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中本聰對我來說是小菜一碟,人們忘了我是個技術專家。

現年已 74 歲高齡的殺毒軟件之父 John McAfee 再次以「不可一世」的姿態吸引了加密社區的關注。

此前,他曾接連發推表示,中本聰既不屬於中央情報局,也非來自任何政府機構,其背後是一些人組成的團隊,不過白皮書是由一人編寫。

作為比特幣的創始人,中本聰的真實身份至今無人知曉。與身份成謎的中本聰相比,McAfee 傳奇的人生曾多次直登媒體頭條,一度成為人們津津樂道的業界話題,以至加拿大製片公司 Impact Future Media 於 2012 年將其事蹟翻拍成了影片。

BBC 曾這樣評論 McAfee:「一個科技界的百萬富翁、性格古怪的美國人、殺人犯、毒販,有關 John McAfee 的故事幾乎擁有了所有動人心弦的元素。」

癮君子、富豪、毒販、國際通緝犯、科技圈大佬、幣圈網紅等標籤濃縮了 McAfee「跌宕起伏」的一生:

  1. 因吸毒成癮,他接連丟掉三份工作,且失去了第一任妻子;
  2. 靠「故弄玄虛與危言聳聽」,「誘導」人們瘋搶「McAfee 殺毒軟件」,並藉此成為百萬富翁,帶領旗下公司成功上市
  3. 在事業巔峰時,選擇「退居二線」,開瑜伽館、出書;
  4. 遭遇經濟危機後,開始變賣財產,並以到手的資金先后買下龍香涎島以及河邊濕地,當其「一島之王」;
  5. 為躲避審訊,開始了長達一個月的逃亡生活,成國際通緝犯;
  6. 巧妙躲避法律制裁,重返美國;
  7. 高調回歸科技界,兩度宣稱將競選美國總統;
  8. 進入加密領域,為 ICO 站台,為加密數字貨幣宣傳;
  9. 在加密熊市期,被推特粉絲投毒併入院;
  10. 以見過中本聰為話題,再次引起加密社區注意。

從高校學霸到癮君子

「每天醒來我都會想到他,不管我跟誰交往,他都陰魂不散地在我身旁;如果我不相信別人,他就會說服我相信別人。結果我的生活一塌糊塗。」

酗酒、人格分裂的父親給 McAfee 造成了童年陰影,毒打與謾罵早已成了家常便飯。

在 15 歲那年,McAfee 的父親開槍自殺,然而這並沒有終結他的噩夢。與酗酒的父親一樣,McAfee 同樣沉溺在酒精的世界中無法自拔,且染上了毒癮。

大一時,憑藉經商頭腦以及「哄騙伎倆」,McAfee 以推銷雜誌訂閱的方式輕鬆賺得了學費與生活費。從 McAfee 日後的創業經歷來看,其過人的營銷能力以及嫻熟的「博弈手段」在此時已露端倪。

天資聰穎的 McAfee,在 23 歲順利成為了博士生。然而,在此期間,由於和一名本科女生(後與 McAfee 結婚)發生關係,其隨後被羅阿諾克大學開除。自此,McAfee 深陷「毒品與被辭退」的漩渦中,循環往復。

因購買大麻被捕,McAfee 丟掉了他的首份工作——在田納西州布里斯託大學為當時的計算機尤尼法克(Univac)的老式穿孔卡片程序做編碼。

隨後,狡黠的 McAfee 以漂亮卻虛假的簡歷,在聖路易斯市的密蘇里太平鐵路公司(Missouri Pacific Railroad)謀得了工作——通過使用 IBM 電腦調度火車。然而,好景不長,六個月後,他不僅食用搖頭丸,還開始試用一種叫做 DMT 的致幻劑。

「不到一個小時,我的意識就支離破碎了。」McAfee 說道。DMT 斷送了他的第二份工作。

儘管是位不折不扣的癮君子,但這絲毫沒有影響 McAfee 的「跳槽能力」,他的第三份工作竟是 Omex 公司的總工程師。在這裡,McAfee 依舊與毒品和酒精為伴。

據了解,他幾乎每天都要吸食大量可卡因,喝光一瓶蘇格蘭威士忌,且每時每刻都害怕自己的毒品用光。更令人瞠目咋舌的是,他還向下屬兜售毒品。

結果可想而知,McAfee 再一次被辭退。然而,令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其同時也失去了陪伴多年的妻子。

這一年,McAfee38 歲。

失去一切的 McAfee 萬念俱灰,他開始將自己封閉起來,靠不停地吸毒麻醉自己。多年後,他在回憶這段經歷時說道:「不是人過的日子。」

癮君子絕地反擊成百萬富翁

在了解 McAfee 70 年的人生軌跡後,你會發現,McAfee 幾乎每一次都能將自己從生活的泥潭中拯救出來。他的每一次跌倒,似乎都是為了向世人證明其能飛得更高。

從頹廢中清醒過來的 McAfee,深知只有其本人才能拯救自己。於是,他找到了治療師,並加入了匿名戒毒會。

4 年後,戒毒成功的 McAfee,搖身一變成為了洛克希德·馬丁公司實驗室機密項目研究部門的一員。資料顯示,這家公司是美國航空航天製造商以及世界第一武器生產商。

在此期間,來自巴基斯坦的倆兄弟編寫了全球首個電腦病毒——迅速感染了全球各地的電腦。在報紙上得知此消息後,McAfee 意識到商機來了。

42 歲,McAfee 創建了與其同名的殺毒軟件公司。為推銷軟件,他購買了一輛身長 27 英尺的沃倫貝格房車,並將其稱為第一輛「抗病毒救護車」。同時,他將車開到電腦遇到故障的客戶面前,對「病毒殘餘」煞有介事地進行搜索。

此外,他通過故弄玄虛、添油加醋的方式誘導人們買其產品。

除當面營銷外,他還以參加電視節目以及出書的途徑向人們宣稱,電腦病毒所造成的危害之大令人難以想像,直接以「病毒式的蔓延速度」製造恐慌。他在書中寫道:「即使沒有新的病毒產生,已有病毒的複制和傳播也會使問題越來越嚴重。看來大的災難不可避免。」

1992 年,新病毒「米開朗基羅」的出現,成為了 McAfee 實現財富自由的墊腳石。他向媒體大肆宣揚,該病毒會摧毀全世界多達 500 萬台電腦。恐懼催生出了購買力,其殺毒軟件的銷量開始猛增。儘管報告顯示,中毒的電腦數量遠低於百分之一,使 McAfee 背負了不少罵名。但在他看來,這簡直就是免費的廣告。

終於,McAfee 在「而立之年」成為了百萬富翁,褪去了癮君子的形象。據了解,其軟件銷量在兩個月內上漲了十倍,公司的利潤在六個月後暴漲 50 倍。

1992 年,McAfee 帶領公司登錄納斯達克,其身價直接飆升到 8000 萬美元。此後,在不到五年的時間裡,「世界 100 強企業」中有一半公司都在使用他的反病毒軟件。

值得一提的是,McAfee 的這套「戲法」竟被斯坦福商學院作為經典案例寫到了教材裡。

「殺毒軟件之父」一夜間淪為國際逃犯

名利雙收後的 McAfee 於 1994 年宣布離開公司 (後在 2010 年被英特爾公司以 76.8 億美元的價格收購)。

隨後,他定期受邀到高校演講,並獲得了「母校」羅阿諾克大學(曾將其開除)頒發的榮譽博士學位。

不僅如此,McAfee 還深深迷戀上了瑜伽,並開辦了一家瑜伽館。同時,他寫了四本有關精神方面的書籍,向學校捐贈電腦,並在報紙上刊登反毒品公益廣告。

就在 McAfee 逐漸淡出公眾視野時,2008 年的經濟危機再次將聚光燈投向了這位美國富豪。據報導,這場危機直接導致其財產從 1 億美元縮水至 400 萬美元。

身受重創的 McAfee,變賣了所有的財產,包括其在夏威夷超 1000 英畝的土地和建在新墨西哥州的私人機場。隨後,他用手中的錢買了伯利茲的龍涎香島,在此地過上了國王般的生活。

然而,一座龍涎香島並無法滿足揮霍無度的 McAfee。2010 年 2 月,他又買下了在瑪雅廢墟上游 10 英里處的兩英畝半的河邊濕地,在濕地上投入了上百萬美元,建起了一排排茅屋、開雪茄廠、建咖啡公司、修碼頭以及開渡船。

在伯利茲,McAfee 進入了人生中的第三次拐點。據《時代周報》報導,在 2012 年 11 月 9 日的夜裡,McAfee 的愛犬被毒死。兩日後,他的鄰居被射殺身亡。因與鄰居曾有過節,且愛好收藏槍支,McAfee 因此成為了犯罪嫌疑人。

為逃避審問,McAfee 開始逃亡。同時,他還特意建了網站 WhoisMcAfee,向全球直播其逃亡生活。

一個月後,McAfee 在危地馬拉以非法入境為由,被當地警方逮捕。為防止落入伯利茲警方手中,他以偽裝心髒病發作,成功逃過一劫。

McAfee 再一次憑藉自己的狡黠將自己從深淵中救起。最終,他沒有被送回伯利茲,而是被遣返至美國。

從高調競選總統到因加密熊市慘遭投毒

返回美國後,McAfee 開始高調「重啟」自己的人生。

2015 年 9 月,此時已 70 歲的 McAfee 向聯邦選舉委員會遞交了相關材料,宣布參加 2016 美國總統大選。

報導稱,「美國政府在科技方面表現出的無知和無能是他參選的主要動機。」

此時,McAfee 再一次展現了其巧舌如簧的特點。他說道:「有成千上萬的電子郵件說請競選總統吧,這不是我自己能選擇的。」

此外,他更是挑釁道:「奧巴馬政府不懂隱私是什麼意思,讓我解釋一下。」

除號稱進軍政壇外,McAfee 重返美國後的第二個動作便是高調回歸科技界。

2016 年,McAfee 突然宣布成為 MGT 資本 CEO,導致該公司股票一周內暴漲 500%。隨後,MGT 收購了他一手創立的反間諜軟件公司 D-Vasive,號稱要把保護國家信息安全的光榮使命發揚光大。

同年 7 月,MGT 對外正式發布算力為 2PH/s 的比特幣礦機,McAfee 隨後開始為比特幣大肆宣傳。

據了解,他不僅在推特上公開發表自己對比特幣的看法,且還在個人網站 WhoisMcAfee 中推廣加密貨幣、礦機以及 ICO。

值得一提的是,McAfee 曾多次預測比特幣價格。他先後表示,比特幣會在 2017 年上漲 10 倍、會在 2018 年漲至 5 萬美元,以及會在 2020 年漲到 100 萬一枚。

2017 年,善於營銷與鼓動人心的 McAfee 在推特上以 10.5 萬美元的價格兜售 ICO 項目的站台廣告費,即一條推文廣告價值 10.5 萬美元。

很快,McAfee 的廣告生意見到了效果。為 SAFEX 宣傳後,該項目的代幣價格暴漲了一倍。

相開新聞:防毒軟體大亨 John McAfee:5 年內 全球一半人口將使用加密貨幣

然而,隨著加密市場自 2018 年進入熊市以來,包括比特幣在內的多數加密貨幣紛紛下跌,整個市場「哀鴻遍野」。

2018 年 6 月,McAfee 發推文表示,因遭「敵人」投毒而陷昏迷,在醫院搶救 48 小時才甦醒。有人揣測,這或為粉絲的報復行為——因 McAfee 對市場誤判,致深信其言論的人損失慘重。

從幣圈網紅到加密貨幣信徒

在 McAfee 慘遭投毒的前一個月,其在推特中表示,將於 26 日之內發行名為「McAfee 兌換單位」的紙幣,採用印鈔紙印刷,雙面全息打印並有序列號,可兌換、可收藏。

資料顯示,面值為一元、五元、一百和五百的紙幣均印上了 McAfee 本人的照片或其與女伴的合影。此外,還有比特大陸創始人吳忌寒、比特幣現金倡導者 Roger Ver 以及 Block.one 前策略長 Brock Pierce。

今年 4 月,這位不斷將自己與比特幣聯繫起來的推特網紅,稱將在一周內曝光中本聰的真實身份,該消息引起了加密社區的廣泛傳播。

然而,在期限將近時,McAfee 卻反悔了。他在推特中透露了律師給的建議,稱曝光中本聰可能致其面臨引渡風險,以及法律訴訟等其他後果,所以決定推遲計劃,耐心等待合適的時機。

對此,推特網友並不買賬,人們開始猜測 McAfee 根本不知道中本聰,其只是為了博眼球、刷存在感。

不管出自何種目中,McAfee 對加密貨幣的信仰可見一斑:2018 年,他表示將在 2020 年再次競選美國總統,其目的在於惠及加密貨幣群體。

相關新聞:John McAfee 被國稅局起訴「流亡」中領導總統競選活動

此外,他曾在 2014 年 DEF CON 安全會議上,向人們警告稱「智能手機是監視消費者的工具」。這與中本聰倡導的反中心化,略有相近。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

原文:火星財經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不想錯過區塊客即時新聞與精彩活動,請加 Line: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