收益,因此被戰略放棄。「比特大陸仍然重視 BCH,畢竟公司持有很多 BCH。不過應該不會像之前一樣舉全公司之力扶持 BCH 了。」前述知情人士說。

管理層震盪

比特大陸是一家年輕的,並且人員和業務快速膨脹的公司。

一直到 2018 年 7 月底,比特大陸公司都還處在擴張狀態。一名 7 月底入職比特大陸的員工王婷告訴界面新聞記者,當天共有 50 多人與她一同入職。這位員工面試某個業務線的運營崗,但上級並不懂運營,在混亂之中 HR 只好臨時拉來其他業務線的運營來面試。

這名員工還透露,比特大陸內部投資或收購了不少項目,包括區塊鏈遊戲、數字貨幣交易所,與區塊鏈相關的項目幾乎都投了一遍,其中很多項目並未對外披露。這種財大氣粗的做派,一段時間引來非常多區塊鏈初創公司都到比特大陸來尋求投資。

長期以來,比特大陸實行雙 CEO 制度。吳忌寒曾對外解釋道,他與詹克團兩人的關係是互補組隊——就像兵乓球雙打比賽,球打過來,誰在最佳接球位置誰說了算。但在 2018 年,員工越來越多地感受到兩位 CEO 之間存在分歧。

吳忌寒主要管銷售、礦池、礦場運營等業務,詹克團則管礦機芯片、AI 芯片的研發。在比特大陸公司內部,吳忌寒和詹克團各帶各的人馬,兩方之間涇渭分明,人員幾乎不會互相流動。

「吳忌寒是投資出身,偏好輕資產的業務,而詹克團是技術出身,力推 AI 芯片。」王婷(化名)說,「兩位老闆之間常常有分歧,比如吳忌寒會說什麼業務配多少資源,哪些人去做。過一段時間,詹克團會問這項業務為什麼沒有產出,就會主張裁員。」

在比特大陸員工看來,吳忌寒是一個有信仰和夢想的人。他信仰區塊鏈技術和數字貨幣,花費巨資支持 BCH 的發展。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比特大陸向海外銷售礦機都只收 BCH,不收現金,這甚至會占到比特大陸營收的三四成。為推動 BCH 更多應用落地,比特大陸公司的員工餐補也以 BCH 發放。詹克團則將公司發展的賭注壓在 AI 芯片上。

汪磊認為,詹克團與吳忌寒的分歧本質在於資源有限而夢想不同。「兩個人一起賺過錢肯定關係不錯的。但到市場熊市,吳忌寒做 BCH 虧了不少錢,詹克團做 AI 芯片也虧了不少錢。兩個人都堅持認為自己選擇的方向有希望,這是理念上的差異。」

兩個人的管理風格也不盡相同。吳忌寒不管具體的事情,充分放權。詹克團的管理風格則是事必躬親式的,會親自參與、指導每一個項目。最多時候,詹克團直接管理的項目達到一百多個,在一百多個項目群中都會參與討論、表達意見。詹克團經常夜裡兩三點還在群里分配工作,早上七八點就到公司上班。

在一些員工看來,詹克團有魄力和遠見,且性格強勢。在另一些員工看來,這位老闆性格急躁,產出達不到預期就要裁員,且經常在項目會上破口大罵,給業務團隊施加很大壓力。

這樣的管理風格也在內部受到一些質疑和抱怨。「不到一年時間,公司從三四百號人爆炸式增長到兩千多人,對管理確實是很大挑戰。」汪磊說。

或是為了解決管理問題,多位知情人士透露,吳忌寒與詹克團已經雙雙卸任 CEO 職位,由一位項目總監王海超擔任新任 CEO,不過現在詹克團仍未完全退下來,仍然在列席項目會議。這意味著,比特大陸的管理層在未來一段時間內可能仍然處於不穩定的狀態。

原文:火星財經「火星號」- 界面新聞

2 月 19 日,消息傳出,比特大陸在 2018 年第三季度虧損大約 5 億美元。據消息人士透露,最新的數據顯示,比特大陸去年前 9 個月的淨利潤約 5 億美元,營收略高於 30 億美元。(這份不對外公開的文件沒有按季度列出該公司的業績。)然而,比特大陸此前曾披露,該公司單在 2018 年上半年就獲得 10 億美元的利潤。從這些數字推算回去,在前 9 個月的 5 億美元利潤中扣除這部分,該公司在第三季淨虧損約為 5 億美元。

不過,比特大陸已表示,從去年年底開始,由於大幅裁員、全球範圍內的辦事處關停,該公司的每個部門似乎都受到了影響,使其進入了更加艱難的發展時期。該公司的主要業務(製造挖礦設備、經營礦場和礦池)已受到加密市場暴跌的影響。

此外,據比特大陸向港交所提交的最新數據顯示,從 6 月 30 日至第三季度末,該公司持有的加密資產已從 8 億多美元降至 7 億美元以下。三個月下降 1 億多美元,這充分反映了該時期市場價格的全面下跌。據比特大陸於去年 9 月提交的 IPO 申請顯示,該公司主要持有 BTC、BCH、ETH、LTC 以及 DASH,不過其沒有透露每種加密資產的具體持有量。


不想錯過區塊客即時新聞與精彩活動,請加 Line: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