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以來,合約交易所紛紛湧現,各種花式玩法也應運而生。

「合約有風險」的共識似乎被拋諸腦後,取而代之的是帶有「簡單」、「賺錢」、「快來」等潛台詞的字眼。然而,在合約熱潮背後卻潛藏著各種亂象,比如,有些分析師和交易所聯合做局,坑騙用戶,吃客損。據悉,一次客損,用戶手續費 50% 左右的分成會被分析師拿走。

對於那些自誕生起就懷著「收割」意圖的山寨合約交易所,用戶的一舉一動都在幕後莊家眼裡,想賺錢離場幾乎沒有可能。對於一個成熟的金融市場,期貨合約必然是標配。但就目前的加密貨幣合約來說,如果說,擺在眼前的根本不是一場公平的遊戲,那該怎麼辦?

 不想玩了,玩不起了 

「我開多了,一波爆了,有什麼好說的?」上午十點的北京,電話那頭的聲音有點不耐煩。

「不玩了,不想玩了,玩不起了」,當陸媒《DeepChain 深鏈》問是否還想繼續做合約時,合約玩家張海(化名)表現得很失落,「接下來,好好工作,還債。」

 在合約市場中,張海把從銀行借來的錢,全數交給了冰冷的市場。總共負債 50 萬。而就在近期,比特幣從 9800 美元跌至 9100 美元時,張海輸掉了他最後的籌碼。夢幻的是,三個月前,張海的帳面上還有 100 萬的浮盈。2019 年張海投身到合約市場中。

當時我在一家區塊鏈媒體里工作,有時候能比散戶們更早地知道一些行情變化的消息。所以,偶爾開一兩個單子,多少也能小賺一點。

當年 6 月 1 日,EOS 的母公司 Block.one 舉行新品發布會。在張海看來,幣圈行情走勢的邏輯就在於,每次開大會之前,幣價都會快速上漲,直到會議開始的那一刻,幣價才會暴跌。「之前 CoinDesk 共識大會,EOS 超級節點競選都是這樣的。」張海表示,「於是我決定賭一波大的。」

早在發布會開始之前一個禮拜,張海便開了很多張 EOS 看多的合約單子,並且加了高槓桿。果然不出張海所料,那段時間,EOS 從 6 美元漲至 6 月 1 日的 8.5 美元。「我記得當時發布會是在北京時間早上 7 點開始,我在早上 6 點就全平掉了。」

由於判斷準確,張海在這一波中,賺到了 20 萬左右。有趣的是,當時和張海一起等待 Block. one 發布會行情的,還有他的朋友李尋(化名)。同樣的倉位,同樣的倍數,同樣的時間,但二者迎來了不同的結局。「早上 7 點的發布會,我選擇通宵不睡來等待。」為了消磨整晚的時間,李尋隨機點開了一場足球賽,看的昏昏欲睡。最終,李尋睡過了頭,一覺醒來,什麼都記不清了,只剩下手機裡幾十條未讀的合約風險提示短信和合約帳戶裡的空空如也。

李尋不認命,EOS 的故事講完之後,比特幣隨後來到了 13000 美元。這一次的李尋,沒有再睡過頭,他通過各種渠道,借了一些錢,投入到合約中,賺到了很多錢。「那時一個 100 倍的小單子,都能給我帶來將近 20 萬的收益。」李尋津津有味地回憶著曾經的輝煌。「那段時間,幾乎每天一覺醒來,都能看到帳戶上多了 1 萬多塊錢。」李尋表示,「我最多的時候,靠合約賺的錢已經足夠支付一套武漢房子的首付。」

同年 6 月 27 日,當比特幣漲至 13900 美元時,張海打電話給李尋,告訴他差不多了,該收手了。然而,不甘心於此的李尋沒有聽從張海的建議,選擇了繼續。「當時我就想的是,比特幣再漲一點點,就一點點我就走。再賺 20 萬我就收手。」

  然而,上漲沒有迎來,暴跌隨後將至,比特幣急劇下跌,李尋爆倉了,直接歸零。這一次的歸零,讓李尋負債累累,最終選擇退出了合約市場。

我當時除了惋惜,還有點暗自慶幸,以為自己是個幸運兒沒想到,我只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

張海和李尋因為合約爆倉先後離開了合約市場,成為了幣圈合約領域,兩顆微不足道,不會引起注意的流星。然而,當時的他們或許根本預料不到,在離開之後,合約市場將變得更加火熱、兇猛和殘酷。

 合約交易所太多,「韭菜」不夠了 

2020 年 4 月,飽受疫情拖累,呆在家中的孫渺(化名)終於等到了解禁。在解除封禁的第二天,孫渺便從老家內蒙坐上了南下深圳的火車。這一次,他去深圳不為別的,而是要去他好朋友開設的合約交易所中幫忙。

「我們已經慢了,落後太多了。」電話那頭,孫渺認為,合約的火熱已經快一年了,如果再趕不上這班車,很有可能以後就沒有賺錢的機會了。在現貨玩法愈發單調的加密貨幣行業,人們對於期貨合約的關注度正在悄然發生變化。

「比特幣期貨市場正在改變加密貨幣的格局。」2019 年底,美國洲際交易所 CEO Jeffrey Craig Sprecher 堅定的認為,未來,比特幣的期貨市場前途寬廣。

據 TokenInsight 平台數據,在 2020 年 Q1 季度,加密貨幣衍生品成交總量突破 2 萬億美元大關,和去年全年平均值相比,上漲了 314%。全市場日均成交量為 233 億美元,較去年上漲 274%,單日最高成交量發生在 3 月 13 日,達到了 625 億美元。從 OKEx 到火幣,從火幣到幣安,再從三大交易所到現如今以合約交易為主打的 AAX、Bybit 等。

行業內大小交易所紛紛開始了合約賽道的競爭。合約的春天已經來了。從去年開始,到今年盛行,不經意間,越來越多的交易所開始把注意力轉向合約產品。

據 AICoin 數據顯示,在納入統計的 59 家交易所中,目前已經有 27 家交易所開設了期貨交易。合約之火,可見一斑。儘管在 AICoin 的統計數據中,已經有將近一半的交易所主打合約業務,但在孫渺看來,這個數字多多少少有一點太過於保守。孫渺表示,

深圳不比北京上海,在這裡,不知名的小型合約交易所還有很多。因為買一套合約系統,太便宜了,50 萬就能搞定。其中有不少交易所說不清到底是不是傳銷盤。

去年 11 月,曾有很多傳銷資金盤團隊被揭發借區塊鏈之名行傳銷之實。「許多人註冊區塊鏈公司的目的不純。」網貸天眼區塊鏈領域分析師高才業認為,區塊鏈大熱後,為趕風口,無論是公司還是個人都想搶占市場分一杯羹,導致整個行業亂象叢生,「割韭菜」的意圖十分明顯。

「什麼賺錢做什麼」,現在合約是加密貨幣行業內最火熱的玩法,因此很多傳銷團隊也開始借合約之名來繼續圈錢。然而,隨著越來越多的交易所涉足合約領域,與之相對的,是合約用戶的增長數量無法跟上合約交易所發展的需求。如何獲取更多的流量,成為了諸多合約交易所頭疼的問題,也成了合約市場獲客新玩法的驅動力。

 不怕你賺錢,就怕你不來 

為了吸引更多的玩家來玩合約,交易所們不斷地打出各種噱頭,推出各種玩法。有些交易所通過與行業內知名的 KOL 或分析師合作,將用戶聚攏到自己的交易所中。林馬(化名)是交易員孵化機構的相關人員之一。據他表述,參與到給交易所導流的分析師和 KOL,通常被稱之為「代理」。

一般而言,行業內的 KOL、分析師或多或少都有自己的粉絲群體,比如幣圈最知名的那一批交易員,大多數都有 2 到 4 萬個粉絲。舉個例子,如果他們振臂一呼,宣布加入某個交易所時,能帶動的粉絲數量也是可想而知的。

通常情況下,每帶動一個新用戶,對應的 KOL 就能從中賺取其合約交易手續費 40% 到 50% 的抽成。和現貨交易不一樣,合約交易講究的是快進快出,有的用戶 5 分鐘就能開一單,有時候一天能開十幾單甚至幾十單。其中利潤,相當可觀。在此基礎上,負責對接分析師和 KOL 的代理商們再從中抽成 10% 左右。

據了解,有優秀的代理商一個月能賺 20 萬左右。先讓豪紳出錢,帶著百姓捐錢。豪紳捐了,百姓才跟著捐。錢到手後,豪紳的錢,如數奉還,百姓的錢,三七分帳。

 這句話用來形容交易所的這種模式再貼切不過。交易所因缺乏流量而找到 KOL,KOL 帶動粉絲入場,粉絲憑藉 KOL 的分析下單獲利,交易所從中賺取手續費,KOL 得到分成,看起來是一個三贏的局面。然而,面對合約市場潛在的天量利潤,一些交易所難免不動一些歪心思。

有的交易所,與代理商或者 KOL 達成合作,聯合做局,誘導合約玩家虧損,玩家虧損越多,代理商和 KOL 賺的就越多。這個操作,被稱之為吃客損。粉絲出於信任選擇追隨 KOL,而 KOL 轉手就把粉絲給賣了,典型的殺熟。孫渺提到,

一個真實日活 1000 用戶的小型交易所,只要憑藉合約交易手續費,就能賺一個盆滿缽滿。而吃客損給交易所帶來的收入往往是合約手續費收入的 4 倍。

除了 KOL 帶單之外,有的交易所,諸如 FTX 還將各種各樣五花八門的合約玩法擺在了玩家面前。和常規交易所只上線各種各樣主流幣種的合約產品不同,在 FTX 上,你甚至可以通過合約來競猜 2020 年美國總統大選的結局。萬物皆可賭,F2pool 礦池創始人神魚對 FTX 這麼評價。「一切為了流量。」林馬解釋道,交易所就是一個賭場,會想盡各種花樣來吸引人流進來,不怕你賺錢,就怕你不來。

更何況,對大多數用戶而言,在合約市場穩定盈利難於上青天。 

 在林馬看來,無論是 KOL 引流也好,交易大賽贈送體驗金也好,炒各種合約噱頭也好,如果用戶具備一定的交易能力,現在反而是一個獲取額外收益的好機會。但有一點要尤為注意。

上文中說到,一套合約系統便宜一點的 50 萬左右就能買到,但合約領域還有一個技術壁壘就是撮合交易系統,即用戶在盤口內下一個單,系統會在最短的時間內自動幫用戶找到一個對手盤,以此來完成合約交易。林馬如是說,

這有很高的技術門檻,目前做的最好的就是 OKEx 和火幣,不得不說他們做了好幾年,還是有點實力的。

而交易所想要接入撮合交易系統,往往需要付出上千萬元的資金以及 3 到 5 個月的時間投入。一方面,並不是所有的交易所都有實力接入這一套體系,就算接入了,也不會很好用。沒有撮合交易系統的交易所,一般採用的就是記帳式交易。

用戶下一個合約單,在記帳式交易系統中,交易所只是幫你記錄了下來,並沒有實現真正的交易。此外,用戶也不知道和你成交的對手到底是誰。「說白了,在這種交易所交易,用戶運氣好,在合約賺的錢,都是賺的交易所老闆的,虧的錢,自然也都進了老闆的口袋。」林馬如是說。再加上,用戶的每一筆入金,每一個點位,交易所老闆在後台都能看得一清二楚,用戶又有什麼理由不虧錢呢?

這是最噁心的一件事,甚至還不如中行的原油寶事件。所以,如果有用戶想做合約,在挑選交易所時,不要用沒有撮合交易系統的交易所。最簡單的特點,就是看一個交易所有沒有撮合盤口。”

 不公平的賭局 

看到合約門道如此多,或許有人會認為,合約兇猛,應該敬而遠之。但也有人認為,不論你玩不玩,合約它就在那裡。某帶單平台前員工透露,

任何一個成熟的金融市場,發展到最後,期貨交易一定會變得非常發達。加密貨幣行業也不例外。

據 Skew 平台數據,今年 3 月 12 日,整個加密市場的比特幣期貨交易總額達 500 億美元,超過了今年網易的淨資產 450 億美元,其中,OKEx 與 BitMEX 上的期貨交易量超過 100 億美元。當天,也成了比特幣誕生 11 年以來,歷史上交易最頻繁的一天。

WechatIMG10.png

除此之外,當下的合​​約市場,普通合約用戶對於大盤、K 線等金融專業知識的認知率還很低。林馬表示,

其實也可以理解,早先整個區塊鏈行業都沉浸在 ICO 的模式中,賺錢就是選好幣種,然后買入,到時候再賣出,就這麼簡單。突然讓他們去分析行情,的確很困難。

於是便有了各種各樣的分析師、帶單員。看不懂行情不要緊,跟著分析師去下單即可,這一模式成為了當下合約市場的一個新趨勢。也正因此,在林馬和孫渺看來,加密貨幣合約領域對於專業交易員的需求缺口依然還很大。林馬認為,

現在有的合約平台,在圈內找不到合適的帶單員之後,往往都會直接從傳統金融領域招募專業的操盤手。

林馬認為,合約帝、幣 coin 等機構能在現在的加密貨幣領域成為比較有名氣的公司,就是因為契合了市場對專業分析師的需求。作為普通用戶的我們,又該如何看待合約市場呢?

有人說,專業知識不足,我就認真學習這些知識;有人說,來到合約市場,就是追求未知的刺激。但即使你是補足了專業知識,做好了應對風險的準備,但是你能確信眼前的賭局是一場公平的遊戲嗎?

不論是合約交易所、帶單平台抑或是分析師,其最終目的無非是從合約玩家身上攫取利潤,手續費、返佣、殺熟、吃客損、聯合收割……你永遠都不知道火熱的合約市場背後到底藏了多少把刀。

最後,請始終記得:合約兇猛,入場請三思。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鏈接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