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一則消息淹沒在諸如特斯拉電池日、甲骨文的「雲上加州」等引人注目的大新聞之下: Facebook 的數位貨幣項目 Libra 的聯合創始人摩根·貝勒 Morgan Beller 現已離職

2017 年加入 Facebook 的貝勒,此前也是該公司 Novi 支付項目(前身為 Calibra 數位錢包)的聯合創始人。據稱,貝勒是 Facebook 內部推動數位貨幣項目的主要人員。曾有一度,她孤身一人扛起 Facebook 區塊鏈發展的大旗。

眼看著重臣離去,往日高調的 Libra,現在還有幾人記得?未來又會怎樣呢?

扎克伯格

醞釀

2018 年 2 月 12 日,矽谷投資者、加密貨幣技術專家霍華德·吳應邀來到 Facebook 總部,討論向 20 多億在線用戶推出區塊鏈技術的影響、機會和風險等等。

不過,邀請他的不是 Facebook 的 CEO 馬克·扎克伯格或副總裁大衛·馬庫斯。事實上,他見到的人是摩根·貝勒。

貝勒剛加入 Facebook 不到一年。在最初的一段時間裡,她是 F​​acebook 的區塊鏈計劃的唯一負責人,研究區塊鏈技術、跟業內人士交流意見。

在貝勒的努力下,Facebook 開始重視起區塊鏈技術。2018 年 5 月,區塊鏈項目正式啟動,先前負責 Messenger 應用的馬庫斯也加入到這個新的部門,與貝勒一起為團隊在公司內部招攬其他頂級人才,比如 Instagram 的產品總監凱文·威爾等。

雖然在 Libra 項目和 Calibra 數位錢包公開亮相後,一直為這兩個項目拋頭露面、在部落格文章中公佈細節、以及參加採訪、參加國會聽證會的都是馬庫斯,但實際上在區塊鏈社區內,大家都知道,貝勒才是最早推動 Facebook 加密貨幣發展的那個人。

扎克伯格

摩根·貝勒

首次亮相

默默地過了一年之後,Facebook 內部的神秘加密貨幣項目被媒體挖了出來。據媒體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稱,Facebook 打算推出一個基於穩定幣的支付平台。在此之前,該公司已經暗中準備了一年多時間。

項目的內部代號叫「Project Libra」,旨在開發一種加密貨幣,方便幾十億的 Facebook 用戶互相之間快速轉賬和在線購物。與此同時,Facebook 也在跟 Visa 和 MasterCard 等公司接觸,希望獲得他們對加密貨幣的支持。

2019 年 6 月 18 日這一天,Facebook 加密貨幣 Libra 官方網站正式上線。該公司表示,Libra 將由一個全球組織——「Libra 協會」所管理。Facebook 還為 Libra 發布了白皮書,詳細說明該加密貨幣的計劃。同時 Facebook 成立子公司 Calibra ,將開發一款新的數位錢包,它既可在 Facebook Messenger 和 WhatsApp 內使用,也有獨立的 iOS 和 Android 應用。

根據白皮書,Libra 的願景十分大膽超前:打造一個新的去中心化區塊鏈、一種低波動性加密貨幣和一個智能合約平台;攜手金融部門進行合作和創新,共同建立更低成本、更易進入、聯繫更緊密的全球金融系統;建立一套簡單的、無國界的貨幣和為數十億人服務的金融基礎設施。

遇阻

Facebook 和 Libra,在重重審查的氛圍中,艱難地度過了 2019 年下半年。

起初,市場十分看好 Facebook 進軍加密貨幣領域。Libra 發布後,該公司股價曾大漲 4.2%。

但是,很快人們意識到,Facebook 的 Libra 似乎是在挑戰傳統全球金融系統。Facebook 龐大的商業帝國已經讓人忌憚,該公司又因為隱私問題丟掉了用戶信任。這時候推出的 Libra,可靠嗎?

一下子,批評之聲此起彼伏。

仍對 Facebook 抱有敵意的特朗普總統在一系列推文中稱,Facebook 的 Libra「站不住腳或不可靠」,還說

如果 Facebook 和其他公司想成為一家銀行的話,它們必須得像其他銀行一樣,先獲得銀行執照,然後遵守所有銀行業條例。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表示,鑑於人們對金融穩定和消費者保護多有顧慮,在 Libra 的運營問題沒有得到回答之前,Libra 不能貿然發布。

美國財政部長史蒂文·姆努欽表示,他「很不滿」Libra,還補充說 Libra 可能為犯罪分子濫用。

越來越多美國議員和組織開始呼籲暫停 Libra 的開發。

七國集團(G7)宣布將成立工作小組評估 Libra,新加坡貨幣管理局也在了解更多 Libra 的資訊,歐盟委員會也打算對 Libra 協會發起反壟斷調查。

扎克伯格

Libra 項目負責人大衛·馬庫斯兩次前往國會作證。第一次聽證會上,他強調:「Libra 項目對美國很重要,可以避免美國在區塊鏈革命中落後其他國家」。只是,過去多次身陷隱私和選舉醜聞的 Facebook 難以再獲得信任,帶領美國領先區塊鏈革命的,「為什麼就得是 Facebook 呢?」這個問題沒有得到解答。

第二次聽證會上,馬庫斯表示,「在監管機構的困惑未完全解決之前,我們不會推出 Libra。」然而,議員們希望得到的回答是:暫停 Libra 開發。

三個月後,Facebook 的 CEO 馬克·扎克伯格親自前往國會作證。扎克伯格重申,只會在獲得美國監管部門的批准後才會發行 Libra,又強調「我不控制 Libra」。但祖克柏並未在馬庫斯 7 月份就 Libra 作證的內容基礎上提供新的答案。

這麼看來,Libra 在 2020 年推出的可能性越來越低。

扎克伯格

妥協

壓力之下,PayPal 於 2019 年 10 月初正式退出 Libra 協會。一周之後,Mastercard、Visa、Mercado Pago、Booking Holdings、eBay 和 Stripe 等公司也相繼從 Libra 協會退出。

為了爭取監管機構的認可,Libra 協會在 2020 年 4 月份修改白皮書,放棄最初的構想,宣布發行一系列由單一貨幣支持的穩定幣,而不是之前由一籃子貨幣支持的單個穩定幣。

這一調整,意味著 Libra 協會對各國政府和中央銀行的一次巨大讓步。Libra 的最初計劃一經發布後即引來全球審查和圍攻,因為人們擔心 Libra 會損壞各國的貨幣主權。

Libra 協會副主席丹特·迪斯帕特說:

自原始白皮書發布以來,Libra 項目確實在全世界引起了重要的討論,比如:我們該如何適當地監管數位支付和數位貨幣?

一個月後,原來的數位錢包「Calibra」也改成了「Novi」。原本 Calibra 是為 Libra 打造的數位錢包,用戶可以通過 Messenger 和 WhatsApp 使用,也會以獨立 App 的形式發布。但 Libra 項目遇阻後,如今 Calibra 改名為 Novi。Facebook 表示,Novi 將要求使用政府發放的 ID 進行驗證,並且 Novi 錢包應用將內置「欺詐保護」功能。

這一系列調整之後,可以看到,Libra 項目將側重創建一個更加傳統一點的支付網絡,其中的貨幣與當地法定貨幣掛鉤,就有點像 PayPal 帳戶裡的數位美元。當然,Libra 仍然有多個國家貨幣支持的穩定幣,但重要性已然下降。

全球擴張

與去年剛公佈 Libra 項目那會不同,現在的 Libra 項目看似野心沒那麼大了,受到的​​關注好像也少了。儘管監管機構的抵制不能說完全消除,但 Libra 協會依舊在積極推動市場擴張和人才積累。

過去數月,Libra 協會一直在任命戰略高管,為全球擴張、尋找電商和數位支付領域的機會做準備。8 月份,前美國國土安全部官員斯蒂芬·本內爾被任命為 Libra 協會的總法律顧問。

5 月份,該協會任命匯豐銀行首席法律官和前美國財政部副部長斯圖爾特·萊維為新任首席執行官;6 月份又任命瑞士信貸金融犯罪合規負責人斯特林·丹尼斯首席合規官。

9 月,Libra 協會任命前匯豐銀行高管詹姆斯·埃米特為 Libra Networks 的董事總經理。

但是也就是在 9 月,Libra 的聯合創始人之一、一直被幣圈看作是 Facebook 加密貨幣項目最初推動者的摩根·貝勒突然宣布辭職。據稱,貝勒辭職是因為她更喜歡參與從零開始建設的項目,這或許也解釋了她為什麼在辭職後選擇加入風投公司 NFX——「投資的話,接觸的都是從零開始建設的項目」。

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的話,那麼這是否意味著 Libra 項目已經趨於成熟?

但另一方面,Libra 的發布又似乎那麼地遙遙無期。先前報導稱,Libra 計劃於今年上半年發布。但如今,2020 年已只剩下 100 天左右,Libra 卻似乎越來越淡出了人們視線。

未來依舊充滿不確定性。

也許,就像在提交給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披露資訊中,Facebook 承認的那樣,Libra 可能永遠不會發布;或者即便發布了,此 Libra 也非彼 Libra。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鏈接)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Avatar

區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