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最初因為失業而選擇從零開始擁抱以太坊的大男孩,最終送還給了以太坊一個驚喜大禮,而這份大禮對以太坊生態還在產生持續而深遠的影響。

據 The Block Research 統計,去中心化交易協議 Uniswap 在 7 月份新增 57976 名用戶,環比增加 132%,其網站訪問量也從 6 月的約 9 萬人次增加到 7 月的約 142 萬次,同比增加 15 倍左右。

與此同時,Uniswap 的流動性及交易量更是一騎絕塵,根據 coingecko 數據,截至 8 月 11 日,UniswapV1、V2 總流動性超過 2 億美元,24 小時交易量已經超過 2.5 億美元,幾乎平分了 DEX 世界的一半天下。

以太坊

天下 DEX 共一石,Uniswap 獨得五斗,Curve、Finance、Aave、Balance 近乎各得一斗,其它數十家共分兩鬥。

少為人知的是,如今如日中天的 Uniswap,合約正式部署於 2018 年 11 月 2 日,不僅僅誕生不到兩年,其創始人 Hayden Adams 也是個不折不扣的「半路出家」的以太坊開發人員。

關於創始人,近期社群流傳這樣一段文字,可以看出創始人的故事非常勵志:

Uniswap 的創立者 Hayden Adams 是 2017 年的 1CO 牛市最鼎盛的時候被原來的公司裁員下崗,從零開始學習 Solidity(以太坊的智能合約語言),自己原來的專業是八竿子打不著的機械工程。

Uniswap 是他寫的第一個大型程序,從來不交易,也不是交易員,更沒有做過交易平台。項目沒有融一分錢,而且所有交易手續費都分發給了玩家 (到現在為止還沒發幣) 自己做了一年多 2019 年年初 Uniswap v1 上線後拿到 ETH 基金會的獎金 (隔壁的 Block .one 一點都不會臉紅),才獲得風險投資。隔年,也就是今年 4 月 v2 上線。目前已經成為了真實交易量過億的 DEX。

「Uniswap 之父」,不會編程的「失業青年」,出手即巔峰

2017 年 7 月 6 日,正是加密貨幣浪潮日漸狂熱的發酵期,以太坊的敘事藍圖也剛徐徐展開,整個區塊鏈世界一片火熱。

但這個燥熱的夏天對西門子公司的機械工程師 Hayden Adams 而言,卻如墜冰窟——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最終以被裁員劃上了句號,人生低谷看似不可避免。

以太坊

不過 Hayden Adams 還未來得及品嚐離職的苦悶,在以太坊基金會工作的好友就向灰心喪氣的他提了個頗有煽動意義的建議:

機械工程本來就是一個垂死的領域,而以太坊是未來,所以你正好可以開始嘗試寫智能合約!

聽起來很誘人,但對不會編程的 Hayden Adams 而言,這就像是個不可能完成的挑戰。不過在朋友的強烈安利下,Hayden Adams 最終決定從零開始,花了兩個月時間認真學習了 Solidity 語言(以太坊開發的智能合約語言)、Javascript 以及以太坊的基礎知識。

萬事開頭難,在邁出第一步之後,為了鍛煉自己,Hayden Adams 決定做一個「真正的」項目練練手。與此同時,V 神在 reddit 上的一篇帖子《Let’s run on-chain decentralized exchanges the way we run prediction markets》中正好提到了一種全新的 DEX 機制設想。

以太坊

還是在那位好友的建議下,Hayden Adams 便沿著這條思路,決定實現一個自動化的做市商 (Automated Market Maker)。到 2017 年底,初始的概念驗證和代碼合約、網站完成設計,就這樣,Uniswap 開始了它草蛇灰線的誕生與發展歷程。

以太坊

作為一名失業的青年機械工程師,之前不懂編程,也從未做過交易平台,Uniswap 更是他入門寫的第一個大型程序,卻一躍崛起為全球最簡單也是最大的自動化做市商,交易量直逼中心化交易平台扛起了去中心化交易平台的頭號大旗。

DEX「精神圖騰」,挑戰中心化交易平台的「現象級對手」

雖然 DEX 早在 2017 年就逐步起勢,但在 2020 年之前,如果談「DEX 取代 CEX(中心化交易平台)」,都被公認為是奢侈的夢想——彼時的 DEX,以 kyber 等為代表,還只能倚重錢包等入口來實現流量捕獲,交易體驗和深度、品種、認知度都遠不能動搖 CEX 地位半分。

即便大家也都知道並堅信「DEX 終將取代 CEX」,但誰都不敢斷言這個未來有多遠。直到 Uniswap 的出現,直接帶動了 AMM 類型 DEX 的生態大發展大繁榮——以 Uniswap 為代表,自動化做市商 (Automated Market Maker)  開始在 DEX 賽道嶄露頭角,它用既定算法替代人工報價,不僅去掉了中心化的撮合與清結算,還消除了交易中的做市商,一經推出便在去中心化世界大受歡迎。

以太坊

Uniswap 為交易者提供了無須許可的代幣交易,具有簡潔的用戶體驗,同時也為流動性提供者提供捕獲價值的機會。

簡單的理解,「Uniswap 就如同一個特殊的自動售賣機,只要有人買走商品,該商品的價格就會提高,且取的越多,價格飆升越快,直到做市商和套利商補貨,與傳統做市商的盈利模式不同,這種模式下是套利商賺差價,做市商分紅」。

並且 Uniswap 的做市商並非真正意義上的做市商,他們大多是普通用戶,使用自有資金存入資產,並且按其占資金池的比例分得交易手續費,因而某種程度上,Uniswap 也屬於一個「純粹的清流項目」。

所有交易手續費都分發給了提供「存貨流動性」的玩家 (到現在為止還沒發幣),自己默默做了一年多的產品推進,直到 2019 年年初 Uniswap V1 上線後拿到 ETH 基金會的獎金,才獲得風險投資,近期官方宣布完成 A 輪 1100 萬美金融資,A16Z 領投。

以太坊

夫唯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在今年 4 月 V2 上線之後,Uniswap 帶領自動化做市商類型的 DEX 項目集體崛起,引爆了整個賽道,掀起一股創新熱潮。

DEX 月總交易量不僅在 2020 年 6 月首次突破 10 億美元大關,在接下來的 7 月更是直接達到 45 億美元,開始逐步有力劍指 CEX 原先鐵板一塊的統治地位。

而 Uniswap 在 8 月 11 日交易額就達 2.5 億美元,這個交易額等同於 Kraken,相當於 Coinbase 交易額三分之二,甚至超過 Gemini、Polo 和幣安美國三家交易平台交易額總和。

以太坊上冉冉升起的新星,前路依舊漫長

Uniswap 正在逐步擔起實質性挑戰 CEX 的歷史使命,即便最終真正刺向 CEX 的致命一擊可能並非由它發出,但它無疑已經成為扭轉這場戰局態勢並給大家帶來信心的「精神圖騰」。

但凡事都有兩面性,在 Uniswap 的機制設計中,為了反應真實的市場供需,套利幾乎佔據了關鍵的地位——每筆交易後,由於庫存的變化,模型會給交易資產賦予新的價格,如果價格偏離市場價格,會出現套利機會,套利者可以按照偏離的價格成交,獲得差價回報的同時將缺少的資產補足進池子。

以太坊

這也就使得在目前的 Uniswap 交易中,套利操作佔據了絕大部分比例。而 Uniswap 等 DEX 的火爆(套利需求)中,在如今以太坊天價 Gas 費用的大背景下,更是幾乎將以太坊單次支付動輒幾美元甚至十幾美元的痛點最大化呈現。

就在 8 月 11 日,Uniswap 上的交易費總量已經超過了比特幣的礦工費總和,也是一件值得作為里程碑看待的標誌性事件,毫無疑問,在接下來的階段中,Uniswap 火爆與以太坊網絡擁堵之間的矛盾不可能長期共存或被理所當然地忽視。而這,需要新的解決方案,前路依舊漫長。

以太坊

2018 年 11 月 2 日的那天下午,Hayden Adams 和所有人都沒有想到,Uniswap 這個「獨角獸」會在不到兩年的時間裡迅速生髮,並最終成長為以太坊生態中最令人矚目與舉足輕重的項目之一。

一個最初因為失業而選擇從零開始擁抱以太坊的大男孩,最終送還給了以太坊一個驚喜大禮,而這份大禮對以太坊生態還在產生持續而深遠的影響,未來未知,但未來已經在向我們走來。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鏈接 |  作者:白話區塊鏈 – 一棵楊樹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Avatar

區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