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 3 月 12 日的大跌之後,比特幣已經連續兩月上漲。但這次幣價上漲與以往有很大不同:「比特幣的上漲曲線,似乎出現了人為操控的情況」。

短時間內,一個名為「Grayscale 基金」的機構浮出了水面。正是它,在大舉收購比特幣。數據顯示,自 2020 年 4 月 15 日起的一個月裡,Grayscale 基金買走了 3.7 萬枚比特幣,相當於全網挖礦產出的 70%。

在 Grayscale 基金背後,是虎視眈眈的華爾街巨頭。它們正在殺入幣市,吸走散戶手中的籌碼。Grayscale  到底是什麼來頭?這個神秘的投資機構,將會如何改變幣圈生態?

機構入場

從 3 月 12 日暴跌到 3800 美元之後,比特幣的價格開始回升,近期一直在 9000 美元上方震盪。但幣圈玩家發現,這一次的幣價上漲,與以往有許多不同。

首先,是 USDT 的溢價情況出現異常。以往,每一次比特幣上漲,USDT 都會出現正溢價,即 USDT 的價格超過美元。但最近,USDT 卻一直維持著負溢價。比如說,在 1 美元等於 7.1 人民幣時,USDT 為 7.04 元。一位幣圈從業者表示,

幣價上漲,中國幣圈玩家大量入場,USDT 價格就會上漲,出現正溢價。但是,這一次幣價上漲,USDT 卻出現了負溢價,這說明中國玩家在出貨,而國外投資者在接盤。

此外,比特幣的價格曲線在近期也出現了奇怪的規律:週一到週五,幣價經常上漲,到了周末,則會下跌。

比如說,5 月 8 日這個週五,比特幣的價格突破 1 萬美元大關,達到近期高點。但在接下來的周末,比特幣開始下跌,兩日跌幅高達 19%。到了 5 月 11 日這個週一,比特幣的價格再次出現上漲,直至週六,才開始回調。

這種不同尋常的幣價走勢,究竟意味著什麼?

有人分析,這是海外投資機構殺入幣市的證據之一:「因為這些機構的員工會在工作日買幣,週末休息。」

那麼,到底是哪些海外機構在不斷購入比特幣?

澳洲比特幣基金公司 ListedReserve 做過一項統計,發現 2020 年第一季度,有兩個美國「大戶」購入了 8.5 萬枚比特幣,相當於同期比特幣產量的 52%。這兩個大戶,一個是美國行動支付公司 Square 旗下 Cash App,而另一個則是 Grayscale。

而 Grayscale 定期公開的資產報告也顯示,它確實在瘋狂買入比特幣。報告顯示,截至 4 月 15 日,Grayscale 掌管的比特幣信託資產總價值已經達到了 20.9 億美元。按當時的比特幣價格,相當於 315,779 枚比特幣。

到 5 月 15 日,Grayscale 比特幣信託資產達到了 32.9 億美元,相當於 353,621 枚比特幣。這意味著,短短一個月時間,Grayscale 就買入了 37,824 枚比特幣,平均每天 1,261 枚。在比特幣產量減半前,每天有 1,800 枚比特幣被挖出。這意味著,Grayscale  每天買走的比特幣,相當於比特幣產出量的 70%。

到了 5 月 12 日比特幣減半當日,Grayscale 更是大手筆買入了 3,716 枚比特幣,遠超其當日產量。

這一輪比特幣價格的上漲,有可能就是 Grayscale 等大戶推動的結果。

Grayscale 何方神聖?

買入如此之多比特幣的 Grayscale ,究竟是何方神聖?成立於 2013 年,Grayscale 是數位貨幣投資集團(DCG)旗下的一支數位貨幣基金,投資標的覆蓋 BTC、ETH、BCH、ETC 等幣種。

通過 Grayscale ,個人、機構投資者都可以合規配置數位貨幣資產。比如說,只要在 Grayscale  上買入比特幣信託基金產品「GBTC」,就相當於間接持有了比特幣。持有 1 份 GBTC,就相當於持有了 0.00096 枚比特幣。目前,每份 GBTC 的淨值為 11.07 美元。

而購買者的比特幣私鑰,會被託管在 Grayscale 的冷錢包裡。由此來看,Graysclae 不過是一個普通的資管機構。它的成功來自何處?

在外界看來,Grayscale 的成名,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其營銷實力。

比如說,每當有比特幣 ETF 的消息傳出,Grayscale 都會趁機推銷自己的信託產品。2019 年 5 月,Grayscale 策劃了一起成功的營銷活動,將自己的名氣推到了頂峰。當時,Grayscale  錄製了一段推薦比特幣的廣告片。廣告片用荒誕的鏡頭,記錄了西裝革履的投資者們提著笨重的黃金走來走去的畫面,並稱:

投資黃金?你恐怕還活在過去。

同時,Grayscale 發起了「Drop Gold」(拋掉黃金)運動,在華爾街引發轟動。

但 Grayscale 真正的殺手鐧,其實是合規。早在 2013 年,Grayscale 就被美國證監會(SEC)批准,可以通過非公開手段,針對指定投資者進行募資。2020 年 1 月,Grayscale  更是在 SEC 成功註冊,成為了首個在 SEC 獲批的數位貨幣投資平台。

通過 Grayscale ,華爾街大亨們有了投資比特幣的合規渠道。Grayscale 最新報告顯示,目前,它一共管理著 36 億美元資產,其中 88% 都來自於機構投資者。

而美國特殊的金融政策,也讓 Grayscale 受到了個人投資者的歡迎——Grayscale 還有 12% 的資金來自個人投資者,其中三分之一來自退休金帳戶。在美國,許多人都沒有現金存款,而是靠退休金帳戶進行投資、理財。個人投資者通過退休金帳戶投資,可以獲得稅收優惠,但只能投資合規的金融產品。

所以,一些美國人如果想投資比特幣,也會選擇 Grayscale  這樣的合規平台。不過,投資者們也要承受合規帶來的溢價。

5 月 15 日,每份 GBTC 的淨值是 11.07 美元。按此計算,GBTC 信託中一枚比特幣的價格為 11,448 美元,與二級市場 9,700 美元的比特幣價格相比,GBTC 有 18% 的溢價。

「華爾街不喜歡私鑰。」美國幣圈如此評論。和自己持有比特幣相比,他們更願意讓 Grayscale  代為管理。

爭議

在幣圈,Grayscale 被認為是多次幣價上漲的直接推動者。「Grayscale 是機構中的『死多頭』,只買不賣,堅定看多。」一位幣圈玩家評價。與幣圈常見的量化投資基金不同,Grayscale  是一支信託基金,並不會在市場上進行頻繁交易。它的盈利模式非常簡單:每年向客戶收取 2%-3% 的管理費。

Grayscale 也不支持投資者贖回比特幣資產。投資者只能去 OTC Market(一家美國 OTC 交易所)尋找買家,賣出 GBC 信託基金。這意味著,在幣圈的二級市場裡,Grayscale  是「只買不賣」的存在。它也因此被許多渴望幣價上漲的玩家和散戶,視作親切的「戰友」。

人們的想法,確實有一定依據。

Grayscale 的母公司 DCG,被視作數位貨幣、區塊鏈行業的頂級投資機構。DCG 的創始人 Barry Silbert,也是一位堅定的「Hodler」(囤幣不賣者),曾經多次在 Twitter 上號召玩家拿住手裡的比特幣。

近年來,DCG 在全球三十多個國家投資了一百多家區塊鏈公司,覆蓋了公鏈、交易所、錢包、媒體等多個領域。中國幣圈玩家熟知的交易所 Coinbase,以及區塊鏈媒體 Coindesk,都曾被其投資。

華爾街

不難看出,無論是管理費的盈利模式,還是母公司在整個幣市的產業地位,都決定了 Grayscale 可以通過幣價上漲直接獲利。但在幣圈,Grayscale 還是存在一定爭議。許多時候,它站在了散戶們的對立面。

比如說,在比特幣、ETH 等主流幣外,Grayscale 還長期重倉了 ETC。後者是以太坊的分叉幣,市值常年維持在 20 名左右。按常理來說,這樣的小幣種並不值得 Grayscale 青睞。但在幣圈,ETC、Grayscale 及其母公司 DCG 之間的親密關係,從來都不是秘密:DCG 是 ETC 的投資方,DCG 的老闆 Barry Silbert 多次為 ETC 站台。

此外,Grayscale 還堅持定期為 ETC 的一個開發團隊捐款,並稱四年來已為其捐款超過 110 萬美元。同樣的故事,也發生在另一個幣種 ZEN(近期更名為 Horizen)身上。它在幣市的市值排名常年在 60 名之外,但卻被 Grayscale 看重——DCG 也是 ZEN 的一個投資方。

對於 ETC、ZEN 這樣的小幣種而言,Grayscale 不僅是大玩家,還是幕後的操盤手。在這些市場,散戶的命運,往往都掌握在 Grayscale 這樣的大莊手中。2020 年,疫情之下,全球金融形勢撲朔迷離。而在比特幣產量減半之後,幣市的未來也不明朗。此時,Grayscale 卻動作不斷。或許,機構投資者正在跑步入場。

一場新的洗牌,已經開始。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鏈接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