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

近期,中國國家網信辦出台區塊鏈信息服務管理規定、香港虛擬資產的監管出台、新加坡《支付服務法案》正式立法,這是否意味著,區塊鏈行業已步入監管時代?

三地監管差異何在?

首先看三個新政的發布主體:中國是互聯網監管部門,香港和新加坡是金融監管部門。這是由於三地監管機構對區塊鏈的屬性有不同理解,像是中國金融監管部門三令五申不允許 ICO 和變相 ICO 在該國出現,所以不可能對一個非法的事情出台監管政策。

其次看出台時間,香港證監會最早,去年 11 月 1 日,國家網信辦是去年 10 月發徵求意見稿,今年 1 月正式出台、2 月實施;新加坡金管局是今年 1 月正式出台。其實,三地對區塊鏈的監管研究,都可以追溯到 2014、2015 年,因此,最近的監管密集出台,既是對 2017 年到 2018 年區塊鏈、加密貨幣產業亂象的回應,也是監管落地的必然過程。

第三,看三個新政的受監管對象,中國是基於區塊鏈技術的信息供應商,香港是數位資產交易機構和投資於數位資產的基金,新加坡的最為廣泛(因為是對之前一些政策的整合),涵蓋了支付領域內各個環節的參與者,不僅包括使用區塊鏈技術的企業,也包括類似支付寶、微信等電子支付的公司。

新加坡和香港的優勢劣勢?

專家推測,出台政策的地區一定希望規範行業,從而讓相關企業在轄區內蓬勃發展,以創造稅收、拉動就業,為國家和地區經濟發展出力。香港和新加坡作為亞洲的兩個金融中心,都有得天獨厚的地緣、文化、資源優勢,成為西方項目進入大中華區市場、大中華區項目吸引歐美資源的選擇。兩地對比,各自的優勢也比較明顯:香港依託中國和東北亞地區,受惠於粵港澳大灣區;新加坡則與東南亞和南亞更近,背靠著馬來西亞、印尼、菲律賓、印度等新興經濟體。兩地政府也深知和對方存在競合的關係,區塊鏈行業也是新興事物,因此在可控範圍內分別推出沙盒和一定支付額度下免監管等優惠政策,吸引相關企業落地本地。

STO 會是主流嗎?

1 月 24 日,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發佈公告表示,日前已禁止了一家本地首次代幣發行(ICO)項目公司推出證券型代幣發行(STO)項目。縱觀全球,目前還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專門針對 STO 的制定新的監管框架,也沒有一個 STO 項目走到了公開交易流通的階段。具體問題具體分析,一些 STO 項目被視同為「發行證券」來監管。其實在目前的監管狀態下,各國各地監管機構都在觀望,不想第一個發牌照,成為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大家都在摸著石頭過河,因此 STO 並不比傳統 IPO 難度低。

事實上,目前業界對於區塊鏈究竟向何處發展,也有不同的意見。認為 STO 是區塊鏈未來出路的人被視為激進派,他們認為,證券化代幣擁有快速結算、執行成本低、自動化合規、全球流通性和碎片化所有權的優勢。另一些人認為,技術賦能實體經濟是區塊鏈未來出路,被視為改良派。他們不看好 STO 的理由主要是公鏈不能為用戶提供高附加值,交易成本不比 IPO 便宜、運行速度不一定更快、本來價值低的資產不會因為區塊鏈而更有價值,流動性依然受法律歸管。行業參與者有不同的觀點和行動,有一些探討,對行業的發展也是好事。

監管沙盒有哪些困難?

監管沙盒除了為相關企業提供試錯的機會,也給了監管機構學習的機會。

當然要摸著石頭過河,相關政策難免要不斷調整。以香港來說,即使新政已經推行了 3 個月,還尚無一家機構宣布進入沙盒監管,可見即使進入沙盒都是困難的事情,更不用說進入後的規管。對政府來說制定這樣的門檻是否合適?是否需要反思和糾錯?目前看來,還會有一些變化。

中國未來的監管方向有什麼動向?

2017 年,中國「一刀切」禁止的政策有效避免了系統性金融風險,在區塊鏈非理繁榮時對區塊鏈的監管非常及時、果斷。時移勢易,目前全球加密貨幣的總市值也就是 1,000 多億美元,日交易量也就是 50 億美元,總市值也就與中國個別上市公司相若,全球擁有加密貨幣地址的人樂觀估計也就是千萬人級別,其中有相當比例來自亞洲。不少中國從業人員為了合規,選擇別的國家地區發展業務,也是既成事實。

如今,中國一些省市已經意識到區塊鏈的重要性,將其寫入政府工作報告,未來有望以更加開放的姿態面對區塊鏈。

原文:火星財經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不想錯過區塊客即時新聞與精彩活動,請加 Line: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