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礦工是數位資產市場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他們的競爭驗證了 BTC 交易,而且他們的挖礦所得也正是所售 BTC 的來源。現在,BTC 挖礦主要通過專業的礦池進行,這可使礦工們可以共同部署資源。
  • 到 2020 年初,礦池的數量已減少至 11 個。但還沒有某個礦池可以控制絕對哈希率,且與 2017 年和 2018 年相比,2019 年頂級礦池之間的競爭愈加激烈,這同樣表明 BTC 網絡仍然是安全的。
  • 在 2019 年,礦池提供了流入交易所且非從其他交易所流入的 BTC 佔 28%,這使它們成為交易所最重要,最可靠的非交易所 BTC 來源。
  • 但是,礦池並不是 BTC 進入市場的的唯一來源,目前在個人錢包中留存以用作投資的 BTC 比待開採 BTC 的數量更多;以及在減半之後,這些具有投資性質的 BTC 向交易所轉移的重要性將變得越來越大。
  • 2019 年,礦池向所有交易所發送了 70 萬枚 BTC,有 10 家主要交易所收到了其中的 77%。主要接收 BTC 的交易所是火幣,佔 29%;其次是 OKEx,佔 12%。除這兩家交易所之外,各交易所之間似乎也在爭奪礦池的 BTC。

一系列的工作使礦工成為數位資產市場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們的競爭驗證了 BTC 交易的永久性並防止雙重消費。這取代了必須通過中央機構才能進行交易的需要,並且他們是將要出售的新 BTC 的來源。這引發了有關礦工權力的質疑。礦工之間競爭到底有多激烈,新 BTC 又如何進入市場?

利用 Chainalysis 的數據,我們可以定量地回答這些問題。協調各個礦工資源的礦池是正是該答案的關鍵。礦池在 BTC 挖礦中占主導地位,但礦池之間存在巨大的競爭。這表明網絡目前是且將來也會是安全的。

新的 BTC 傾向於通過火幣和 OKEx 這兩個主要交易所進入市場,但似乎其他交易所對礦池 BTC 的競爭也相當激烈。由於礦池需要法定貨幣來支付費用,因此與中國有關的交易所占主導地位,這裡是最容易將 BTC 兌換成人民幣(儘管不是直接)的地方,也進一步提供了礦工主要位於中國進行挖礦的證據。

礦池的興起

現在 BTC 挖礦主要通過專業的礦池進行。2012 年之前,BTC 主要是由匿名人士開采的。這種情況在 2013 年發生了變化,大多數挖礦活動都是通過礦池進行的。礦池使單個礦工可以通過集體部署其資源,以便在池中更頻繁地開採 BTC,並共享收益。礦池還可以提供雲挖礦服務,客戶需要在雲挖礦中為代表其自身的挖礦行為付費。

隨著專用 ASIC 礦機使用的持續增加,獨立礦工向礦池的轉移也在不斷進行。如果沒有 ASIC,則挖礦將成為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並且價格將從每 BTC 數十美元上漲到數百美元。2019 年,著名的礦池獲得了 92%的挖礦獎勵,這是自 2016 年以來最低的水平,這表明近期一些礦工開始獨立挖礦,或者礦池在尋求更強的隱私性。

礦池之間的競爭

到 2020 年初,BTC 著名的礦池數量已從 2017 年 3 月的峰值 30 個降至 11 個。該數量下降與 2019 年第一季度 BTC 價格相對較低,且總哈希率翻了一番的時期相吻合。較低的法定貨幣獎勵和獲得獎勵所需的資源增加,可能導致了礦業資源的整合。

如果礦池的數量較少,則會增加單個礦池可以控制哈希率份額的風險,從而使得該礦池可以擾亂整個網絡。但是,自 2016 年以來,任何時候哈希率最大的礦池也從未超過總哈希率的 33%,2019 年,哈希率最大的礦池佔總哈希率的 16.8%,緊隨其後的第二和第三大礦池,哈希率分別佔 12.9%和 12.8%。這表明礦工已經將其哈希率分配到各個池中,從而不存在哈希率上占主導地位的礦池,儘管前四大礦池確實控制了大部分哈希率。

相對於 2017 與 2018 年,2019 年頂級礦池的競爭表現得更加激烈。2019 年全年,平均來看最大的礦池也僅僅在第一名的位置上停留了 4 個月,而與其他礦池如 BTC.COM、F2Pool、和 Poolin 在前四名的位置上相互輪換,而對比來看 2017 年最大的幾家礦池如 Antpool.com、BTC.com、在其相應的排名上停留了整整一年。排名前二之外的礦池的競爭總是非常激烈,每隔一兩個月其排名便會起起落落。

因此,儘管礦池相對較少,但並沒有某個礦池佔據主導地位,並且它們之間存在較強烈的競爭。這也表明了 BTC 的交易目前是完整而不受干擾的。它也揭示了去中心化的一個重要方面,即具有一定激勵性質的中心化。例如,礦工可以通過加入礦池來增加其總獎勵。但是,BTC 協議是開放的,這意味著礦工可以切換礦池,因此中心化並不意味著權利的集中。也就是說,挖礦決策的權利可以在其他方面中心化:礦池之間可以妥善合作;Bitmain 生產了大部分挖礦硬件。另我們還需要進一步研究以了解礦工哈希率的中心化程度如何,而不僅僅是他們加入礦池的中心化程度。

市場上新流入的 BTC 有何作用

礦工除了具有可以驗證 BTC 交易的角色之外,他們還是新 BTC 的關鍵來源。自 2018 年以來,按挖礦時的價值計算,礦工共收到價值 123 億美元的 BTC,其中 94% 來自礦池。

礦池在收到 BTC 後不會長時間持有它。自 2017 年以來,礦池持有 BTC 的平均時間最長為 67 天。這一峰值出現在 2018 年 7 月,因為礦池在 2017 年末的價格止跌回升上漲後長期持有 BTC。隨著價格在 2018 年 7 月之後下跌,礦池將他們一直持有的 BTC 發送出去,即使價格上漲,這種趨勢即便在 2019 年 BTC 價格增長時也仍在繼續。這表明了兩點:首先,礦池分配給礦工的 BTC 越來越多;其次,他們自持的 BTC 庫存水平較低且並未增長。

礦池和礦工無法長時間持有其 BTC 的主要原因是:他們需要出售其 BTC 來換取法定貨幣,以支付諸如開展挖礦所需的電費之類的成本。因此,礦工將他們的 BTC 發送給交易所,或送到經紀人那裡,後者通常會在交易所出售,以換取法定貨幣。

由於交易者尋求獲取套利機會,流入交易所的所有 BTC 中幾乎將近 90%是來自其他交易所的。但這只是在不同的市場之間轉移 BTC,而並不會改變可用於買賣的 BTC 總量,因此它不會從根本上影響價格。

與之相反,當礦工將 BTC 發送到交易所時,他們也在向市場注入流動性。這增加了市場上 BTC 的供應量,從而可能會降低 BTC 價格。除了從其他交易所獲得的 BTC 外,礦池是 BTC 流入交易所的最重要來源,其次是託管錢包和商務服務。自 2017 年以來,交易所從服務中獲得的 BTC,有 28% 來自礦池(除去其他交易所流入)。

但是,礦池並不是新 BTC 進入市場的唯一來源。因為在個人錢包中留存以用作投資的 BTC 比待開采的 BTC 數量要更多。因此,如果將用於投資的 BTC 流入交易所,那麼市場流動性可能會大大增加。2020 年 3 月中旬的 BTC 價格下跌似乎就是符合這種情況。這類 BTC 還可以彌補因 BTC 減半而帶來的可用 BTC 數量的損失,BTC 減半將使挖出新區塊的獎勵從 12.5BTC 降至 6.25BTC。

當我們識別流向交易所的 BTC 後,我們就會確定其 BTC 價值來源的最終服務端(如礦池)。價值可能已經(而且大部分時間是通過)服務端之間的中間地址傳遞的,而不是通過直接轉移而直接從一個服務端轉移到另一個服務端。這些中間地址通常由未知的私人實體控制,例如從礦池接收 BTC 然後發送到交易所的礦工,或者發送給交易所 OTC 經紀商。也就是說,我們通過諸如礦工或經紀人之類的未知實體之間的任意數量的轉移來查看交易所對礦池的間接敞口,對比分析直接敞口,該行為可為我們了解整個網絡市場的運行狀況提供更為全面的了解。

作為一個整體而言,2019 年礦池發送 BTC 到 415 個不同的交易所,只有 2 個礦池只專門發送到一個交易所。儘管接收 BTC 的交易所有很多,但 2019 年 10 個主要交易所獲得了礦池所開采的 70 萬 BTC 中的 77%。火幣是主要的接收方,佔 29%,其次是 OKEx,佔 12%。

平均而言,在任何時候,從礦池接收到最多 BTC 的交易所收到的 BTC 僅佔交易所從礦池接收到的 BTC 總量的 25%。排名前 4 位的交易所平均共佔 54%。因此,似乎礦池傾向於集中向某些交易所發送 BTC。

然而,除了火幣在整個 2019 年一直保持排名第一,並且經常是新 BTC 流入的主要目的地之外,似乎其他爭奪 BTC 的交易所之間的競爭會更加激烈。除了排名前幾位的交易所,其他交易所很少能夠穩定維持其排名。2017 年是交易所排名特別動蕩的一年。礦工將 BTC 發送到韓國交易所以謀求從其高價的 BTC 中獲利。這一年 OKEx 的人氣飆升,而儘管 BTCC 關閉了,但礦工又迎來另外一個交易所—Binance。

由於礦池需要法定貨幣來支付費用,因此火幣和 OKEx 等與中國相關交易所的主導地位提供了表明礦工主要位於中國的證據。從這些交易所中,將 BTC 兌換成人民幣較為便利(儘管不能直接完成)。這也表明,這些交易所是 BTC 市場的主要流動性提供者,因為它們經常供應新的 BTC。

然而,前兩名交易所之外的競爭程度也表明,其他交易所都渴望吸引新 BTC 所帶來的流動性,因此它們可能會積極尋求與礦工合作。當交易所 BTC 的價格持續上漲時,礦工們似乎也會抓住該套利機會,就像以前在韓國發生的那樣。

挖礦通常被視為數位貨幣的神秘力量,也許是因為它是該類資產所獨有的特質。但是,正如本報告所表明的那樣,BTC 挖礦也似乎是一種合理行為,因為礦工在面對競爭時會做出使他們的回報最大化的決策,而正如中本聰所設計的那樣,這樣做會確保網絡的安全。

多幣種挖礦

BTC 挖礦 vs BCH 挖礦:反映了對價格的看法

礦池不單只開採一種數位貨幣。對礦池來說,同時開採 BTC 和 BCH 是比較常見的,因為它們是通過相同的算法 SHA-256 進行開采的。這使得挖礦硬件可以為算法進行優化,從而使得礦池可以在挖掘任一幣種之間進行切換。其實礦池還開採以太坊,萊特幣和其他代幣,但是無法切換它們之間的專用硬件。

在 2019 年,總礦池中 59%的哈希率是來源於同時開採 BTC 和 BCH 的礦池。在這兩種數位貨幣之間,2019 年 95%的礦池哈希率專用於 BTC,高於 2018 年的 91%。因此,大多數礦池的哈希率都發生於可在兩幣種之間切換的池中,但是這種哈希率的絕大部分是用於 BTC 的。

BTC 在 2019 年的價值在 16 到 39 BCH 之間,因此總的來說開採 BTC 更有利可圖,因此它吸引了大多數哈希值。但是,隨著匯率的變化,礦池的確會切換一些哈希率。BCH 價格相對於 BTC 價格的百分比變化與 BCH 哈希率相對於 BTC 哈希率的百分比變化之間通常存在正相關。因此,當匯率變化時,一些礦池確實會切換哈希率,實際上有些礦池會自動切換。

我們不會期望兩者之間存在完美的相關性。它需要時間來開采和銷售:數小時到數天這取決於哈希率的份額。因此,切換哈希率分配的程度反映了礦池對這兩類資產短期價格的看法。如果匯率發生變化,但哈希率沒有變化,則意味著礦池認為將來匯率是會恢復正常的。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鏈接  作者: Chainalysis,原題《Chainalysis |礦池的市場力量》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