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上週五(4 月 3 日),中國人民銀行(央行)開會再度提及加強頂層設計,堅定不移推進法定數位貨幣研發工作,節後今日(4 月 7 日)開盤,數位貨幣板塊全線高開多股漲停,截至收盤漲幅高達 7.81%。

華創證券指出,央行數位貨幣或將在疫情之後加速推出,數位貨幣試點有望率先在五大行之間展開,數位貨幣將給銀行帶來新增系統,此外包括銀行核心系統、數據庫、ATM 機在內的銀行軟硬件面臨改造,個人手機等終端和 POS 機也存在替換需求,同時數位貨幣的發行也將推進電子票據推廣,另外加密技術將貫穿整個產業鏈始終。

環球時報海外版近期也援引消息人士消息稱,中國人民銀行可能已經與一些私人公司合作完成了主權數位貨幣的基本功能開發,目前正在起草相關法規,為後續發行鋪平道路。

PANews 通過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檢索及分析平台』得知,截至發稿,中國人民銀行下屬數位貨幣研究所已經取得 76 項數位貨幣相關專利,如果算上目前正在審核的專利,該所手中握有的數位貨幣相關專利高達 86 件。

尤為值得注意的是,2019 年 12 月以來,該所相繼公佈了『一種數位貨幣的額度回收方法及系統』、『一種數位貨幣的額度投放方法及系統』、『一種數位貨幣的流通方法及系統』、『一種數位貨幣的生成方法及系統』四項專利。由於中國央行數位貨幣是『雙層投放體系』,從央行『一層發行』的角色來看,DCEP 在技術層面的發行準備工作或業已就緒。

然而,央行數幣的成功出世,不僅需要在央行層面持續發力,與之配套的發行、投放、流通等環節機構的佐力不可或缺。

PANews 通過查詢『專利檢索及分析平台』注意到,支付寶、工行近兩年在央行數位貨幣方面有不少專利,構成了助力 DCEP 出世的主力軍。而此前媒體報導的三大電信運營商、其他國有大行,以及微信,並未在 DCEP 方面有何直接相關的專利公開。

根據公開資訊,PANews 梳理了第三方機構就央行數幣問世進行的準備工作現狀。

專利演化:研究所領跑,工行提速

從公開資料來看,中國 DCEP 在去年 6 月 Libra 白皮書問世後顯著提速。歷經近一年半的「沉寂」後,DCEP 研究所又於 2019 年 8 月重新開始申請專利。同月,福布斯消息稱中國 DCEP 最早將於當年雙十一購物節發布,並確言包括支付寶、微信支付,以及四大行、三大運營商在內的數家機構將首批參與央行數幣貨幣的發行。

但同年 12 月,財經報導,參與央行數幣項目試點的機構是四大行加三大電信運營商,支付寶、微信並不在名列。

諸如支付寶、微信支付這樣的國民級金融科技產品,缺席 DCEP 的「創世區塊」有些不合常理,今年春節後支付寶一系列專利的披露,也似乎是在為 DCEP 做準備。

2020 年 2 月以來,支付寶接連公佈了五項與 DCEP 相關的專利,覆蓋發行、交易記錄、數位錢包、匿名交易支持,以及在監督和處理非法帳戶方面的協助功能。基本實現了對 DCEP 發行的完整支持。

區塊鏈

支付寶與 DCEP 直接相關的專利| 來源:國家知識產權局,PANews 製表

與支付寶「後來者居上」的姿勢不同,工行作為四大行之首,在 DCEP 相關專利方面持續保持著領頭羊地位。

中國 DCEP 有多重特徵:M0 屬性、中心化管理、具備法償性、不可重複花費性、可控匿名性、不可為造性、雙離線支付等等。如果說前幾項可以通過立法與運營層面的手段來實現或者已經有相對成熟的技術方案,那麼雙離線支付則是一個重難點——很難想像如何在沒有任何信號的場所也能完成雙方收付款?

工行在 2018、2019 年間公佈了兩套專利來促成這一特性實現。『基於數位貨幣的離線支付方法、終端及代理投放設備』與『基於區塊鏈的離線支付系統及方法』各自藉由非區塊鏈與區塊鏈的方式,通過收付款標識、數位證書、非對稱加密等關鍵技術實現『雙離線支付』的特性。

結合央行數位貨幣研究所在此方面的專利(使用數位貨幣晶片卡進行離線支付的方法及系統,主要是使用晶片卡,如藍牙 IC 卡、手機安全 SD 卡等),工行更多依賴軟件層面的設計或許具備更大的市場推廣基礎。

此外,工行推出的『一種基於數位貨幣的商戶收單方法及系統』專利,使得商戶在即使沒有數幣帳戶的狀況下,也可以接收用戶的數位貨幣。從流通角度看,這為 DCEP 的「廣泛下沉」破除了障礙。

區塊鏈

工商銀行與 CBDC 直接相關的專利| 來源:國家知識產權局,PANews 製表

央行數幣上下游,大企業林立

 儘管支付寶、工行外的機構未見有與 DCEP 相關的專利公佈,但他們在區塊鏈領域近年來也是動作頻頻,或間接有助於 DCEP 的推廣普及。

公開資料顯示,建設銀行在 2018 年上線區塊鏈貿易金融平台,截至 2019 年 10 月,平台支持的業務金額超過 3600 億元;農業銀行曾推出基於區塊鏈的涉農互聯網電商融資系統「e 鏈貸」,同時積極推動金融數位積分系統的建設;中國銀行於 2017 年上線了基於分佈式帳戶技術的 BOCwallet 電子錢包。

聯通於 2018 年-2019 年間,接連推出『數位貨幣交易優化方法及系統』、『一種數位貨幣的交易方法和系統』,對數位貨幣錢包的開通以及數位貨幣的交易進行過研究。

圍繞著央行數位貨幣的上下游會有幾十家公司的參與,其他已經陸續公佈的例如,華為於 2019 年 11 月時,與央行清算總中心簽署戰略合作協議,與 DCEP 研究所簽署了關於金融科技研究的合作備忘錄。長亮科技在 2 月 25 日表示,該公司已經針對 DCEP 進行了常態化研究與技術儲備。

值得注意的是,上市公司四方精創曾於 2019 年 11 月回复投資者問答時稱,該公司有能力研發『雙離線支付』的同類業務。據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檢索與分析平台』,該公司持有 8 件與區塊鏈相關的專利,其中有兩項直接與數位貨幣、錢包相關。

隨著更多專利得到公佈,相信 DCEP 產業鏈相關公司名單將繼續擴充。

區塊鏈或非 DCEP 的應許之地?

在中國 DCEP 愈發接近出世的情形之下,給予央行們發行數幣靈感的區塊鏈卻似乎在慢慢被放棄。

今年 2 月,央行數位貨幣研究所課題組發文《區塊鏈技術的發展與管理》指出,

區塊鏈的去中心化特性與中央銀行的集中管理要求存在衝突。中央銀行提供的支付服務不能離開集中式帳戶安排,需建立在中心化系統之上,這和區塊鏈的去中心化特性相衝突。因此,目前不建議基於區塊鏈改造傳統支付系統。

央行掌舵人易綱去年 9 月 24 日也在一場記者會上表示,「央行數位貨幣不預設技術路線」。

換言之,區塊鏈並非是 DCEP 的必選方案,其他技術路線同樣在考量之中。工行手中通過非區塊鏈技術實現『雙離線支付』的方案便是一個佐證。

與中國央行不謀而合,英國央行也在本月發布的一份討論報告(Disscussion Paper)《CBDC:機遇、挑戰與設計》(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 Opportunities, challenges and design)表示,

儘管很多 CBDC 都是與分佈式帳戶技術(區塊鏈使用的技術)相關聯,但英國的 CBDC 並不一定要基於此,並且沒有理由表明中心化的機構不能建構 CBDC。

有關媒體表示,這是英國央行自 2014 年涉足研究 CBDC 以來,首次表態或不採用區塊鏈相關技術。

作為全球舉足輕重的兩大央行,同期對區塊鏈在 CBDC 中的定位調整看法,顯然需要引起市場的重視。包括中國在內的主要國家的 CBDC 最終將採取怎樣的技術路線,它們與產業上下游將會有怎樣的聯動,會對市場產生怎樣的影響等等,仍有待審視。

但需要指出的是,無論是中國還是英國,對於區塊鏈技術在 CBDC 中定位的問題尚未有蓋棺定論。

證監會科技監管局局長、前央行數位貨幣研究所掌門人姚前今日在《第一財經》撰文指出,目前 CBDC 研發方案一直無法發揮央行中心管控下的分佈式運營應有的優勢,問題在於發行視角為自頂向下,應調整視角,實現「管控中心化,運營分佈式」的目標。

姚前指出,當前,各國基於區塊鏈技術的央行數位貨幣實驗進展迅速,內容已經涉及隱私保護、數據安全、交易性能、身份認證、券款對付、款款對付等廣泛議題。

有理由相信,隨著各國 CBDC 規劃出世日期的臨近(如中國 CBDC 預計將於 2020 年推出,瑞典 CBDC 預計將於 2021 年推出),以及 Libra 的日臻成熟,圍繞 CBDC 這條戰線的上下游競合態勢將愈發激烈。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