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

編按:本文為以太坊共同創辦人 Joseph Lubin 在日本大阪 Devcon 5 開發者大會上的演講內容,原文「Joe Lubin’s Full Speech from Devcon 5: How We Get to a Decentralized World Wide Web」,經頭等倉 Saline & Gisele 翻譯。


(正文)

大家好,今天談談我所認為的去中心化網絡的總體架構,以及我們將如何實現這一目標。這其中的關鍵在於自身。

如今的 Web2 世界彷彿是一個封閉的圍牆花園,不過目前確實也沒有多少開放的網絡。谷歌前端出售用戶的信息並從中獲利。Facebook、Twitter 及許多其他「花園」將我們全部困在了牆內。

但事情發展一開始並非如此。「Internet」一開始也稱得上是某種形式的去中心化,如構建了健壯的網絡架構,這樣即便某部分網絡遭到破壞,其他部分也是可用的。與電路交換網絡不同,在分組交換網絡中,消息可輕鬆針對破壞進行動態路由。

具有社會意識的技術人員很快就在政治控制的背景下提出了去中心化這一特徵。早期著名的密碼龐克 John Gilmore 表示:「對於網絡而言,監管是一種破壞,應該盡量避免。」

各位早期密碼龐克可以說是在座所有人的教父。

在當今 Web 2.0 中,為在網絡上生存,我們犧牲了個人信息及權力。大多數網民依賴於 Gmail、Google 搜索、Google 文檔、Twitter、亞馬遜服務、蘋果公司的生態系統以及各種 Facebook 工具。

由於沒有針對身份及金錢方面的原生結構,Web 已被破壞,或者說是不完整的。

沒有了原生的賺錢模式,網絡便轉向將廣告作為其核心商業模式。

在我們意識到某種廣告技術的「癌症」正在蔓延並殘忍奪去網民的「生命」之前,若沒有一個安全的、隱私的身份結構,網絡就會變得越來越具有剝削性。

隨著尖端技術將我們的個人信息及興趣金錢化,並使我們深深沉迷於社交媒體,本應純粹賦予我們權力的技術已對許多人構成危害,並成為針對社會及民族國家的大規模操縱性武器。

在確定了 Web 的命令和控制架構中的一些棘手問題之後,許多人在這次會議和其他會議上提出了一些很有希望的解決方案。雖然這些解決方案尚不成熟,但它們指明了網絡及社會的未來道路,我們大可以對此保持樂觀態度。

這也是為什麼有 4,000 人願意來日本參加會議,為慶祝和擴展以太坊的當前功能。

這些解決方案包括去中心化協議技術。很快將會普遍及系統地採用零知識技術,因此僅在特定情況下,必須共享的信息才會被共享,比如你就可以在不透露自己家庭住址的情況下證明自己已達到去酒吧的法定年齡,或者是在不透露公司名稱的情況下運輸一定數量的糧食。

這些解決方案都包含了代幣化、激勵式的協作機制。為客戶提供服務的企業與企業之間不再是敵對關係,而是將在商業及休閒網絡上友好生存。這些網絡將許多角色各異的參與者聚集在一起,並通過代幣化機制來設計激勵活動,從而使每個平台上的集體協作行為服務於所有運營、擁有及管理平台的人。當平台增值時,在平台上扮演不同角色的所有者也將從中受益。

這些解決方案將使我們建立自己的自我主權身份,用戶可以通過去中心化身份(DID)控制 ID 的根源,並通過 uPort、Civil ID 和其他形式的產品來實現。據 W3C 指出,可驗證聲明將使我們能夠將 DID 上的加密證明提交給其他人的 DID(其中包括他們的年齡、水電支付狀況,教育成就以及信用評分或開發者水平方面的表現)。

或許最重要的是,Web3 將比從前的任何網 絡平台更以用戶為中心,將用戶體驗放在首位。人們必須控制其身份根源,這樣他們的身份才不會被竊取;同時,人們也必須控制自己的個人信息,這樣他們的個人信息才不會被非法利用。即使難民逃離自己的國家,無法將任何財產帶到新居所,他們也應能夠輕鬆獲得其去中心化身份,並重新獲得與該 DID 相關的可驗證聲明(個人歷史信息及聲譽)。

在 Web3 範式下,所有用戶都將在眾多協作網絡上獲得真正的代理、社會、政治及經濟利益,我們很快將能夠在這些協作網絡上工作及生活。這將是一種新的社會結構,這種結構將支持更廣泛的治理參與以及更廣泛的財富分配。

我們正朝著實現 Web3 世界的這一目標邁進,儘管前進速度可能會非常緩慢。對於那些觀望的人來說,這一過程也十分緩慢,因為他們聽說了這種潛在可能性,就會期待它能夠立即實現。就像網絡、手機及汽車,它們在誕生之初就是成品,並具有完整的基礎架構。又比如愛迪生建立了全球電網,才有如今波音 787 和 F35 戰鬥機在 Kitty Hawk 國際機場的跑道上等待測試。

要實現一個結構良好的 Web3 世界,我們得在三個主要方面進行改進:隱私及保密性、可擴展性、可用性。

隨著對零知識技術、狀態通道機制和 layer 2 私鏈架構的各種探索,隱私及保密性有了很大進步。

我們也已見證並將繼續見證可擴展性方面的巨大改進。隨著各種 layer 2 解決方案的構建,發布並錨定到以太坊 layer 1 中以獲得額外安全性,這方面的進展也是健步如飛。同時,鏈下計算、交互式計算遊戲以及零知識技術,狀態通道機制以及 layer 2 公鍊及私鏈架構也得到了大量使用。

今年,我們已經見證了每秒成千上萬筆的去中心化交易(DTPS)被添加到以太坊 layer 2 中,且很快將達到數百萬筆。預計 2020 年底之前,我們能夠看到這一切成千倍增長,因為以太坊階段 0(Phase 0)將於 2020 年第一季度交付,而階段 1(Phase 1)和階段 2(Phase 2)很可能將於 2020 年底前同時到達。

可用性也得到了很大的改善。現在很少有人會回憶起當年通過 9600 或 14.4 波特調製解調器撥號上網的痛苦。那時的應用和網頁都很簡單,但加載出頁面需要至少等待 30 秒。通常自己都不確定網絡是否還在連接還是還在加載。清晨,當你抵達自己的辦公室之後,就要開始下載電子郵件客戶端,然後去悠閒地喝一杯咖啡,好給它時間讓它與 POP 或 IMAP 服務器同步,然後才能閱讀並回复郵件。這就是 1993 至 94 年的真實場景。我們在 Web3 技術的某些早期實現中也看到了類似的問題。

許多項目正在探索 Web3 的「漸進式入門技術」,該技術可以使用戶立即入門 dapp,然後隨著用戶向 dapp 投入的注意力及資金逐漸增加,dapp 將責任逐步移交給用戶。

新型錢包架構採用了由 Gnosis Wallet 和 Safe 開創的多簽名工具,並增加了社交恢復功能(由 uPort 開創)以及接受(或拒絕)預期用戶行為的功能,以確保早期用戶不會被這項新技術的局限性所影響。

而且,像 ENS 這樣的系統正在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因此我們無需再過多關註十六進制地址的冗長字符串,就像我們很少用點十進製表示法來看 IP 地址的四個八位字節一樣。

Web2 的架構不僅代表人們的個人身份風險,也代表了民族國家的政治風險,它還代表各種平台的風險。

對於藝術家和其他發現自己被賴以生存的體系背叛的人來說,平台是有風險的。Facebook,Twitter 和 YouTube 如今已擁有塑造敘事、言論和廣泛道德的巨大能力。而且,對於初創企業和其他公司來說,平台也存在風險,平台規則可以會隨著平台的發展而改變,並逐漸蠶食幾年前作為合作夥伴而加入的公司。在其 S 型採用曲線的頂端,不斷增加收入,就會產生這樣的反競爭行為。

谷歌、亞馬遜、Facebook、領英、蘋果和微軟都是大型平台。作為一個網民,我比較喜歡且需要谷歌和亞馬遜,但是亞馬遜在其電子商務活動和 AWS 雲中所展現的不公平優勢卻是驚人的。谷歌也一樣。

最近還出現了一種新的潛在平颱風險。就像 Facebook,領英等平台吞掉了一些初創公司的午餐一樣,雲正在蠶食致力於構建開源項目的企業的利潤。

長時間以來,AWS 一直被指控在不支持底層開源的情況下重寫、重用和重塑產品品牌,並且還時常剝削開源項目營利性公司的經濟利益。

有些人認為這種行為在開源許可下是可以接受的,而另一些人則認為這是一種隱性的社會合約,像亞馬遜這樣的公司從開源社區獲得了價值,卻並沒有回饋社區。

這種反競爭行為是由垂直整合促成的。我相信 Web3 世界將在很大程度上是水平分層的,層與層之間,或者每一層之間的協同組件之間都應有明確的接口承諾。

鑑於此領域主要由開源項目組成,那麼這對該領域來說是個問題嗎?

我想說,我們有機會以不同的方式構造事物。在區塊鍊網絡上運行的應用程序可能受加密經濟學的影響。

好的區塊鏈系統明確說明了成本是多少,並由參與者支付。參與者可能是最終用戶,或者應用程序發行方。區塊鍊網絡將更好地解決負面信息,並從中受益。

所有參與者都以個人或公司代理機構的身份進行操作。他們因此而獲得補償,反過來,也會因為 i 他們提供的價值而補償其他人。

如何降低平颱風險?通過去中心化治理以及分叉開源代碼庫以啟動競爭平台,甚至在它們停止為整個選民服務時分叉運營平台。因此,分叉是一種實用經濟工具。最終,更高級的平台將使其易於分叉,複製整個狀態(或構建無狀態系統來簡化分叉),以激勵系統治理者。分叉將使擴展社區更廣泛,更多樣化。John Gilmore 是分叉機制的擁護者。

我們重點討論最大程度的去中心化,無許可,基本信任層(以太坊),以及它作為全球結算層的潛力。但我認為,部分人認為所有區塊鏈系統都必須完全無許可並且要最大程度地去中心化,這是短視的。

當你發行有價值的資產或錨定到基本信任層時,信任層必須最大程度的去中心化,這要求它是完全未經許可的。但是,在少數交易方之間制定的用例中添加一些去中心化功能非常有價值,最好在私有許可的系統中完成。

例如,2019 年,一家連接銀行和大宗商品交易商的商品貿易融資平台,不需要徹底去中心化和無許可,就可以成為一個數量級或更佳的交易平台。

到 2020 年,將大宗商品交易金融平台橫向連接到大宗商品交易平台、支付平台、企業標識平台和保險平台等,可能是有意義的。這些網絡通過網橋或者 Liquality 技術相互連接,從而實現無中介的去信任原子交換。Liquality 已經連接了以太坊和比特幣。

到 2021 年,將所有這些平台錨定到以太坊基礎信任層,或許可以在可擴展性的條件下提高安全性,而且基礎層可充當各應用程序之間的可信消息和交易總線。

這表明去中心化的萬維網的體系結構看起來像是一個由多個區塊鏈組成的拼湊而成的區塊鏈,其中一些可能是私有的,而且是經過許可的,它們相互鏈接,並使用各種技術錨定到無許可和最大程度分散的基礎信任層中。以太坊 2.0 目前是成為該基礎信任層的唯一候選者,因為它是唯一一個專注於所有維度的最大去中心化的區塊鏈項目。

去中心化的萬維網架構看起來像是由區塊鏈組成,其中一些可能是私有的,也可能是經過許可的,它們相互鏈接,並錨定在無許可和最大程度去中心化的基礎信任層中。

為了持續解決可擴展性問題,我們必須在建立新許可的以太坊網絡時實踐最小的去中心化。未來,我們將關注可擴展性,並且無需過度保護每個用例。

我們應該開始將 Layer2 區塊鍊網絡視為邏輯結構,因為也許以後我們將把他們用於更高性能的物理架構中。我們需要開始設計此類升級。最終,世界上大多數私有許可系統都將運行在公共的未經許可的基礎結構上,就像公司和政府 IT 基礎結構運行在雲上,只是因為它是運行這些系統的最佳基礎設施。

至關重要的是,此基礎層必須無許可並且要最大程度地去中心化。這個信任層必須是全球性的,以便建立所有國家都可以合作的國際金融和貿易體系。

是什麼使以太坊成為當前最佳或唯一選擇的基礎信任層?

在最近的「走進以太」播客中,Matteo Leibowitz 概述了他所謂的「分佈式四邊形」。因為自監管機構以來,2015 年之後開發的任何希望獲得廣泛採用的協議都必須滿足以下四個條件:

1. 必須公平的發行代幣。

2. 社區必須參與,社區活躍且日益壯大。實現這一目標的一種方法是代幣增值。此外,社區還須引入大量優秀的開發者和企業家。

3. 資金充沛,以便可以交付,維護和持續改進。

4. 最後,項目必須合規。

在所有競爭者中,沒有一個令人信服的跡象表明可以滿足這四個要求。建立和發展強大社區的最佳方法是向他們出售代幣,並承諾它將升值。這是證券的定義。由於現在你正在出售證券,因此代幣不能廣泛發行,社區也不健全。也許之後將會有新的機制,但是到目前為止,尚未有項目有所突破。

目前,只有以太坊足夠成熟,去中心化和可編程,以適應當今基礎設施,行業和個人的需求,並具有支持所有這些長期願景發展的動力和路線圖。

因此,我們將擁有水平去中心化的協作層,而不是 Web 2.0 的垂直「圍牆花園」。

以太坊用於可信賴的交易和保證協議的執行,並連接到去中心化存儲,帶寬,大量計算,身份,位置證明等協議。

最重要的是,我們將為新興的全球經濟提供開放的去中心化金融渠道。包括穩定幣,借貸網絡,去中心化交易所,各種形式的代幣化資產,其他金融工具(如衍生品和合成商品),支付系統,認購系統以及抵押和驗證系統。對於某些類型的網絡和令牌,甚至治理系統也將部分納入此財務管道層中。

我們將繼續構建的許多區塊鏈系統將由功能日益強大且複雜的財務層啟用並增強。例如,IT 行業正在變得越來越細化和商品化。可信計算,重計算,存儲和帶寬將全部分佈在雲和 fog 基礎架構上。我們將用代幣實時協商,提供和支付這些服務費用。提供者和用戶將需要原生數字金融工具來對沖其定價和其他風險。

基本信任層啟用財務層。在這一金融管道層上,將建立新興的全球數字經濟。

這是一個技術領域突飛猛進的時代,也是開發者的時代。

未來幾年, Web2 不會那麼快消亡,應該開發許多有價值的 Web2 結構以推動 Web3 的發展。當然,也可能會有打著 web3 旗號的 web2。

為了實現快速的技術發展和社會進步,我們需要更多的 Web3 開發者。需要 Web2 的人才來了解在這種新範式下的可能性。

粗略統計,全球大概有 3000 萬開發者,包括:

• 60 萬開源開發者
• 1200 萬 Java 開發者
• 800 萬 Python 開發者
• 2000 萬蘋果/ iOS 開發者
• 300 萬微軟開發者
• 1.5 萬 Linux 開發者

因此,這是對我們所有人的挑戰:明年 Devcon 6 之際,以太坊上的開發者達到 100 萬。( 編按:可參考 onemilliondevs.com )

根據 Truffle 的下載量和其他指標估算,已經有 50 多萬名軟件開發者定期進行以太坊開發,並且有 20 萬或更多的人全職從事以太坊開發或以其他方式參與其中。

最初,100 萬以太坊開發者可能聽起來過於雄心勃勃,但是在大家共同努力下,也許能在明年達標。


原文標題:以太坊聯合創始人 Joe Lubin 演講:通往 Web3 之路與以太坊百萬開發者的雄心
作者:Joe Lubin(ConsenSys 創始人)
譯者:頭等倉 Saline & Gisele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不想錯過區塊客即時新聞與精彩活動,請加 Line: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