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月 21 日,比特幣網絡迎來一次新的挖礦難度上調。受此影響,比特幣網絡單位算力收益由原來的 0.00001709 BTC/T 下降至 0.00001576 BTC/T,跌幅 7.7%。

這是比特幣進入 4 月以來的第二次難度上調,礦工們的生存空間在減半前再遭壓縮。幣印礦池創始人潘志彪用「無情」二字概括了礦圈當前的環境。

截至 4 月 26 日 16 時,據 F2pool 數據顯示,以當前挖礦難度及 0.05 美元/度電費,一個比特幣 7547 美元的價格計算,平台收錄的 91 個比特幣熱門礦機中,35 個礦機的日淨收益不足 1 美元,近 40% 礦機處境難安。

比特幣上一次減半是在 2016 年 7 月 9 日,當時,全球金融市場並未出現「美股 10 天 4 次熔斷」、「原油期貨跌至負值」等極端事件。此次,比特幣減半後的走勢面臨著更為複雜的市場環境。

當前,已有 86.89% 的比特幣已被挖出。BSV 社區大 V 邱少賢認為,新一輪獎勵減半對比特幣網絡的通縮影響不大,無法像前兩次減半那樣刺激幣價大幅上漲。

理論上,如果幣價不漲,因減半造成的礦工利潤驟減,或將引發礦工流失。那麼,比特幣的網絡手續費收入能否成為礦工收入的主要來源?據 Glassnode 數據顯示,當前,比特幣網絡每日產生的交易手續費在 20 至 100 個比特幣不等,佔礦工收入中的 1% 至 10%。

按照中本聰的設計,當區塊獎勵逐步減小時,交易手續費便會成為礦工的主要收益來源。而目前的現實與當初的設想存在不小的差距。

挖礦難度屢漲,礦機收益下降

4 月 21 日,距離比特幣網絡獎勵新一輪減半還剩不到 20 天,網路挖礦難度再次上調。

挖礦難度增加意味著礦工間的競爭關係加劇。按照比特幣網絡運行機制,當系統中的礦工數量變多時,全網哈希率就會升高,礦工開採比特幣的難度也會隨之增大,反之亦然。

受此影響,比特幣網絡單位算力收益由原來的 0.00001709 BTC/T 下降至 0.00001576 BTC/T,跌幅為 7.7%。

比特幣單位算力產出比下降直接影響到礦工的挖礦收益,幣印礦池創始人潘志彪在社交媒體上直呼「無情」,「比特幣最新挖礦難度 15.96T,難度上漲了 8.45%,減半前夕挖礦難度接近歷史新高」。

事實上,這已是比特幣網絡進入 4 月以來的第二次挖礦難度上調。4 月 8 日,比特幣全網難度從 13.91T 上升至 14.72T,上調幅度為 5.77%。截至 4 月 26 日晚 16 時,經歷了兩次調整後,比特幣全網難度已提高至 15.96T。

「312」活久見的瀑布腰斬行情讓外界對比特幣的避險屬性動搖,也讓幣市投資者和礦工見識了一次減半行情前發生的意料外大型風險,比特幣的全網難度也大幅下降。據 BTC.COM 數據顯示,比特幣挖礦難度曾在 3 月份下降了近 16%,這是比特幣網絡史上最大的降幅之一。

進入 4 月,伴隨反彈,比特幣的價格一度突破 7000 美元,3 月降低過的挖礦難度開始逐步回升,接近歷史最高水平,「比特幣價格的回暖,挖礦難度兩次上調意味著礦工回歸。」分析人士稱。

減半

比特幣全網挖礦難度變化

算力大幅上漲,幣價小幅回升,「雙漲」趨勢並沒有讓一些礦工的處境發生本質改變。

截至 4 月 26 日晚 16 時,據 F2pool 數據顯示,以當前挖礦難度及 0.05 美元/度電費,一個比特幣 7547 美元的價格計算,平台收錄的 91 個比特幣熱門礦機中,35 個礦機的日淨收益不足 1 美元,處於關於邊緣。其中有 17 個礦機處於虧損狀態。目前,一款名為雪豹 A1 的比特幣礦機日淨虧損金額最高,達 1.56 美元。

減半

雪豹 A1 礦機日淨虧損金額最高伴隨挖礦難度的增加,已有近半數礦機被迫關機或處在關機邊緣。令人擔憂的是,此時距離比特幣網絡第三次獎勵減半已不到 20 天,屆時,比特幣區塊獎勵將從每區塊 12.5 枚比特幣減少到 6.25 枚比特幣。據 BTC.COM 預測,BTC 網絡單位算力收益將由如今的 0.00001576 BTC/T,下降至 0.00000788 BTC/T。這意味著,如按當下幣​​價估算,減產後,比特幣礦工短時間內的成本將會上升一倍。

4 月 21 日,F2Pool 聯合創始人毛世行表示,如果比特幣價格停留在當前 6000 到 7000 美元的區間,更多礦機在減半後將不可避免地關機。

比特幣減半前夕,礦圈帶充斥著因市場的不確定性帶來的危險。

低功耗礦機需求促新機型輪出

年初時,有媒體曾預言,今年的比特幣減產後將會爆發「一場史無前例的礦難」,甚至將 2020 年視作礦業的「生死之年」。當時的悲觀情緒被很多礦圈人士嗤之以鼻,誰也沒想到後面的金融大環境會變得如此特殊。

上一次,比特幣網絡獎勵減半發生在 2016 年 7 月 9 日,那時,全球金融市場並未出現「美股 10 天 4 次熔斷」、「原油期貨跌至負值」等足可載入史冊的極端事件。

比特幣的歷史數據顯示,幣價通常不會在減半後馬上上漲,而礦工們不論規模大小,都可能由於挖礦獎勵減半而馬上遇到現金流問題,因此陷入困境。

歷史上,比特幣已進行了兩次減產。第一次發生在 2012 年 11 月 28 日,區塊獎勵由 50 枚比特幣降至 25 枚比特幣,減半當天比特幣報價 12.22 美元。一年後,2013 年 11 月 30 日,比特幣價格才抵達了首次減半後的最高點 1175 美元,歷時 367 天。

第二次減半發生在 2016 年 7 月 10 日,區塊獎勵從 25 枚比特幣減少到 12.5 枚比特幣,減半當天比特幣報價 648 美元。2017 年 12 月 16 日,比特幣再創歷史新高 19891 美元,歷時 525 天。

從長期趨勢看,每次減半後,價格都會上漲,但抵達峰值的周期在拉長。「312」大跌造成了整個市場流動性缺失,需要一個時間來修復。「減半馬上到來,屆時,可能還會有一些機器關機,熬不到年底,礦工也會面臨更嚴峻的情況。」火幣礦池 CEO 曹飛如此告訴蜂巢財經。

當前,已有礦界從業者開始警覺。「要盡可能迭代礦機,使用功耗比低的礦機在市場上保持算力優勢。」這是奇妙資本 Marvel Capital 薄荷的想法。

比特大陸、比特微等礦機廠商也在接連推新機。2 月 27 日,比特大陸公佈了搭載最新款 7nm 芯片的礦機 S19 和 S19Pro,這兩款礦機在效能上都要優於市面上的絕大多數礦機。4 月 17 日,比特微於「神馬 M30 全球線上發布會」上正式發布新機型 M30S++和 M30S+。

即便是萬事俱備,減半後礦業景況終究還要看幣價。正如 OKEx 礦池負責人 Alina 所言,在比特幣減半後如果幣價沒有像預期上漲,礦工的挖礦成本就會高於收益,一段時間內,礦業很可能會重新洗牌。

鏈上交易未成氣候,礦工還看幣價

當下,每個礦工都面臨著一場「賭局」,贏的關鍵在於「幣價得漲」。

對於價格走私,萊特幣創始人江卓爾持樂觀態度,他承認,比特幣減半後,礦工會進入一個比較難熬的日子,但稍微有一點好處是今年減半的時間點跟豐水期的時間點基本重合,

當產出減半以後,豐水期會讓礦工的電費成本也大幅下降,我估計會從現在的 0.38 元~0.4 元的區間下降到 0.2 元~0.24 元左右,基本下降了一半。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抵消減半帶來的不利影響。

讓江卓爾放心的還有另外一個重要因素,即比特幣減產對幣價的長期利好,「從以前的歷史記錄看,一個礦工,只要堅持挖個 2 到 3 年,基本上是賺錢的。」

如果減半無法提供幣價上漲的勢能?

BSV 社區大 V 邱少賢認為,接近比特幣總量 90% 的幣已被挖出並在市場上流通,「這次減半相對前兩次,挖礦流入市場的比特幣數量,對原有流通量的影響已不大。」

截至 4 月 26 日晚 16 時,比特幣當前流通量,即已挖數量為 18247575 個,而比特幣網絡的最大供應量為 2100 萬個,這意味著,當前已有 86.89% 的比特幣已被挖出。

邱少賢認為,比特幣新一輪挖礦減半對比特幣網絡的通縮影響不大,所以無法像前兩次減半般刺激幣價大幅上漲。當幣價不漲時,因減半造成的礦工利潤驟減便無法得到填補。邱少賢擔心,屆時將會有大批礦工離場,從而導致比特幣網絡算力大幅下降,影響整個網絡安全。

事實上,這種情況在中本聰設計比特幣網絡時便有所考慮。他曾預測,礦工打包網絡交易獲得比特幣的區塊獎勵將逐漸由手續費代替,即當區塊獎勵逐步減小時,交易手續費便會成為礦工的主要收益來源。

根據比特幣白皮書內容顯示,當前礦工的收益源於出塊獎勵和網絡交易手續費。那麼,當比特幣出塊獎勵不足以維持現有礦工收入時,網絡手續費收入能否替代出塊收入滿足礦工工作的付出?

據 Glassnode 網站數據顯示,當前,比特幣網絡每日產生的交易手續費在 20 至 100 個比特幣不等,而每日出塊獎勵為 2000 個比特幣左右。手續費在礦工收入中的佔比僅保持在 1% 至 10% 間,目前的情況顯然與中本聰當初的預想存在較大差距。

「在上一個大牛市中,數據上曾經有一段時間,比特幣的網絡手續費基本達到了和出塊獎勵持平的情況。」曹飛並不擔心當前比特幣的鏈上交易情況,

手續費是隨著整個網絡交易的活躍度產生的,這個活躍度跟市場表現相關,另外比特幣未來或許還會有其他方面的應用,當價格增長時,整個轉賬活躍度也會增加,從而使礦工收入增加。

減半

2017 年 12 月 22 日比特幣網絡手續費收入佔礦工總收入 43.57%

曹飛所指的「上一個大牛市」發生在 2017 年 12 月 22 日,Glassnode 網站數據顯示,當時比特幣日內網絡手續費收入達 1495 個,創下了歷史新高,與當日出塊獎勵 1936 個比特幣差距較小。如此看來,幣價上漲的牛市才是網絡交易活躍的關鍵因素。

中本聰曾說:再過 20 年,我們要么擁有巨大無比的交易量,要么一無所有。這個週期已經過去了 10 年,留給比特幣網絡大規模普及成為使用型電子現金的時間還有 10 年。我們是否能在比特幣上看到「不談幣價看使用」的景況?這值得每個愛好比特幣的人思考。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鏈接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