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辦公室和高淨值人士進入加密貨幣市場的資金被打理的如何?近日顧問公司 PwC 和投資公司 Elwood Asset Management 發布的最新調查報告道出究竟。

以加密貨幣為中心的對沖基金的資產管理規模(AUM)在 2019 年激增,從 2018 年底的 10 億美元增長到 20 億美元。在 2019 年全年,全權委託的多頭基金(Discretionary Long-only Funds)表現最好,平均收益為 42%。對沖基金的資金來源中,家族辦公室佔對沖基金投資者的 48%,高淨值個人占到 42%。

PwC 合夥人 Henri Arslanian 在接受采訪時表示,「自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以來,我們看到的一個宏觀趨勢是人們對加密貨幣的興趣更加普遍。」

超六成在 2018 年後成立,多為四種策略

根據 2020 年第一季度研究表明,大約有 150 個活躍的加密對沖基金,其中近三分之二(63%)是在 2018 或 2019 年創立的。

創立加密貨幣基金的活躍程度與比特幣(BTC)價格高度相關。2018 年,比特幣價格飆升似乎是推動加密貨幣基金創立的催化劑。隨著加密貨幣市場在 2019 年底呈現出下降趨勢,新成立的加密貨幣基金數量大幅下降。

報告根據四種廣泛的基金策略對加密貨幣對沖基金進行了分類:

•全權委託做多: 這類加密貨幣基金只做多,投資者的投資期限也更長。此類基金傾向於投資於早期代幣、加密貨幣項目,他們還會購買並持有流動性更強的加密貨幣,對投資者的鎖倉時間也最長。

•全權委託做多、做空: 這類基金涵蓋的投資策略很多,包括多頭/空頭、相對價值、事件驅動、技術分析,以及一些特定於加密貨幣的策略,例如挖礦。全權委託基金通常具有混合策略,其中包括在早期項目中進行投資。

•量化基金: 這類基金主要定向或市場中立的方式對市場採取量化投資。一些指示性的策略包括:做市、討論、以及低延遲交易。流動性是量化基金投資策略的關鍵,他們的資金會被限制只能交易流動較高的加密貨幣。

•多策略: 這類基金將上述三種基金的投資策略組合在一起,比如,在某個特定基金說明書中會設定限制範圍,允許交易可以關了多頭/空頭和量化基金子賬戶。

這四種策略中,量化基金最流行,占到當今對沖基金市場上幾乎一半。相比之下,其他投資策略佔比分別是——全權委託做多(19%),全權委託做多/做空(17%)、多策略(17%)——這些投資策略的市場戰略相比較而言要小得多,他們加起來大約占到整個加密對沖基金市場的 50%。

投資人九成是家族辦公室和高淨值人士

從各個受訪基金對各自的投資者群體進行的分類來看,最常見的投資者類型幾乎占到所有投資者的 90%,是家族投資機構(48%)和高淨值個體投資者(42%)。實際上,在我們的受訪者中,沒有人提到養老基金,只有極少數基金會或捐贈基金投資加密貨幣。令人驚訝的是,相比之下,我們發現傳統風投基金和基金的基金(Fund of Funds)在加密貨幣投資中所佔的比例也很小。

這些基金的投資人並不多,加密對沖基金投資者數量中位數是 27.5,平均數是 58.5;平均投資規模中位數是 30 萬美元,平均數是 310 萬美元。從平均投資規模的分佈趨勢,可以看出,大約三分之二的加密對沖基金投資規模低於 50 萬美元。

報告估計,2019 年全球加密對沖基金管理的資產規模已經超過 20 億美元,而 2018 年這一數字是 10 億美元。

各個加密對沖基金持有的資產管理規模分佈同樣也顯示了馬太效應,少數幾家對沖基金,管理著較大的資產規模,這種分佈於傳統對沖基金有些相似,在傳統對沖基金裡,少數大型基金公司管理著大部分資產,「長尾」端基本上都是一些規模較小的基金。

相比 2018 年 2019 年的資產管理規模實現了飛躍,資產管理規模超過 2000 萬美元的加密對沖基金比例從 2018 年的 19%增加到 2019 年的 35%。擁有較高資產管理規模的基金不僅可以吸引新投資者,而且還能吸引更多投資金額,但考慮到集中風險問題,許多投資者不能持有超過 10%的資產管理規模。

全權委託多頭基金業績表現最佳

2018 年加密市場的驟然變冷讓對沖基金的業績預冷,平均業績表現是-46%。但是,當時間來到 2019 年底,加密對沖基金業績中位數漲幅達到 74%,而 2018 年業績表現不佳的加密對沖基金都被迫關閉了。

對於一些資產管理規模較小的加密對沖基金,他們的平均管理費不足以支撐他們達到收支平衡,除非旗下管理的資產表現有非常好的表現,才能確保小加密對沖基金能夠生存下去。

按照不同投資策略分類的加密對沖基金業績。根據數據顯示,採用多策略的加密對沖基金在 2019 年業績中位數佔比為 15%,比量化(30%)、全權委託多頭/空頭(33%)、以及全權委託多頭(40%)都要低。

按照不同加密對沖基金類型比較業績表現,由於一些規模較小的加密對沖基金被迫關閉,導致 2018 年和 2019 年出現了「生存偏差」(survivorship bias)。很明顯,比特幣在 2019 年上漲了 92%,表現超過了所有加密對沖基金,這些加密對沖基金之所以表現不佳,可能與 2018 年的加密熊市有關,同時在 2019 年也沒有把握住市場上升趨勢。

總而言之,這些加密對沖基金充當了降低市場波動的工具,而不是提高業績表現的催化劑。

衍生品可以用作對沖工具,也可以用作生成 alpha 投資的工具,Alpha 意味著超額收益投資。在過去的一年時間裡,加密借貸市場得到了進一步發展,比如許多中心化和去中心化加密交易平台現在都開始為客戶提供借貸和保證金交易服務,因此,閃電貸和利率套利交易正變得越來越常見。

隨著衍生品市場變得越來越多樣化,流動性也變得越來越強,讓加密對沖基金更容易持有空頭頭寸。這意味著加密對沖基金擁有了更先進的投資工具,繼而可以執行更複雜的投資策略。加密對沖基金和傳統對沖基金之間的投資策略關聯度越來越高。

受訪的對沖基金中,有空頭加密對沖基金佔比緊接一半(48%),還有超過一半的加密對沖基金(56%)使用衍生品。在期權和期貨市場上,有大約三分之一的加密對沖基金涉足(現金或實物結算)期貨和期權交易產品。在未來幾年中,如果市場上受監管的加密期貨產品越來越多,預計會有更多加密對沖基金涉足這一領域。

在槓桿交易方面,情況似乎有所不同。2019 年,僅有 36% 的加密對沖基金在使用槓桿交易,2020 年這一數字上升到了 56%,但其中真正活躍使用槓桿交易的加密對沖基金比例只有 19%。

報導認為,越來越多加密對沖基金將會在他們的 PPM 中被允許使用槓桿,但目前仍不清楚未來幾年這一領域是否會有較大幅度增長(畢竟現在經紀商想要獲得債務融資越來越難,他們不僅需要滿足高額抵押要求,還需要規避許多固有風險)。此外,未來可能會有更多人利用衍生品工具獲得槓桿敞口。

延伸閱讀👉🏻👉🏻👉🏻 比特幣上下震蕩太瘋狂!避險基金「意外受惠」報酬率大增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