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

2017 年是 ICO 瘋狂的一年,而這其中公鏈項目佔了很大的比例,基於各種所謂「共識算法」的公鏈層出不窮。到 2018 年,大家尷尬地發現,公鏈項目數量都快趕上應用項目。這就好比,大家都去搞類似淘寶的電商平台,回頭發現店鋪還沒有平台數量多。

而作為市值排名和 DApp 數量排名第一的底層公鏈 ETH,除了性能受到極大限制之外,其基於 Gas 的經濟模型也是飽受詬病:ETH 僅僅作為交易費和合約執行的燃料費,除此之外別無它用,這使 ETH 價格穩定存在很大的隱患。2017 年的價格暴漲只是因為 ICO 的火爆,臨時賦予了 ETH 一個硬通貨的屬性。然而這種屬性並無實際價值或是用途支撐,隨後我們也看到了 ICO 過後 ETH 價格的雪崩。

於是,各個想要跟 ETH 一決高下的新公鏈們,除了在 TPS、共識模型、分片等技術方面下足了功夫之外,經濟模型的創新也是新公鏈們重點考慮的方向。近期筆者發現有兩個公鏈項目,發布了經濟白皮書。它們的經濟模型都新意十足,讓人眼前一亮。沒準,能讓公鏈走出一個新的方向。本文的重點不是做項目推薦,而是討論公鏈的經濟模型,所以相關的公鏈都隱去了名字,分別拿公鏈 A 和公鏈 B 來代替。

 01  自帶「穩定幣」的公鏈的經濟模型

進入到 18 年,市場上鮮有亮點,穩定幣算是一個。各種穩定幣都紛紛登場:有機構背書的,如 TUSD、USDC、PAX、GUSD,有基於抵押的穩定幣,如 MakeDAO。

而被人們寄予厚望,被普遍認為最符合區塊鏈特性的,基於算法的穩定幣 Basis,退款之後便不了了之。

時光進入 2019 年,基於算法的穩定幣,要在一些新的公鏈上實現了。

一、為什麼一個公鏈要自帶穩定幣?

我們拋開 TPS、擴展性之類的技術問題,單純就看一點:試想一下,對於一個想要在平台型公鏈上構建應用的開發者或者企業來說,除了性能之外,他們最在意的會是什麼呢?當然就是成本。

成本的重要性不僅體現在高低上,也體現在有穩定的預期上。如果沒有穩定的預期,這將影響企業決策效率和方向。比如下個季度,平台的網絡使用成本是多少,該如何分配預算,這在 AWS 或是阿里雲上清晰可見,但在 ETH 或 EOS 上,Gas、CPU、內存的價格變動之大、之快,是開發團隊難以接受的。這些都會影響到企業的經營。

劇烈變化的價格,對於這些構建 DApp 的企業或是項目方來講,是非常不友好的。很多開發團隊募集到 ETH 後,選擇囤幣而不是變現應對開銷,很大的原因是擔心 ETH 價格快速上升。

二、公鏈 A 的如何實現代幣價格穩定?

公鏈 A 用了雙代幣機制,一個原生代幣 A,一個指數代幣 A-Index。

原生代幣 A 沒什麼太多可說的,和目前的以太坊等各個公鏈差不多。可以拿來支付交易費,支付在網絡上部署 DApp 費用,以及公鏈 A 自身去中心化交易所的手續費等。同時原生代幣 A 也是給提供網絡計算資源節點的獎勵。

而指數代幣 A-Index 則不同與原生代幣。指數代幣 A-Index 是用來幹嘛的呢?它是用來調控原生代幣穩定性的。

我們可以把指數代幣 A-Index 當時一個宏觀調控機構,類似美聯儲或央行。通過算法來調節原生代幣 A 的供需,從而達到原生代幣 A 對指數代幣的穩定區間。

用通俗的語言描述,是這樣的:代幣 A 是某個區塊鏈項目的 Token,而其指數代幣 A-Index 我們可以把它看成穩定的 USDT,A-Index 的作用就是來調控代幣 A 的價格的,通過算法來調控。

如果代幣 A 價格跌幅超過某個值,算法就會發揮作用,用指數代幣 A-Index 買進 A(託單),保證 A 不低於某個價格;反之如果代幣 A 價格漲幅超過某個值,算法便會啟動拋售機制,保證 A 的價格不會過高。由此維持原生代幣 A 價格的穩定性。

同時,每周作為一個經濟周期,如果週期結束結算時,儲備庫裡 A-Index 數量超出了現在需要維持價格穩定的數量,那麼就會選擇抬升下一周期生代幣 A 對指數代幣的兌換價格,或者代幣 A 持有人增發代幣 A。

一開始代幣 A 的最低價和最高價可能出現相差較大的情況,隨著調控機制的作用,最低價和最高價的差距會逐漸縮小並穩定。原生代幣 A 和指數代幣的兌換區間的最終目標是 0.9-1.1 間波動(換句話說,代幣 A 的最終價格應該是穩定在 0.9 美金到 1.1 美金之間),所以公鏈 A 所謂的穩定幣,並非真正意義上的「穩定」,而只是一個「相對穩定」。

儲備庫也會經曆三個重要階段,達到最終第三階段預期需要 5~10 年。第一階段(啟動):想買原生代幣 A 的用戶需要從驗證礦工那裡買掛鉤美元的穩定幣,然後打給儲備庫,算法就會 1:1 鑄出代幣 A 然後打給用戶的錢包。第二階段(穩定):這個階段經濟算法開始介入自身去中心化交易所,啟動高賣低買,開始將多餘的儲備分給持幣者或抬高回購下限。這個階段,隨著公鏈 A 系統體量增大,儲備庫也將不再是單一的美元,其他的法幣被逐步添加到儲備池。

第三階段(成熟):此時算法保證儲備庫充盈,代幣 A 對指數代幣 A-Index 的價格比例穩定在 0.9-1.1 之間。系統從外部經濟模型轉為內部經濟模型。雙代幣+儲備庫的公鏈經濟模型,可以說是對現有公鏈經濟模型的創新。下面我們再來公鏈的一種經濟模型,這種模型是在另一個方向上的探索。

 02  資產儲存大於價值交換經濟模型

公鏈 B 認為,以太坊 Gas 模型最大的問題在於,以太坊只對計算進行收費,而對存儲免費,使得以太坊代幣本身並不具備類似資產存儲的功能,從而存在很大的安全隱患。若將來以太坊出現爆款 DApp,或是 Layer2(二層網絡)得到極大發展,那麼基於以太坊的項目或是 Layer 2 整體市值很有可能逐漸超過以太坊本身。屆時,對以太坊本身的攻擊便非常的有利可圖。如果未來可以用穩定幣或其他在以太坊上的 DApp 代幣作為 Gas 的話,以太坊的價值,還將進一步下降,從而導致安全性的進一步脆弱,陷入死亡螺旋。

一、公鏈 B 的理念

公鏈 B 提出,作為一個底層公鏈,其代幣本身必須具備價值存儲的功能。因此,公鏈 B 的原生代幣 B,所代表並不是類似 Gas 的那種手續費,而是代表其占用公鏈 B 的「全球狀態」。

舉個例子,你有 1000 個代幣 B,那麼你就可以創建最多 1000 個字節的空間單元,在這裡面你可以存儲資產、DApp 狀態,或是其他的數據。

聽著是不是覺得類似持有 EOS 可以調用其係統內存和 CPU 的佔用比例?但是要注意區別,一是代幣 B 無需質押便可獲得空間單元,其二,單元里面可以實打實的存儲內容,而非像 CPU 或是內存這樣的「計算資源」。

二、公鏈 B 的理念實現

眾所周知,所有的 PoS 共識機制,都存在著「溫和的通脹」,用來保證對於礦工的持續激勵。然而,這種通脹模型,對於公鏈代幣本身的價格來說有很大的抑制作用,這對於志在價值存儲的代幣來說,便會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公鏈 B 在這一點上非常別出心裁的設計了「基礎發行」與「二級發行」概念,巧妙地規避了上述悖論。

基礎發行,類似比特幣的出塊獎勵,二級發行則是對應系統增發,更像是礦工對於 DApp 項目方,或是用戶收取的「通脹稅」。但對於那些不佔用資源的人來說,對他們收稅顯然不合理,於是乎,公鏈 B 設計了一個 DAO(去中心化自治組織)合約,用戶手裡暫時不使用代幣 B,可以存入合約,然後按比例分享增發,而正在流通中的代幣,則不享受這個分紅。

舉個例子,假設目前公鏈 B 所有代幣的 60%用於存儲全局狀態,35%被存放並鎖定在 DAO 合約中,剩下 5%在流通。那麼每次進行二級發行出塊獎勵的時候,60%的二級發行會獎勵給礦工,35%的會進入 DAO 按比例分配給鎖定的代幣(用戶),最後剩下的 5%銷毀。

同時,公鏈 B 還將允許用戶以 B 平台上發行的自定義資產作為手續費支付給礦工。因為任何資產都需要佔據公鏈 B 的狀態存儲空間,所以每個擁有自定義資產的人都需要持有代幣 B,間接促進原生代幣 B 的價值提升。與 ETH 相比,B 的價值存儲功能就凸顯出來了。

原文:火星財經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