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

本文重點:

  • 閃電網絡可能是 2019 年比特幣最重要的技術開發方向,影響最大的事件是傳遍全世界的「閃電火炬」活動;
  • 從積極的方面來看,閃電網絡在 2019 年推出了暸望塔、多路徑支付等功能,錢包數量也成倍增長;
  • 從消極的方面來看,閃電網絡在 2019 年遭遇了軟件缺陷,網絡容量下降了 27%;
  • 價格不穩定可能是比特幣作為支付工具的最大挑戰,而 USDT 或其他穩定幣可能是解決途徑;
  • 商業化應用將會是閃電網絡在 2020 年最值得關注的方向。

2019 年,眾望所歸的比特幣 Layer 2 技術閃電網絡經歷了大起大落,很多人都期待著它可以幫助比特幣擴展使用場景。雖然年初的「閃電火炬」活動讓大家對該技術的發展充滿了信心,應用層的發展非常迅速,錢包數量成倍增長,還加入了暸望塔、多路徑支付等基礎功能,但是依舊面臨著普及率極低的問題,甚至不少支持者也在比特幣價格回暖期間選擇了變現而不是存放在閃電網絡的通道中。

對於比特幣的內在價值,目前比較主流的觀點分為兩類,一個是將比特幣比做為一種價值儲存資產,另一類希望比特幣能成為一種支付工具,作為交易中介物。而對於比特幣的支付場景,第二層技術(Layer 2)的閃電網絡是其最重要的研發方向。

閃電網絡技術是基於比特幣腳本建立的支付通道,將高頻的支付場景從區塊鏈交易中剝離至鏈下,然後用戶就可以像使用支付寶或 Paypal 一樣進行秒級的支付,而且費用非常低。

2017 年 8 月比特幣隔離見證的激活,為閃電網絡解決了最後了一個技術限制。自此之後,閃電網絡便不僅是一個研究論文而已,進入了真正的開發階段。2018 年之前,有研發團隊在主網實現了首次試驗。

2018 年,閃電網絡的研發聚焦在基礎工具層的開發。三個獨立的團隊分別以 Scala、C 和 Go 語言開發閃電網絡客戶端。這些都是對基本協議的實現,離普通用戶可以使用還有較大距離,比如缺少欺詐防護和用戶界面。只有少部分團隊推出了帶有用戶界面且支持閃電網絡的測試版錢包。

ACINQ 是閃電網絡開發團隊之一,曾發布首款安卓平台閃電網絡錢包 Eclair

2019 年初,隨著閃電網絡獲得越來越多的關注,參與者的數量也有了明顯的增長。

閃電網絡節點數超過 5000 ,通道數接近 1.8 萬,網絡的總容量超過 500 BTC。

閃電網絡在 2019 年的高光時刻是由匿名比特幣持有者 hodlonaut 發起的「閃電火炬」(The Lightning Torch)活動,全球接近 300 位用戶在全球範圍內通過閃電網絡傳遞比特幣資金,其中不乏互業內名人如 Twitter 首席執行官 Jack Dorsey、《精通比特幣》作者 Andreas Antonopoulos、投資公司 Morgan Creek 創始人 Anthony Pompliano、幣安創始人趙長鵬等。

Twitter 首席執行官 Jack Dorsey 參與閃電火炬

由於目前閃電網絡的限制,該活動募集到了約 0.41 枚比特幣,最終被捐給了援助委內瑞拉的公益組織「Bitcoin Venezuela」。這次試驗不僅是為了公益,還意味著比特幣的閃電網絡作為一種全球性的支付手段是可行的。

閃電網絡也在 2019 年步入了應用層開發的階段,錢包工具數量成倍增長。雖然還是很少見到有人真正使用它,更少見有支持的商家。

據 LightningNetworkStores 匯總的比特幣錢包信息,在 2019 年初,有 6 款左右的錢包支持比特幣主網的閃電網絡,這些 App 都有用戶界面且直接可以使用。到 2019 年底,這個數字達到了 18 個,雖然其中部分 App 已宣布停止開發。

部分閃電網絡錢包

交易所是普及閃電網絡的重要玩家

加密貨幣交易所也在探索閃電網絡的部署。能否把更多用戶​​帶入閃電網絡,交易所的作用尤其重要。

Bitfinex 是交易所中第一個吃螃蟹的人。Bitfinex 在 2019 年 12 月初開始支持比特幣閃電網絡,用戶可以通過閃電網絡對自己的賬戶進行 BTC 的充值或提現,成為首家支持閃電網絡的主流加密貨幣交易所。

Bitfinex 首席技術官 Paolo Ardoino 當時稱,還在考慮將其發行的美元穩定幣 USDT 和黃金穩定幣 Tether Gold 帶入閃電網絡。

就在 Bitfinex 支持閃電網絡充值或提現 BTC 之後,一周時間累計發生超過 800 次的閃電網絡轉賬。其中 600 次為充值行為,總充值金額超過 7 個 BTC。

毫無疑問的是,2020 年將會有越來越多的交易所加入這個行列,如已經公開計劃的 Coinbase。

技術升級進行時

閃電網絡的技術升級也一直在進行中。閃電網絡的核心技術也終於在 2019 年補齊了一個基礎功能,開發團隊將它稱之為「暸望塔」(Watchtower)。這是一個實時在線的交易反欺詐監控設施。該功能的上線,意味著用戶更不需要擔心這項技術可能帶來的資金的損失。

暸望塔最早由閃電網絡開發團隊之一的 Lightning Labs 在 LND 中實現

簡單解釋下,閃電網絡使用了哈希時間鎖(HTLC)的概念,交易雙方需要先將一部分資金存入一個合約並廣播至比特幣主網,然後雙方需要在主網之外進行數據交互,不斷更新最新的餘額。如果有一方將一個非最終狀態的餘額更新到主網,如果這時候另一方不在線,就可能產生資金損失。而這就是暸望塔負責的事情,實時監控閃電網絡中是否有欺詐交易,如果存在,幫助用戶修正問題,並讓欺詐者損失所有資金。

BitMEX Research 的研究報告顯示,目前在比特幣閃電網絡中失敗的欺詐行為共計約 2 枚比特幣。

隨著暸望塔技術的大規模部署,這類欺詐行為將無所遁形。

也正因為這還是一個早期的技術,所以軟件缺陷也是無法避免的。矛盾的是,如果用戶使用早期版本的客戶端,因為代碼是開源的所以可能被人發現漏洞而利用,但如果用最新版本的客戶端,也可能會因為未經過縝密的測試和安全審查流程而遭遇不可知的問題。

比特幣閃電網絡開發者和規範設計者之一 Rusty Russell 報告了一個針對閃電網絡的漏洞,該漏洞可能會導致資金丟失,而且對目前三個實現方案均存在影響,分別是 c-lightning 小於 0.7. 1 版本,lnd 小於 0.7 版本和 eclair 小於等於 0.3 版本。

所以當前階段並不建議入門用戶嘗試閃電網絡,不僅存在隱含風險,用戶體驗也比較差。對於極客們而言,也不建議投入過多的資金。

應用發展一波三折

在安全之外,2019 年閃電網絡的發展還遭遇了有史以來最大的倒退。我們可以通過觀察已打開通道的數量、容量以及節點數量來評估閃電網絡的發展情況。

根據 Bitcoin Visuals 網站統計的數據顯示,雖然閃電網絡節點數量一直在緩慢攀升,但在 2019 年 5 月到 10 月期間,閃電網絡容量下降近 27%。閃電網絡開發者 Rusty Russell 表示,比特幣閃電網絡容量的下降可能與比特幣價格上漲有關聯。

也許不少持幣者還是認為在牛市階段套現,比把 BTC 放在尚無很多應用場景的地方來的更實際。而比特幣社區的開發者 William Verbal 不看好現階段 Layer2 的解決方案,並關閉了之前開發的基於閃電網絡的應用,調整了未來的開發方向。

但閃電網絡的基礎建設不會隨著這些問題而停滯。

Blockstream 的閃電網絡客戶端 c-lightning 在年底發布了 0.8.0 版本,除了默認連接至比特幣主網之外,還加入了多路徑支付(multi-part payments)功能,這將會提供統一的用戶體驗,用戶將可以使用它組合閃電網絡通道的容量。

Blockstream 已經迫不及待為閃電網絡摘去「測試網」的標籤了,默認連接至主網意味著他們對自己的客戶端越來越有信心。而多路徑支付的功能的推出也將逐步完善用戶體驗。

Blockstream 不僅是閃電網絡的開發團隊之一,還開發比特幣側鏈 Liquid

商業化的平台也已經涉足閃電網絡的開發。在今年最重要的閃電網絡大會 The Lightning Conference 中,很多該領域前沿的開發者和創業公司也都圍繞著閃電網絡進行討論和交流。其中值得注意的是來自於資產管理公司 Iterative Capital 的平台 Escher(埃舍爾)。

Escher 是一個為用戶提供閃電網絡與美元即時兌換的產品,開發者也可以將該工具集成至錢包內,通過應用程序 Escher Hub,用戶可以將購買的比特幣直接交付至閃電網絡地址,也可以賣出比特幣。Escher 集成的支付網絡 Zelle 將可以提供每次最多 2000 美元的瞬時交付,還集成了清算服務 ACH 將可以提供每日最多 200 萬美元的額度。

Escher 應用預覽

這無疑將會成為一個重要的基礎設施,直接打通了閃電網絡和美元之間的所有障礙,沒有時間或者資金量的限制。這可能會是第一個值得關注的閃電網絡相關的商業化嘗試。

2020 閃電網絡看點

如果說 2017 年是閃電網絡的開端,2018 年是閃電網絡的基礎技術開發,2019 年是基於閃電網絡應用的逐漸興起,那 2020 年,將會是閃電網絡在商業化道路上的試驗了。具體而言,我們關注閃電網絡在這些領域的發展情況:

  1. 支持閃電網絡充值和提現的交易所增加
  2. 錢包體驗進一步增強,更多主流錢包支持閃電網絡
  3. 越來越多網上商店將通過 OpenNode 這類支付處理商支持閃電網絡支付

比特幣支付處理商 OpenNode

當然,也由於比特幣價格的不確定性,大多數比特幣接收者比如商家很可能會直接換回成美元或人民幣,他們沒有必要承擔相應的比特幣價格風險。所以將比特幣本身作為支付功能的場景,最大的障礙來源於價格的波動性太高。如果可以將價格相對比較穩定的加密貨幣比如錨定美元價格的 USDT 運行在閃電網絡之上,將更有可能擴大採用率,相信這也是開發者和商業場景正在考慮和探索的領域。

這會是個漫長的發展道路。就像幣信研究院院長熊越在一場線上 AMA 活動中接受鏈聞採訪時所說的,閃電網絡在 2020 年會有很大的進步,但很難實現大規模的應用。他說,閃電網絡還需要比較長的時間來完善,「比特幣閃電網絡短期應低估,長期宜高估」。

轉貼自:火星財經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