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面上有多款跟美元、歐元等法幣匯率掛鉤的穩定幣,而與比特幣匯率 1:1 掛勾的代幣,也可稱得上是比特幣的穩定幣。近來,這種新趨勢使越來越多的用戶能夠在比特幣和以太坊兩方面均獲得很好的收益。

在區塊鏈行業中,隨著最近 DeFi 的快速發展,到目前為止,各 DeFi 應用程序通過各自 Layer 1 採用的比特幣價值飛速增長,遠遠超出了我們的預期。它們中的大部分已在 DeFi 的「默認協議」以太坊生態中傳播開來。截至 8 月 16 日,以太坊中使用了超過 38,000 個 BTC,目前佔以太坊總市值的 1%。當然,這些比特幣的數量僅佔可用比特幣總量的 0.181%,但是,如果這種趨勢持續發展,那麼,這可能會對比特幣網絡本身產生影響。

而且,以太坊不是唯一接受這些創新型比特幣支持類代幣的 Layer 1 協議……

在這些比特幣支持類代幣中,最受歡迎的是 WBTC(封裝比特幣),它是由 BitGo 在 2019 年初開發和推出的。感受一下這種代幣的迅速普及:得益於 DeFi 帶來的狂熱,截至 6 月 1 日,該類代幣的數量僅為 3,911 WBTC,而截至 8 月 16 日時,數量已達 26,000 WBTC,相當於在 2 個月的時間內增加了 570%。

現在,一些 Layer 1 協議中也湧現出不同的比特幣支持類代幣。例如,智能合約協議 Tezos 已經宣布了他們自己的原生比特幣支持類代幣 tzBTC,該代幣目前正在開發和測試中。在 Interlay 支持下,Polkadot 也宣布了其針對 PolkaBTC 的開發和測試計劃。下圖的時間表就列出了在主流 Layer 1 協議上啟動或最近宣布的比特幣支持類代幣,其中大部分都在以太坊上。

以太坊

圖 1 主流第 1 層協議上比特幣支持類代幣開發時間表,包括其當前鎖定的比特幣數量及​​其背後的團隊。

回顧起來,這些比特幣支持類代幣的出現是天才之舉。它允許「比特幣至上」主義者在「HODL」住比特幣的同時,將比特幣應用在其他 Layer 1 協議的生態中。你可以稱之為雙贏。大多數錨定比特幣類代幣的工作方式很簡單:比特幣持有者只須簡單地將他們的比特幣存入另一個受控的錢包地址中,與此同時,對應協議就會按照代幣標準鑄就出 1:1 的錨定比特幣代幣。不同的協議中此過程有細微差別,但大多數情況下,它們基本上都是將你的比特幣封裝並置換為與 Layer 1 協議標準兼容的錨定比特幣代幣。

讓我們以 Polkadot 和 Interlay 最近宣布的 PolkaBTC 為例。用戶將 BTC 轉移到他們選擇的庫中,該庫將鎖定的 DOT 抵押品發送到 Interlay BTC 平行鏈上,之後,該平行鏈將發送給用戶 PolkaBTC。反之操作,則可以兌換為 BTC。

以太坊

圖 2 概述了用戶在 Polkadot 網絡上「交換」BTC 以獲得比特幣支持類代幣的過程

從某種意義上說,錨定比特幣代幣代表了一種加速的區塊鏈間互操作性。這是一種開放網關的簡化方法,可在協議之間使用更多實例,而非陷入孤島效應。而且,由於比特幣可能是最受歡迎的加密貨幣,這種方式在「僅僅持有比特幣」之外加強了比特幣的用例。

實際上,包括 WBTC 和 imBTC 在內的以太坊項目所持有的比特幣要比閃電網絡(Lightning)或液態網絡(Liquid)多 70%。與比特幣代幣化項目的目標類似,閃電網絡和 Liquid 網絡也在努力激發領先的加密貨幣的效用,但它們的重點是提高小型和大型鏈下比特幣交易的速度和隱私性。

以太坊

圖 3 在過去幾個月中,WBTC 的偶然增長超過了比特幣閃電網絡。與 WBTC 中比特幣的指數增長相比,閃電網絡上的比特幣價值基本持平

但是,儘管錨定比特幣代幣這種新用例對於區塊鏈和加密社區來說並無冒犯之意,但它們所產生的影響可能是無意間造成分裂。當然,現在假設以後會發生什麼還為時過早,我們謹在此列出一些值得考慮的要點。

比特幣象徵著「房地產」。人們只想持有比特幣並在 DeFi 上使用它— 可以說,人們對比特幣作為一種資產的信仰仍然普遍存在。正如我們的口號「HODL」已被普遍傳播一樣,我們的比特幣持有者也正是這樣做的— 只 HODL(只持有不賣出)。因為儘管以太坊在過去的一年中受到了越來越多的關注,但比特幣仍然是加密貨幣中的王者。迄今為止,比特幣是第一個也是「久經磨難」的區塊鏈項目(它也是我們今天都在這裡讀本文的原因)。

沒有比特幣,可能不會有區塊鏈產業,它甚至可能激發出其他一些高級形式。毫無疑問,我們想要持有比特幣並以其他形式使用它的傾向,可與房地產劃等號。我們每個人都希望擁有房地產,本質是它能為我們提供住房,但它也可以通過其他方式作為投資工具:購買房屋抵押貸款(允許我們擁有短期流動性)、投資房地產(將其出租給市場)、炒房、學區房,等等。擁有房屋可以滿足馬斯洛最基本的需求等級,但是我們對房屋的處理方式使我們能夠實現自我滿足的需求。

以太坊

圖 4 Satoshi 的需求層次概覽

擁有比特幣還可以滿足我們最基本的需求(財富的安全性),但是能夠將資產跨鏈到其他智能合約協議上,以得到收益耕種(yield farming)快感,滿足了我們的心理和自我實現需求。這一切可能暫時被誇大了,但相似之處顯而易見。房地產已無處不在,但比特幣也可以有相同的發展路線。

以太坊需要 rollups 來提速。假設在極端情況下,大量的比特幣被「封裝」並在以太坊區塊鏈上使用。這可能會加快以太坊 2.0 的開發。但是,許多以太坊開發人員和 Vitalik 本人指出,這些增加的鏈上活動可能會刺激人們更廣泛使用 rollups 技術的需求。當前,已經有兩種類型的 rollups 技術被提出:zk-Rollups 和 Optimistic Rollups,前者是更優選擇。儘管存在爭論,但是事實證明 zk-Rollups 比 Optimistic Rollups 和 Plasma 更快、更便宜。目前一條公鏈的 TPS 最多可達 15。但據 Vitalik 稱,以太坊 1.0 作為數據層,使用 rollups 後 TPS 將達到 2,000-3,000。

棄舊迎新。可能最終一些用戶想放棄 BTC 並使用 ETH。也許,由於逐漸意識到以太坊實用性的提高,一些封裝比特幣的用戶可能會出於簡單性而放棄比特幣選擇以太坊。無論如何,這些人已經在以太坊網絡上花費了大部分時間和比特幣使用率。但這是一個「牽強」的場景。要說服人們比特幣不再是加密貨幣中的那個「它」,將需要數十年、甚至幾個世紀的時間。

部分橋接器或中心化封裝代幣成為安全威脅。雖然人們認為是這些封裝代幣是有用的且具創新性的,但它們仍存在安全性問題。例如,封裝比特幣實際上只是將用戶的鎖定比特幣保存在一個中心化的第三方託管人那裡。因此,當你掌握自己的密鑰時,比特幣是安全的、無需信任的;但當你將比特幣交給 WBTC 的保管人時,就代表了可能發生的中心化安全威脅,正如前兩天剛發生在以太坊上的「種紅薯(Yam)」合約漏洞事件一樣。雖然 renBTC 設計使用智能合約來鎖定比特幣,而不是像 WBTC 那樣使用受信任第三方,但當這些由比特幣支持類代幣模型出現問題時,依然有風險存在。例如,tBTC 背後團隊 Thesis 的工作人員由於其代碼中的錯誤,不得不在平台啟動僅一個月後停止其平台入金。當 tBTC 的 Solidity 代碼無法區分 P2SH 和 P2PKH 比特幣地址時,社區貢獻者開始注意到問題。

以太坊

圖 5 tBTC 發生的「封裝比特幣」技術風險的例子

不同比特幣支持類代幣之間、甚至比特幣本身的套利交易。人們甚至可以設想這樣一種情況:在比特幣支持類代幣和比特幣本身之間進行新的金融套利,以致比特幣社區成員相互爭奪額外的利潤。這可能會導致更複雜的金融衍生產品或交易對的誕生,如 BTC / WBTC,BTC / renBTC,BTC / tzBTC,BTC / PolkaBTC 等。截至 8 月 16 日,EBTC(EOS BTC)的交易價格為 13,075 美元,相比之下,比特幣的價格為 11907 美元。但這並不是什麼新鮮事物,因為不同交易所之間的 BTC 套利已經存在。

比特幣鏈上活動大幅減少。如果比特幣鏈上活動消亡,比特幣礦工被迫自己動手會怎樣?禁止那些從比特幣支持類代幣項目地址轉移到比特幣地址的交易?如果大量比特幣最終因為封裝在其他區塊鏈網絡中而被凍結,那麼比特幣的鏈上活動將會如何?鏈上活動的減少可能導致礦工的交易費減少。最終在比特幣網絡上的驗證交易幾乎是零。休眠比特幣並不新鮮,因為這種現象越來越普遍。今年早些時候,Digital Asset Data 的一份報告顯示,整整一年時間裡,超過 1000 萬枚 BTC 沒有被移動過,約佔所有比特幣的 60%。這也可能引發人們的討論:鏈上交易決定價格,還是價格決定鏈上交易?

對此,Messari 社區分析師 George Adams 有段很好的評論:

我相信兩者之間存在反身性(正反饋迴路)。例如,在比特幣中,更多的鏈上交易量=對 BTC 的更多需求,這會使價格上升。然後更高的 BTC 價格意味著人們對其興趣增加,意味著更多的鏈上交易量。因此,我認為他們互相激勵……儘管我不確定哪個先變化。

以太坊

圖 6 礦工交易費收入變化百分比作為因變量,對鏈上交易變化的百分比和價格變化的百分比進行多元回歸(使用 10 年的每日數據),得出鏈上交易變化百分比的 p 值遠低於閾值,代表更顯著。

要回答誰先發生變化,就像回答「先有雞還是先有蛋」這個古老的問題一樣難。但是根據我們對金融和基礎投資的了解,從理論上講,基本面應該是價格的驅動力。對於比特幣,鏈上交易應該是其價格的驅動力。許多通用的加密貨幣估值框架會對此進行反駁— 速度並不一定總是網絡價值的驅動力。但一些補救措施可以防止代幣遭受流通速度問題的困擾— 對於比特幣來說,這種措施是,它可以作為價值存儲。

因此,如果按照這種思路,那麼鏈上交易量的減少應該是價格的決定因素,並且對支付給礦工的交易費用有重大影響。所以,這可能導致有爭議的假設型死亡螺旋理論。目前,從統計上看,鏈上交易與礦工收取的交易費有顯著相關性。到 2140 年,交易費將成為礦工的唯一收入來源。

以太坊

圖 7 從統計學上來說,鏈上交易對礦工收入變化百分比的決定性更高,係數為 1.19,值得注意的是,在過去的幾年中,對數規模上的鏈上交易一直平穩。

但是,讓我們回想一下:鏈上交易與價格之間的關係,無論是線性的還是非線性的,都不應過多考慮其票面價值。真正的決定因素應該定位在:比特幣價格市場是理性還是非理性— 或者換一種說法— 有效還是無效。

我認為,減少鏈上交易最初無甚有害,但可能會導致持續的鏈上低交易量,進而開始影響網絡安全。

結論

總之,「在其他區塊鏈協議上使用你的比特幣」這個理念有據可循,但我們也要強調一些可能會引起注意的觀點作為警示:比特幣鏈上網絡活動的顯著減少可能會跨越網絡安全性和使用率之間的界限;也許這些代幣化的比特幣會促使礦工主動退出或採取更嚴厲的態度,但是這種趨勢也許逐漸被「我們如何使用比特幣」代替。如前所述,下圖顯示了交易所中交易的比特幣數量在緩慢下降的趨勢。

以太坊

圖 8 根據 Glassnode API 中提取的數據,交易所中比特幣的價格上升而 BTC 的數量則下降了 10%。

好消息是,這可能是我們跨越比特幣「大規模採用」鴻溝的關鍵所在。截至 8 月 18 日,DeFi Pulse 數據顯示,以太坊上 DeFi 智能合約中的 TVL(鎖倉總額)剛剛達 63 億美元。

這一數字不言而喻,比特幣支持類代幣就是其中原因之一。

參考資料:

– news.bitcoin.com/close-to-11-million-btc-havent-moved-in-over-a-year/

–  www.coindesk.com/polkadot-is-latest-blockchain-to-explore-redeemable-bitcoin-tokens

–  www.coindesk.com/ethereum-has-become-bitcoins-top-off-chain-destination

–  btconethereum.com/

–  www.youtube.com/watch?v=gJq9FcYZe0k&t=3680s

–  medium.com/interlay/bitcoin-on-polkadot-proof-of-concept-for-trustless-bridge-shipped-6fb8e549bef0

–  medium.com/@Bitpie/bitpie-launches-the-swap-gateways-for-stable-coins-ebtc-eeth-and-eusd-2bd7dfced8fe

–  explorer.binance.org/asset/BTCB-1DE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