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在情人節宣布收購「聯姻」,蜜月期里便「同室操戈」。今天,孫哥再一次承包了圈內頭條。

2 月 14 日情人節之際,正當 EOS 社群為區塊鏈社交軟件 Voice 正式內測歡呼雀躍,另一顆重磅炸彈被忽然拋出,波場創始人孫宇晨在這天宣布,去中心化社交平台 steemit 與波場達成戰略合作,將正式加入波場生態,這意味著孫宇晨正式完成了對 steemit 的收購。

「年少多金」的孫宇晨一直致力於打造自己的區塊鏈帝國,短短 3 年不到,便已完成了 6 起直接或間接商業併購,其版圖涵蓋下載軟件 BitTorrent、區塊鏈應用商店 CoinPlay 、 數字貨幣交易所 Poloniex、去中心化直播平台 DLive 等(另有一起未公開),而對 Steemit 的收購,則進一步加強了波場在區塊鏈內容板塊的佈局。

卻沒想到這起收購卻成了風波的開始,社群軟分叉、凍結資產、賄選控制節點甚至 DPoS 模式也遭到 Vitalik 等圈內人士的質疑……

隨著孫宇晨與 STEEMit 社群產生衝突的加劇,社群治理的中心化與去中心化之爭,則再次被推向了風口浪尖。

原社群軟分叉凍結孫宇晨票權

steemit 是基於 Steem 公鏈的一個區塊鏈應用。Steem 公鏈採用委託權益證明機制(DPOS)模式,在該模式下,節點通過獲得選票成為「見證人」後,即可參與區塊鍊網絡的出塊,從而獲得相關收益。

在 Steem 公鏈發展初期,由 Ned Scott 創建的 Steemit Inc 公司負責對 Steem 公鏈的持續開發及對 steemit 應用進行維護。但在應用維護期間,steemit Inc 公司預挖了大量代幣,這也是 steemit 社群與 Steem 公鏈關係緊張的根源,據消息人士表示,該預挖代幣池的數量可能達到了總量的 20% ,這足以對當前 Steem 公鏈見證人格局產生絕對影響。

在 Ned Scott 掌舵 steemit 期間,其表示預挖資金池不會參與鏈上治理,資金僅用於開發者費用及市場擴張,這一觀點得到了社群的認同,兩者因此相安無事。但隨著孫宇晨的收購完成,這意味著該「預挖代幣池」的所有權也同時轉移至了他的手中,社群對此十分擔憂。

孫宇晨完成收購後的第九天,steemit 社群聯合發布了一份由見證人、開發者及一些其他利益相關者共同簽署的公告。公告中強調了 steemit Inc 公司預挖代幣不應具有投票權,而僅可被用於生態系統開發,並宣布將對 steemit 進行 0.22.2 版本軟分叉升級,雖然該軟分叉版本是可逆的,且不會影響節點的運行,但是該版本將凍結所有預挖代幣,此舉能完全限制孫宇晨對網絡的控制力。

面對社社群的激烈反彈,孫宇晨立刻做出了回應,他向 Steem 社群撰寫了一封公開信,在信中表示「要使 steemit.com 發揮真正的作用,我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隨後對社群內排名前 50 的見證人發出於 3 月 6 日舉辦會議的參會邀請,共同討論 steemit 的未來發展。

社群凍結變「駭客攻擊」?

 衝突是利益相關方矛盾的集合體,而矛盾的劇烈程度也決定了衝突的邊界。

雖然發出公開信安撫 Steem 網絡的見證人們,但沉浮行業數年的孫宇晨顯然不會坐以待斃。根據 steemit 社群的一份統計表,幣安、火幣及 Poloniex 三家交易所於 3 月 2 日介入了見證人投票,總計匯集了超過 4200 萬個 steem Power,其中幣安 3170 萬個,火幣 800 萬個,Poloniex220 萬個。

交易所大量票權的介入,使 Steem 見證人名次出現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區塊鏈瀏覽器信息顯示,孫宇晨瞬間接管見證人前 20 名。隨後立刻進行了 steemit 0.22.5 軟分叉版本升級,該版本釋放了 0.22.2 版本中凍結的所有代幣,使其能正常進行投票。

孫宇晨方掌控大量票權,替換了前 20 名見證人

完全掌握 Steem 網絡控制權後,孫宇晨隨即發布了一系列聲明。表示已經恢復 Steem 區塊鏈秩序,此次行為只是為了取回基金會合法持有的 STEEM,並更正 0.22.2 軟分叉版本中的「錯誤決定」,並捍衛 Steem 區塊鏈去中心化,私有產權不可侵犯的神聖原則。

但孫宇晨同時認為,0.22.2 軟分叉是惡意的,他向律師兩次確認,被告知這是一種「駭客犯罪行為」,這些駭客凍結了價值超過 1000 萬美元的 STEEM,並威脅要通過硬分叉破壞資產。而這種行為將使每個 STEEM 持有人的利益都處於危險之中。

孫宇晨表示,短時間內控製網絡是一種「不得已為之」的選擇,其無意控製或影響整個 Steem 區塊鏈,在未經社群討論與統一的情況下,也不會將 Steem 區塊鏈與波場區塊鏈合併。當確定惡意駭客不再破壞 Steem 網絡並將投票權歸還社群,將盡快撤回所有見證人投票。

Steem 網絡一系列變化導致見證人、開發者、持幣者們的不安。除了部分用戶開始解鎖準備賣出外,見證人、開發者們也陸續關閉 DApp 以示抗議,目前已知 Steemwallet、Steemapps、smartSteem、Steemauto、Steemsql、Steemengine 等已停止服務。

不僅如此,Steemit 團隊成員也紛紛辭職:

原 steemit 傳播主管 Andrarchy 宣布辭去相關職務;

原 steemit 區塊鏈工程師 Gerbino 宣布辭去相關職務;

原 steemit 區塊鏈工程師 Vandeberg 宣布辭去相關職務。

巨變後的 Steem 似乎正走向分崩離析,而孫宇晨及支持他的交易所們,也陷入了一場公關危機。

社群質疑和 DPoS 困境

「顯然,Steem 網絡的委託投票模式(DPoS)被大型交易所以用戶託管的資金接管了。這似乎是代幣投票『賄選攻擊』的一個典型案例。」以太坊創始人 Vitalik 在推特上說道。

面對 Vitalik 的質疑,幣安創始人趙長鵬和在孫宇晨「投票奪權」過程中佔據最大票權的幣安交易所被推上了輿論的風口浪尖。在用戶們的質問下,趙長鵬給出了關於這次事件的解釋,他承認了對事件的知情,但解釋稱以為這是一次常規的軟分叉升級所以進行了支持;同時表示幣安對鏈上治理不感興趣,將處於中立態度。

當被問到是否在此次投票中獲利時,趙長鵬進行了否認,再次強調以為只是常規升級。鑑於社群的反饋,幣安也開始撤回自己的票權。

雖然票權撤回,但大交易所控制整個區塊鏈系統的弊端已經顯現。和 Steem 同樣使用 DPoS 機制的 EOS 網絡也再次引起社群熱議。相對於孫宇晨擁有 20% steemit 代幣及對應票權,Block.one 也擁有近 10 億枚 EOS 代幣,同樣會對超級節點的選拔造成重要影響。

對此,Block.one CEO Brendan Blumer 在推特上解釋道:Block.one 不對 EOS 令牌存在潛在控制權,Block.one 目前擁有不到全網 9.7%的 EOS 代幣,而排名前 21 位的超級節點總計擁有超過 30% 票權,Block.one 無法對單個 BP 造成影響。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 PANews 曾進行過統計,在 EOS 網絡中,得票率最高的前 21 名超級節點中,交易所佔據其中 7 席,總得票率達到了 20.57%。

一場風波暴露了公鏈治理的風險,而歸根到底,仍是利益之爭。

延伸閱讀👉🏻👉🏻 孫宇晨敵意併購惹怒 Steemit 社群!團隊竟「拉攏」交易所回溯「軟分叉」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