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總是想像,科幻電影中會有一些看起來像人類的東西,會揭開面具證實自己是一個機器人……現實中剛好反過來了。我們撕下了機器人的面具,證實了裡面其實是一個人……

——— Eric Weinstein 在解釋 DAO 分叉時所用的比喻

鏈圈的一個爭論

經常有人爭論,密碼經濟系統(區塊鏈;或者說比特幣和以太坊)到底是社會契約的函數,還是自動化/無人值守編碼的函數。

到底是什麼驅動著這一切?是人還是計算機?比特幣一方的假說是我們應該在一切可能的地方消除人為的干預。其中的理念是:人際信任系統,做不到像人機信任系統那樣具有可擴展性。因此,區塊鏈協議中的任何人類參與,都不能輕易信任,應當謹慎對待。人類總是把事情搞砸;計算機則總是按編好的程序運行。

在我看來,以太坊的生態對這種觀點的公認不夠。這也跟人們對 DeFi 生態系統的終極關注有關,就是 DeFi 並非完全去中心化的,還是有人類參與其中。

兩個角度

消除人類干預

區塊鏈和密碼學貨幣的一個核心假設就是,我們可以把金融上的任務和交易委託給完全自動運行的代碼。我們不再需要人類來管理我們擁有的價值,計算機可以做這件事。而且實際上可以做得更加漂亮。

但哪些主動參與是可以從這樣的系統中剝離出去的?我們能 100% 不要人來參與嗎?

Hasufl 認為不行。比特幣算是一個完全自動化的系統了,似乎所有的人類干預都已經被完全消除掉了。但是按 Hasu 的解釋,這絕不意味著社會契約在這個系統中不重要。

比特神教可能會主張:社會契約本身也是需要被消除的東西。

PoW 的激勵結構和固定供應量的資產,可以抵抗地把人類轉變成無腦的,為中本聰瘋魔的喪屍,為這條鏈服務到天長地久。

完全的人類控制

這種模式有點像我的公司 RealT。我們代幣化房地產,並且按天來計算租金,只需幾分鐘就可以完成註冊!今天買 RealToken,明天就可以收到租金!沒錯,對非美國公民也可以!我們也可以收回你手上的 token。中心化萬歲!

以太坊很酷的一點就是讓 RealT 這樣的公司可以存在。我們 不需要 區塊鏈來提供我們的產品,但我們 確實需要 以太坊及其 DeFi 生態系統,讓我們獲得對那些使用紙和墨水來工作的同行的競爭優勢。

這就引出了這篇文章的核心觀點:

有一條光譜,對應著所有可能的人機信任協議,而比特幣和 RealT 就是這條光譜的兩端。

观点:以太坊的两个面

MakerDAO

MakerDAO 常常被人詬病他們的 MAK 代幣是集中在大戶手中的。 MKR 代表著對 MakerDAO 系統的治理權限,因此需要廣泛分佈才能使治理「去中心化」。但是,有三點需要指出:

  • MakerDAO 本身不是區塊鏈,它不需要最高的去中心化程度。
  • 現在有 16351 個持有者 MAK 的地址。與在一家公司投票的股東數量排名,這個去中心化程度已經大了幾個量級了(更重要的是,持有 MKR 這件事是沒有許可的)。
  • 就像所有 token 一樣,MKR 也會熵增。時間帶來去中心化。

MakerDAO 上 99%的活動都不需要人的監督和干預。MakerDAO 是一個協議。在「不需要人來處理所有來自消費者的交易請求」這個角度上,它是自動化的(就像比特幣,不像 RealT)。只有一個需要人類參與的場景,就是協議變更/升級。你喜歡的話,也可以叫做軟件升級。

比特幣創造了一種激勵系統,把人類變成了無腦的,為中本聰瘋魔的喪屍。 MakerSystem 也如是:理性的經濟人會引發理性的決定,而擇出對系統有利的結果。有篇文章解釋了 MakerDAO 是怎麼把大家變成 MKR 喪屍的。

但是兩者也有區別:比特幣是一個即插即用的系統,不需要人類來做選擇(從決定即插即用那一刻起就是如此)。製造者則需要經濟主體的主觀意見,並期望作為有效市場假說基礎的大眾心理也能創造出安全的 MakerDAO 系統。

畢竟道理是一樣的:MKR 的分佈越分散,投票活動越多,努力維護 MakerDAO 的無腦 MKR 喪屍就越多。 MKR 的分佈和投票活動,以及 MakerDAO 協議的工程安全性,將使 MakerDAO 獲得與比特幣硬幣相同的支撐力:人類參與程度最小化的自動化反脆弱軟件。

不過,維護 MakerDAO 所需要的人類參與總是高於比特幣,因為它需要人類的主動行動。

大問題

MakerDAO 是否已充分消除人類的參與,使自身變成社會可擴展的?

越多地剝離人類參與一定就越好嗎?還是說,過猶不及?

MakerDAO 因為人類治理而遭遇黑天鵝事件的概率,比比特幣的大多少? MakerDAO 從人類參與中得到的利益,與黑天鵝事件所付出的代價比例,比例幾何?

Uniswap

Vitalik Buterin 經常說 Uniswap 是他最喜歡的以太坊應用,因為它很簡潔,而且完全消除掉了所有的人類參與。你看,Vitalik 在這點上也是個比特幣派!

我最近寫了一條推特,可以 Uniswap 可以把它們的流動性提供者令牌(表示流動性提供者對 Uniswap 資金池中資產索取權的令牌)轉換成治理令牌。我們可以讓 Uniswap LP 令牌持有者來管理他們所在的資金池,就像 MKR 治理 MakerDAO 那樣。

Uniswap 創始人 Hayden Adams 回應我為什麼 Uniswap 要走完全自動化,剝除人類參與的路線:

观点:以太坊的两个面

– Hyden:「只要有可能實現,自動化就比治理更好,我相信手續費標準也是可以自動化的。」-

我的理論是:LP token 的持有者會為他們所在的交易池選出最合適的手續費標準,以保證最好地匹配市場的 供給/需求 情形。

Hayden 的理論是:如果一個協議能用完全自動化的代碼來執行完整的功能,那就應該這麼做。

你看,這就是我在上文說過的那個,區塊鍊和密碼學貨幣的核心假設。

Hayden 斷言如果一個 token 具有了治理功能,你實際上是創建了兩套不同的激勵機制。這兩套激勵機制並不必然相容。

對 MakerDAO 來說,黑天鵝事件的風險是由 MKR 持有者和 DAI 持有者的利益不兼容程度決定的。如果你認為這個風險太大了,你是個比特幣派。如果你認為這種風險是可以管理的,那你是個以太坊派。

如果你是個開發者,正在以太坊上開發應用,請記住,應用需要人的參與不是問題。比特幣派肯定會對你大喊大叫,也會說刻薄話,但你大可不理他們。以太坊上有的是你的天地。但是,如果你的應用不用人類的干預就能運行,也許你該默認採取這種模式,因為比特幣派說這些話也是有理由的。

自動化代碼的世界

以太坊的白皮書能夠激發大家的想像力,因為它把永不停機的代碼和圖靈完備的編程語言結合在了一起。早期投資者想像以太坊的未來時,他們沒有想像會出現 RealT。他們想像的是 Uniswap。

但以太坊的未來有很多。其中一種是一個完全由自動化、永不停機的應用所構成的世界。 Uniswap 就是這個世界的一部分(也許 Augur 也是)。

另一些應用雖然很接近,但不像 Uniswap 那麼徹底。再說一遍,這就是以太坊的力量:需要人類的參與沒什麼大不了的。以太坊上有如此多的應用,分佈在上文所示 “人機協議光譜” 的各處,大部分到目前為止都運行良好。大部分都仍屹立著,而每天都有新冒出來的嫩芽。

那些披著人類皮膚的以太坊應用,至今沒有遭受狂風暴雨的摧殘。雖然,就像一些比特幣派所擔心的那樣,凜冬將至。但是,誰知道呢?也許以太坊會經歷一些民族國家的摩擦、一些監管的阻力,然後走向未來。也許以太坊會得到那些有權有勢者的歡迎。也許楊安澤會贏下大選,然後成立一個支持密碼學貨幣的工作組。又或者,沒準是 Joe Biden 會贏得大選,他認定比特幣就是用來買毒品的。

我真不覺得我們能準確預測權勢會如何對待這些系統。

九頭蛇以太坊

以太坊是一頭九頭蛇,有很多張臉。

EtherDelta 被 SEC 幹掉了,因為它的人為操作太多,太容易成為目標。

諷刺的是,這個隕落的以太坊應用很快就被它的全自動化同行 Uniswap 完全取代掉了。在 Uniswap 上做代幣交換只需一筆交易,而在 EtherDelta 上要 8 筆交易,因此 Uniswap 對用戶友好得多,也更容易跟其它應用組合。

EtherDelta 這個頭被砍下來之後,以太坊很快就長出了 Uniswap 這個新的頭,它不需要人的主動干預,而且客觀來說也是個更好的產品。

雖然我曾說猜測各國當局會如何看待以太坊上的活動是沒有意義的,但還有一個要點。

設想一下,在各國看來,有很多以太坊應用在做非法的事情。但根據 Hasu 的意見,這就是密碼學貨幣的主要用途。

观点:以太坊的两个面

我的意見是:Hasu 是對的,就目前而言。鏈圈未來的發展會加入很多合規的業務。但就現在,不合規的,非法的應用會先出現,因為它們不會面臨外部競爭。

一個思想實驗

假設超過一半的以太坊應用都在幹非法的事情,而各國準備聯合起來叫停這些非法活動。

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可能誰下手?是對以太坊,還是對那些搞非法活動的應用?

我不覺得他們會針對「以太坊」,因為又不是以太坊在干那些事情。

观点:以太坊的两个面

-以太坊會變成我們呼吸的空氣。圖片來自 ultraviol.eth-

攻擊以太坊可是要錢的。這是最大的威懾。

而攻擊以太坊應用,則:

  • 要么跟攻擊以太坊的成本相同(如 Uniswap,Augur)
  • 要么成本更小一些,因為有一些群體管理著應用(例如 MakerDAO,Compound)

值得一提的是,像 PoolTogether 這樣的應用是有人工部分的,但很容易就可以打個補丁去除掉。寫一個不需要人工參與的 PoolTogether 太簡單了。這些應用現在沒這麼做,是因為人工

註:PoolTogether 是一個彩票應用,用戶支出的資金會被匯集起來放到復合借貸市場上放貸並糾正利息,補充一下開獎,未中獎的用戶可拿回自己的全部資金(只是沒有收益)。

達爾文的戰場

以太坊的核心功能是圖靈完備性。沒有圖靈完備的代碼,以太坊就無法託管那些由人來控制的應用。

這種自由讓以太坊在 2018/19 年出現了互操作應用的寒武紀大爆發。這種自由就是所有可能的應用,產品和服務都可以在以太坊上開發。

但這種自由也是一把一把雙刃劍,可能會帶來極大的風險。我們已經看到了曾經被黑客爆破(The DAO),被監管機構關停(EtherDelta),也見到了矽谷初創公司夢寐以求的實力。

像 MakerDAO 和 Uniswap 這樣的應用替代「適應了」以太坊。

我經常說以太坊是一個「如畫天地(Landscape)」,但我很少說的是,以太坊的 EVM 是數位價值應用的 3D 天地。以太坊的無限空間就也就是所有可能在以太坊上開發的應用的空間。應用可以填滿以太坊天地中的所有縫隙,形成無限多樣的光譜。「人機互信」光譜就是以太坊上最重要的光譜之一。

代碼= DNA

以太坊上的每一個應有都有自己的 DNA。每一個應用都是獨特的,而且都放置了以太坊世界中的一個縫隙。每一個應用都有自己的營養基礎(用戶,價值),有些以會坊別的應用更有用。以太坊的空間雖然允許所有可能的應用增長,而不一定有空間讓他們同時都能生長。所以,以太坊應用也處在適者生存的鬥爭中。

以太坊意味著兩種事物:

  • 所有應用所處的這個空間
  • 這個空間中增長的所有應用構成的集合

這個空間,就是以太坊應用所處的戰場。應用之間要爭奪用戶,價值和流動性。應用跟以太坊之外的競爭者也要爭奪用戶,價值和流動性。它們之間都是寸土必爭。

即使是 SEC 沒有殺死 EtherDELTA,Uniswap 的優秀用戶體驗也會將其一劍封喉。 。

以太坊的發展將能填補空白

能適應以太坊的產品將自然去填補空白。

而空白的範圍由以下兩者決定:

  • 用戶的需求/願望-即這片天地有多肥沃
  • 外部力量干預的能力/動力-即這片天地有多險惡

下一個 10 年的應用增長將遵循這種模式:

  • 提供能滿足用戶需求的產品
  • 看看它是否能在惡劣的環境中生存下來

隨著時間推移,應用會不斷地換代,並綁定在以太坊上。而適者生存的鬥爭將調教以太坊應用,讓它們去取代以太坊天地中最肥沃的部分。

自然而然,以太坊應用會考量以下幾個要素,找出平衡:

  • 蛋糕的大小
  • 搶吃蛋糕的競爭者數量
  • 在吃蛋糕時,應用要面對的風險

观点:以太坊的两个面

-感謝 idecentralized 提出這個比喻。圖片來自 ultraviol.eth-

九頭蛇以太坊

隨著以太坊生存的時間越來越長,它最終將成為一群能通過達爾文檢驗的應用所居留的空間。

我最喜歡的其中一個比喻來自 Kenny Rowe,他把這些密碼經濟區塊鏈協議,也就是比特幣和以太坊這樣的,稱為正處在增長階段的年輕有機體。

Kenny 比喻比特幣是一個街頭少年,靠自己能夠活下來;而以太坊可能還太年輕,還沒法獨立生存。

在以太坊經歷自然選擇的考驗時,我們也將看到軟弱的應用被殺死,吃掉,或被餓死,被更強大,更高效的應用所取代。

自然而然地,以太坊也會變得越來越強。以太坊上每一個一個能量適應環境生存下來的應用,都會成為後續應用的基礎設施。可組合性甚至有助於提升應用的數量,也會幫助應用通過適者生存的考驗。

每一個自動化的、永不停機的應用,都會為後面的自動化、永不停機的應用打下基礎,並讓以太坊更強大一點。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鏈接  原文來源於David Hoffman,由阿劍編譯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加入 區塊客 Messenger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