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歷史上看,數位藝術幾乎不可能被「貨幣化」,但現在,區塊鏈技術似乎可以「搞定」這個問題。

9 月 23 日,全球最大拍賣公司之一的佳士得宣布將會於 2020 年 10 月 1-6 日在佳士得紐約畫廊展出《Portraits of a Mind》(心靈肖像)比特幣主題系列藝術品中的第 21 幅作品,之後將在 10 月 7 日進行正式拍賣。

據這幅作品創作者本·根蒂利表示,之所以要將第 21 幅作品拍賣,是因為比特幣總供應量為 2100 萬枚,該作品還有一個相關聯的非同質化(NFT)代幣,通過將真實世界與數位世界連接在一起來確保作品真實性,並賦予收藏者獨特的所有權。值得一提的是,本次是佳士得首次拍賣區塊鏈作品,也開創了佳士得拍賣先河。

與此同時,加密投資公司 Morgan Creek Digital 聯合創始人兼合夥人 Anthony Pompliano 對這次拍賣非常感興趣,他不僅公開表示十分看好數位藝術品行業,還聲稱:

數位藝術市值將不斷增長,最終肯定會超過實體藝術行業,雖然今天聽起來很可笑。

就目前來看,我們發現數位藝術市場的確開始升溫了。

數位畫廊 Nifty Gateway 聯合創始人 Duncan Cock Foster 說道:

數位藝術行業正以驚人的速度發展,我們現在所看到的增長速度讓加密領域裡的每個人都感到驚訝。

不過,數位藝術行業能夠在 2020 年爆發也有一些特殊原因,畢竟今年全球新冠病毒疫情導致人們無法出行,許多藝術館和美術館也被迫關閉,而數位藝術讓人們只需在家中、在電腦上、在手機上即可與藝術品互動,而且還能輕鬆來回發送圖像、影片——毫無疑問,數位藝術非常適合歷史上的這段時間。

Blake Finucane 是 NFT 藝術論文《加密藝術:去中心化展望》(Crypto art: A decentralized view)的聯合作者,他曾認為數位藝術一直以來存在的問題是——幾乎不可能被貨幣化,因為如果某件藝術品僅以數位形式存在,比如 GIF、MEME、圖像、影片,那麼人們很容易就能對其截圖、複製或粘貼,這樣就會導致數位藝術品在商業銷售過程中被降低價值,因此它很容易複製,而且很難追踪到底是不是原始藝術品。但是,隨著 NFT 的出現,這種全新的數位藝術品代幣化形式可以通過代幣追溯原件,所以也讓數位藝術品獲得商業價值變得容易得多,因為在這種情況下,人們其實可以真正「擁有」作品原件。

在談到 NFT 在數位藝術領域裡所發揮的作用時,阿姆斯特丹大學數位人文科學助理教授 Giovanni Colavizza 說道:

對於數位藝術而言,非同質化代幣非常重要,過去藝術形式中最大的問題就是南藝創造價值和交換腳趾,但代幣化很好地解決了這個問題。

根據 NFT 銷售數據網站 NonFungible.com,與藝術相關的 NFT 交易額在 9 月 18 日創下單日曆史新高(162,385 美元),之後又在 9 月 22 日創下歷史第二高單日交易額(123,205 美元)。實際上自六月份以來,基於區塊鏈的數位藝術的銷售額一直呈上升趨勢。

改變藝術行業遊戲規則,NFT能帶來更光明的未來嗎?

數位藝術+區塊鏈=加密藝術

實際上,數位藝術已經存在了數十年。早在上世紀 50 年代和 60 年代,藝術家們就開始嘗試使用計算機來創造作品,但是數位藝術品直到最近才在區塊鏈平台上實現了標記化。舉個例子,許多數位畫廊我們在 2018 年初才開發和推出基於以太坊的非同質化 ERC-721 代幣。

注:ERC-721 代幣也被稱為 Non-Fungible Token,即非同質化代幣,此類代幣在智能合約中記錄了標識資訊,正是這些資訊讓每個 ERC-721 代幣各不相同,因此即不能用其他代幣替換它們,也不能像其他加密貨幣那樣彼此交換。

不過,傳統藝術界總是對數位藝術不屑一顧,他們之所以會產生這種態度,主要是因為傳統藝術家認為數位藝術是可複制的,這種特質違背了藝術品「獨一無二」的本質。Blockparty 首席執行官 Vladislav Ginzburg 解釋說,有了非同質化代幣之後,收藏家們便可以證明自己擁有原始數位資產。在出席 CADAF Online 藝術節時,Vladislav Ginzburg 將數位藝術和電子書進行了比較,他說道:

電子書和數位藝術一樣,已經存在了數十年時間,但此前人們對電子書也沒有太多興趣,直到 Kindle 和 iPad 之類的閱讀設備出現,所以數位藝術行業現在正處「Kindle 和 iPad 時代」。

數位畫廊 Nifty Gateway 聯合創始人 Duncan Cock Foster 補充說道:

藝術界一直渴望收集數位藝術,而非同質化代幣是解決這一問題的理想方案,但是我們需要對數位藝術和加密藝術做個區分,加密藝術是代幣化的數位藝術、或是區塊鏈版本的數位藝術。

阿姆斯特丹大學數位人文科學助理教授 Giovanni Colavizza 也非常認同 Duncan Cock Foster 對加密藝術的看法,他認為加密藝術理論應該是這樣的:

當將藝術家把自己製作的數位資產添加到數位畫廊時,代幣就會通過智能合約自動生成並存入藝術家的錢包。代幣與藝術品錨定的永久鏈接將會是一種唯一性資產,代表原始藝術品的所有權和真實性。作品一旦被創建,就可以在特定區塊鏈上被賦予生命,粉絲或收藏家可以在交易平台購買它,之後也可以像其他稀有藝術品一樣被收藏家交換、交易或持有。

藝術家會接受「加密藝術」嗎?

作為一個剛剛興起的行業,讓「加密藝術」被更廣泛的主流藝術家所接受依然存在一定障礙,尤其是很多人並不太理解「非同質化代幣」這種深奧的技術,但現在情況似乎已經有所好轉。Duncan Cock Foster 透露六個月前在招募主流藝術家進入加密藝術領域時難度很大,可之後就不再那麼困難了。

另一方面,藝術家們也開始發現加密藝術市場正在崛起,比如:

1、「Right Place&Right Time」是一個基於比特幣價格波動行為的數位藝術作品,該作品售價高達 10 萬美元;

2、藝術家特雷弗·瓊斯(Trevor Jones)創建的數位藝術作品「畢加索的公牛」在 Nifty Gateway 上拍出了 55,555 美元的高價。

對於加密藝術開始吸引更多市場關注這件事,Duncan Cock Foster 進一步解釋說:

非同質化代幣是一種令人難以置信的全新創意媒介,在這種媒介中,藝術家能夠完成與自然藝術完全無關的工作,而這也是他們倍感興趣的主要原因。

另一方面,加密藝術的「二次銷售」也很誘人。舉個例子,Asynchronous Art 是一個加密藝術品交易平台,如果收藏家在該平台上購買了數位藝術品,那麼相關藝術品的原作者就會獲取相關交易的部分佣金(通常佣金率為 10%),但是如果收藏家在幾年後二次出售了這款數位藝術品,那麼原作者將會獲得兩倍佣金(比如 20%)。Asynchronous Art 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 Conlan Rios 表示,佣金收取模式已經寫在了交易軟件中,因此是自動執行的,這顯然是區塊鏈數位藝術最具「革命性」的一面。

如果收藏家在 Asynchronous Art 平台上購買了數位藝術品,則會按照一定比例向藝術家支付相關交易的佣金(例如 10%)。但是,如果購買相關藝術品的收藏家在兩年後轉售,那麼原作藝術家則會第二筆交易中獲得 20% 的佣金。Conlan Rios 進一步解釋說,這種交易模式是自動發生的(已將其寫入軟件)——這其實正是基於區塊鏈數位藝術最具「革命性」的一面。NFT 藝術論文《加密藝術:去中心化展望》聯合作者 Blake Finucane 認為,這種銷售模式在區塊鏈技術出現之前是完全不可能實現的。

Conlan Rios 還分析稱,數位藝術的另一個新奇之處是創建了多個不同「銷售層」,你可以將其看做是一種「藝術衍生品」,收藏家可以按「層」單獨購買藝術品,這些分層的作品通常能為所有者提供「可編程」選項,比如調整原作品顏色、角度、甚至是「狀態」,繼而為收藏者創造了全新的收入來源。

一種「違反直覺」的全新概念?

Duncan Cock Foster 表示,普及加密藝術最大的障礙其實是人們難以理解什麼是非同質化代幣,這對大多數人來說可能是一種「違反直覺」的全新概念,讓人難以理解,但只要人們明白什麼是非同質化代幣、以及為什麼這個概念如此強大之後,很快就會對其痴迷。

不過,Duncan Cock Foster 也強調說,購買代幣化藝術品的操作與傳統交易模式完全不同,「至少你不能刷卡來購買加密藝術品」,首先你必須創建一個用於存放非同質化代幣的數位錢包,而且還需要了解一些 gas 費用的區塊鏈知識——這些可能都是加密藝術無法被快速普及的最大障礙,畢竟這些概念還沒有被大範圍普及,人們需要花費大量時間和精力來搞清楚如何瀏覽加密藝術,也為加密藝術進入市場設置了障礙。

Blake Finucane 坦誠,許多人仍然對區塊鏈技術感到恐懼,也不明白藝術作品在進入區塊鏈之前為什麼需要身份識別/驗證,他補充說道:

對於純數位藝術家而言,非同質化代幣其實特別有用,而對於那些在繪畫、雕塑等實體世界中進行藝術創作的藝術家來說,其實大多數並不確定是否能將非同質化代幣應用到自己的藝術作品中。

值得一提的是,新冠病毒疫情的爆發也成為了數位藝術普及的助推器,CADAF and New Art Academy 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 Elena Zavelev 進一步解釋說:

新冠病毒疫情加速了全球數位化進程,也給數位藝術家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機會。不僅如此,如果區塊鏈技術能夠得到進一步普及且被更廣泛的傳統藝術社區所接受,無疑會增加數位藝術代幣化的機會。但從目前狀況來看,加密藝術的採用速度依然比較緩慢,如果在一段時間內主流藝術社區發現了比區塊鏈技術更易於使用的工具,那麼基於區塊鏈的加密藝術很可能會被取代,對此我不會感到驚訝。

阿姆斯特丹大學數位人文科學助理教授 Giovanni Colavizza 補充稱,加密藝術需要發展出一套類似於傳統藝術的生態系統,包括博物館、展覽、策展人、拍賣行和博覽會等,目前加密藝術還沒有建立起一套基於市場認可度、聲譽和價值的社會機制,這對於收藏家和藝術家來說既是機遇,也是挑戰。

不僅如此,制約加密藝術發展還有一個障礙,即:可擴展性問題——區塊鏈真的可以處理所有以非同質化代幣形式流動的數據嗎?

Asynchronous Art 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 Conlan Rios 現在使用 ERC-721 代幣在以太坊區塊鏈上經營畫廊業務,他認為加密藝術本身可能與區塊鏈無關,以太坊雖然費用昂貴且速度緩慢,但卻有較好的耐用性,而且一些被外界所認為的缺點(比如高額 gas 費用)對於創作不同時代作品的藝術家來說也許是合理的,畢竟以太坊已經存在十多年了——但是,新興藝術家們可能更喜歡在價格低廉且運作良好的平台上嘗試非同質化代幣。

加密藝術未來能超越傳統藝術嗎?

Morgan Creek Digital 聯合創始人兼合夥人 Anthony Pompliano 提出了一個問題:基於區塊鏈的數位藝術的市場價值是否有一天能超越傳統實體藝術?對於這個問題,至少從目前狀況來看,似乎還沒有多少人願意承認。

Blake Finucane 坦言:

我不會說加密藝術的市場價值會像傳統藝術一樣「大」,但我相信在美術和藝術史中,加密藝術會與傳統藝術一起佔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Cock Foster 也有同樣的看法,他表示:

短期內,我認為加密藝術不會影響到傳統藝術的銷售,藝術行業不是零和遊戲。NFT 藝術品如果想要實現大規模增長同樣需要依賴全球藝術品銷量增長來實現的,而不是通過從實體藝術品行業中吸引買家來實現。從這個角度來看,受益最大的將會是數位藝術家,因為他們永遠不會在 NFT 技術發明之前出售自己的藝術品,這也使得其藝術品價值變得更高。我們平台上的一位藝術家剛剛用他在 Nifty Gateway 的銷售收入購買了一座房子,相比於以往任何時候,區塊鏈技術讓更多藝術家有機會通過他們的藝術品獲得收益,使自己的生活變得更好。

Anthony Pompliano 也指出,數位藝術可以做一些在傳統藝術領域無法實現的事情,他說道:

每一件數位藝術作品中都可以包含複雜的運動和動作,房主或藝術品收藏家只需在牆上掛一個螢幕,就可以在預定方向上週期性地循環不同的藝術品。數位藝術還可以永遠存放在以太中,因此不用擔心會遭受物理損壞,昂貴的藝術品保險可能已成為過去。

Giovanni Colavizza 認為市場對數位藝術的興趣肯定會在 2020 年加速增長,而且這可能僅僅是一個開始,他最後說道:

一旦 Tate Museum 這樣的數位博物館或類似的場所上線更多數位、加密藝術展覽,我們就會看到這個新興行業被快速推動——實際上,事情已經發生了。

簡而言之,數位藝術——尤其是基於區塊鏈的加密藝術正在獲得越來越多關注,尤其是在新冠病毒疫情期間,人們對數位藝術的熱情加速上升。當博物館不營業了,還會有人欣賞藝術品嗎?答案是:會的,因為數位藝術正在興起。

但是,如果想要讓數位藝術長期、穩定地發展,就必須找到一種能夠激勵藝術家、畫廊營業者、以及其他從業人員的方法,他們需要從勞動中獲得報酬——而這,就是區塊鏈技術和 NFT 改變遊戲規則的地方:NFT 能持續證明藝術品的獨特性,從而可以確保數位藝術品原件被一次又一次地出售和轉售,而且每次交易發生時藝術家都能從獲利——因為這種模式早已被刻進代碼中了。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鏈接)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Avatar

區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