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的巨無霸

「2300%」——1994 年,30 歲的貝佐斯在上網時看到這個數字,這是當年互聯網用戶每年的增長速度,隨後他辭職創辦了 Cadabra 網絡書店,後來又更名為亞馬遜,並在 1997 年上市。

與 Google、Facebook 主營廣告銷售不同,亞馬遜切入網際網路的戰略是傳統領域的高維競爭。在網際網路、物流、倉儲等基礎設施尚不完備的狀況下,開展在線零售這類相對重資產且利潤率天花板較低的業務,踏過高准入門檻,建立商業帝國。

在夯實在線零售業務這一根基後,再開展數位內容銷售、出版、計算服務等業務,同時開放平台允許第三方賣家入駐,運用 AWS 為計算需求方提供服務支持,通過引入第三方「銷售代理」+賦能第三方機構雲計算服務。將 Amazon 培育成了一棵枝繁葉茂的大樹。亞馬遜逐步實現了從「渠道」到「平台」的戰略躍遷。

據亞馬遜的 2019 年財報,開放平台和雲服務這兩項業務在其營收中合計佔比超過 30%。雲服務的業務發展將最早提出該概念的谷歌遠遠甩在身後。

2014-2019 AWS營收.jpg

2014-2019 年 AWS 在 Amazon 的營收佔比| 來源:Amazon 財報,鈦媒體

平台戰略也救了亞馬遜一命,2000 年後 DOTCOM 泡沫破滅,給不少互聯網公司帶來滅頂之災,但亞馬遜卻因「平台化」策略,保證了必要的收入來源且盈利,避免了資金鏈斷裂走向深淵的落魄。平台化開放的戰略逐漸造就瞭如今的互聯網巨無霸,從上市到市值破萬億美元,亞馬遜只用了 21 年。

如果要為加密世界的眾公司尋找一個標杆,幣安必定入選。

追逐亞馬遜

令人澎湃的敘事驅動著區塊鏈行業前行,加密世界最不缺乏有野心的人,他們朝著數位黃金、世界計算機、全球金融結算層的燈塔奔跑,乘著「Blockchain is eating the world」浪潮,試圖在區塊鏈行業培育出新世界的龐然大物。

追趕亞馬遜,核心便是成功打造開放的平台生態。

從區塊鏈行業目前盈利模式最清晰的交易所賽道來看,幣安近期的舉動,頗有幾分亞馬遜的氣質——上線「幣安雲」和「全球經紀商項目」,從中心化平台向去中心化平台演化。

幣安的創始人兼 CEO 趙長鵬 2 月 7 日晚在柏林和社區進行了一場線上 AMA,向社區分享了幣安平台的「開放戰略」。趙長鵬表示,幣安正在從中心化平台過渡到「開放式平台」,未來將朝向去中心化平台演化。與之對應,幣安於 2 月 6 日完成升級「全球經紀商項目」,升級後支持合約經紀商接入,允許第三方合作代理商獲得高達 60% 的手續費分成。

2 月 17 日,幣安又宣布將推出一站式解決方案——幣安雲(Binance Cloud)。它能夠為第三方提供包括現貨交易與期貨交易功能、本地銀行 API 集成和點對點進行法幣與數位貨幣交易等服務,未來還將引入持倉返利、OTC 交易,以及 IEO 等服務。

這項業務的推出,意味著幣安決心「徹底敞開門戶」,向第三方輸送「從 0 到 1」的完整交易所搭建能力。從授人以魚轉向授人以漁,向 to B 服務邁進。彭博社報導指出,幣安此舉旨在對標亞馬遜與 Google 的雲服務,在區塊鏈領域也取得與兩者一樣的成績。

「全球經紀商項目」類似於亞馬遜的商家開放平台,亞馬遜作為平台方收取提成。「幣安雲」則明顯對標亞馬遜 AWS,將核心技術實現 To B 的能力輸出。趙長鵬也在採訪中表達了對幣安雲業務的「野心」,預期幣安雲將在未來五年超過交易平台,成為幣安最主要的營收來源。

B 端為主,雙核驅動

幣安雲的創意並非來自趙長鵬,但他卻將其徹底執行。「幣安雲將允許合作夥伴在 3 至 5 天內啟動一家交易所。」趙長鵬說。而第一家完全由幣安雲提供支持的大型數位資產交易所將在今年 3 月初正式啟動。

交易所炙手可熱,即便是在 2018 年的寒冬,仍然不斷有新的交易所誕生。幣安雲下半層是 IT 支持系統,上半層是商業解決方案,為交易所提供方法論,甚至「模板」。而在全世界各地,還有可以提供法幣交易尚沒有覆蓋完善交易所的地區,這些成為幣安雲重要的目標客戶群。

只成立了三個月,僅有 20 餘人的幣安雲團隊增加了幣安的吸金籌碼。雲領域的光明前景與演變趨勢,為幣安雲的未來鋪設了充足的想像空間。

知名調研分析機構 IDC 測算,全球雲市場的營收將以 22.3% 的年度複合增長率,從 2019 年的 2,290 億美元,在 2023 年劇增至 5,000 億美元,約合 3.5 萬億人民幣。阿里副總裁劉松表示,未來雲要向下定義芯片、硬件甚至數據中心,包括與區塊鏈、AIoT、物聯網等技術浪潮疊加,結合成為一種服務。

而在交易所雲這個賽道上,別的交易所尚未完全開跑,火幣此前的發布的火幣雲也是著力於區塊鏈的數位法幣發行與支付。

從全球領先的中心化交易平台,到去中心化開放平台,幣安在營收上試圖從 C 端單核,過渡到「B 端為主,C 端輔助」的雙核驅動。與之相伴的是技術能力、安全經驗、流動性等競爭能力的分享。

幣安機構資深用戶向 PANews 分析稱,這將幫助 BNB 更快實現去中心化。

開放核心還需自身硬

打造平台經濟,核心還得自身硬。

亞馬遜積累了多年的運營能力、科技能力、大量的數據,再把核心的科技能力開放。幣安要想做好開放平台,還需要自身有充分的積累,有核心競爭力支持。

在交易所領域,幣安無疑是排頭兵。根據幣安公開的數據,其 2019 年日均交易量超過 28 億美元,全球用戶數超過 1500 萬,用戶分佈在 180 多個國家與地區。

幣安利潤.png

幣安的利潤增長曲線十分陡峭,截至 2019 年第三季度,其總利潤之和超過 10 億美元| 來源:The Block

在基業足夠牢固的基礎上,幣安持續鞏固自身的護城河,在 2017 年率先上線平台幣 BNB,不斷擴大其用例。目前 BNB 的持倉用戶超過 100 萬,應用場景超過 180 個。2020 年開年以來 BNB 創下了連續 6 週上漲的成績。

此外,幣安還在 2019 年補齊了此前的業務缺口,上線了合約、OTC 業務,打通交易所上下游領域所有的主要業務。收購期權平台 JEX、數據分析平台 DappReview、投資衍生品交易平台 FTX 等數十家公司,不斷豐富產品與業務形態。

在圍繞中心化現貨交易為核心的平台上下游勢能愈發強大之際,幣安做了一件頗具「自我革命」意味的事情:開發上線幣安公鏈與幣安 DEX,以中心化交易平台的角色切入去中心化交易領域。

一方面在戰略上完成卡位,力爭形成最完整的交易生態閉環;另一方面也為平台、用戶形成一層保險——如果監管層對於加密貨幣交易的監管態勢過度嚴苛,現有交易或可都轉向 DEX 中。

公開資料顯示,幣安鏈去年經過了 4 次系統升級,幣安 DEX 上線了 121 個交易對。據 Coingecko 數據,截至北京時間 2 月 17 日,幣安 DEX 以 24 小時近百萬美元的交易量,在去中心化交易所中名列第三。

儘管幣安 DEX 目前無法接替主站成為幣安系的主力軍,但它顯然是舉足輕重的一步棋——放權社區,逐漸將幣安打造為一個去中心化開放平台。

構建加密世界亞馬遜的路還長,但站在故事的新起點,可以說,「開放與雲,重新定義加密世界」。

文| 王澤龍   編輯| 畢彤彤   出品| PANews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