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鄭毅        編輯| Tong      出品| PANews

時隔三年,11 月 30 日晚,繼 2017 年的大牛市後,比特幣終於再創新高。從 18500 美元飆升至 19800 美元只用了 5 個小時,投資者歡呼雀躍。

牛市進行時背後,近期卻飛起了多隻交易所黑天鵝,BitMEX CTO 被捕、Coinbase 被要求暫停保證金交易、OKEx 一度暫停提幣、火幣高管被傳協助調查、庫幣交易所被盜…… 一系列猝不及防的事件,讓交易所的競爭開始進入一個新時期,隨著走入戰略規劃的十字路口,中國三大交易所開始「分道揚鑣」。

提幣危機後,資產自由成為新競爭維度

當「歡樂豆」重新變為真金白銀的那一刻,顧千島懸著的心終於放下來了。在比特幣 19000 美元的價位站了兩年崗,熬過了數個幣圈牛熊,卻被交易所「禁止提幣」的這一齣戲嚇得不輕。在向 PANews 談起這件事時,顧千島顯得有些心有餘悸:

我真沒料到這麼大一個交易所會禁止提幣一個月,最擔心的還是提幣時發生擠兌。

11 月 26 日,OKEx 交易所宣布自由提幣後,雖然沒有出現此前擔心的擠兌風險,但顧千島還是選擇第一時間轉移了自己的加密資產。按照他的說法,當信任危機出現時,他這種掌握極少信息並且對風險敏感的小韭菜肯定是跑的最快的。沉默了片刻,顧千島緩緩說道:

也許大機構會留在那裡,因為他們知道更多內幕,但我賭不起,君子不立危牆之下。

雖然不是手握百萬千萬的巨鯨,但顧千島們的離開,仍是交易所不可小覷的一股力量。

據北京鏈安 Chainsmap 平台數據顯示,OKEx 交易所 11 月 26 日下午四點重新開放提幣後的一小時,流入 70.41 枚比特幣,流出量卻高達 5681.79 枚。而這些轉出比特幣的目標交易所前三位是幣安、火幣和 ZB。

從提幣風波醞釀的輿論情緒看,OKEx 的代幣流失或許不可避免。11 月 27 日上午 10 點,據 CoinHolmes 平台數據顯示,在提幣開放一日不到,有大約價值 2.5 億美金的加密資產從 OKEx 轉移至了幣安,其中包括超過 1.25 萬枚比特幣,2900 萬枚以太坊和 1300 萬枚 USDT。

其實,這場資金的大遷徙並非在 OKEx 開放提幣後才發生的,同屬中國「三大」交易所的火幣在此之前已經被「殃及池魚」。由於市場定位與 OKEx 類似且火幣高管仍在中國內,又被傳出二號人物協助調查的消息,雖然火幣回應稱公司一切正常,但不少用戶因為擔心其重蹈覆轍故而選擇將加密資產轉移。當「三大」中的兩者都遭遇信任危機,並且由於語言、KYC 等門檻存在,海外交易所也無法輕易進入,一直走國際路線的幣安交易所便成了遷徙首選。

據北京鏈安 Chainsmap 平台數據顯示,10 月 15 日至 11 月 15 日的一個月裡,火幣交易所流入幣安交易所的比特幣高達 55819.9 枚,流入佔比高達 47.75%,而在一個月前,這個數字僅為 18.13%,流入量為 19074.39 枚。

幣安

由於交易所高管遭到監管機構控製而帶來用戶資金的「監管危機」其實 10 月初就已經發生過。彼時美國司法部和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對加密貨幣衍生品交易所 BitMEX 提起訴訟,同時於 10 月 7 日逮捕首席技術官 Samuel Reed ,這一變故讓平台資金瘋狂逃離。

Crystal Blockchain 數據表明,在美國 CFTC 對 BitMEX 採取行動的 48 小時內,超過 4.5 萬枚比特幣從該交易所中流出。與此同時,流入量最多的目標交易所是幣安和 Gemini,其次是 OKEx 和火幣。

對於交易所來說的,沉澱資金是命門,也是護城河。冷錢包中擁有龐大資金的交易所更容易應對各類市場危機,也是用戶們的信任所在。無論是 BitMEX 高管被捕或 OKEx 限制提幣都給所有交易者敲響了一個警鐘:在監管層面的力量干涉下,資產安全和資金流動性將成為交易所爭奪的新制高點。

從近期提幣危機中的數據看,幣安似乎成為了「躺賺用戶」的最大贏家。牛市行情之下,據 The Block 統計 11 月份交易量已經接近歷史高位達到 2892.5 億美元,在所有交易所中,幣安以 60.9% 的市場份額遙遙領先。

幣安

DeFi 浪潮下的 CEX 破局

除了對資金安全的隱憂而選擇提幣離開交易所,今年夏天以來,去中心化金融 DeFi 的高收益和「樂高式」組合玩法也是促使交易者資金轉移的重要原因。在 DeFi 的場景中,平台幣兼具了流動性挖礦、投票、分紅等多重權益,而中心化交易所(CEX)的平台幣無論是幣價或者生態技術大多都未呈現突破,表現平平。

中心化交易所平台幣發展停滯並非無跡可尋,事實上除了幣安交易所的 BNB 外,中國前幾大交易所的平台幣,由於都在 2017 年 9 月 4 日監管後才推出,因此存在一定的先天「基因缺陷」。在「94 事件」之後平台幣的發行只能以售賣手續費「點卡」,同時捆綁贈送的模式進行。由於發售過程中分離了「抵扣手續費」這一重要權益,大多數平台幣都難以成為用戶的「剛需」,在平台幣剛推出的時候也反響平平。如何增加平台幣的用途,實現生態價值的良性循環成為難題。

「基因完備」的 BNB 率先破題。今年當 DeFi「農耕」浪潮席捲幣圈,交易者們紛紛提幣挖礦時,幣安率先推出幣安智能鏈 BSC,且直接將 DeFi 搬到了交易所中,增加新幣挖礦,流動性挖礦等多個玩法。首個挖礦項目 BurgerSwap 上線後,高達日化 10% 的頭礦紅利迅速吸引用戶,同時短短 2 天內流動性高達 4 億美元,鎖倉價值達到 820 萬個 BNB。原本高呼「中心化交易所已死」的 DeFi 礦工們也逃不出真香定律,紛紛搶購 BNB 挖礦。目前社區公佈的 BSC 生態圖中,已經囊括了 50 個項目。

幣安

BNB 也給各大交易所起到了示範作用。雖然不是所有交易所都能像幣安一樣依靠自己的公鏈系統迅速轉戰 DeFi 生態。但跟進策略可以降低用戶的認知成本,通過鎖倉自身平台幣「挖取」新幣也成了一個重要獲客手段。而截至目前,OKChain、火幣公鏈,以及多個已經發聲要做公鏈的交易所,尚且還沒有正式推出的消息。

而在 2019 年的平台幣牛市中,同樣也是幣安率先推出 IEO 模式,用戶使用平台幣 BNB 即可參與項目認購,首個項目 BTT 漲幅高達 1000%,首批吃螃蟹的用戶獲利頗豐,而強大的造富效應引來了眾多模仿者,也由此開啟了平台幣的小牛市。

「安全、便捷」這兩個因素是此前 PANews 針對 598 位交易所投資者調查得出的最關心因素。交易所的核心是服務好用戶,而幣圈用戶的核心訴求則是在安全前提下投資有良好收益。

在提幣風波中獨善其身甚至「躺贏」,在 DeFi 浪潮中通過創新搶回流量,也讓投資者更加認可了的 BNB 價值,據幣安行情數據顯示,11 月 24 日 BNB 價格上漲 11% 至 35.15 美元,破年內新高。也就在這天,幣安 24 小時現貨交易量突破 330 億美元,創下單日交易量歷史新高。

全球化發展的十字路口

雖然同屬加密貨幣行業,但在戰略發展上,中國「三大」交易所有著大相徑庭的選擇。本土化較強的 OKEx 和火幣不約而同選擇了向傳統資本靠攏,邁出了港股借殼上市的步伐。OKEx 借殼前進控股並更名為「歐科雲鏈」,火幣則藉殼桐城控股並更名為「火幣科技」。在 OKEx 和火幣進軍港股的另一面,趙長鵬和幣安的興趣則在於收購全球各國的加密初創公司。

「25% 利潤」是幣安用於買買買的剁手經費,幣安聯合創始人何一表示這一數字是經過嚴格財務測算與規劃得出的。據幣安創始人兼 CEO 趙長鵬披露的數據,幣安 2019 年共進行了 9 次全資收購,其中包括了期權交易所 JEX、DAPP 數據平台 DappReview、印度交易所 WazirX;還投資了包括 FTX 在內的 21 家加密行業公司。2020 年則收購了加密貨幣行情網站 CoinmarketCap、投資了韓元穩定幣公司公司 BxB、印尼交易所 Tokocrypto 等……國際化生態版圖不斷擴圍,輻射更廣泛的用戶群。

而近期,火幣和幣安都被傳出在洽談收購韓國 Bithumb 交易所和日本 Bitflyer 交易所的消息,以便在韓國特別金融法實行後,在韓國開展虛擬資產業務,今年早前,歐科集團旗下的 OKCoin Japan 也在今年 3 月份拿到了日本金融廳頒發的數字貨幣交易所牌照。似乎也有意加速全球化之路。

三個交易所的發展路徑背後,是傳統中式思維的資本市場佈局和出海戰略,與全球化和去中心化加密原生戰略兩條路。

據 SimilarWeb 數據顯示,5 月 20 日至 10 月 20 日的 6 個月時間中,幣安官網的總訪問量為 3146 萬,是火幣共 322 萬訪問量的近 10 倍,OKEx 共 601 萬訪問量的超 5 倍。而從訪問用戶來看,火幣和 OKEx 仍以中國用戶最多,而幣安訪問排名前五的國家中並沒有中國。所以相比而言,OKEx 和火幣對中國市場的依賴程度更高。

幣安

在顧千島這樣的用戶眼裡,幣安似乎正和「中國三大」的頭銜漸行漸遠,越來越有「時髦的舶來品」內味兒了。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