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月 5 日晚,中國銀行前行長、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區塊鏈研究組組長李禮輝在人民網直播中,帶來了題為「數位貨幣:可能重構全球貨幣體系」的分享。

李禮輝的分享主要分為兩個部分,一部分是對數位貨幣進行分類,包括法定數位貨幣、虛擬貨幣和可信賴機構的數位貨幣,他在直播中詳細講解了這三類數位貨幣的發展歷史和現狀。其中對虛擬貨幣的評價令人印象深刻,他表示,

基於經濟層面的因素,虛擬貨幣還將生存和發展,極少數可能擴張領地,大多數只能偏居一隅。未來,虛擬貨幣依賴的區塊鏈底層技術創新,如果能夠突破規模化應用的瓶頸,虛擬貨幣的運行機制更新如果能夠解決價值穩定問題,才有可能進入大眾化的交易和支付場景。

另一部分是現場互動環節,央行數位貨幣能不能進行國際交易?「到底能不能買比特幣?」「未來的證券會不會代幣化?」針對這些問題,李禮輝一一做出了回复,他表示,在國際交易方面,目前中國的央行數位貨幣還沒有做出具體的安排,而在未來,證券有可能數位資產化。至於法定數位貨幣會不會取代或驅逐紙幣?李禮輝表示,

長遠來看,我認為法定數位貨幣是有可能會逐步的取代、替代甚至驅逐傳統法定的紙幣。就像我們使用支付寶、微信支付之後,我們的現金也變得越來越少了。但是,我認為在法定數位貨幣推出之後,短期比如 3、5 年甚至 10 年內,可能還不會發生這種情況,它是逐步取代或驅逐的過程。

Libra

以下為演講全文:

大家都知道,2009 年基於區塊鏈技術的比特幣剛剛問世的時候,幾乎都是靜默無聲的。2019 年 6 月 18 日,由全球社交網絡巨頭臉書主導的數位貨幣 Libra 登場,目標是成為一個不受華爾街控制、不受中央銀行控制,可以惠及數十億人的全球性貨幣和財務基礎設施。中國央行銀行的數位貨幣,據說在小範圍內開始了試點,這也受到了高度的關注。

斯坦福大學教授 Brian Arthur 說,「經濟會隨著技術的進化而改變它的結構。即改變它的製度安排方式。」所以我們今天要討論的是數位貨幣到底會不會重構全球的貨幣體系?我認為,採用數位化技術的貨幣形式可以稱為數位貨幣,數位貨幣可以區分為法定數位貨幣、虛擬貨幣、可信任機構數位貨幣。

法定數位貨幣

法定數位貨幣特別關注的是,如何傳承和替代傳統的法定貨幣。我認為,具有法定地位、具有國家主權背書、具有發行責任主體的數位貨幣構成法定數位貨幣,或稱中央銀行數位貨幣。

很多國家的中央銀行早在 2015 年、2016 年就宣布啟動法定數位貨幣的研發。據我了解,由於數位貨幣可能應用的數位技術,包括共識機制、分佈式帳本等區塊鏈的技術,也包括加密算法、對等網絡等等基礎組件技術,這些技術目前還沒有辦法得到超大市場零售級別的高並發需求。因此關於法定數位貨幣的基本價格架構,各個國家還在論證和權衡,尚未最終做出抉擇。這裡我們先要討論一個問題,我們怎麼樣來評價法定數位貨幣?關於這一點,業界的看法相對是一致的。

很多專家學者認為,法定數位貨幣有一些潛在的好處,比如:

一是可以節省現金流通的成本。特別是在偏遠、遼闊的地區,以及在跨境零售支付的場景中,法定數位貨幣能夠有效降低現金流通的成本。同時它可以幫助防止假幣,因為法定數位貨幣是很難造假的。

二是可以強化支付系統的公共屬性,推進普惠金融、法定數位貨幣,能夠為公眾提供安全性高、流動性好的支付工具。而且它可以不再需要商業銀行的帳戶,甚至不再需要商業銀行作為中介。

三是可以為數位資產交易提供端對端的可靠的支付工具。在未來的數位資產的市場中,我們應用智能合約和密鑰技術,就能夠按照約定的商業條款和適應的法律自動執行,實現價值的轉移。

四是可以加強貨幣政策的傳導機制,特別是在經濟長期衰退的這麼一個階段,法定數位貨幣是非常方便來實行負利率等特殊的利率政策。

剛才說到的是法定數位貨幣潛在的好處,專家學者也同時在評價法定數位貨幣的潛在風險和問題,有這麼幾個風險和問題:

第一,可能削弱商業銀行初始的信貸能力和盈利能力,公眾的存款它可能會從商業銀行流向中央銀行,這樣的話迫使商業銀行提高利率以獲得資金留住客戶,商業銀行的成本就提高了。

第二,它可能更加容易促發系統性的金融風險,法定數位貨幣的存款只要滿足條件,取出存款很容易,就會引起某一家銀行的支付危機,而且引起連鎖反應可能會促發系統性的金融風險。

第三,在法定數位貨幣這種架構下,中央銀行對貨幣市場的調控有更加直接的權力。在法定數位貨幣的情況下,央行的資產負債表有可能大幅度擴張的。但是在經濟危機、金融危機發生的時候,中央銀行就必須向商業銀行提供更多的流動性支持。

根據央行官員披露的有關資訊,對我國的法定數位貨幣 DC/EP 做一些解讀。

一是採用雙層運營投放體系,傳承間接發行模式

應用區塊鍊等數位技術,法定數位貨幣可以採用「中央銀行一公眾」的直接發行模式。在直接發行模式中,中央銀行可以擁有貨幣市場調控的絕對權力和能力,可以直接吸收公眾存款,這就將限製商業銀行的初始信貨能力。如果選擇法定貨幣「中央銀行一商業銀行一公眾」的間接發行模式,則將傳承現行的貨幣市場運行機制和貨幣政策傳導機制。

傳承現行模式的好處是節約和穩健。一是不必另起爐處再造金融基礎設施,有利於節省投資;二是不必除舊佈新重構貨幣發行與管理格局,有利於管控風險;三是不必瞻前顧後銜接不同特性的貨幣發行模式,有利於穩定市場。

二是採用並行技術路線,堅持央行中心管理模式

有人認為,現有的區塊鏈技術無法達到超大市場零售別的高並發需求,目前宜保持技術中性,不依賴單一技術。可以採用「賽馬」機制進行技術路線的競爭,指定不同機構採取不同技術路線並行研發,通過技術競爭和市場選擇實現法定數位貨幣的系統優化。

央行應該會堅持中心化的管模式,以保證貨幣政策傳導機制的可靠性,保證貨幣調控的效率,防止金融機構貨幣超發。央行對智能合約一直保持審慎的態度,但可能會支持有利於貨幣職能實現的智能合約技術應用。

三是採用「戶松耦合」方式,替代貨幣 M0

微信支付、支付寶等電子化支付工具採用「帳戶緊耦合」方式,要綁定銀行帳戶,通過銀行帳戶進行價值轉移,在實名制的帳戶管理制度下,無法實現匿名支付的需求。法定數位貨面可以採用「帳戶松耦合」+電子錢包的方式,脫離銀行帳戶實現端對端的價值轉移,減輕交易環節對金融中介的以來,並且在央行許可的範圍內實現可控匿名支付。

目前我國法定數位貨幣的設計可能只限於替代 M0,即流通中的現金,而非狹義貨幣 M1 和廣義貨幣 M2,這取決於對我國的 M0、M1、M2 實際市場需求和數位化程度的判斷。

在我國,微信支付、支付寶應用數位技術,構建以信任鏈接為紐帶的支付和生活服務平台,突破傳統支付模式,已經實現十億級的直線鏈接。微信支付、支付寶佔領了零售支付市場,現金、ATM 的交易筆數不斷縮減,銀行卡成為微信支付和支付寶的帳戶卡,退守大支付市場。

我國設計中的法定數位貨幣理論上可以脫離網絡、脫離銀行執行價值轉移。但最終能否替代傳統貨幣形式,取代新興的電子支付工具,成為主要貨幣形式和主要支付工具,將取決於 4 個關鍵因素:效率更高、成本更低、具有商業價值的經濟規模、具備社會認可的可靠性和安全性。

虛擬貨幣

如何定義公有區塊鏈社區的 coin 或 token?有的強調數位技術特徵,將 coin 稱為「加密數位貨幣」;有的強調金融屬性,將 token 稱作「通證」。

我的粗淺看法是,如果認同貨幣的本質是「一種關於交換權的契約」,應強調「交換權」的經濟依托及其金融屬性。

coin 或 token 不僅在虛擬社區內成為價值標記和支付工具,而且可以與法定貨幣交易,形成交易價格,也就具備了金融工具屬性。因此,將 coin 或 token 定義為「虛擬貨幣」可能更為貼切。同時應該明確,虛擬貨幣如果沒有合格發行責任主體、沒有實體資產支撐、沒有足夠的信用背書,也就區別於法定數位貨幣,也區別於可信任機構數位貨幣。

最近 2 年,虛擬貨幣大起大落,價格暴跌暴漲。有人挖礦,有人投機;有人發財,有人破產;極少數獲准成為證券,大多數涉嫌非法集資。

2014 年到 2018 年,虛擬貨幣市場出現了一些派生的花樣:

一是 ICO,也就是虛擬貨幣上市融資,2014 年全球的 ICO 達 0.26 億美元,2016 年突破 2 億美元,2017 年上半年就衝高到 12 億多美元,其實中國占了 30% 以上。ICO 屬於眾籌融資,未經批准就可能涉嫌非法集資;

二是分叉幣發行,比特幣採用的是去中心化的架構和有限的區塊規格,隨著時間的推移,挖礦所需要佔用的算例資源就越來越多,所以在網絡裡的擁堵越來越嚴重,交易成本越來越高,出於不同的利益考慮,更是出於不同的技術解決路徑,所以比特幣社區出現了分裂。所以 2017 年開始就出現了一些分叉幣,包括比特幣現金、比特幣黃金、比特幣鑽石等等;

三是穩定幣,剛才提到虛擬貨幣的價格總是跌宕起伏的,所以這個時候所謂的穩定幣就破土而出。市場份額比較大的穩定幣是 USDT,他們的公司聲稱,遵循 1:1 的準備金和美元掛鉤,這是完全有美元的實體資產作為支撐。但是從我了解到的情況來看,他們的帳戶還不是那麼的透明,缺乏權威性的監管,特別是全球知名的會計師事務所,都不願意為他們做審計。所以我覺得這裡還存在一些信用風險。

業界對虛擬貨幣有很多批評,歸納到一個字就是「虛」,這裡有很多虛擬的,又沒有什麼真實的東西。我並不完全贊同這個觀點,我認為,虛擬貨幣,以比特幣為代表的虛擬貨幣得以生長,其實具有經濟層面的原因,包括:

一是虛擬貨幣的生存土壤。「去中心化」架構的公有鏈本質上屬於實行自規則的自組織,通行網絡共識的治理機制和發行虛擬貨幣的激勵機制,虛擬貨幣是參與者認可的等價物和支付工具。

二是虛擬貨幣的市場需求。虛擬貨幣交易可匿名、可跨境、難管制,既可用於公有鏈社區,也可用於灰黑色交易,可能成為資金非法流動的工具和投機交易的工具。全球「暗網市場」一直存在*****、槍支,色情等非法交易,規模難以計量,需要「地下」可信任、「地上」難管控的支付工具。

三是虛擬貨幣的投機市場。例如,比特幣大帳戶是在少數人手裡。有人估算,40%的比特幣由大約 1000 個帳戶持有。這些「關健少數」位於食物鏈頂端,有可能操縱市場,掌控價格,使得市場上的散戶被「割韭菜」,損失巨大。

虛擬貨幣的技術性缺陷來自「去中心化」的公有區塊鏈架構。在這種架構下,全網驗證需要超大規格的數據同步,各個節點的運行能力需要達標和均衡。因此,無論是比特幣,還是以太坊,至今仍然尚未解決交易效率和規模化問題。

四是虛擬貨幣有造幣成本,比如比特幣由挖礦產生,這必須依靠特定的算法來計算哈希值,經過分佈式帳本系統確認一致,挖礦成本包括電費、工資、折舊費、租金和維護費。有人測算,目前你要挖一枚比特幣的成本大概是 3000-4000 美元。

虛擬貨幣的經濟性缺陷在於,缺乏足夠的實體資產支撐和信用背書,價值不穩定,投機性太重。2018 年,比特幣觸底 3158 美元,比最高價縮水 84%。全球虛擬貨幣總市值由年初的 8350 億美元下降到 1100 億美元,跌幅接近 87%。2019 年比特幣持續震盪,9 月下旬 7 天跌幅高達 22%。

基於經濟層面的因素,虛擬貨幣還將生存和發展,極少數可能擴張領地,大多數只能偏居一隅。未來,虛擬貨幣依賴的區塊鏈底層技術創新,如果能夠突破規模化應用的瓶頸,虛擬貨幣的運行機制更新如果能夠解決價值穩定問題,才有可能進入大眾化的交易和支付場景。

可信任機構數位貨幣

我把具有公信力的機構包括金融機構發行的數位貨幣,稱為可信任機構數位貨幣。法定數位貨幣因為法定地位和國家主權背書而可信任,其他任何機構的數位貨幣要做到「可信任」,必須具備這樣一些品質:

一、具有公眾信任機構的信用背書;

二、具有商業價值的客戶規模;

三、具有高效可靠的金融交易和支付平合;

四、具有可審計的金融資產支撐;

五、具有行政許可的市場准入。

已經獲得行政許可發行數位貨幣的金融機構包括高盛、摩根大通、瑞士聯合銀行等跨國銀行。數位貨幣 Libra 的目標是成為一個不受華爾街控制、也不受中央銀行控制的金融基礎設施。這就使 Libra 一開始就備受監管壓力。Libra 協會 10 月 14 日首次理事會之前,Visa、 Master、 Stripe、eBay 和 Paypal 等支付巨頭宣布退出項目。那麼,Libra 到底具有哪些顛覆性的潛力呢?

一是行業巨霸聯合創始,覆蓋巨大客戶群體。Libra 由 Facebook 牽頭,現有聯合創始機構還有 22 家,包括線上支付、電信運營商、線上旅遊、線上打車、電商平台、流媒體音樂平台、線上奢侈品平台等,仍然可以為 Libra 提供足夠的信用背書和覆蓋全球的超過 20 億的客戶群體。

二是應用數位技術,構建獨立的金融基礎設施。Libra 應用聯盟區塊鏈的分佈式對等架構,應用隱私計算技術保護數據隱私和數據安全,應用 Calibra 電子錢包,提供可以覆蓋全球各個角落落的點對點、端對端的交易和轉帳平台,不再需要銀行,不再需要第三方支付機構。

三是以硬資產做支撐,維護獨立數位貨幣的價值。Libra 協會成員的投資和用戶購買 Libra 的法定貨幣,都將成為儲備金,用來支撐 Libra 的價值。Libra 用儲備金進行低風險低迴報的投資,與低波動率實體資產捆綁,以保持價值穩定。Libra 將是錨定法定貨幣的獨立數位貨幣。

去年我對他們的白皮書 1.0 版做的一些研究,我覺得 Libra 要真正達到西方國家的市場准入的門檻,必須解決一些重大問題,包括:

一、必須驗證技術平台的效率和可靠性;

二、商業運行模式的可行性和透明度;

三、金融合規管控的實現的路徑和可信度。

Libra 在瑞士註冊,能否得到世界各國政府金融監管部門的認同和許可,我認為關鍵在美國。美國這幾年在數位金融方面,邁開了一些步伐,比如美國近幾年陸續發數位貨幣牌照和電子錢包牌照。在法律上,似乎沒有足夠的理由簡單拒絕 Libra 的申請。但是面對金融監管機構、中央銀行和政客們的質疑,Libra 怎麼樣才能衝破重重障礙呢?

我們看到這 10 個月以來,臉書是雙管齊下,似乎取得了一些進展。我問大家,在法規之外,到底還有什麼足以打動美國的政客和美國政府的有關部門?我覺得那應該是國家的經濟金融戰略。2019 年 10 月 23 日,在美國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長達 6 小時的聽證會上,臉書 CEO 扎克伯格強調了四點,包括:

一、Libra 並不是創建全新的主權貨幣,它只是一個全球支付系統,而且在儲備金中美元的佔比是最大的;

二、這將擴大美國的金融領導地位,以及在世界各地的民主價值觀;

三、如果美國不進行創新,全球的金融領導地位將沒有保證;

四、在技術創新方面,中國的部分支付基礎設施領先於美國,美國必須建立更加現代化的支付基礎設施。

這些話是很有煽動力的。我在去年 10 月提出,美國近幾年陸續發數位貨幣牌照和電子錢包牌照。在法律上,似乎沒有足夠的理由簡單拒絕 Libra 的申請。如果美國試圖奪取數位貨幣全球霸權地位,就有可能對 Libra 給予附加限制性條件的行政核准,例如,要求 Libra 錨定的法定貨幣籃子中增加美元比重以符合美元的國際貨幣地位,要求 Libra 循關於反洗錢、反恐融資、反逃稅的法律規範。

2020 年 4 月 6 日,臉書發布 Libra2.0 版白皮書,在滿足政界要求,適應金融監管規則方面,做出了巨大的努力,前進了一大步。

第一,強化美元的貨幣霸權地位。Libra 將新增一類數位貨幣,也就是錨定單一法定數位貨幣,比如美元、歐元、英鎊等,與此同時還是要發行全球性數位貨幣 Libra。我認為,Libra 事實上將會成為美國在數位經濟時代繼續推進美元貨幣霸權的工具。

第二,強化金融合規的標準。Libra 宣稱未來將不再採用去中心化的技術架構。Libra 承諾將會制定金融合規和全網風險管理的綜合框架,建立反洗錢反恐,遵守制裁和防範非法活動的嚴格標準,打擊各類金融犯罪。

我們可以看出,如果 Libra 在 2019 年還只是一張有點驚世駭俗的草稿,那麼現在它應該是一個可供建設和施工的藍圖。

超主權數位貨幣

Libra 對現有貨幣體系構成了前所未有的挑戰:超越國家主權、僭越中央銀行、跨越商業銀行。超主權數位貨幣有可能從根本上重構全球的貨幣體系。

一是可能衝擊主權貨幣地位。貨幣作為一般等價物的地位本質上取決於公眾的信任,「法定」只是加強了公眾信任。貝殼成為原始貨幣並非出於「法定」,而是公眾認可的等價屬性。落後國家、弱小國家如果道遇重大經濟困難,主權貨幣就可能失去國民的信任,就可能被超主權數位貨幣所取代。經濟興隆的國家或聯盟的主權貨幣一般不會退出貨幣舞台,也可能成為超主權數位貨幣的錨定對象,但貨幣地位有可能主次更替。

二是可能重塑貨幣霸權地位。超主權數位貨幣的霸權地位,將由蓋範圍、用戶規模和實體資產規模來決定,全球有可能出現幾個勢均力敵的超主權數位貨幣系統。全球流通的超主權數位貨幣也許不再有明確的國別標籤,最為重要的是公眾認可的全球性商業信用和數位信任。

三是可能形成跨越商業銀行的金融體系。Libra 這類數位貨幣很有可能進化成為超主權數位貨幣,形成可以覆蓋全球各個角落的金融基礎設施,從而可能從支付清算入手,逐步進入儲蓄、融資、投資、保險、資產交易等領域,滲透平民大眾的經濟生活,全面爭奪金融業的市場。

四是可能影響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人民幣如果未能納入全球性的數位貨幣體系,就有可能削弱未來的影響力範圍。

綜上所述,數位貨幣很有可能重構金融模式和貨幣體系。這是現實的挑戰,也是未來的機遇。我們在這裡應該怎麼做呢?有三點:

第一,數位貨幣的發展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金融業的數位化的變革。所以我們國家應該立足於數位金融的可持續發展,加快數位金融制度的建設,抓緊建立數位信任機制,制定發行數位貨幣發行、數位金融市場監管、可信任機構數位貨幣監管、虛擬貨幣監管等數位金融制度。

第二,數位貨幣在未來的全球數位經濟競爭中居於核心地位,當前很有必要抓緊研究發行中國主導的全球性數位貨幣的可行路徑和實施方案。

第三,應該抓緊研發數位金融技術國家標準,加強國際監管的協調,促進達成數位金融的監管共識,建立數位金融國際監管的統一標準。我們應該積極參與,並努力爭取我們國家的話語權。

互動環節

問:中國的法定數位貨幣會不會跟黃金掛鉤?

李禮輝:我了解的情況是,目前是不會的。我們國家的法定數位貨幣,實際上是我們傳統的貨幣,也就是人民幣的數位化,是貨幣的數位化形式,它並不直接跟黃金掛鉤。

問:法定數位貨幣會不會取代或驅逐紙幣?

李禮輝:長遠來看,我認為法定數位貨幣是有可能會逐步的取代、替代甚至驅逐傳統法定的紙幣。就像我們使用支付寶、微信支付之後,我們的現金也變得越來越少了。但是,我認為在法定數位貨幣推出之後,短期比如 3、5 年甚至 10 年內,可能還不會發生這種情況,它是逐步取代或驅逐的過程。

問:到底能不能買比特幣?

李禮輝:剛才提到這幾年比特幣暴漲暴跌,有人投機,有人發財,有人破產,所以我慎重地提醒各位,投資有風險,比特幣的投機風險更大,所以大家入市一定要非常謹慎。

問:央行數位貨幣能不能進行國際交易?

李禮輝:跨境的點對點、端對端、大範圍的交易,這應該是數位貨幣應有的能力。當然,我們中國的法定數位貨幣能否進行國際交易、跨境交易,現在央行還沒有做出具體的安排。

問:未來的證券會不會代幣化?

李禮輝:未來的證券可能會數位資產化,在未來的數位資產市場中,會有一些證券和其他金融工具,採用的數位化的方式,所以我們應該要進一步研究數位市場的未來的建設和發展,這是另外一個很大的問題。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鏈接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