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finex、Tether、USDT、8.5 億美元、IEO、LEO、10 億美元、趙東,這些字拼湊起來,成了一個故事,一個近期很火的故事 — 從擬似非法挪用資金到是否透過發幣「救亡」,到最終證實「真的要發幣了!」。

Bitfinex 要做 IEO 及 Bitfinex 想發個平台幣,這些消息最先均從 Bitfinex 股東之一的趙東那裡曝光。4 月底,趙東率先披露了該交易所正在考慮發平台幣和啟動 IEO 計劃。5 月 1 日,趙東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上發布消息稱,有興趣參與 Bitfinex 的 IEO 的投資者可聯繫他或是他創立的 DFund。而趙東最新透露的數字,Bitfinex IEO 目前大約已有 6 到 7 億美元私募意向。

趙東日前接受中國媒體訪問時表示,Bitfinex 發行「Token」這個事情應該考慮很久了,早在 2017 年股東大會上就提過,因為看到了幣安發行 BNB 的巨大成功。不過,他同時表示,Bitfinex 的風格是如果不需要募資,是從來不會去募資的。「據我所知,Bitfinex 直到今天也沒有一個機構投資人。」

至於外界擔心 Bitfinex 通過募集 USDT 強行拉盤,趙東直言這種質疑不成立,因為 Bitfinex 通過募資首先解決支付問題,這樣就不需要再向 Tether 借錢,Tether 就可以恢復 100% 現金儲備,從而恢復公眾對它的信心,而不是拉盤。

想要了解 Bitfinex 發幣到底一場陰謀?還是陽謀?以下為火星財經聯合創始人商思林與趙東的深度對談內容。

核心觀點整理如下:

  1. Tether 的儲備金從最開始至今年 3 月之前都 100% 充足,趙東私下跟 Tether 的儲備銀行確認過這一點。
  2. Crypto Capital 被調查後,8.5 億美元資產被凍結,這是 Bitfinex 客戶的資產,而非違法資產,因此拿回來的可能性比較大。
  3. Bitfinex IEO 目前大約已有 6~7 億美元私募意向,但所有的錢都還沒打款,無法判斷會不會最終成交。
  4. 短期來看,Bitfinex 開展 IEO 可能導致資產被抽血,但長期來看,根本沒必要擔心,因為 Tether 本身是整個市場的法幣通道,對整個行業而言是良性存在,只要大家對 Tether 的信心可以恢復,市場就會有源源不斷的資金進來。
  5. Bitfinex 的 IEO 主要有政策法律風險和黑客盜幣風險,其他風險幾乎不存在。
  6. Bitfinex 的 IEO 和牛市沒有關係,ETF 和牛市也沒有關係,大家看到的只是表面現象,比特幣有價值不是因為它是一個投機工具,而是因為它是一個可以使用的工具。
  7. 交易所最核心的競爭力是不作惡,只有不作惡才能長久,只有在市場里活得最久的才是最後的王者。

Tether 的儲備金在今年 3 月之前 100% 充足

商思林: IEO 其實從今年年初就開始流行,時至今日熱度已經開始消退,Bitfinex 此時入場很難不讓人聯想到紐約州檢方起訴事件:在被起訴之後,Bitfinex 或許已經很難再從 Tether 的儲備金中提取資金,需要通過 IEO 來彌補漏洞。Bitfinex 進行 IEO 的根本目的是什麼?被訴事件究竟是不是 IEO 的導火索?

趙東: Bitfinex 發行 token 這件事還不能認為是 IEO,因為目前還處在私募階段,如果私募達到 10 億美元,就不會在交易所發行,所以現在還不能叫做 IEO。

Bitfinex 這次募資跟紐約檢方的起訴有必然聯繫,因為 Bitfinex 的支付處理商 Crypto Capital 被凍結了 8.5 億美元,導致 Bitfinex 法定儲備金不足,導致客戶提現出現困難,這件事大概在去年 10 月就發生了,當時大家質疑的是 Tether 的儲備金問題,其實 Tether 的儲備金從最開始至今年 3 月之前都 100% 充足,我私下跟 Tether 的儲備銀行確認過這一點。

2018 年 2 月,我看過 Bitfinex 和 Tether 的銀行儲備。我當時在東京,約了老貓和 Bitfinex CFO Giancarlo Devasini 見面。老貓一直不相信 Tether 的儲備金,當場提出了質疑,Giancarlo Devasini 就帶我和老貓到他房間,登錄了 Noble 銀行賬戶,展示了 Bitfinex、Tether 分別有多少錢,當時 Tether 鏈上發行總資產與銀行餘額一致,都是 18 億美元。他還給我們看了 Bitfinex 的銀行賬戶,當時是 12 億美元。當然,我和老貓不是專業的審計,沒有去查所有的賬。

所以去年 10 月當大家質疑 Tether 沒有足夠儲備金時,我們是相信的 Tether 的。去年七月,Tether 的存款賬戶從 Noble 換成 Deltec,而我們早在去年三四月份就在 Deltec 銀行開過戶,跟這家銀行的 CEO 很熟,因此多次確認過 Tether 的儲備金,發現 Tether 的鏈上資產發行量與儲備金一致。

從這個角度來說,被凍結的 8.5 億美元拿回來的可能性是比較大的,因為並不是 Bitfinex 丟失了這筆錢,而是 Bitfinex 的支付處理商 Crypto Capital 在 KYC 方面做的不夠嚴格,按照美國法律,如果沒有盡到反洗錢的義務,就有洗錢的嫌疑,因此 CryptoCapital 被調查,8.5 億美元資產被凍結,這是 Bitfinex 客戶的資產,而非違法資產,因此拿回來的可能性比較大。

當然,這些只是我的個人推測,我沒有看到背後的文件及證據。

我這次還特意向 Bitfinex 諮詢能否向公眾證明 8.5 億美元是被凍結的,Bitfinex 的答覆是 Crypto Capital 正在被調查,沒有行動能力,無法向外界提供任何信息。

短期內拿回 8.5 億美元的把握不大

商思林:前幾天跟朋友聊天,他說今年最怕的事情就是 Bitfinex 和 USDT 出問題。這件事你剛才也說不能讓二者倒掉。你和 Bitfixnex 評估過影響會多嚴重嗎?最終是怎麼決定來發行 LEO 來做募資的,包括 10 億這個額度是怎麼考量的?

趙東: Bitfinex 和 USDT 出問題,相比於 Bitfinex 出問題和 USDT 出問題是兩件事,但兩者是連帶關係。如果說 Bitfinex 出問題,不影響 Tether,那它只是一個小事件,但就目前來看,已經是一個關聯事件,因為 Tether 向 Bitfinex 授信了,並且已經借出了一部分美元。

Bitfinex 發行 LEO 私募早在 2017 年的股東會上就提出,因為看到幣安發行 BNB 的巨大成功,我們好多股東就向 Bitfinex 管理團隊提出希望發行 token,Bitfinex 也一直在考慮這個問題。

所以,Bitfinex 發行 token 這個事情應該考慮很久了,但是據我了解,Bitfinex 的風格是如果不需要募資,是從來不會募資的。據我了解,Bitfinex 直到今天也沒有一個機構投資人,除了其自身之外。

我成為股東是在 2016 年 8 月,當時 Bitfinex 12 萬比特幣被盜,它們發行了可交易的債,用來彌補 12 萬 BTC 對應的資產,後來給了大家債轉股的方案,我就是通過債轉股的方案成為股東。

Bitfinex 創造出來的債轉股方案,在當時來說是一個非常創新的行為。在我看來,他們面對問題時拿出的是解決問題的態度,而不是逃避。

早在 2014 年 7 月,富國銀行 Wells Fargo 不幫 Bitfinex 進行國際結算,相當於有 1.4 億美元被凍結在台灣的銀行,所以他們當時創造 Tether 用來作為法幣出境通道的一個工具。

所以現在的問題是,美國檢方明知 Bitfinex 的 8.5 億美元被凍結,卻硬要說是 Bitfinex 丟失了這 8.5 億,而且他們明知 Tether 向 Bitfinex 授信這個事情,但之前並沒有刻意去阻止,而是等 Tether 發行量達到歷史新高,已經發生授信行為之後,才在關鍵的時間點拋出這個問題,我認為這個時機非常蹊蹺。

我個人推想,作為 Bitfinex 和 Tether 的管理團隊,在應對這個問題時可能沒有更好的處理手段,所以我就直接建議不如這時候發行一個 token,然後他們團隊應該是接受了我的建議,或者是他們本來也有這個想法,於是在這個關鍵的時間點做出了這樣一個決定。

至於被凍結的 8.5 億美元,我認為團隊可能沒有十足的把握在短期內拿回來。不過,加拿大加密貨幣交易所 QuadrigaCX 之前也被凍結了 1.9 億美元,通過溝通之後拿回來了。Crypto Capital 並不只給 Bitfinex 一家交易所服務,而是同時給幣圈的多家機構服務,比如 QuadrigaCX、幣安等,只不過 Bitfinex 法幣體量比較大,Bitfinex 受到的影響最大。

Bitfinex 2017 年第一季度已經扭虧為盈

商思林:上面你也提到 Bitfinex 發行 BFX 來解決 12 萬 BTC 被盜的事情,你也是在這一事件之後成為 Bitfinex 的股東。在成為 Bitfinex 股東以及之後和他們直接接觸過程中,你覺得你觀察到的 Bitfinex 團隊和外界對他們的印像有哪些不同?你覺得相對於其他交易所,Bitfinex 團隊的核心能力和競爭力是什麼?

Bitfinex 的股東有很多,為什麼在這次事件中,你願意站出來為他們發聲?一些聲音認為你之所以願意主動為 Bitfinex 發幣宣傳,是因為可以獲得很多個人利益,你對此有什麼想解釋的嗎?

趙東: Bitfinex 團隊一直以來是一個非常低調的團隊,他們做事的風格比較務實,不愛跟外界接觸,而且團隊成員也比較精簡。2016 年 8 月之前,團隊成員一直都不到 10 個人。

最近大家也看到他們爆出來的財報,到 2017 年才擴充到 40 個人,2018 年最高峰也不到 100 人,這麼小的一個團隊支撐了這麼龐大的一個交易所,利潤非常可觀。

當然,我不是財務人員,也不是審計,我只是一個小股東,從股東分紅的角度看,他們給的分紅的確非常好,如果財報是假的,就不會給那麼好的分紅,因為他們沒有任何動機去做一個假的財報給股東,並給那麼多分紅。

為什麼我願意站出來呢,當然我不否認這個跟我個人利益相關,而且我本來就是一個敢說敢做的人,不會說假話,如果經過人家的允許,我會直接把應該表達的聲音說出來。

在我把這個事情講出來後,得到了很多人的關注,有負面的,也有正面的。我覺得這個爭議要分兩方面去看待,比如你的新項目很容易獲得市場關注,同時也會給你帶來很多不必要的風險和爭議。

商思林:他們的財報可以說最近幾天成功激勵了眾多區塊鏈創業者,分紅把之前的被盜的比特幣損失補回來了嗎?

趙東:當時被盜了 12 萬個比特幣,比特幣的價格是 604 美元,總量也就是 7000 多萬美元,當時 Bitfinex 整個平台上所有客戶的總資產是 2 億美元,市場還是屬於低潮,他們從 2013 年到 2016 年這三年時間,盈利加起來都不足以抵消丟失的 12 萬個比特幣,所以不得已發行了一個債的方案,是在所有人的賬戶中按照比例減掉了 35% ,換成了這個債的 token。

這個債的 token 是可交易的,也就是你持有這個債的一個 token 就代表 Bitfinex 欠你一美元。當時有的人進行了低調的拋售,而我們選擇相信 Bitfinex 的人就進行了購買,賣掉的人進行了短期套現後就沒有了權益,購買的人就獲得了權益。

後來 Bitfinex 為了減輕還債壓力,就鼓勵一部分持有債的人轉成股份,大概 7000 萬美元里面有 3000 萬美元轉成了股份,還有 4000 萬美元沒有轉。在進行了 3000 萬美元轉股的人裡面,又給了另外一個激勵,叫 RRT(RecoveryRight Token),也就是將來如果 12 萬個 BTC 找回來的話,每一個 RRT 會再給一美元。

7000 萬美元的債裡面除掉 3000 萬轉股,他們大概用了兩個季度,也就是 2016 年的最後一個季度和 2017 年的第一個季度來還債。到 2017 年第一季度時,他們已經全面扭虧為盈,這時候已經沒有任何債務了。

2018 年的分紅情況記不清楚了,但是 2017 年的分紅,我記得非常清楚,2017 年第二季度每股分紅 0.1 美元,2017 年的三季度每股分紅 0.3 美元,2017 年四季度的時候是每股分紅一美元。

如果不把被凍結的資金認為是一個損失的話,Bitfinex 資產負債表是完整的。

商思林:看來經歷上次事情后,你對 Bitfinex 的信用和償債能力非常有信心。正好藉機對比下這兩次事情,一個是發債,債轉股,一個發行平台幣。你覺得這次發幣和之前有什麼區別?

趙東:第一,如果發了幣,就不再是一個私人公司,而是一家公眾公司;第二,從幣的性質看,它是平台幣加債的組合,Bitfinex 的 token 模型參考了 BNB 、HT、OKB 等平台幣,同時為了解決 8.5 億美元資金被凍結的問題。Bitfinex 在白皮書中明確提到,如果這 8.5 億美金解凍,會用戶回購併銷毀。

Bitfinex 通過募集 USDT 拉盤的質疑不成立

商思林:這件事的爭議之一是募資只接受 USDT,而不是 BTC 或 ETH,因此有分析指出:這明顯是通過強制方式拉盤 USDT,雖然可以緩解 USDT 一時的危機,但無法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只有做到審計公開、去中心化運作才是長效之舉。也有人評論稱,這不是可持續的做法,除非他們將利潤/新的資金分配回 Tether 儲備,否則 Tether 不可能再次獲得全面支持。你如何看待這些質疑?

趙東:我認為大家關於公開透明的提議是對的,但對去中心化運作持疑,因為目前的去中心化穩定幣沒有一個運行良好。

客觀來講,Tether 過去在公開透明方面做的不夠好,但我希望大家不要過多去責備,我請問大家:現在有哪一家交易所的財務報表非常詳細地公開給大家?

關於大家認為 Bitfinex 通過募集 USDT 強行拉盤,我認為是不成立的,因為 Bitfinex 通過募資首先解決支付問題,這樣就不需要再向 Tether 借錢,Tether 就可以恢復 100% 現金儲備,從而恢復公眾對它的信心,而不是拉盤。

另外再次奉勸大家不要以多重標準去評判公司,比如大家都要求 Tether 做到 100% 儲備金,但其他穩定幣並不全是 100% 儲備金,USDC 在其協議中就允許自己是部分儲備金,所以這次針對 Bitfinex、Tether 的攻擊,我懷疑背後有相關利益方做推手。

大家想一下,哪個交易所有 100% 儲備金,就算有,這家交易所敢公開自己的儲備金嗎?我以前只見過雲幣公開自己的儲備金,除此之外,哪個交易所 100% 公開過自己的儲備金?

商思林:從市場反饋來看,Bitfinex 開啟 IEO 的消息造成了一定擔憂情緒,因為本輪 IEO 募資 10 億美元且只接受 USDT,相當於 BTC 市值的 1%,這很可能導致 BTC 等資產被抽血,因此 BTC 價格在未來一段時間內或將面臨巨大的下行風險。在你看來,這些擔憂有沒有必要?為什麼?

趙東:短期來看,資產被抽血可能成立,但長期來看,根本沒必要擔心,因為 Tether 本身是整個市場的法幣通道,對整個行業而言是良性存在,我們已經把它當做工具,只要大家對 Tether 的信心可以恢復,市場就會有源源不斷的資金進來。

市場從來沒有缺過錢,只缺過信心,所有隻要信心能夠恢復,錢是不缺的。

Bitfinex IEO 目前已有 6 到 7 億美元私募意向

商思林:這兩天,職業交易員 AlbertTheKing 撰寫的《Bitfinex IEO 風險回報半定量分析》引起了不少媒體的轉發。他在文中直言,Bitfinex IEO 的風險 “實在太多”,並按危害程度和概率列舉了 5 點:來自美國政府的風險、IEO 本身的法律風險、Bitfinex 的違約風險、Bitfinex 的隨機風險、Bitfinex 的運營風險。

有意思的是,你還在微博上轉發並評論稱,這是非常好的風險提示,比自己的分析理性客觀,這是不是意味著這些潛在的風險都成立?除此之外,你認為還有哪些未知的風險?

趙東: AlbertTheKing 是一個職業交易員,我們認識很久了,在很多時候的看法並不一樣。我問了一下他的意見,發現他思考問題的角度跟我完全不同,他是站在對資產負責的角度,提到的風險比較全面。

在我看來,主要有政策法律風險和黑客盜幣風險,其他的風險幾乎不存在。法幣其實是很難丟的,但數位貨幣一旦丟失,找回的概率非常小;另外,Bitfinex 面臨美國政府以及相關利益方的打壓。

商思林:根據你此前在朋友圈發布的消息,已經有土豪預定了 3 億美元私募份額。鑑於 Bitfinex IEO 引起的巨大關注,此次 IEO 很可能不需要公募。按照你的推測,不需要公募的概率有多大?如果沒有公募,會不會進一步打擊普通投資者的積極性?

趙東:在這個問題上,火幣、幣安、OKCoin 和 Bitfinex 都處於同一條起跑線。

關於需不需要公募,我現在無法做出解答。私募開展時間還比較短,鑑於現在的情況,進展的確比較快。在我知道消息的第二天就有三四億美元的私募意向,到今天為止,可能已經有 6 到 7 億美元。當然,所有的錢都還沒打款,所以我無法判斷會不會最終成交。

關於普通投資者,其實是一個很糾結的問題,因為有很多投資者對自己的風險承受能力沒有清醒的認識。RenrenBit 在賣私募份額時做了一個決定:不賺任何手續費,給大家一個嚐鮮的機會。考慮到投資風險,我們針對普通投資者設了一個限額,每個人最多購買 1000 美元。

Bitfinex 的單人利潤率行業最高

商思林: “五一” 期間,一份 Bitfinex 的運營數據(100 人,3.26 億 USD 淨利)被瘋傳,火幣創始人李林評論說:“激動得久久不能平靜,感覺找到了新的目標。” 我注意到,你隨後在微博上糾正了數據:“略有出入,17 年是 60 人 3.26 億,18 年是 100 人 4.04 億。” 毫無疑問,這組數據即使放到互聯網世界也非常驚人,Bitfinex 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呢?有分析稱這些數據進一步印證了 Bitfinex 操縱市場的嫌疑,你怎麼看待這些質疑?

趙東:所謂 Bitfinex 操縱市場純屬臆想,如果大家去仔細計算一下 Bitfinex 的交易量,可以計算出大約每天的利潤。

Bitfinex 從開張至今,從來沒有刷過量,我敢說除了 Bitfinex 以及美國一些受監管的交易所外,絕大部分交易所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刷量,很多第三方已經給出了證據。

Bitfinex 團隊其實非常精簡,直到今天也沒有集中辦公地址。從法律意義上講,Bitfinex 母公司為 BVI,Bitfinex 曾經有過香港主體,但團隊絕大部分成員並不在香港,位於美國的也很少,多數分佈在世界各地。

Bitfinex 以精簡的人員實現了可觀的收入。李林佩服 Bitfinex 的原因很簡單,據我所知,火幣在 2018 年的毛利超過 Bitfinex,但火幣大約有 1400 人,利潤率估計沒有 Bitfinex 高,Bitfinex 的單人利潤率應該是行業最高水平。

商思林:過去幾年,投資者其實一直在等待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批准比特幣 ETF,不少人認為一旦比特幣 ETF 獲批,牛市會隨之而來。在 Bitfinex 被訴事件持續發酵的同時,有聲音指出,這或許會讓比特幣 ETF 的獲批遙遙無期,因為 SEC 之所以一直壓住比特幣 ETF 的申請,可能是因為擔心比特幣 ETF 受到操縱、缺乏投資者安全以及市場監管力度不夠,而 Bitfinex 財務狀況不夠清晰和穩定的請客,恰恰給了監管者拒絕的理由。鑑於此,有投資者直言:Bitfinex 的 IEO 會殺死牛市!你認為將這兩件事聯繫在一起合理嗎?Bitfinex 究竟會不會影響 ETF 的批准,會不會成為牛市的攔路虎?

趙東:我認為 ETF 和牛市一點兒關係都沒有,比特幣能漲不是因為它是一個投機渠道,而是因為比特幣是一個工具,它解決了好多人實實在在的問題。

打個比方,今天全球大概有 25 億的成年人都沒有金融服務,沒有銀行賬戶。這是多麼龐大的一個群體,當比特幣或其他數字貨幣或區塊鏈能服務到這類群體時,這是一個巨大的市場,比特幣成了巨大的應用,跟 ETF 一點關係都沒有。

所以說,Bitfinex 的 IEO 和牛市沒有關係,ETF 和牛市也沒有關係,大家看到的只是表面現象,我希望大家能仔細思考一下,比特幣的價值究竟在哪裡,比特幣有價值不是因為它是一個投機工具,而是因為它是一個可以使用的工具。

商思林:今年 3 月,在火星財經主辦的 “POW’ER 中國區塊鏈貢獻者年度峰會” 上,李林曾表述,交易所最核心的能力就是選擇好的資產,沒有之一。您認同這個觀點嗎?從長遠來看,交易所的核心競爭力究竟是什麼?

趙東:我跟李林的觀點有所不同,我認為交易所最核心的競爭力是不作惡,只有不作惡才能長久,你可以暫時不賺錢,但只有在市場里活得最久的才是最後的王者,因此一時賺錢代表不了什麼。

今天賺多少錢不重要,只要活得久,以後碰到的機會比今天大百倍千倍。


(以上訪問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

原文:火星財經

聲明:內容僅代表受訪者及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不想錯過區塊客即時新聞與精彩活動,請加 Line: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