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點提示

  • 中國國家層面支持的區塊鏈服務網絡 BSN,已與包括 Tezos、NEO、Nervos、EOS、IRISnet 和以太坊在內的 6 條公共鏈展開合作。
  • 從 8 月 10 日開始,這六條公鏈上的開發人員將能夠使用來自 BSN 海外數據中心的數據存儲和帶寬來構建 DApp 和運行節點。
  • 全球用戶將通過網絡的跨鏈結構以及與中國銀聯的合作關係,訪問中國的企業鏈和財務數據。

BSN 中文名稱為區塊鏈服務網絡(Blockchain-based Service Network 以下稱為服務網絡或 BSN)是一個跨雲服務、跨門戶、跨底層框架,用於部署和運行區塊鏈應用的全球性公共基礎設施網絡,由中國國家信息中心(SIC)、中國移動通信集團公司、中國銀聯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紅棗科技有限公司共同發起。網際網絡是通過 TCP/IP 協議將各方的雲端資源和數據中心連接而形成的,BSN 則是通過一套區塊鏈協議將屬於各方的雲端資源和數據中心連接而成的,兩者均不屬於任何單一組織,都是公共基礎設施。

由中國政府支持的區塊鏈基礎設施將於 8 月 10 日在全球範圍內開放服務,服務對象為全球去中心化應用(DApp)的開發人員。 此舉是中國成為區塊鏈公司基礎設施提供商計劃的一部分,該計劃類似於中國在其他主要新興技術(如 5G、人工智能)中的戰略佈局。 

目前來看,中國的全球區塊鏈戰略推進還是一帆風順的。

全球版的 BSN 已將其數據中心與六個公鏈集成在一起,這六個公鏈分別是 Tezos、NEO、Nervos、Cosmos 的 IRISnet、以太坊和 EOS。這些公鏈上的開發人員可以使用 BSN 提供的數據存儲、帶寬和其他資源來運行節點和應用程序。 

BSN 提供的廉價服務,與其他中國企業區塊鏈的互操作性,以及從中國銀聯獲取財務數據的優勢,將使這些公鏈受益,因為國外的區塊鏈公司很難獲取和處理這些數據。   BSN 創始公司之一北京紅棗技術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何以凡表示:

這是一個里程碑,因為 BSN 是第一個由國家支持的區塊鏈基礎設施,通過與主要的公鏈整合而進入全球的開發者社區。

項目已於 4 月啟動,是由中國國家信息中心(SIC)牽頭,並由中國移動和中國銀聯以及設計 BSN 技術框架的紅棗科技共同支持。 SIC 是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NDRC)旗下的一家公共機構,這是中國政府最高的經濟計劃機構。該機構一直是中國國家信息安全政策的主要設計者之一,並為決策者監控和處理宏觀經濟數據。 

何以凡表示,這六個區塊鏈項目是 BSN 的第一批去中心化公共區塊鏈,它可以在其橫跨巴黎、舊金山和香港的三個數據中心的網絡上運行。 他說:

我們對哪家才能成為第一個被整合的公鏈進行了很多思考。除了我們在四月份披露的以太坊和 EOS 外,我們還決定加入另一個公鏈 Tezos,以及兩個在中國發起的著名項目 NEO 和 Nervos。

他說,BSN 的目標是根據用戶群,技術背景和產品,在今年年底之前建立 10​​​​多個公鏈。 

區塊鏈雲端服務

Nervos 的聯合創始人呂國寧表示,BSN 可以為區塊鏈開發人員提供量身定制的基礎架構服務,並指出項目需要在該架構上運行節點才能運行。呂說:

本質上,區塊鏈公司正在使用 BSN 的標準化網際網路服務,而不是通過調整自己的技術框架以使用此類服務​​。” 

呂說,標準化的開發環境為開發人員節省很多時間和金錢。對此,IRISnet 基金會的創始人曹海麗認為,

例如,驗證節點需要高級別的安全保護,以防止節點遭受分佈式拒絕服務(DDoS)攻擊(最常見的網絡攻擊之一,使用戶無法使用網絡)。

BSN 將在其運營過程中隱藏這些複雜性的安全功能。曹表示,將來,開發人員可以像使用雲端服務一樣使用 BSN 運行節點,並且開發人員可以搜索區塊鏈的名稱,並持有其私鑰以構建 DApp 或運行節點。 

如果開發者每天對 BSN 節點發起的請求少於 2000 個,那麼他們將在 BSN 上享受免費服務。紅棗科技的何以凡聲稱,對於 DApp 開發人員而言,BSN 將比其他網絡更具成本效益和穩定性。 區塊鏈項目有免費的節點,但是一旦 DApp 失去與節點的連接,它們就會變得不穩定且難以追踪。許多 DApp 從亞馬遜網絡服務(Amazon Web Services,AWS)購買服務,並在數據中心中構建自己的節點。 

這樣做的缺陷是成本過高,例如對於像阿里雲這樣的網絡上的單個節點,開發人員每年必須支付數万美元的人力資源成本才能維護該節點。相比之下,BSN 只需為運行節點所需的年度資源和運營服務支付數百美元的費用。 

APIs

雖然 BSN 只包含了六個公共鏈,但用戶在與 BSN 的節點鏈接後,將有十幾個選項可以選擇。六個公鏈都將配給主網和測試網節點,開發人員可以通過節點首先在測試網上運行其應用程序,並發現潛在問題,以確保其真實運行時流暢無阻礙。 

雖然所有鏈都可以通過其本機應用程序編程接口(API)連接到節點,但以太坊和 EOS 開發人員可以選擇由第三方區塊鏈中間件公司 dfuse 提供的 API 服務。 對於以太坊和 EOS,將有 Mainnet 節點,testnet 節點和 dfuse 節點,並將它們自己的特殊 API 結構附加到節點上。

dfuse 成立於 2018 年,是一家總部位於加拿大蒙特利爾的公司,最初是為基於 EOS 的應用程序提供 API 服務,後來擴展到以太坊上的項目。  dfuse 聯合創始人兼首席技術官亞歷山大·波吉特(Alexandre Bourget)說:

BSN 看中了我們的可擴展性。dfuse 已在能夠每秒處理 5000 至 10000 個突發交易的公鏈上構建並通過了壓力測試,也做好了應對行業接下來 10 倍和 100 倍於現在的體量。

dfuse 獲得了美國數字貨幣投資基金 Multicoin Capital 和英特爾的投資事業部的資金支持。 

一個網絡,兩個系統

開發人員可以在 BSN 全局版本的六條公鏈上構建 DApp,但國內政策傾向於限制發行了代幣的公有鏈。NEO 創始人達鴻飛說:

中國政府和監管機構對分佈式的公鏈非常謹慎,並儘量不參與任何與公鏈有關的事情。但是 BSN 具有明確的商業目的,並得到具有政府背景的實體企業的支持,包含公鏈系統,因此這非常有趣。

達鴻飛表示,就像 TikTok 字節跳動一樣,該應用的國際版本不一定符合中國法規,而適用所在國家/地區的當地法規,BSN 體現了中國公司走向全球的一種常見的務實方法。

BSN 可以作為非中國區塊鏈公司進入中國區塊鏈社區的一個通道。 

達鴻飛說,中國境外的開發人員可以使用許多中國企業區塊鏈來構建其 DApp。 Tezos 基金會理事會主席胡伯特斯·湯恩豪斯(Hubertus Thonhauser)表示:

我們很高興 Tezos 加入到公共區塊鏈隊列中,這將為公司和軟件開發人員在中國乃至全球構建基於區塊鏈的應用程序提供基礎層。參加 BSN 是 Tezos 項目在廣泛採用機構的道路上邁出的重要一步。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鏈接)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Avatar

區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