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注重合規化遲遲不願意上線 XRP 的 Coinbase,昨天上午宣布,現在紐約用戶可以在該平台交易瑞波幣了,於是 XRP 結束近半年的橫盤,順勢上漲 22%。

但幾乎​​是同時,紐約金融服務部門 NYDFS 以保護企業隱私避免影響企業競爭地位為由,駁回了加密貨幣數據公司 Messari 創始人 Ryan Selkis 關於要求披露 XRP II 公司銷售 XRP 具體情況的申請。

高漲的投機情緒似乎沖淡了大家對瑞波幣中心化程度的質疑,手握瑞波總量 60% 的 Ripple 公司在 XRP 價格走勢中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依舊成迷。

進入 2019 年,礦工、散戶、機構投資者們都在蠢蠢欲動,久違的躁動重新籠罩了幣市,幣價越發撲朔迷離了。

從年初至今,在看漲情緒的帶動下,比特幣價格上漲近 120%,加密貨幣總市值翻了一翻,但以 BTC 計價的競爭幣市值卻在三月之後跌去了 38%。幾個月來,大多競爭幣價格波動不定,唯獨 XRP 以日收益波動 2.9% 的數據,刷新了 2013 年最後一個季度以來波動性第二低的記錄。

加密貨幣分析師 Peter brandt 在自己的推特上發布了一張 XRP 價格的走勢圖,並配文說:「莊家的動力在這個巨大的下降三角中發揮了作用,這說明市場是被操縱的,操縱者將價格維持在一個相對穩定的水平。」

圖片來源:Peter brandt 推特

為了考證這一說法,筆者(哈希派)開始翻找 Ripple 官方地址的過往交易記錄,於是我們發現了幾個可疑的地址。

2018 年底,ripple 官方共向地址 1、2 中轉入了 2.4 億枚 XRP;並將全部代幣轉入地址 3 中;隨後經地址 5、6 轉向地址 4;其中有 1.9 億枚 XRP 通過地址 4 流向交易所。

2018 年底,ripple 官方共向地址 1、2 中轉入了 2.4 億枚 XRP

並將全部代幣轉入地址 3 中

隨後經地址 5、6 轉向地址 4

其中有 1.9 億枚 XRP 通過地址 4 流向交易所

在 ripple 公司公佈的第一季度銷售報告中表明,第一季度他們一共只賣出了 xrp 流通總量中的 0.32%,即 1.72 億枚代幣,其中機構直接出售的數量約為 0.63 億。很顯然上述 1.9 億 XRP 的交易並沒有被包括在內。

從 5 月 7 日至今的一周時間內,又有 3140 萬枚 XRP 轉入地址 4 並流向了不同的交易所。而這,只不過是 ripple 龐大銷售網絡中的冰山一角。

在查閱交易記錄的過程中,筆者發現了 Ripple 用來出售 XRP 的地址之一:r49yezViZ8N6FtwwKg9byDYtJ3UDuJi1zv

據不完全統計,從 18 年 4 月至今的一年時間內,至少有 10.62 億 XRP 從瑞波官方地址轉出,通過以 1zv 結尾的地址流入了交易所。

越是追查越是發現,Peter brandt 的分析似乎得到了某種印證。按照 Peter brandt 的後續推測,XRP 市場沒有足夠的力量進一步反彈,操縱者只會越來越絕望;但市場分析最實際的作用就是用來被打臉的,XRP 並沒有走出預期的態勢,反而一路直線上漲。

而除了通過以 1zv 結尾的地址出售代幣之外,還有 5.76 億的 XRP 從瑞波官方轉出,通過不同地址直接轉進了交易所。

這些被賣出代幣的總量不過是官方公佈數據的 3.7 倍而已。事實證明,幣圈的真相大概比靠譜的行情分析還要稀缺。

另經粗略統計,最近一周內通過上述相關地址,至少又有 1 億代幣以不同方式出售給了交易所。

除了 Ripple 公司,另一個大量持有 XRP 的群體就是 Ripple 公司的創始團隊。

截止 2015 年 Ripple 公司大概持有 70% 左右的 XRP,創始團隊持有 20%

2018 年 1 月,XRP 的價格飆升 50000% 正處於巔峰狀態,此時持有 52 億 XRP 的 Ripple 創始人 Chris Larsen,以 80 億美元的身價成為首位上榜胡潤富豪榜的加密貨幣富豪,福布斯認為他是區塊鏈行業最富有的人。

相關內容:富比士「加密富豪」排名出爐 瑞波創辦人 Chris Larsen 登榜首

然而在之後的幾個月時間,XRP 價格一落千丈,Ripple 公司也因此被投資者以操縱市場的罪名告上了法庭,至今尚未有結論。而 Chris Larsen 的身家亦隨之縮水 75%。

相關內容:Ripple 被指控販賣未註冊證券 聘用證管會前主席作為代表律師

出於對曾經幣圈首富的敬畏,我們順手查了查 Chris Larsen 的交易記錄,發現:

部分中間地址省略

一年時間內,從 Chris Larsen 個人地址轉出,流向交易所的 XRP 超過了 9 億枚。

瑞波 CTO David Schwartz 今年 4 月初在論壇上回答了網友關於「Ripple 是否控制著 XRP」的提問,他信誓旦旦的說:「XRP 是一項獨立的數字資產,不是任何個人或實體可以控制的。」

畢竟,承認瑞波幣的中心化屬性會得罪那麼多付出真金白銀的投資人,甚至還可能被扣上證券的帽子。

相關內容:Ripple CEO:瑞波幣不屬證券,更不能與 Ripple 公司混為一談

然而,在為瑞波幣申辯了不到半個月之後,David Schwartz 就一邊鼓吹 XRP 值得,一邊賣掉了自己手中的 280 萬枚 XRP,他說「我不能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

面對網友的質疑,他回應稱:「我大部分的流動性資產是 XRP,大部分的非流動性資產是瑞波的股票,環境已經把我置於無法接受的風險之中了。在我第一次決定投資時,我和我的妻子達成了一項消除風險的策略,以防止我們破產,並且我也一直帶著些許悲傷在遵循這一策略。」

其言之誠懇,要不是因為他在 2018 年高位套現一千多萬,筆者差點就要相信他了。

David Schwartz 在 2017 年 4 月至 2018 年 2 月期間共出售 1346 萬枚 XRP,約合 1814 萬美元

事到如今,誰還會認為過去幾次 XRP 價格的漲跌完全是市場的結果?

瑞波幣的投資者 Scout 早就在 XRP 聊天室裡說過:「人們普遍認為價格是一個複雜的過程,但事實並非如此。實際上誰能控制資產分配變量誰就能操縱價格,這絕對不是魔法,只是一個計算程序,根據人為的輸入來處理這些數字,就像每個人都知道,XRP 的價值超過 30 美分,但它的價格卻始終維持不變。這就是加密貨幣的時代。」

我們只需要耐心等待有人來把 XRP 的價格定高一點,在此之前請善待這個定價的人。

迫切想要看見收益的投資者總是缺乏耐心和記憶的,所以只要掌握了足夠多的籌碼,無論是誰都有可能將買幣之人玩弄於股掌之上。很多投機者自然會認為,有莊家拉盤總好過一潭死水,但霍金說過即便相信了命中註定,過馬路的時候我們也還是要左右看看的。

相關內容:美國證管會主席 Jay Clayton:必須解決「操縱問題」否則加密貨幣 ETF 無望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

原文:火星財經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不想錯過區塊客即時新聞與精彩活動,請加 Line: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