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是過去十年間表現最佳的資產。」美林證券和彭博社都得出了這樣的結論。

如果從漲幅來看,確實如此。比特幣從 1 美元到近 20000 美元只用了短短 6 年時間,但不可忽視的另一面是,比特幣從 20000 美元回到 3000 美元也只需要 1 年時間。比特幣過山車式的行情,同樣在 2019 年上演。

根據 CoinMetrics 校正後的幣價數據,比特幣在 2019 年初 2 月 7 日到達 3358.87 美元的最低點,此後 IEO、DeFi、Staking、Libra、DE/CP 等熱點頻出,不斷為市場注入活力,到年中的 6 月 26 日,比特幣已經一路上漲至 12863.46 美元,較最低點漲幅高達 282.97%。但比特幣只在萬元關口徘徊了三個月,繼而就進入了震盪下跌通道,截至年末 12 月 31 日,比特幣報收 7167.40 美元,較最高點跌幅達到 44.28%。

幣價的起起伏伏之間,普通用戶、「巨鯨」、交易所和礦工各自上演了怎樣的故事?PAData 與專注於區塊鏈交易的一站式數據服務平台 Chain.info 一起回顧 2019 年比特幣鏈上數據,從數據一窺比特幣網絡的真實圖景。本文為 2019 年比特幣鏈上數據回顧的上篇。

Q2 活躍用戶最多 地址數量與幣價微弱相關 

鏈上活躍用戶數量在一定程度上被視為等同於活躍用戶數量,至少兩者在趨勢上相似的可能性是很高的。

根據統計,2019 年比特幣鏈上地址數總體呈溫和上升趨勢,全年增長 24.72%。第二季度鏈上地址數突破了 6200 萬,包括活躍地址(指當天發生交易行為的地址,但不包含第一次交易的地址)3503.98 萬個和新增地址(第一次發生交易行為的地址)2785.14 萬個,是全年用戶最活躍的時期,同期比特幣的幣價正處於快速攀升階段。

其中,5 月份是全年新增地址最多的月份,新增地址達到了 1223.04 萬個。但由於比特幣採用獨特的 UTXO 模型,交易的找零餘額會自動進入一個新地址,理論上新增地址中只有一部分可能是新增用戶。因尚無法就此判定 5 月份新增用戶最多。但 6 月份是全年活躍地址最多的月份,活躍地址達到了 992.34 萬個,基本可視為 6 月是既有持幣用戶最活躍的月份。


對比全年每月幣價的走勢可以發現,月均幣價更高的 7 月、8 月和 9 月都沒有對應更高的鏈上活躍地址和新增地址,反而在月均幣價逐漸走高之時,月均活躍地址數和新增地址數都在逐月減少。

二級市場的幣價與鏈上地址之間到底存在怎樣的關係呢?

PAData 分別計算了全年活躍地址數、新增地址數、總地址數和前 7 天日均幣價(不含當日)、前 3 天日均幣價(不含當日)、當天幣價、後 3 天日均幣價(不含當日)、後 7 天日均幣價(不含當日)之間的皮爾森相關係數,數值的絕對值越高,則意味著兩者之間的相關性可能越高。

從統計結果來看,任意兩者的相關係數都沒有達到顯著相關的程度,但活躍地址數與幣價的相關性要略微高於新增地址數。從全年來看,新增地址數與幣價基本無關。就活躍地址數而言,其與前 7 天日均幣價之間表現出微弱相關性,相關係數接近 0.4,這意味著前 7 天日均幣價越高,可能對既有持幣用戶的交易有輕微激勵作用。活躍地址數與後 3 天日均幣價和後 7 天日均幣價之間的相關係數都只有 0.31 左右,這說明,就全年而言,既有持幣用戶的鏈上交易對幣價基本沒有影響。這或許與大戶擁有較多比特幣籌碼,普通用戶影響力較弱,以及交易所異步鏈上結算有關。

另外,包含了活躍地址和新增地址的總地址數與當天幣價、後 3 天幣價和後 7 天幣價之間的相關性略高於同期的活躍地址數和新增地址數與不同時期幣價的相關性。這可能意味著,新增地址中代表的一部分新用戶與活躍地址代表的既有持幣用戶構成的總用戶規模增長對此後幣價的上升有輕微影響。

PAData 進一步分析發現,幣價與鏈上地址數的研究受不同的統計時間範圍的影響較大。比如,5 月份活躍地址數與前 7 天日均幣價的相關係數達到了 0.57,與前 3 天日均幣價的相關性達到了 0.64。這展示了這樣一幅圖景,即 4 月底比特幣上漲趨勢明顯後,幣價的攀升促進了既有持幣用戶的交易行為。7 月份活躍地址與後 3 天日均幣價的相關係數達到了 0.52,與後 7 天日均幣價的相關係數達到了 0.54,這可能表示在 6 月底幣價站上 10000 美元關口後,越來越多的持幣用戶開始交易,使得幣價在高位運行。

全年鏈上交易總額近 4 萬億美元鏈上交易筆數與幣價錯位

相比幣價的激烈波動,比特幣鏈上交易筆數卻趨於穩定。2019 年全年鏈上交易筆數累計突破了 1.19 億筆,單月都較平均的分佈在 1000 萬筆左右,其中 5 月份是全年交易筆數最多的一個月,累計達到了 1150.55 萬筆,其次是 4 月份,達到了 1100.3 萬筆,6、7、8 三個月的交易筆數也都突破了 1000 萬筆。

結合全年每月幣價的走勢可以發現,每月鏈上累計交易筆數與月均幣價的分佈是錯位的,鏈上交易筆數最多是 4、5、6 月,而月均幣價最高的卻是 6、7、8 月。也就是說,鏈上交易頻次先於幣價啟動,而幣價高低基本不影響鏈上交易頻次。

根據對全年鏈上總交易金額的累計,2019 年比特幣實際全球市場規模已經達到了 3.93 萬億美元,按照 1 月 9 日的匯率換算,大約為 27.23 萬億元。根據東方財富 Choice 數據,2019 年 A 股的成交金額約為 121.60 萬億元(不含當年上市新股),比特幣的全年鏈上交易額大約是其 1/4 左右。2019 年 A 股成交量最大的中國平安僅有 1.24 萬億元,比特幣的全年鏈上交易額是其 20 餘倍。應該來說,比特幣作為資產標的,其市場規模仍然不大,但如果對標具體的股票標的,市場規模已經不容小覷。

今年鏈上交易額最高的 8 月,交易額已經達到了 7904.23 億美元,尤其是 8 月 21、22、23 日這三天,日交易額分別達到了 1052.08 億美元、2488.91 億美元和 1185.73 億美元,而平日最高也只有 623.11 億美元。但關於這三日交易額異常的原因,目前並沒有一致的觀點,可能的原因是受到場外交易、暗網交易及機構資金入場等多方面因素的影響。

總體而言,全年每月鏈上交易總額與幣價表現出一定的量價一致性,6、7、8 月鏈上交易總額是全年中比較高的月份,同時也是幣價較高的月份。

 「巨鯨沉睡」大額轉帳不活躍巨鯨交易次數與金額均與幣價無關

如果將餘額大於 2000 比特幣的非交易所地址定義為「巨鯨」地址的話,這些地址大約佔比特幣總活躍地址數的 0.01% 左右。根據統計,2019 年非交易所「巨鯨」地址平均每月進行單筆超過 50 個比特幣的大額轉帳的次數約為 1097 次 [1],相當於每天有 3 次左右。其中第二季度是非交易所「巨鯨」大額轉帳最頻繁的一段時間,4、5、6 月共計發生 3910 次大額轉帳,4 月大額轉帳 1474 次,創下全年最高。


儘管全年非交易「巨鯨」大額轉帳的總次數達到了 1.32 萬次,發生大額轉帳的「巨鯨」一共有 1614 個,但其中 780 個「巨鯨」地址都只參與了 1 次大額轉帳,671 個「巨鯨」地址大額轉帳次數少於 10 次,相當於每月 1 次都不到。大額轉帳並不活躍的兩類「巨鯨」地址一共佔總數的 89.90%,另外只有 1.55% 的「巨鯨」地址全年大額轉帳次數超過 100 次。總體而言,2019 年非交易所「巨鯨」大額轉帳並不活躍。「巨鯨」基本處於「沉睡期」。

2019 年非交易所「巨鯨」中大額轉帳最活躍的是「3Gh8v」,全年大額轉帳次數高達 682 次,相當於每週(7 天)大額轉帳 13 次,非常活躍。另外,「392LK」、「3CfRK」、「3EaWc」、「14BWH」全年大額轉帳次數都超過 450 次,相當於每週(7 天)發生 8 次大額轉帳。

如果結合每月幣價走勢來看,非交易所「巨鯨」大額轉帳活躍在第二季度,而不是全年幣價高點的 7 月及 8 月。非交易所「巨鯨」與全年每月鏈上總交易筆數表現一致,先於幣價而動。「巨鯨」活動和幣價有關係嗎?PAData 分別計算了全年非交易所「巨鯨」大額轉帳次數和轉帳金額 [2] 和前 7 天日均幣價(不含當日)、前 3 天日均幣價(不含當日)、當天幣價、後 3 天日均幣價(不含當日)、後 7 天日均幣價(不含當日)之間的皮爾森相關係數,數值的絕對值越高,則意味著兩者之間的相關性可能越高。

根據統計結果,無論是大額轉帳次數和大額轉帳金額與不同時段幣價均沒有相關性,即使將觀察的時間範圍具體到每個月,任意兩者之間的相關係數也沒有超過 0.3,這意味非交易所「巨鯨」的活躍與二級市場的幣價無直接關聯。

數據說明:[1] 這裡統計的「巨鯨」大額轉帳次數是以轉出方或轉入方任意一方為「巨鯨」進行判斷的,如​​果交易雙方均為巨鯨,則會被記為 2 次大額轉帳。[2] 這裡統計的「巨鯨」大額轉帳金額是以轉出方或轉入方任意一方為「巨鯨」進行判斷的,如​​果交易雙方均為巨鯨,則只記 1 次大額轉帳金額。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加入 區塊客 Messenger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