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 Tapscott 不是一個「比特幣極端主義者」(Bitcoin Maximalist),在商業應用、貨幣全球化方面,他更看好穩定幣的前景,在他認為,所有的穩定幣都有可能促成一種全球性貨幣。

無論是在中文世界還是英文世界中,只要你檢索 Don Tapscott 的名字,八成會和數位經濟之父、區塊鏈等關鍵詞在一起出現。如果你進入 Don Tapscott 的官網,首頁赫然置頂的 Banner 上,恰恰是他那場著名的 TED 演講:「區塊鏈正如何改變貨幣與商業」

這位業已年過古稀的加拿大企業家,如今仍然活躍在區塊鏈世界的一線,不但與兒子 Alex Tapscott 著書立說多部如全景式描述區塊鏈理論及應用的著作《區塊鏈革命》,還發表諸多演講,更是身體力行推進區塊鏈諮詢、研究項目。據稱,Don Tapscott 研究院所關注的領域涵括「區塊鏈+」的 14 個方向,甚至還包括與能源相關的項目,並且與中國的騰訊及其他企業有研究方面的合作。

如前述,Don 認為,所有穩定幣都有可能成為一種「全球通用貨幣」,他的看法亦確然不乏論據佐證:穩定幣魁首 Tether 是個很好的觀察窗口。《彭博社》10 月 25 日稱,全球最大數位貨幣支付處理商之一 CoinPayments 的數據表明,USDT 在支付領域的使用佔比已經高達 30%,另一支付處理商 B2BinPay 的數據則顯示,USDT 在 C 端與 B 端的使用量增長了 20%。

當然,在談及「數位人民幣 DCEP 能否成為全球性貨幣」時,Don 並未如表現出決然態度,而是肯定英國央行行長 Mark Carney 今年 8 月所呼籲的全球通用數位貨幣,認為後者才能擔此大任。

事實上,Don 這一論調與中國高層的部分錶述有所貼合。 11 月 8 日,中國金融學會會長、央行前任行長周小川在財新峰會上表示,央行的數位貨幣主要聚焦於本國。

Don 對於監管的態度甚是客觀,一方面他對政府普遍存在的、對帶有通證的區塊鏈嚴格監管的情況提出批評,另一方面也旗幟鮮明地反對「央行不應涉足區塊鏈」等類的激進論調。談及母國加拿大的區塊鏈業態時,Don 的態度頗為冷靜,認為加國的監管環境仍然在阻礙該國區塊鏈業態的生長,並認為美、加兩國在區塊鏈發展方面的問題類似。

當我們將話題推進至 Don 對區塊鏈未來的展望時,他表示並不對區塊鏈的未來持樂觀或者悲觀態度,區塊鏈也不會根除我們面臨的問題,但是它又給了我們一次機會,讓一切變得更好。

回頭梳理 Don 在訪談間的話語,處處都能感受到他的獨特之處—— 相比諸多區塊鏈從業者的「革命樂觀主義」,他更偏向於理性樂觀的心態,在肯定行業前景的同時,不失對於「建制派」力量的尊重,這可能恰恰是中國政府對區塊鏈行業定格定調後,所有區塊鏈從業者應當學習接受的狀態。

PANews:中國政府最近在國家範圍內接納了區塊鏈技術。如你所說,政府在此項技術上重兵佈局將對整個行業產生巨大影響。我想知道,你對此有何看法?

Don:中國國家領導人發表的講話非常好,每個國家都應該效仿這樣的做法與政策。他在講話中表示區塊鏈對國家來說是構建一個創新型經濟體未來的關鍵性技術。我對此表示完全贊同。

英格蘭央行行長 Mark Carney 認為,從全球範圍來看,人們會選擇自己國家的法定貨幣而非比特幣來在餐廳中購餐,購買星巴克或購買房產。而那個法定貨幣會是類似於中國政府所提的 DCEP 那種貨幣。然而,在中國(政府的講話)中,還有一個機遇未被提及,即所有的穩定幣有可能促成一種全球性的貨幣。

PANews:是的,那正是 Libra 這種加密貨幣的全球願景。那你認為,中國的法定數位貨幣最終會成為全球性的貨幣嗎?

Don:我不認為中國法定數位貨幣應當嘗試成為一種「全球性貨幣」,後者的形態應當是英格蘭央行行長 Mark Carney 所呼籲:可取代美元霸權地位的全球性加密貨幣。

出於種種原因,這些事情變得異常重要。就貨幣而言,其中一個原因是,全球經濟、國家經濟的波動性很大,央行需要有工具來讓經濟運行中所發生的一切,以更高的透明度向其呈現,以便在大型經濟危機發生時,能夠及時施展最佳應對措施。

央行偏向給予社會更多貨幣供應,而非將其給予大型商業銀行,並希望後者能夠在此方面有所作為,對人們的設備或人群中的某一部分精準地投放貨幣。

PANews:像你剛剛提到的這些情況,你認為它們多久之後會發生?

Don:我們無法準取得預測未來會發生什麼,但是卻可以通過努力去實現。過去行業內曾預測的多種技術,其實在今天就已經實現了。

PANews:謝謝你的回答。中國政府宣佈在國家層面支持區塊鏈後,推特上的加密貨幣社區湧起了一股擔憂——人們擔憂中國政府對待區塊鏈的態度會欠缺「去中心化、透明」的精神。你如何看待美國政府與中國政府對區塊鏈行業的不同態度,例如,華盛頓方面對於該行業的監管態勢愈發嚴苛,並採取更多監管措施來叫停 Libra 以及其他項目。兩方的態度為什麼會如此不同,以及是什麼原因導致了這種不同呢?

Don:為什麼它會如此不同呢?我也不知道。我的觀點是,人們應該保持開放的心態。儘管所有國家都會推出自己的法定數位貨幣,但它也應該允許,甚至鼓勵其他加密貨幣、區塊鏈的發展。原因在於,「虛擬貨幣僅僅是區塊鏈技術數百種應用的其中一種」。

如果政府試圖阻止帶有通證的區塊鏈技術發展,它就是在阻止經濟的全方位增長,正如我在演講中所提到的,我們將經歷最大的資產數位化時代。它不僅僅與貨幣相關,它還與證券、知識產權、數據、身份、音樂等所有資產的數位化相關。這些都無法經由「中心化的銀行以中心化的方式」實現,而必須從貫穿整個經濟的創新中,有機生長。

所以這並非博弈關係。某些人認為,央行不該從事區塊鏈相關事宜。我對這種觀點也不贊同,因為我們確實有國家的形態。我們有央行這一組織,它試圖透過貨幣政策來完善管理經濟。

PANews:謝謝你的回答。你覺得在中國政府對區塊鏈表現出高度重視後,美國政府在監管方面會有怎樣的行動?或者,你認為美國政府應該做些什麼來追趕?因為最近美國政府正在處罰區塊鏈公司。(注:10 月初時,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對幾個曾經公開融資的加密貨幣項目進行了罰款,包括 EOS、Sia、Nebulous 等項目,罰金數目在數十萬美元到數千萬美元不等。)

Don:我認為他們正鑄成大錯。監管者需要在保護投資者、消費者和公民,以及構建創新經濟體之間保持一個平衡,但很多國家在這方面做得不盡理想。這與監管者對加密貨幣的理解相關,偏偏當人們提到加密貨幣之際,他們就會跟犯罪聯想在一起。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我們的監管系統必須做出巨大改變。你知道,通常來說,要在西方國家發行通證、代幣是非常困難的。證券相關的監管人士會認定這些是證券,稅務部門的監管者則會認定它們是營收,並要對其課稅。一些其他機構的監管人士則可能認定,它是一種身份、數據或者其他什麼東西,並要以法律來保護相關的隱私等東西。我們眼前這些是相競爭的監管當局,它們適配於舊經濟,卻與新經濟的需求不匹配。

PANews:那麼,你是否認為應該由各方攜手推進區塊鏈的發展,而不是單打獨鬥?

Don:是的,這不應該僅僅由政府來決定,而應該由多方利益相關者參與,包括政府、私人部門、公民社會、非政府組織以​​​​及學術機構等。這需要一個國家層面來啟動探討進程,來參與討論這項技術並且得出可行的戰略,因為我們現有的機構和製度都是工業時代的產物,但是我們已經進入了數位時代,那麼,這勢必得變革和「更新升級」。

PANews:你常駐加拿大,我想要了解加拿大政府在這方面的情況如何呢?

Don:加拿大的情況和美國非常類似,並沒有任何更佳之處。我們一項新調查顯示,監管環境是阻礙加拿大區塊鏈行業發展的首要原因。所以,美國、加拿大的問題都非常相似。

PANews:我相信你們在致力於改善這一情況。

Don:是的,我們正在這麼做。我們在中國也有許多機構成員。騰訊是其中之一,還有一家 BRI 區塊鏈研究機構在南京擁有辦公室。我們很有可能還吸納其他中國公司成為我們的區塊鏈研究機構成員。

PANews:我相信許多公司對這樣的合作會很有興趣。謝謝你的回答。還有一個問題,我注意到你參與了電能相關的事務,對區塊鏈行業中的這個特定領域有所了解。

Don:你是指能源項目?

PANews:是的,就是那個能源項目。我想了解,目前除了上述項目外,你還正通過你的研究中心具體關注什麼項目呢?
 
Don:我們在觀察區塊鏈如何改變企業與政府。我們所關注的事情與加密貨幣投資沒有很大關係,其他人對加密貨幣的投資關注很多。我們主要關注的是區塊鏈對十四種行業的變革,包括供應鏈、金融行業、製造業、媒體、能源、資源、電信等等。

PANews:我看了你上次的演講視頻,非常鼓舞人心,我覺得你對區塊鏈的未來十分樂觀是嗎?

Don:再說一次,未來不是要實現的東西。我既不是一個樂觀主義者,也不是一個悲觀主義者,但我認為,我們的確有很多機會,然而,信息網絡創造了一些好東西,但它也導致了一些問題。現在我們有價值網絡。區塊鏈已經抽枝生根,開花結果。它不會根除我們的問題,但是給了我們又一次機會,讓一切變得更美好。

所以我對此非常篤定,並將持續努力貢獻更多來實現它。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加入 區塊客 Messenger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