聒噪的比特幣減半事件之外,由中國人民銀行研發的法定數位貨幣(DC/EP)正急速駛來。

5 月 8 日,疑似中國建設銀行 DC/EP 錢包內測界面流出。這是繼中國農業銀行之後,第二個曝出 DC/EP 錢包測試界面的國有大行。

DC/EP

中國建設銀行 DC/EP 錢包內測界面截圖

朋友圈有人驚呼,DC/EP 真的要來了,中國將進入新支付時代。

據了解,工、農、中、建四大國有商業銀行以及移動、聯通、電信三大電信運營商均被列入了法定數位貨幣試點。首批試點地區將在蘇州、雄安、成都、深圳等地進行,涉及交通、醫療、交易、消費等多個場景。

一位接近國有銀行的人士透露,錢包測試與試點場景只是冰山一角,更多功用與細節尚在保密之中。另據《財經》雜誌去年 12 月報導,DC/EP 將採用雙層投放和雙層運營結構,各家銀行在自願的前提下,選擇應用場景先行先試。

想必在今後一段時間裡,其它兩大國有商業銀行以及三大電信運營商的內測畫面也將陸續公諸於世。而與中國農業銀行曝出內測界面所不同的是,在投機資本與散戶資金血腥博弈的緊要關頭,中國建設銀行內測界面傳出後,並沒有在幣圈泛起太大的水花。

法定數位貨幣漸行漸近

人類社會的貨幣形態先後經歷了實物貨幣、稱量貨幣、紙幣、電子貨幣和數位貨幣五個階段。而到數位貨幣階段,這一開天闢地、鑿破鴻蒙的先行者當屬「比特幣」所有。

時鐘撥回 2008 年 10 月 31 日,比特幣創世論文《Bitcoin: A Peer-to-Peer Electronic Cash System(比特幣:一種點對點的電子現金系統)》問世,數位貨幣破殼而出。

開篇之初,比特幣帶來了一個對沖傳統金融體系的結算網絡。自由現金發起人、密碼經濟倡導者劉昌用指出,比特幣的深遠意義在於為互聯網乃至信息社會打造任何人、任何組織、任何國家都無法隔斷或者分裂的全球經濟基礎設施。

深圳海王集團首席經濟學家、中國銀行前副行長王永利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去中心化的加密貨幣是一種網絡「商圈幣」。

他在發表的文章中認為,自比特幣問世以來,大致經歷了網絡加密幣、網絡穩定幣、網絡綜合幣三個發展階段。具體來說,網絡加密幣完全由去中心的網絡內生,以比特幣、以太坊為代表;網絡穩定幣是與某種法定貨幣等值掛鉤,但運用了區塊鏈技術運行的網絡「穩定幣」,如 USDT;網絡綜合幣是運用區塊鏈技術等形成和運行無國界(超主權)網絡「綜合幣」,如設想中的 Libra1.0。

受到比特幣啟發,中國人民銀行於 2014 年開啟數位貨幣研發工作。

在劉昌用看來,從 2014 到 2018 年,DC/EP 的推進速度非常慢,根本原因可能在於比特幣或區塊鏈的去中心化構架跟作為人民幣的法幣本質很難相容。

2019 年下半年,DC/EP 突然加速,直接原因是 Facebook 聯合互聯網巨頭與支付巨頭準備推出 Libra。當時,Libra 宣稱是超主權、服務全球金融,但其發起者、聯盟成員和錨定貨幣都有意識地排斥了中國。這使得中國感受到了在數位貨幣領域緊迫的國際競爭壓力。因此,DC/EP 研發加速,試點上馬。

業界最為關心的問題是,區塊鏈究竟扮演多大戲份。

中國人民銀行官方人士曾經公開稱,在技術路線上,DC/EP 採用「賽馬」機制,不預設路線;在運行模式上,將採用雙層投放和雙層運營結構。

「儘管 DC/EP 不一定用區塊鏈技術,但一定會用非對稱密碼技術,這是 DC/EP 能夠提高電子支付的效率和安全性的根本原因。」劉昌用認為,DC/EP 是一種中心化的密碼法定貨幣,主要是人民幣發行和流通機制的一項技術性改造。

近段時間以來,有關 DC/EP 的消息不斷見諸報端。4 月 14 日,中國農業銀行 DC/EP 錢包內測界面圖被曝光;5 月 8 日,疑似中國建設銀行 DC/EP 錢包內測界面流出。

DC/EP

中國農業銀行 DC/EP 錢包內測界面

國內緊鑼密鼓,國外磨刀霍霍。據第一財經報導,美國國會在此前的一攬子財政刺激方案中,據稱曾有美聯儲一併推出中國人民銀行數位貨幣。去年 11 月 28 日,中國銀行研究院發布的《中國銀行全球銀行業展望報告 (2020 年)》中,援引 IBM 和國際貨幣金融機構論壇(OMFIF)數據,全球 73% 的中國人民銀行表示支持中國人民銀行數位貨幣。

可以說,比特幣打開了數位貨幣的潘朵拉魔盒,而 DC/EP 只是從盒子裡飛出來的其中之一。

落地阻力不容小覷

「目前,期待用 DC/EP 消費的呼聲一浪高過一浪。」Dailly 表示,隨著試點薪火迭傳, DC/EP 走向大眾變得可期。

不久前,據經濟日報報導,中國人民銀行數位貨幣研究所確認 DC/EP 已開展測試,將先行在深圳、蘇州、雄安、成都及未來的冬奧場景內部封閉測試。

上個月,有媒體報導稱,蘇州相城區各區級機關和企事業單位,工資通過工農中建四大國有銀行代發的工作人員,將完成 DC/EP 錢包安裝工作。同時,從今年 5 月份開始,工資中交通補貼的 50% 將用 DC/EP 發放。

一位不願具名的相城區人士向核財經 APP 透露,確有此事,且已收到相關通知。

4 月 22 日,雄安新區召開了 DC/EP 試點推介會。與蘇州傳出用於交通補貼不同,雄安的試點推介名單中,以餐飲、零售業企業為主,名單包括麥當勞、星巴克、菜鳥驛站、京東無人超市等 19 家單位。

除此之外,據知情人士透露,深圳可能側重於繳納稅費方向,而成都或聚焦於線上線下的融合消費。

從用戶感官角度來說,中國農業銀行的 DC/EP 錢包內測界面顯示,包含了掃碼支付、匯款、收付款、碰一碰、DC 兌換、查詢、錢包管理、挂靠等常用功能;中國建設銀行的 DC/EP 錢包內測界面則較簡潔,僅有掃一掃、收款、付款、轉帳等功能。Dailly 認為,其主要功用與支付寶等第三方支付工具類似。

據多家媒體報導,截至目前,中國人民銀行數位貨幣研究所已經申請了涉及數位貨幣的共 80 多項專利。內容涵蓋數位貨幣生成、投放、流通、驗證、兌換、回收等解決方案;數位錢包的開通、升級、密鑰更換、存幣、支付、查詢、貨幣兌換、註銷等方法和系統。據此推斷,上述應用場景所言非虛。

王永利指出,DC/EP 是數位化的人民幣,並註重於改進貨幣管理與支付結算辦法,提高貨幣運行效率、降低運行成本、強化合規監控。DC/EP 主要改變的是貨幣形態、發放方式和支付結算方式。

「目前來講,DC/EP 更多是面向公眾利益,是法幣在數位經濟時代的升維。」鏈興資本創始人張明鏡認為,未來 DC/EP 一旦實現全面且精確地控制貨幣體系的能力,將與數位經濟的形成深度耦合和彼此加持,更能提升人民幣的國際競爭力。

需要指出的是,數位貨幣是網際網絡發展的必然趨勢與內生需求。因此,劉昌用認為,DC/EP 的目標是積極地適應互聯網經濟發展,並進行相應的貨幣改革。

「從目前 DC/EP 的實現方式看,試點非常謹慎,盡量不觸及傳統銀行體系的利益關係。」他敏銳地發現,將試點放在國有商業銀行,且主要在財政支出的範圍內試點,尚未面向主要的互聯網支付渠道。

據此他判斷,DC/EP 的重要性被誇大了。劉昌用表示,

與去年市場高估 Libra 的重要性相類似,人們低估了在傳統經濟體系內推進貨幣變革的難度,而高估了區塊鏈技術和中心化機構的力量。

與此同時,今年傳統紙幣再次陷入「囚徒困境」。一位不願具名的金融界人士表示,以美國為例,疫情之下再次狂撒 2 萬億美元救市,且仍有再次加大刺激力度的可能。

「中國的法定數位貨幣雖然跑在了前頭,走的路線卻相對保守。」一位狂熱的去中心化數位貨幣擁戴者說道,言語中流露出了一絲失落感。

劉昌用認為,真正的變革是全球經濟基礎設施的去中心化帶來的。不過,這一場變革遠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容易。

新支付時代博弈將啟

「DC/EP 日後會成為一種全新的支付結算方式。」上述金融界人士認為,DC/EP 帶來了支付格局新變量。

鑑於此,新支付時代呼之欲出。

首當其衝的是,用 DC/EP 替代 M0(流通現金)便成了人們對它的憧憬與野望。

不過,按照此前中國人民銀行的宣傳口徑,現階段 DC/EP 只是實物貨幣的補充,未必會做大量發行。正如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所說的那樣,未來實體貨幣與數位貨幣有可能會長期共存。

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發布的數據,2019 年中國 M2(廣義貨幣)達 198.6 萬億人民幣,M1(狹義貨幣)達 57.6 萬億人民幣,M0 達 7.7 萬億人民幣。從增速來看,M0 的增速基本維持不變。

中信證券在研報中預計,DC/EP 作為 M0 的部分替代,預計投放量將在萬億規模。此外,受客戶習慣和技術條件的限制,還取決於現金交易替換規模和電子支付替換規模。

由此來看,紙幣退出歷史舞台尚早,但眼下行動支付市場或面臨重構。

艾瑞諮詢數據顯示,2019 年第四季度,中國第三方行動支付市場保持平穩發展,交易規模約為 59.8 萬億人民幣,同比增速為 13.4%,支付寶、騰訊財付通二者份額達到 94% 。同時,線下掃碼支付已成國人慣性消費支付方式,行動支付越來越多的適合更多的支付場景。

DC/EP 錢包流出後,業內看衰第三方行動支付前景者不乏其人。他們認為,當下的第三方行動支付市場雖然屬於支付寶與微信兩大寡頭。但也應看到,二者是建立在傳統銀行系統基礎之上,發展受到很大限制,且 DC/EP 推向市場後,將開啟新支付時代。有人甚至認為,未來 DC/EP 錢包會一統行動支付江湖。

中國銀行前行長、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區塊鏈研究組組長李禮輝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DC/EP 與已經普及的二維碼支付應該會並行不悖、平行發展,在發展過程中誰能夠做得更加便捷、更加可靠、成本更低,誰就會擁有更大的市場。

5 月 5 日晚,他在人民網的線上直播中表示,支付寶、微信等電子化支付工具採用「帳戶緊耦合」方式,要綁定銀行帳戶,通過銀行帳戶進行價值轉移,在實名制的帳戶管理制度下,無法實現匿名支付的需求。而 DC/EP 採用「帳戶松耦合」+電子錢包的方式,脫離銀行帳戶實現端對端的價值轉移,減輕了交易環節對金融中介的依賴,並且可以在中國人民銀行許可的範圍內實現可控匿名支付。

此外,Dailly 還表示,根據中國人民銀行釋放出的信息,DC/EP 錢包只具備收付功能,不能進行辦理借貸、透支,不計付利息,更沒有投資與收藏價值。

而令他感到興奮的是,中國農業銀行 DC/EP 錢包內測界面的「碰一碰」功能。據媒體報導,這種非接觸雙離線支付有望在後期測試中逐步展開。他說,

如果碰一碰可以實現無網絡情況下雙離線支付,這將是碾壓支付寶和微信的大殺器。

可以預見,在加緊推動 DC/EP 測試之下,新支付時代的博弈亦會加速到來。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鏈接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