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貨幣在春節假期齊刷刷上漲,近七日市值漲幅達 34%,其中,比特幣在中國春節假期的上漲幅度達 13%。這背後,數位貨幣越來越得到主流機構的認可。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曾發表了一份長達 20 頁的白皮書,稱數位貨幣是貨幣的未來,並將數位貨幣列入其 189 個成員國 2020 年的首要任務;

一貫看空數位貨幣的國際清算銀行(BIS)在 Facebook 發布 Libra 計劃後,立場也發生微妙改變,總裁卡斯滕斯直言「支持各國央行發行自己的數位貨幣」。

據 BIS 新近的一項範圍涵蓋 21 個發達經濟體和 45 個新興市場經濟體的調查顯示,20% 的受訪央行可能在中期內公開發行央行數位貨幣,其中 90% 都來自新興市場經濟體。

事實上,超過 70% 的央行已經在對發行央行數位貨幣做一些框架性、概念性的研究。

其中,中國人民銀行的數位貨幣呼之欲出,美國監管部門在連續舉行數位貨幣聽證會後,對於加密貨幣的態度由懼怕、擔憂,也向支持轉變——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批准第一個 Reg A +豁免證券代幣發行,打開重新開始初始代幣發行(ICO)市場的途徑即為實證。

不過,點燃這場數位貨幣熱潮的 Libra,至今還深陷理想與現實的夾縫中。

一邊是各國監管炮火連天,協會成員舉棋不定;

另一邊是臉書死磕到底,Facebook 加密貨幣項目 Libra 的負責人 David Marcus 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的研討會上強調,全球銀行服務不足的問題是不可接受的,Libra 的總體理念是試圖找出解決一個不可接受的問題的方法。這個問題就是,全球 17 億人目前都沒有銀行帳戶,還有 10 億人沒有得到足夠的銀行服務。

但細究來看,Libra 本就不是未來「建立一套簡單的無國界的貨幣和為數十億人服務的金融基礎設施」的最佳候選人。

從機制設置到公司發幣的屬性對沖與權力博弈,再到難以逃脫的貨幣原罪,Libra 面臨八大悖論,本就是帶著枷鎖,也難怪落地艱難。

首先,具體到 Libra 幣種本身,在其機制設置中就已矛盾重重。

為無銀行帳戶客戶服務與無網絡智能消費能力

晉惠帝執政時有一年發生飢荒,百姓沒有糧食吃,「善良」的晉惠帝對此大感疑惑,「百姓無粟米充飢,何不食肉糜?」

歷史總是驚人相似,實現 Libra 的使命,即幫助沒有銀行帳戶的人享受到更公平的金融服務,有個硬前提:用戶有智能手機,有數據信息連接,隨時可以使用臉書軟件。

但沒有銀行帳號的人有智能消費能力嗎?目前沒有銀行帳戶的成年人超半數集中在 7 個國家(孟加拉國、中國、印度、印尼、墨西哥、尼日利亞和巴基斯坦)。

以印度為例,Facebook 在印度的用戶量級只有千萬,沒有銀行帳戶的印度人卻多達 1.9 億,多分佈在極度貧窮落後的農村地區;更別提部分國家不使用臉書。

顯然這是個「何不食肉糜?」的問題再演。

權力架構設計的內在性與監督權力的外在性

儘管 Libra 採用分權治理結構,但依舊是重複臉書「用自己的標準監管自己」的老套路。

按預設計劃,Libra 由 100 名成員組成獨立、非營利性的 Libra 協會來負責管理,包括制定生態管理框架的規則。

換言之,以後 Libra 具體的分配獎勵都由 Libra 協會決定,相當於一個利益分配團體,加之就目前公佈的 29 名 Libra 協會成員來看,多為商業公司,並不能排除協會在利益驅動下凌駕於遊戲規則之上的可能,如曾經在穩定幣市場上佔據最高份額的泰達幣就出現發行者多次暗中操控貨幣價值。

要知道,監督權本質上是一項不同於且外在於被監督的權力之外的一項專門的權力。

如今 Libra 協會相當於既是「裁判」,又是「選手」,如何能形成有效的權利監督與製約?

其次,站在公司發幣的維度,一方面,Libra 是一個公司背書、承擔貨幣功能、呈現互聯網形態的複合體,背後屬性對沖。

公共網絡隱私保護與個人金融「穿透」

從蘋果 iCloud 艷照門,到臉書的大規模用戶信息洩漏事件,再到智能產品「海豚攻擊」,保護互聯網用戶信息數據安全已被頂在槓頭上。

但問題是,當下這個大數據的時代,金融監管就是對數據的監管,金融以「穿透性」監管為原則,必然強調對數位貨幣全行業、全覆蓋的功能監管。

個人隱私保護與 Libra 有利的金融監管,本就難以兼容。

加之,「一入臉書深似海,從此隱私是路人」,臉書本就背負著用隱私賺錢的罵名,還因此不得不支付 50 億美金的巨額罰金,如何平衡、取捨隱私與監管更成問題。

公共網絡的無限性與私有公司的有限性

網絡世界沒有物理概念裡的時空界限,隨時可以擴容——在互聯網還沒有爆炸的時代,因特爾網上的數據量就能繞太陽數千萬兆圈了,到如今互聯網平均每天會新添加一億個頁面。

但無論從壽命、範圍等而言,公司都是相對有限的。

據不完全統計,位列世界 500 強或與之實力相當的跨國公司平均有 40 年的壽命, 中小企業則更短。

豈能把一個無限網絡世界的貨幣全然押注在一個有限的企業身上?

在 Libra 項目中,若以臉書牽頭的 Libra 協會成員停擺,投放在市場的 Libra 則會瞬間成為一串無意義、無價值的數據。

另一方面,Libra 又盡顯權力博弈與轉移問題。

公司幣與主權幣

任何平行貨幣都會在一定程度上削弱控制貨幣的主權機構。

在一定意義上,公司幣相當於野蠻人敲門,不僅邊緣化主權幣,還將衝擊國家貨幣主權,影響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實行。

比如用 Libra 買東西,授信額度都是由 Libra 協會提供的,而這都是沒經過各國央行批准而發行的「貸款」;

如果商家收到 Libra 後,用 Libra 給員工發工資,然後員工再用 Libra 去消費,基本就形成了一個流通閉環,繞開了央行,而 Libra 也相當於在變相地發行貨幣。

顯然,私人公司發行貨幣與國家機器存在天然矛盾:爭奪貨幣發行權。

數位貨幣:去中心與再中心

貨幣制度天然屬於壟斷,鑄幣稅來源於製度壟斷,10 年前,IT 精英與數學高知們自立門戶,設計數位貨幣體系本意在去中心化,肢解傳統的以托拉斯壟斷、集權、國家機器為中心的格局。

但卻客觀上為企業中心化賦能,形成了再中心化趨勢。

要知道,在互聯網時代,從衣食住行到吃喝玩樂,以 FAAMG、BAT 為代表的科技公司贏家通吃,如今更將觸角伸向金融投資領域。

臉書坐擁 15.9 億日活躍用戶、24.1 億月活躍用戶;若加上旗下 Instagram、WhatsApp 和 FB Messenger,這一「應用家族」每月總用戶超過 27 億人次,如果 Facebook 是一個國家,則將是世界上人口第一多的國家。

一旦 Libra 成為標準化的記賬單位,將是全球使用人數最多的貨幣,臉書也將比任何央行都強大。

何況,Libra 使用的是聯盟鏈,發行決策並不是完全去中心化,臉書很可能在規模優勢基礎上,形成金融壟斷。

最後,難以彌合的貨幣原罪已為 Libra 埋下「地雷」。

一籃子主權貨幣的有限性與數位貨幣使用的迭代與衍生

「穩定」實際上是一個古老的貨幣概念,歷史中,無數貨幣因幣值無法保持穩定而自然被市場所拋棄,顯然,數位貨幣的使用與迭代天然地以穩定為前提。

Libra 對購買力和幣值穩定的嘗試是建立在其盯住的一籃子資產穩定的基礎上,即基於錨定現實已有的貨幣信心得以實現的。

這就決定了它並不可能比這個籃子的貨幣更加穩定。尤其是目前籃子裡幣種有限,美元與美元資產的比重相對較高,而包括人民幣在內的其他貨幣資產則沒有納入,這又進一步擴大 Libra 波動風險。

類似回購操作,Libra 相當於 Libra 協會對用戶部門的活期負債,必須保證用戶可以隨時隨地對 Libra 代幣實施兌付,Libra 穩定性很有可能會因為一場美元資產價格衝擊而崩潰。

更進一步而言,Libra 因儲備框架而不穩,影響貨幣實際的迭代使用不說,更會敞開價格套利的窗口,導致各種因在信息經濟、實體經濟虛實打通中,既要顧全共識機制、又要調和現實支付,愈發複雜化、衍生化。

金融貨幣的本性與 Libra 的初心

如果說數位貨幣的初心是為了掙脫央行壟斷下貨幣超髮帶來的通脹恐懼、彌合主權貨幣體系的劣根性,但以 “自金融” 的形態存在,自我循環、自我增值、自我衍生早深植在金融貨幣的本性中難以逃離。

無數加密幣一步步淪為「空氣幣」、「傳銷幣」,甚至於還玩出了金融衍生化趨勢,據巴比特不完全統計,現有加密貨幣交易平台中開通合約交易的接近 40 家,年初至今新上線合約業務的交易平台數量就已達 20 多家,超出過去 5 年數量總和。

事實上,從最早的貝殼到黃金、白銀,再從紙幣到數位貨幣,貨幣形態可以顛覆式變化,但江山易改、金融本性難移。

只要 Libra 面大量廣鋪開,協會成員等頭寸充足一方就會有機會成為 Libra 的淨儲蓄者,而頭寸不足一方則是淨借貸者,形成一個 Libra 的借貸市場,進而踏著歷史的節奏繁衍出一個以 Libra 為標的資產的、規模空前的金融市場,也會衍生出期貨、遠期合約、期權、利率掉期等各種玩法。

Libra 戰略引導意義遠大於其實際價值

綜上,Libra「超級全球貨幣」的設想,更像是紮克伯格自己的理想國,這場行業盛宴最終難免成為幣圈的慣常自嗨。

不過,Libra 作為一種數位貨幣和有形資產的結合,破次元打通了虛擬線上世界與現實世界,就此引發數輪話題和討論,也引爆了數位貨幣熱潮,其戰略引導意義遠大於其實際價值。

從貨幣發展演進角度來看,隨著信息經濟的不斷擴張,必然孕育著一種可以橫跨、鏈接實體和虛擬之間的貨幣結算單位,Libra 也許未必是最佳選擇,但代表了一個方向,也將拉開貨幣數位化嘗試的序幕。

比特幣和以太坊這兩個主流幣市值分別排名第一,第二,也是多數人的投資首先,且作為長期投資居多。因此,選擇靠譜理財產品是有必要的,如果年化能大於 10%,一年 10 個 BTC 變成 11 個 BTC,這也是很爽的事。

不可否認的是,近期不管是平台幣的爆發,還是減半行情的躍躍欲試,區塊鏈的應用場景主要還是在幣民和加密貨幣交易所的手裡,看上去也是落地的主導案例。剛剛過去的 2019 年,加密貨幣已經在單純炒幣之外,出現了金融化的雛形。更多的交易所朝著綜合性交易平台方向發展,集 OTC(場外交易)、現貨、槓桿、期貨合約、借貸於一體。

對於這種轉變,眾多的投資者也較為積極樂觀。在他們看來,綜合性平台滿足了用戶多樣的交易需求,也為平台留住了存量用戶。

幣圈較為靠譜的理財方式

當前幣圈較為靠譜的理財,主要有兩大類,一類是所謂的 Staking,另一類就是藉貸(又可細分為中心化借貸和去中心化借貸)。

而另一類理財借貸,類似存量 P2P 理財,比如你有多餘的閒錢或者現貨,短期內不需要做什麼,閒置的話就可以通過各類平台借出去,反之,另一方有槓桿交易需求的交易者通過平台借入資金進行交易,實際上資金是存量博弈的過程。也因此,借貸理財這塊,覆蓋的幣種也是多樣化的,包括比特幣、USDT 類穩定幣、平台幣以及 PoS 類幣種。

先談談 Staking 理財

  1. Staking 的本質是「抵押挖礦」,在 POS、類 POS 共識機制的項目中,任何人都可以通過加密資產抵押鎖倉參與 Staking 保本「賺幣」,收益率以幣本位計算,目前仍有大量加密資產沒有參與 Staking;
  2. Staking 收益依賴於加密資產的通脹模型設計,主要是加密資產增發獎勵。因此 Staking 有可能進一步刺激通脹,而扣除通脹的真實 Staking 收益率有可能是負的,選項目不能只看收益率;
  3. staking 對小額持幣人是規模不經濟的,但對 Hodler 來說卻是不錯的選擇;目前還沒有 Staking 對加密資產二級市場價格影響的精確衡量。
  4. 如果把 Staking 近似看作短期銀行存款,Staking 收益率和加密資產交易收益率將形成競爭關係;
  5. 再說說 Staking 理財的一個好處:它可以實現程度相對較高的去中心化,因此丟幣的風險可大大降低,適合大額參與。

目前數位資產交易所借貸理財的簡單看法

加密貨幣交易所作為業內價值交換的中樞,在最常見的現貨交易、場外交易之外,還在探索衍生類交易品如期貨、期權,以及更多樣化的金融產品。其中最典型的,屬於在 2019 年下半年逐漸開始興起的理財業務。

當然,目前交易所的借貸功能最終還是服務於交易的,用戶可以使用資金進行帶有槓桿的保證金交易,而交易所也能因此收取手續費,類似於傳統券商的融資融券業務。

從產品分類上看,分為兩類:

(1)穩定幣 USDT

關於穩定幣的理財收益,因為基本上沒波動,風險極低,很多交易所沒有。

這種產品在幣圈很早的時候就已經存在 14 年火幣網、13 年 CHBTC(現在叫中幣,OKCoin 就已經有槓桿業務),發展到今天,各大交易所平台都有自己的借貸業務,比如 OKEX 的 USDT 餘幣寶,目前 USDT 的七日年化為 3.671%,雖然近期增加了 USDT 的存幣個數,上升到十萬,不過理財空間相對有限,餘幣寶用戶的主要存幣利息收入來自 OKEx 幣幣槓桿借幣的利息收入,其平台數據的不透明性和各種波動風險還是存在的。

火幣暫時還沒有。

幣安寶的 BUSD 年化 10% 的收益,年化 10% 確實已經算是理財產品中的高收益產品,但是我們可以看到,幣安寶目前的年化收益高幣種活動均已經結束,目前也只是活期理財。

(2)主流幣 BTC,ETH

比特幣和以太坊這兩個主流幣市值分別排名第一,第二,也是多數人的投資首先,且作為長期投資居多。因此,選擇靠譜理財產品是有必要的,如果年化能大於 10%,一年 10 個 BTC 變成 11 個 BTC,這也是很爽的事。

老牌交易所 ZB 是最早上架以太坊和 EOS 的主流交易所,也率先上線了包括 QTUM,HSR,BTS 和 XRP 等上漲潛力巨大的幣種。

老牌交易所中 ZB 也是做槓桿借貸和理財業務較早的先鋒,據我了解,2018 年上線的槓桿借貸,目前日利率低至 0.033%(年化 12%),相比較幣安寶的理財收益,目前 ZB 的年化 12% 的貼息活動,收益還是可觀的。

據 ZB 官方的產品介紹,管理這二個產品的是坐標資本,主要成員來自華爾街最大的高頻公司。這個我並不太了解,但是它屬於固定保本收益產品。

目前 ZB 上線的抵押借貸支持多個主流幣種質押:包括 BTC、ETH、LTC、EOS 等多幣種質押;借貸週期的選擇性也比較多樣化,30 天、90 天、180 天,利率低至 0.033%;適用於現貨交易、槓桿交易、提幣、提現等任何場景。

為什麼會有這樣高的利息,實際上並不需要驚訝,槓桿借貸的收益就是這麼暴力,很多交易所的年化甚至能夠做到 12%-15% 左右,在極端行情下,甚至可以實現更高。(這種利率被市場證明是可以合理存在的,當然當前高利率,也因為參與理財的人並不多,隨著市場越來越大,這種利率會逐漸下降)

當然,這樣的高利息也意味著市場理論上會有風險,風險之一就在於平台,在中心化借貸模式下,用戶必須選擇信任平台,而平台也具有被黑客攻擊的風險,這類風險可歸結為平台單點失敗風險(ps , 如果你覺得一家交易所在 1 年內失敗而無法繼續運營的概率超過 10%,那麼參與這種理財的期望就會是負的)。

而另一種風險,則是來自你的對手方,也就是說你借出去的錢,需確保對方能夠還上,不能當老賴,而這就涉及到風控設計。

ZB.com 目前設置的借貸規則為例:

此外,ZB.com 還設置了逾期利息等規則,而這些規則的目的,就是希望能降低借貸鏈出現暴雷的風險。

從個人的角度來看,平台設置好風控規則後,的確可避免掉老賴情況的出現。

而當前除了中心化借貸業務,很多 DeFi 類去中心化借貸業務也在逐漸興起,而這些項目的目的就是消除平台單點失敗風險,雖然其出發點是非常好的,但由於目前尚不成熟的技術,無法保證這些合約沒有漏洞,也因此目前 DeFi 類借貸還不適合大額理財。

那接下來,我們再簡單談談什麼時候適合借貸理財的問題。而這又可分成兩大類,一類是穩定幣理財,另一類是非穩定幣理財。

目前已知的穩定幣種類如下:USDT,AUSD,TUSD,QC,DUSD,HKDT,GUDK 等。

穩定幣的話,相對沒有時間上的限制,因為基本與法幣錨定,收益是比較穩定的。而後者—— 非穩定幣類借貸,則與 Staking 理財面臨著相同的問題:幣價的劇烈波動!

總結

任何理財產品都是伴隨著高收益,高風險,如果你閒錢多,又想賺錢又想賺幣,還不怕平台跑路,那麼以上的借貸平台和借貸方式都適合你;如果不希望冒完全丟幣的風險,Staking 理財可能會適合你(前提是自己掌握私鑰),但這需要關注週期,同時不宜長期持有。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鏈接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