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繫到吳泰的時候,他正在準備社群公告的文案。這可能是這個社群最後一次發布關於 TON 項目的公告了。

大家都已經知道了,5 月 13 日早些時候,Telegram Open Network(TON)的創始人 Pavel Durov 發了一封名為「TON 是什麼,它為什麼失敗了」的公告信,親口承認了這個融資 17 億美金的頂級項目胎死腹中。

吳泰是 TON 中文社區發起人,同時也參與了 TON 私募。2018 年 1 月與 3 月,TON 分別進行了兩輪私募,通過 175 位私募方融資了 17 億美金。這種級別的私募金額,幾乎可以問鼎任何圈子的項目私募融資,當時 EOS 的一年融資還沒有完成,排在當時融資額第二位的是 Tezos 的 2.3 億美金,TON 的融資是第二名的 7 倍。

直到 Pavel 發公開信之前,吳泰以及中文社區一直在為 TON 的啟動想辦法,但他也沒想到 Pavel 突然就放棄了 TON。「這對我影響挺大的。」

大家其實比較關心退款的問題,據了解,有私募投資者已經收到了退款,退款比例是 72%,我們還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私募投資者都拿到了 72% 的退款,「關於退款這個我不能評論。」Hash CIB 的合夥人 Sandro 表示,Hash CIB 是 175 位私募方之一。

讀過 Pavel 公開信的朋友應該都會感慨,令人熱血且嘆息的結尾讓所有人對這個項目充滿遺憾,「我祝愿所有爭取去中心化,追求平等的人們好運,這場戰役很有可能是我們這一代最重要,也最有價值的戰役,我們失敗了,希望你們能成功。」當看到這樣的結尾,我們眼前浮現的都是 Pavel Durov 的硬漢形象,他曾經正面硬剛俄羅斯政府,曾經二話不說地拒絕俄羅斯政府索取加密聊天應用 Telegram 聊天內容的請求,曾經被俄羅斯政府頻繁找麻煩。

於是,當被寄予厚望的 TON 失敗的消息發酵,大家更多的是惋惜。

但我們他們聊過以後,在惋惜之餘有了另一種想法:現在的 Pavel,已經不再是曾經那個不畏強權的精神領袖了。

其實 TON 原本有辦法啟動的

半年以前,一直比較低調的 TON 突然被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起訴了,理由是違反了證券法。隨後,TON 團隊與 SEC 交涉的消息開始頻繁輸出。

「TON 請的是紐約最頂級的律師。」吳泰告訴陸媒,在他看來,TON 死亡的主因是豪威測試(Howey’s Test)。

豪威測試用來評判特定協議是否構成證券,包括 4 個條件:

1、是金錢的投資;

2、該投資期待利益的產生;

3、該投資是針對特定事業的;

4、利益的產生源自發行人或第三人的努力。

鑑於上面 4 個條件,SEC 認定 TON 的代幣 GRAM 是一種證券。而 TON 與 SEC 之間具體是如何交涉的,我們不得而知。我們只能大膽猜測,SEC 咬緊牙關不認可 TON 向美國投資者的發幣行為。

但 TON 是有其他選項的。

「他可以選擇只退回美國投資人的投資款,甚至我們社區都規劃了一種 TON 啟動方案,可以幫助他們規避監管。」吳泰說。

按照吳泰的計劃,社區內會自發啟動一條鏈,啟動後,這條鏈會贈送給 TON,他們希望用這種方式來幫助官方。這件事情其實一直在進程中,但是隨著 Pavel 的放棄,這件事情也無疾而終。

在所有的選項中,Pavel 選擇了下下簽,「不會有任何反轉了。」吳泰說。

而這樣的放棄,在 Sandro 看來,是團隊對 TON 並不上心的表現,「這很明顯。」

「TON 發起的目的,可能是要發展 Telegram。」換句話說,TON 項目可能更像是 Telegram 融資的工具,Sandro 的邏輯支撐是,在 TON 的加持下,Telegram 的用戶量在去年增長了 60% ,達到了全球 4 億用戶量。

但是,隨著事態發展,使用 TON 這個工具的代價越來越大,已經遠超 Pavel 的預期,所以他選擇了放棄 TON。在評價 TON 與 Telegram 關係的時候,Sandro 用了聰明這個詞,「他們這樣為 Telegram 融資很聰明,沒有股權的損失,還融到了這麼多金額。」

結合他們的回憶,我們猜測 Pavel 的想法可能是這樣的:在 SEC 起訴後,Pavel 請了最好的律師調和,但他發現,這件事情的主要代價不是金錢,而是其他東西。作為為 Telegram 融資和發展的工具,代價過大的 TON 被放棄了。這次他沒有選擇正面硬剛監管機構,沒有選擇其他的替代方案,也許為了保住 Telegram,也許為了其他原因,這次他就放棄了。他曾經在 Telegram 被俄羅斯封禁 IP 的時候都在努力運營,曾經被政府各種找麻煩也沒有放棄,但這次他就放棄了。

當然這只是從一些信息來判斷,不一定是 Pavel 的真實想法,但從某種角度上,我們可以說,TON 死了,曾經的 Pavel 可能也「死」了。

「TON 當初創建的原因,就是今天被終止的原因,諷刺。」這是吳泰對自己全身心關注了兩年的 TON,最後的總結。

關於監管的思考

17 億美金的頂級項目因為監管導致流產,這其實對於其他項目還是有些意義的。

我覺得 TON 帶來的最大關注點,就是監管是不是未來區塊鏈項目的必選項。

合規項目並不是沒有,Blockstack 符合 SEC 監管,是合規的;Algorand、Filecoin 這些頂級項目在 Coinlist 上發行,也是合規的。但絕大多數項目,並沒有經過 SEC 的准許。

但 TON 的事情告訴我們,一旦被監管機構否認,不僅項目會涼,連投資款都不能全款退回。合規雖然是趨勢,但是如果項目沒有合規就會導致投資者損失的話,合規會不會是未來項目的必選項?

Multicoin Capital 的執行董事 Mable Jiang 的看法是,這與項目融資體量有關。

她認為,如果不是融極大體量金額的話,合規的成本其實也挺高的。對應來說,SEC 也有管理成本,如果體量太小也管不過來。如果項目本身現金流很好,就不需要找合規投資人融資,可能就不會從開始就合規了,可能等到體量做起來了,再去考慮這方面的訴求。

不管怎麼說,TON 事件,是區塊鏈項目的一個標誌,標誌著中心化的監管機構將正式影響去中心化的區塊鏈項目,這個趨勢不可逆,新的融資額巨大的頂級美國項目不能沒有合規元素,否則就是下一個 TON。

當然,萬一會有下一個 Pavel 出現呢?

吳泰的 TON 中文社區公告改了幾遍,最終凝結成了 6 點,陳述了事實,也表達了態度。這段公告放在最後,惋惜 TON 這個曾經讓我們期待的項目,惋惜 Pavel Durov 已經不再是曾經的自己,也惋惜所有為了 TON 項目能上線的人兩年的努力。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鏈接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