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年前,一篇名為《比特幣:一個點對點的電子現金系統》的論文面世,雖然作者中本聰的身份至今尚未確定,關於區塊鏈技術以及其前景的討論卻一直進行著。通常而言,一個新興技術的市場,大致分為 5 個階段:技術誕生的促動期、預期的高峰期、底部徘徊期、曙光初現期以及生產的高原期。區塊鏈行業也不例外。

圖 1:Gartner hype cycle

從數位貨幣市場來看,以比特幣為例,直到 2016 年末比特幣的價格都在 1000 美元以內波動。自 2017 年 3 月起,比特幣經歷了一輪魔幻性的增長,至 2017 年 12 月中價格更是飆至 19110 美元。在如此高位的情況下,投資者的熱情沒有絲毫的減少,一切似乎在牛頓的那句名言:我能計算出天體的運行軌跡,卻無法計算人類的瘋狂。

最終,「崩盤」的開端始於 2018 年 1 月,整個下降趨勢持續了整整一年。事實上,比特幣只是一個縮影。對於整個數位資產市場而言,2018 年無疑是個大熊市。根據普華永道《2019 年加密對沖基金》的報告,2018 年加密基金收益的中位數為-46%,而比特幣的跌幅達到了可怕的 72%。整個數位貨幣市場陷入了一片沉寂。

圖 2:比特幣的歷史價格來源:CoinMarketCap

無獨有偶,根據中國信通院《區塊鏈白皮書(2019 年)》的數據顯示,2019 年全球區塊鏈融資遇冷。截止至 2019 年 8 月底,2019 年區塊鏈投融資交易規模僅為 20.28 億美元。2019 年 1-8 月區塊鏈企業種子輪、天使輪、A 輪投融資交易共 273 筆,6.74 億美元;均低於去年同期的 374 筆和 9.69 億美元。此外,產業規模層面,全球新增區塊鏈企業數量呈減緩現象。

圖 3:美、中、韓、瑞、加近年區塊鏈融資金額對比來源:中國信通院

與此同時,在最近的一年半時間裡,全球大約有 34 家具有代表性的區塊鏈企業宣布破產。其中,倒閉的關鍵因素大多為法律糾紛、資金周轉困難、管控壓力等。如今,12 月的寒冬已至,當前區塊鏈行業也正在從底部徘徊期走向曙光初現期。以史為鑑,可以明得失。基於這樣的精神,本文將從交易平台、項目方和礦商這 3 個不同的視角來對區塊鏈行業的沉浮進行梳理。

一、交易平台:合規之路依舊漫長

近年來,與交易平台有關的亂象頻頻發生。一些無任何商業價值基礎的泡沫通證淪為一些不良項目方和交易平台的斂財工具,部分交易平台的「不作為」更是削弱了投資者對整個交易平台的信心。因此,劣幣驅逐良幣的現像也隨即發生。

據不完全統計,截止至 2019 年 11 月,我國今年已證實跑路的交易平台數量已達到 16 家。其中,每一家倒閉的交易平台涉及金額至少為 3 億人民幣。今年交易平台行業內最大的黑天鵝事件,莫過於 IDAX 的倒閉。

根據 IDAX 官網顯示,IDAX 是全球區塊鏈研究中心控股的一家國際化交易平台,始於 2017 年,並在面市的幾個月內成為 CoinMarketCap 排名前十的交易平台之一。然而,截止至 12 月 9 日晚,CoinMarketCap 官網關於 IDAX 這家交易平台評分的第一句話便是:IDAX CEO 已經「蒸發」,請當心您的資金。

圖 4:CoinMarketCap 對 IDAX 的評級來源:CoinMarketCap

而這一切,似乎早在近 20 天前便有了預兆。2019 年 11 月 21 日,IDAX 在其官網上發布關於其平台通證的處理方案,大致內容為:IDAX 平台通證已下架,為了補償投資者,所有未及時賣出的 IT 通證將進行等值的 IDAX 股權交換,投資者可享受股息分配等權益。

圖 5:IDAX 對其平台通證 IT 的處理方案來源:IDAX 官網

乍眼一看,IDAX 似乎是交易平台界的「良心」:即便在一些不可抗力的因素下(所謂的「蒙古國政府的要求」),IDAX 將自己的股份兌換給投資者。對於一些初入數位貨幣市場的投資者而言,這彷彿是天上掉下的餡餅;可對於部分老手來說,這似乎是一個交易平台崩盤的預兆: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這則公告發出伊始,IDAX 的平台通證 IT 價格出現閃崩,瞬時跌幅達到驚人的 30%。根據非小號的數據,IT 當前價格(12 月 9 日)已正式歸零,成為了一枚十足的空氣幣。而關於 IDAX 這個交易平台,非小號則顯示該交易平台已關閉。對於那些被強制兌換成 IDAX 股權的投資者而言,所謂股息分配的權益,還沒開始便已經結束了。

圖 6:IT 的歷史價格來源:非小號

圖 7:「壽終正寢」的 IDAX 來源:非小號

其實,IDAX 交易平台的倒閉從側面反映了一個事實:當前區塊鏈行業尚未成熟,一個區塊鏈領域長效機制的建立需要一定的時間。有鑑於此,自 2017 年 9 月 4 日《關於防范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發布後,2019 年 11 月 22 日中國人民銀行上海總部再次發布《加大監管防控力度,打擊虛擬貨幣交易》,宣布繼續堅持 94 精神。同時,2019 年 11 月 14 日,人民銀行上海總部互金整治辦發布《關於開展虛擬貨幣交易場所排摸整治的通知》,明確提出要對虛擬貨幣相關活動進行摸排。這一系列的監管動作,無疑為「亂象頻生」的交易平台起到很好的淨化作用。

不過,令人諷刺的是,即便 IDAX 交易平台倒閉已成為既定事實,直到現在 IDAX 官網首頁顯示的 24 小時成交量卻每秒都在上升。因此,我們必須要清醒地意識到:交易平台的合規之路依舊漫長,投資者的維權之路亦是如此。

二、項目方:難逃格雷欣法則的「魔咒」?

線上零售平台購買的白皮書,海外模特圖片充當項目合夥人,虛假的技術團隊—這三個標籤,似乎是多數人一想到項目方的第一反應。除此之外,多位資深業界人士表示,當前項目方的圈子出現了一個怪相:有技術支撐的項目往往無人問津,檯面上廣受追逐的項目大多卻「敗絮其中」。營銷為主,開發為後,似乎成了這個行業的「潛規則」。

其實,早在四百多年前,基於對金銀雙本位制度的研究,英國著名金融家格雷欣先生提出這樣一個理論:當金銀的市場比價與法定比價不一致時,市場比價比法定比價高的金屬貨幣(良幣)將逐漸減少,而市場比價比法定比價低的金屬貨幣 (劣幣) 將逐漸增加,形成良幣退藏,劣幣充斥的現象。這一理論被後人稱之為格雷欣法則,用於描繪「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

通常而言,一個區塊鏈項目的開發需要大量資金的支持。以公鏈項目為例,光是人工費,一個月保守估計也要近幾十萬元。一個區塊鏈項目變現週期較長,再疊加融資遇冷的因素,許多項目方都無以為繼,稍微好的項目最終往往「胎死腹中」。

當然,市場上也會有一些「善意的」天使投資人向項目方「伸出援手」,前提是項目方與投資人簽下快速登錄交易平台的「對賭協議」。其斂財之心,不顯自彰。君子固窮,小人窮斯濫矣:不良項目方、投資方、交易平台這一畸形的生態鏈隨之產生,好的項目方因不願同流合污而受到同業擠壓。項目方圈陷入了格雷欣法則的「魔咒」。

要想跳出「劣幣驅逐良幣」的怪圈,就必須對整個行業正本清源。得益於我國有關部門強有力的監管,項目方、投資方聯合交易平台收割韭菜的路數漸漸碰壁,一些不良項目方也陸續被繩之以法。此外,越來越多的偽區塊鏈項目也逐漸被剝去其虛假的外衣。

以此前所謂的區塊鏈龍頭股為例,某某長城在 10 月 24 日至 10 月 28 日經歷了連續 3 個交易日漲停之後,深交所向廣東某某長城集團下發了關注函,要求其說明公司業務與區塊鏈技術的關係。從某某長城對關注函的回复公告可以看出,某某長城所謂的區塊鏈技術,對公司的經營業績尚未產生任何影響。此外,對於區塊鏈業務研發週期、已簽訂單等關鍵性問題,某某長城並未給出明確的回复。

某某長城顯然並非個例,也正因為如此,滬深兩市交易所連續一周內向 8 家上市公司發出詢問函。因此,有理由相信,隨著整個市場日趨完善,項目方一定會跳出當前 “劣幣驅逐良幣” 的怪相。

圖 7:深交所對某某長城下發的關注函

三、礦商:一掃陰霾還是斷臂求生?

對礦商而言,2019 年應該是個「忙碌」的一年。

2019 年 10 月,首屆「全球礦業領袖峰會」在有「新礦都」之稱的成都舉行。

2019 年 11 月 6 日,《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2019 年本)》正式公佈。與今年 4 月公開的《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徵求意見稿)》相比,11 月發布的《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2019 年本)》並未將虛擬貨幣挖礦劃為限制類。換而言之,虛擬貨幣挖礦不再定性為「淘汰產業」。

2019 年 11 月 21 日晚,全球第二大比特幣礦機生產商嘉楠耘智正式在納斯達克敲鐘上市,嘉楠科技也成為了全球區塊鏈業務第一股。

2019 年 12 月 11 日,Filecoin 上線測試網,並於 2020 年 3 月上線主網。

短短 2 月之內,挖礦業利好消息接踵而至。不少業內人士表示,礦商將會一掃 2018 年的陰霾,迎來新的春天。

可事實真的如此嗎?

(一)「斷臂求生」大會

「我們正處於牛市的前三分之一」—這大概是與會者在 10 月全球礦業領袖峰會聽到的出現頻率最高的話了。以探討東西方挖礦差異、產業空白與新機遇為主旨,全球礦業領袖峰會邀請了不少國內外大型的礦商,場面自然也相當的熱鬧。不過,熱鬧之餘,現場的一位業內老手卻透露,這次峰會其實頗有「門道」。

「這些礦商大多想急於變現。」作為 2018 年礦業寒冬的見證者,「業界老兵」老王用一口標準的成都話說道。

每年的 11、12 月都是銀行緊縮銀根的時候,礦商這個行道也不例外。明年比特幣數量會減半,礦商的日子會更加不好過。

的確,比特幣全網難度在今年第三季度的平均漲幅已達到了 6.26%,第三季度的累計漲幅更是逼近 72%,為近 1 年來的最高水平。受挖礦難度升級的影響,礦機的盈利能力也直線下滑,超過 50% 的礦機在當前難度和幣價下無法回本。此外,2020 年 5 月挖礦獎勵將迎來第三次減半,從 12.5 BTC 每區塊降至 6.25BTC 每區塊。

「今年整個上半年(比特幣)行情比較好,很多人都覺得還會漲。現在你看看,還不是跌到 8 千多了。」其實,2 個月後的今天(12 月 10 日),比特幣的價格連 8000 美元都不到(7374 美元)。難度上升,激勵即將減半,幣價不及預期—這是挖礦業當前面臨的三個難題。

臨別之餘,老王也不忘指了指會場的接待員。據其透露,這些接待員大多都不是業界人士,而是一些在校大學生被臨時拉來做兼職,裝潢一下門面罷了。「這不是斷臂求生是什麼?」

整整 30 年前,日經股指創下了近 39000 點的歷史記錄。「年初 4 萬,年末 5 萬,3 年後 10 萬」是日本當時不少股評家的評論;2001 年互聯網泡沫鼎盛時期,道瓊斯指數一度達到 11722 點,一些業界人士表示道瓊斯指數未來可突破 2 萬;2015 年,上證指數剛突破 5000 點時,有評論家就表示此次牛市有望衝破 5500 點;2019 年 10 月,「牛市的前三分之一」成為了挖礦業的標語。

(二)Filecoin:CPU 礦商的噩夢

對於廣大投資者而言,Filecoin 並不陌生。早在去年的 10 月,中原矽谷開始銷售一種能實現「一機雙挖」的礦機,號稱能同時產出 Filecoin 和 CAI 兩種通證。事實上,這種一機雙挖的礦機,連 1000 元的成本都不到,硬盤也僅有 1T,更談不上 Filecoin 的挖掘,從頭到尾就是一個徹徹底底的騙局。2019 年 11 月 9 日,這場涉案資金高達 20 億、受害群眾近 7000 人的騙局主犯被鄭州市公安局捉拿歸案。

而今年,受害者換成了 Filecoin CPU 礦商。自 Filecoin 項目公開以來,投資者的熱情便與日俱增,礦商也不例外。因此,儘管 Filecoin 官方再三提醒,在其關鍵參數公開前切勿購買任何實體礦機,但還是有大量的礦商爭相出售 Filecoin CPU 的礦機,市場一度十分火爆。

11 月 27 日,Filecoin 區塊鏈項目宣布,此前 CPU 挖礦的方案將不再採用,新版本將採用 GPU(顯卡)挖礦方案。這意味著,此前市場上熱賣的 CPU 礦機很可能不再適用於 Filecoin 挖礦。這一消息,對於 Filecoin CPU 礦商而言,不啻為晴天霹靂。

此外,萬眾矚目的全球區塊鏈第一股,也遭遇了上線破發的尷尬場面。自 11 月 21 日發行以來,嘉楠科技價格一直呈下頹態勢。與此同時,全球第一大礦商比特大陸還上演了 “無間道”。對於當前礦商而言,春天或許還比較遙遠。

圖 8:嘉楠科技歷史價格來源:Yahoo Finance

結語

適者生存,是一個放之四海而皆準的定理。

2019 年 10 月 24 日,習總書記在主持第十八次集體學習時強調,區塊鏈技術的集成應用在新的技術革新和產業變革中起著重要作用,要加快推動區塊鏈技術和產業創新發展,也要加強對區塊鏈技術的引導和規範。10 月 28 日,人民日報發表評論稱,區塊鏈未來已來,但也要保持理性。這意味著,區塊鏈行業將迎來一次重大的洗牌:在更規範的市場機制下,任何無區塊鏈技術實質應用的企業將被淘汰,留下來的都是能真正運用區塊鏈技術實現賦能的企業。

所以,無論對於交易平台、項目方還是礦商,寒冬的確已經來臨:之前不按照市場規則出牌的玩家必定出局。反過來講,對於行業內的「良幣」而言,這無疑是一個新的機遇。因此,儘管 2019 年區塊鏈行業會出現不小的沉浮,但請記住:莫道今年春將盡,明年春色倍還人。

原文:火星財經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