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是與 Block Analitica 團隊合作撰寫的,該團隊開發了針對以太坊區塊鏈鏈上活動(主要就是 MakerDAO 和 DeFi 項目)的分析工具。Bolck Analitica 創始人是 Primož Kordež,他定期為 MakerDAO 的治理和廣大 DeFi 社區貢獻與 Dai 相關的統計指標。

引言:MakerDAO 升級

在 2019 年 11 月 18 日,MakerDAO 的多質押品 DAI(MCD)升級在主網上激活,這是迄今為止最大的 DeFi 項目最飽受期待的里程碑。

在 11 月 18 日以前,在 MakerDAO 平台上,用戶只能通過質押 ETH 來獲得 SAI 穩定幣貸款(SAI 指的是激活前的、單質押品 DAI(SCD)系統所發行的 token)。11 月升級之後,質押品種類放寬,用戶可通過質押多種 token 來獲得 DAI 穩定幣貸款。升級期間,SAI 的持有者可以按 1:1 的價格用 SAI 換取 DAI。SAI 依然存在,但日後 MakerDAO 社區的治理者會通過投票來關停 SAI 平台,以確保 DeFi 社區會轉而使用多質押品 DAI 系統。

注意:澄清一下,「SAI」指的是單質押品 DAI 平台(縮寫為 SCD)所發行的 token;「DAI」指的是多質押品 DAI 系統(縮寫為 MCD)所發行的 token。

新平台所支持的質押品種類是可以更改的。利用 MakerDAO 治理流程(也就是 MKR 持有者的投票)可以增加或移除所支持的質押品種類。截至 2020 年 1 月,MCD 平台所支持的質押品類型有 ETH 和 BAT(Brave 項目的數位廣告 token)。但是,只要投票可以通過,其它代幣化的資產也可以用作質押品。

可以支持多種質押品之後,MakerDAO 就有了兩種額外的升級。其一,新系統現在支持用 DAI 而不是 MKR token 來支付穩定費(實即為貸款利息)(原本 SCD 平台是用 MKR 來支付穩定費的)。此外,未支付的穩定費會持續增加到你的債務中。原本在 SCD 中,只要 ETH 的價格保持穩定,你就永遠不會被平倉;而在 MCD 中,你的債務會一直增長,如果你不支付利息,終有一天你會被平倉。

第二個重大升級是 DAI 儲蓄利率(DSR),也即是說 DAI 的持有者可以用 DAI 來賺取利息了。這一機制其實也是 MakerDAO 調控 DAI 的需求端的一種新辦法,原本他們的貨幣政策只有改變穩定費率一種辦法可用。現在,穩定費可以調節供給端,DSR 可以調節需求端。使用 DSR 也很簡單,用戶只需把 DAI 發往一個智能合約,無需承擔對手方風險就能獲得收益。

DeFi 治理和運行的成功案例

與 DAI 相關的統計數據

時至今日,DAI 已被證明是成功的。到 12 月 17 日,高達 50% 的流通 SAI 都成功遷移成為 DAI,這距離 MCD 的激活才剛過去 1 個月。

BAT token 是 ETH 以外第一種經投票被納入 MCD 系統的質押品。雖然 BAT 作為新的質押品,接受率相當不錯,但 WETH(封裝為 ERC-20 token 的 ETH)仍是質押品中的大頭(BAT 質押品的規模大概是 450 萬美元,而 WETH 的是 3 億 5500 萬美元(2020 年 1 月 30 日數據))。不過,如果對比兩種 token 的相對市值,我們發現鎖倉比例是類似的:有 1.5% 的 BAT 被鎖進了 MakerDAO 系統中,而 ETH 的比例是 1.8%。

注意:雖然對 BAT 的投票中壓倒性的多數(99.82%)都支持這種 token 成為質押品,它並不是在舉行投票時得票最多的那個。Augur 的 REP token 一開始贏得了投票,但 Maker 的風險治理團隊評估認為,Augur 即將要發行 v2 版本,所以 REP 價格波動的風險太大,不應該接受成為質押品。

– 圖 2. Maker 新質押品得票排名。數據來源 –

MKR 的功能有兩種:治理、獲利。持有 MARK 可以獲得與 MARK 數量成比例的投票權。而作為一種功能性 token,MKR 也被用來給 SAI 的債務支付穩定費。這些用來支付穩定費的 MKR 隨後會被銷毀掉,造成 MKR 的通縮。MKR 一開始的供給量是 100 萬;現在已經有 1.1 萬 MKR 已經銷毀掉了,所以當前的供給量是 98.9 萬個。MCD 升級和遷移要求關閉 SAI 債務倉位,以觸發穩定費支付。大家的預期是 MKR 的銷毀量會上升。而在升級之後的 1 個週內,我們確實看到了銷毀率的上升。

– 圖 3. MKR 銷毀數量在 MCD 遷移前後的變化 –

現在有 1.7 萬個地址持有 MKR token *。前三個持幣大戶持有的數量總計佔全部供給量的 38%(前 6 個大戶的持幣量就超過了 50%)。前三個地址分別屬於:(1)MakerDAO 治理合約(20.2 萬 MKR);(2)MakerDAO 團隊多簽名錢包(11.7 萬);(3)Andreessen Horowitz(也就是大家常常提到的「A16Z」)的錢包,6 萬)(他們在去年九月以 25% 的折扣價買下了 6% 的 MKR)。

– 圖 4. 前 10 個 MKR 持幣大戶的持幣量;水平線以上就佔據了全部幣量的 50% –

* 持幣者的數量是根據參與過總計約 61.1 萬的 MKR 流動的不同地址數量得出的;他們的持幣量也從地址中得到。大部分持幣者的持幣量都大於 0。

與 CDP 相關的統計數據

在 SCD 平台上,用戶總計開啟超過 15.4 萬個 CDP(CDP 就是 SAI 債務的筆數單位)。大部分 CDP 都仍在開啟狀態,沒有被平倉;只有 19609 個 CDP 已經關閉了,其中有 2587 個 CDP 是在遷移開始之後關閉的。

– 圖 5. 關閉 SCD CDP 的時間線 –

根據鎖定的質押品數量來衡量,最大的 CDP 是 #3088,是在 2018 年 8 月 28 日開啟的,現在還有 17 萬 8.72 個 PETH 作為質押品鎖在系統裡。該 CDP 的債務人(地址 0x…50a9)借出了超過 1 千萬的 SAI,償還了 23%(未償還債務高達 828 萬 SAI),而且穩定費高達 80 萬美元)。

這個 CDP 的質押率是 331%,遠遠超過系統要求的 150%。比起系統的最小質押率所要求的質押品價值,該用戶還多鎖了 1500 萬美元進去。如果加總現在所有的 CDP,質押率會超過 300%。這就意味著,超過半數的 ETH 質押在 SCD 系統中,只是用作預防 ETH 價格暴跌、CDP 被平倉的保險。維持其它條件不變,則 ETH 的價格要暴跌至 80 美元以下,SCD 系統中遺存的 CDP 質押率才會降到 150% 以下。

不過,更有趣的是,我們可以看出 SCD 中遺存的 SAI 債倉對 ETH 價格的實際波動是作何反應的—— 就看最近,2019 年 11 月和 12 月的情形。在 MCD 啟動後的第一個月裡,ETH 的價格下跌超過 30%,從 183 美元跌到 122 美元(先是在 11 月 18 號到 25 號間從 183 美元跌到 140 美元;然後又在 12 月 11 號到 18 號間跌到 122 美元)。但是,緩慢、穩定的下跌不怎麼會影響用戶,快速、幾乎腰斬式的價格下跌才會造成破壞。

在這段時間裡,總共有約 3.8 萬個 ETH 被清算,平倉量最大的一天是 11 月 22 日,那天共有 19404 個 PETH 被清算(單個 CDP 中平倉量最大的是 CDP #16,843,一共清算了 9839.89 PETH)。

平均來看,只要 ETH 價格下跌 7.2% 就足以觸發 CDP 清算(這個數字是用超過 1000 PETH 被清算的日期的平均價格下跌幅度得出的)。

只要粗略計算一下,你就知道,市場的清算商從中賺取了約 17 萬美元。注意,清算商的收益來源於被清算的 CDP 質押品在打折出售時的折扣幅度,這裡的收益是假設清算商得到了全部 3% 的折扣得出的,但並不總是能獲得這麼多,因為 Gas 價格、流動性、ETH 價格注入的精度,等等原因。這個估算也使用了這段時間的平均 ETH 價格,149 美元。

遷移流程

我們之所以能在 2019 年的最後兩個月中見證 MakerDAO 的平滑遷移,得益於權益合約的實現,該合約會持有已經遷移的 SAI,並使得 SCD CDP 可以利用這部分 SAI 而快速將債務倉位遷移到多質押品 DAI 系統中。

該合約所持有的 SAI 叫做 saiJoin,而在遷移時期,全部的 SAI 流入量約為 9900 萬 SAI(佔遷移期開始時全部 SAI 供應量的 97%)。不過,遷移期也有大量的 CDP 開倉,補充了大量的 SAI 流動性。這是意料之中的事,因為 SCD CDP 需要 SAI 流動性來平倉(即購買 CDP 中的質押品),此外,像 Compound 這樣的次級平台還有 SAI 借款人。因此,超過 3800 萬 SAI 在遷移期被鑄出,為藉款人的去槓桿及遷移提供充足的 SAI 流動性。

圖 6 展示了遷移合約中的 SAI 庫存在最後兩週以前是如何被迅速消耗光的;在最後兩週,SAI 開始囤積在遷移合約中,表明 CDP 的債務人遷移的興趣越來越小了。

– 圖 6. 遷移合約中的 SAI 餘額 vs. 遷移過程 –

剩餘的 SAI 持有者和借款人

MakerDAO 的治理流程正在斟酌何時緊急關停 SCD 平台,以完全遷移到 MCD 平台上。分析剩餘 SAI 的持有者、SAI 債務的 CDP 分佈及其活動,將成為決策中的重要參考。

在最大的 100 個 CDP(總共構成了全部 SAI 債務的 86%)中,有 30 個 CDP 在遷移期中完全沒有動靜;他們構成了剩餘 SAI 的 100 個最大的 CDP 中的 1150 萬美元,他們的最後一次操作都是 6 到 12 個月以前。這群債務人也積累了大量的穩定費沒有償還。在 SAI 的全部未償還穩定費(220 萬 SAI)中,他們就占到了 120 萬 SAI。最大規模的未支付穩定費是來自 CDP #3088 的,其未支付穩定費規模超過 80 萬美元(相當於其剩餘 SAI 債務的 10%)。

曾經償還過穩定費的 CDP 只有 500 萬美元的規模,或者說只佔全部 SAI 債務的 20%。可能只有這些 CDP 在認真考慮要快速完成遷移。其它的 CDP 要么在鑄出更多的 SAI,要么還在往債倉裡加入更多 ETH 質押品(大概加了 700 萬的 SAI,增加了 28%)。

– 圖 7. 剩餘 CDP 中最大的 100 個的現狀(46.3% 的動也不動;19.9% 的降低了債務規模;16.2% 的增加了債務規模;12.2% 的增加了質押品,防止被清算; 5.3% 的正在減少質押品)–

跟 SAI CDP 的債務人一樣,SAI 的持有者也非常集中。前 100 名 SAI 大戶的地址掌握了剩餘 SAI 供給量的 75%,現在是 2850 萬 SAI。不過,這些地址中許多都是屬於 DeFi 項目流動性池的,比如 Compound 的 cSAI 資金池(持有著 240 萬 SAI,但其實用戶有幾百個)。由 Etherscan 披露已知身份的地址(多數都是二級的借貸平台和交易平台)持有者超過 600 萬 SAI。這部分供給應該要遷移到 DAI 的,因為 SAI 的流動性正變得越來越差,跟 DAI 借貸市場相比,賺得的利息也越來越少。

流動性

在遷移期,各去中心化交易所(DEX)上的 SAI 交易活動大量減少。現在,只有 Uniswap 和 Kyber 上還有不錯的 SAI 流動性,上週內的平均日交易量約為 25 萬美元。Uniswap 的 SAI 流動性約為 120 萬美元;而 DAI 的流動性有 290 萬美元。這已經變成了剩餘的 CDP 在去槓桿時要面對的一個大難題,尤其是那些還在提高質押率、防止自己被清算的 CDP。

– 圖 8. SAI 和 DAI 在各大去中心化交易所上的交易體量 –

次級借貸市場

MCD 平台引入 DSR 給各大次級借貸平台帶來了一個強有力的競爭對手。MakerDAO 似乎已取代了 Compound,成了 DAI 儲蓄者的首選;這當然也是因為 Compound 給自己市場上沒有得到了利用的儲蓄都存進了 DSR。dYdX 的市場份額也大幅下降,其 DAI 存款金額下降了 80%。當前,全部 DAI 存款的總金額約為當前 DAI 和 SAI 總價值的一半,比去年 9 月的 66% 要低。這可能是因為剩餘 SAI 的借貸市場不太活躍,以及去年的高利率(儲蓄者去年夏天可以得到 13% 的收益率,現在只有 6%)。

– 圖 9. 次級借貸市場上的 DAI 存款 –

次級借貸市場的 DAI 借貸活動市場份額也下降了。次級借貸市場上,未償還的 DAI 和 SAI 債務總價值約為 2200 萬美元—— 只有 MakerDAO 總債務或者說穩定幣總供給量的 15%。這個比例在過去是要高得多的,在去年 9 月,次級借貸市場上有 3600 萬 SAI 的債務(佔總供給量的 46%)。而 MakerDAO 本身市場份額的提高很可能與其低穩定費率有關(這是為了遷移而投票投出來的結果)。

– 圖 10. 次級借貸市場上的 DAI 存款 –

鏈上活動

日活躍的持 DAI 地址穩定在約 2000 個,比遷移之前 6 個月 SAI 的平均日活躍地址數低了 10%。注意,在下圖中出現於 2019 年夏天的 SAI 活躍地址數量高峰與 Coinbase 的賺 DAI(也就是現在說的 SAI)活動相關,因此不能直接拿來和現在的 DAI 活躍地址數作比較。

– 圖 11. 參與 SCD 的活躍地址數量(紅線)與參與 MCD 的活躍地址數量(綠線)–

參與 DSR 的 DAI

投入 DSR 來賺取存款利息的 DAI 數量正穩步上升,最明顯的增長出現在 12 月的第三週,當時 Compound 開始把自己市場上沒有被借用的 DAI 都存進 DSR;還有就是 12 月的第二週,當時 DSR 的利率從 2% 上升到 4%。有趣的是,DSR 利率的進一步上升(從 4% 到 6%)並沒有增加 DAI 存入 DSR 的速度。實際上,存入 DSR 的 DAI 數量還在 1 月份的第三週下降了,而且因為 DAI 的供應量自年初以來增加了 45%,超過了存入 DSR 中的 DAI 的流量,DSR 的利用率下降得更厲害了。

– 圖 12. 存入 DSR 的 DAI 數量 vs. DSR 利率 –

結論

總的來說,MakerDAO 從單質押品系統到多質押品系統的遷徙已經證明非常成功。整個生態絕大多數用戶都按預期中的方式回應了這場升級,為新系統注入了勢能和合法性。這場遷移可被視為一個重要的信號,顯示出大家對 DeFi 平台的關注正與日俱增。

MakerDAO 的遷徙尚未完成。還有一個重要的治理決策是決定 SCD 的停擺時間。為使 DeFi 生態系統果斷遷移到更高效、更通用的平台上,關閉舊平台是有必要的。不過,大量的私人資金仍鎖在 SCD 系統中。

MakerDAO 已被證明是 DeFi 的演化、普及和社區溝通上的成功案例。現在,它也會繼續充當鏈上治理的試驗田。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鏈接  作者: alethio 翻譯: 阿劍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