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國際油價跌至歷史低點,5 月西德州原油價格甚至暴跌至負值,到每桶負 37.63 美元,為史上首見。這可能會導致透過化石燃料開採周邊產生的天然氣進行比特幣挖礦的北美比特幣挖礦業者大受衝擊,然而,其中幾個少數挖礦業者透露出的興奮之情超過恐懼。

隨著原油期貨開始下跌,比特幣價格也跌破了 7,200 美元的支撐位,此前未能突破 7,277 美元的阻力位。根據 CoinDesk 指數顯示,截至發稿時,比特幣報價 6,891 美元,在過去 24 小時內下跌 3.77%,同時間內,短期資金流出量明顯增加,淨流出金額超過 2 億美元。

對此,許多加密貨幣支持者都曾指出,相較於無限印刷的美元和無休止開採的石油,比特幣的有限供給為其提供了獨特的優勢。

仰賴採油廢氣的比特幣挖礦業者恐受衝擊

原油開採企業必須為環境因素而減少天然氣排放,因此,像是加拿大 Upstream Data 、美國科羅拉多州的 Crusoe Energy 與德州的 DJ Bitwreck 等一些比特幣挖礦公司會捕捉這些採油時多餘的天然氣排放,來為數百台比特幣礦機提供動力。

問題在於,若石油市場崩潰,關閉這些動力來源,那麼比特幣挖礦業者就無法捕捉這些過多的天然氣了。

或是當比特幣的價格像 3 月一樣劇跌時,比特幣挖礦可能會在短時間內變得無法獲利,甚至有些挖礦營運業者寧願關閉,而不甘虧損經營。如果比特幣價格維持低點,那麼只有大型的工業礦場才能禁得起數個月無獲利進帳。

這些挖礦業者必須尋找便宜的挖礦動力來源,這也是為何採油時產生的廢氣產品會成為這些業者的動力。

礦工:別人的麻煩是我們的金礦

在德州,化名為 DJ Bitwreck 的比特幣礦工表示,他正在建立一套新硬體,用來捕捉火炬氣(flare gas、廢氣)。他的團隊總共有四位聯合創始人,將再花五個月的時間來打造這些設備。

DJ Bitwreck 表示:「我們每年使用大約 4 萬瓦特的店,這確實是我們的測試和概念驗證階段。」他正是著從火炬氣中增加至少 1 百萬瓦特的電力。他說:「我們正在尋找可以讓我們進入、並且在燒氣處放置一台發電機和一座貨櫃大小的挖礦小屋的地點。最重要的是,這些廢氣對產油者是個頭疼的問題,但他們的麻煩是我們的金礦。」

Great American Mining 聯合創辦人 Marty Bent 從 2019 年 12 月以來,已經在北達科他州營運類似的挖礦作業。他說,如果石油公司停止運作,「就不會產生天然氣副產品可供消耗」。但另一方面,若石油公司繼續開採,Marty Bent 估計,光是在他的礦場,就會有「數百」百萬瓦特的電力可轉換成比特幣。

從 DJ Bitwreck 的觀點而言,暫且不提負油價的影響,直到 5 月比特幣挖礦獎勵減半前,礦工們改變策略是沒有意義的。

就算今年比特幣價格都不上漲,上述所提的新創公司目前都還能維持溫和的獲利能力。

不過,如果油價和比特幣價格一路維持低點直到年底,對一些大型比特幣挖礦業者的影響仍有待觀察。

DJ Bitwreck 表示:「我們預期情況會變得艱困,但實際上我們感到興奮。這是我們現在不購買設備的原因,我們的理想情況是希望從市況艱困之際,從其他翻覆的船上撿取設備。」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