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是 DeFi 元年。在這一年裡,DeFi 的市場規模急速擴大。根據 Arcane Research 的統計,年初時,DeFi 的總鎖倉量大約為 6.7 億美元,此後半年,DeFi 一直不溫不火,總鎖倉量穩定在 7 億美元至 10 億美元之間。直到 6 月 16 日,Compound 推出治理代幣 COMP,新的激勵模式為 DeFi 的發展帶來了變局。隨著越來越多的 DeFi 項目啟動流動性挖礦,DeFi 正式步入「Farming  時代」,總鎖倉量快速增長,截至年末已經達到了約 145 億美元,年漲幅約 2100%。

相輔相成的是,這一年,DeFi 的用戶規模也有了較大增長。截至 12 月,不僅獨立地址總數突破 100 萬個,較年初翻了近 10 倍,而且各 DeFi 平台的全年日均活躍地址也普遍增長 97% 以上。

除此之外,在 DeFi 元年裡,這一領域的產品形態也日益豐富。在今年以前,DeFi 產品主要以借貸平台和訂單薄型的去中心化交易所為絕對主導,但隨著市場規模和用戶規模的雙雙擴大,自動化做市商(AMM DEX)、聚合理財、NFT、保險、合成資產等產品開始出現,DeFi 協議的可組合性促成了「DeFi 樂高」的誕生,這進一步豐富了 DeFi 的玩法。

 為了全面展現過去一年中 DeFi 領域的發展現狀和變化趨勢,PAData 將從資金、用戶和安全三個維度對各主要 DeFi 產品的數據表現進行分析。

 數據回顧:

  • AMM DEX 的鎖倉量平均增長了 1167.62 萬美元,平均漲幅約為 405.29%。日交易額平均增長了 1008.37 萬美元,平均漲幅約為 2415.79%。
  • 借貸平台的借款規模從 9320.97 萬美元上升至 36.82 億美元,全年漲幅大約為 3850.64%,相當於翻了 40 倍。
  • 市值排名前 30 的 DeFi 概念幣的幣價平均上漲了 191.33%。YFI 和 BAND 是全年表現最好的兩個 DeFi 概念資產。
  • DeFi 概念幣的估值高開低走,總體呈下降狀態,年內平均下跌 55.62%。
  • DeFi 合約的全年日均鏈上活躍地址均值約為 427 個,年均增長 97%。
  • 全年共發生 62 起安全事件,其中 45 起造成實際經濟損失,披露的損失金額約 2.37 億美元。

AMM DEX 興起,日交易量平均上漲 2415%

 自動化做市商(AMM DEX)的興起和訂單薄型去中心化交易所(Order Book DEX)的「退潮」是 2020 年 DeFi 領域的重要變化之一 [1],這既與 DeFi 其他領域的發展密不可分,同時也體現了去中心化理念在區塊鏈應用過程中的指引性。

 在 DeFi 元年,多個主要 AMM DEX 的鎖倉金額都有顯著增長。根據 DeBank 的統計,Uniswap 的鎖倉金額全年增長了約 21.34 億美元,是所有 AMM DEX 中鎖倉金額增長最多的一個 DEX,相較 1 月 1 日翻了約 82 倍。其次,Curve 和 Balancer 的鎖倉金額也有較大幅度增長,分別於年內實現了約 15.52 億美元和 5.90 億美元的增長,且兩者由於剛上線時鎖倉金額較小,因此年內漲幅較 Uniswap 更顯著,都相當於年初翻出了 900 倍以上。

 相反,上線即備受關注的 SushiSwap 是觀察範圍內鎖倉量下降最多的一個 DEX,年內鎖倉總額下降了約 2.84 億美元,跌幅約 19.73%。另外一個鎖倉量下跌的是 CoFiX,大約下降了 7914 萬美元,跌幅約 96.69%。

 如果以中位數作為平均水平的參考值,那麼 2020 年全年,各 DEX 的鎖倉量平均增長了 1167.62 萬美元,平均漲幅約為 405.29%。



年內最高鎖倉額是 AMM DEX 全年繁榮發展的最佳印證,根據統計,Uniswap 的年內最高鎖倉額高達約 32.76 億美元。另外,共同進入「十億美元俱樂部」的 DEX 還包括 Curve 和 SushiSwap,鎖倉峰值分別約為 17.01 億美元和 14.37 億美元。

 從鎖倉量的分佈來看,AMM DEX 是一個兩極分化較為明顯的市場,Uniswap、SushiSwap、Curve 和 Balancer 積蓄了市場中的主要資金,其他 DEX 則瓜分剩下的市場資金。

 除了鎖倉金額以外,2020 年 AMM DEX 的日交易量也有明顯的增長。根據統計,Uniswap 的日交易額年內增長了約 4.94 億美元,是觀察範圍內日交易金額增長最多的一個 DEX,相較於 1 月 1 日大約上漲了 42200.12%。高增長的背後除了與 Uniswap 啟動流動性挖礦有關以外,還受到其他 DeFi 項目的活躍有關。Uniswap 作為最大的 AMM DEX,與其他 DeFi 協議進行樂高組合,這帶動了 Uniswap 的交易量走高。

 此外,Curve 和 1inch 的日交易額在年內也分別實現了約 1.17 億美元和 8396 萬美元的高增長,年漲幅分別約為 268.78% 和 26134.43%。

 考慮到各 DEX 日交易量的分佈較為分散,因此以中位數表示平均水平。根據統計,2020 年,15 個 AMM DEX 的日交易額平均增長了 1008.37 萬美元,平均漲幅約為 2415.79%。



從年內最高日交易量來看,Curve 創下了單日約 28.64 億美元的最高交易記錄,其次還有 5 個 DEX 的日交易量也邁過了億美元關口,分別是 Uniswap、TokenIon、SushiSwap、Balancer 和 1inch。其他 DEX 在交易額上則要低一個量級,最高都不超過 5000 萬美元。

借款總規模突破 36 億美元,Compound、Maker 和 Aave「三分天下」

 2020 年,借貸市場也實現了跨越式發展。不僅借貸平台的數量從 2 個發展至近 10 個,用戶不僅可以選擇 Maker 和 Compound 這樣的「老牌」平台,還可以選擇 Cream、ForTuBe Bank 這樣的「新秀」平台。而且資金規模同樣迎來爆發式增長。

 從鎖倉總額來看,Maker、Aave 和 Compound 的鎖倉金額於年內都增長了 15 億美元以上,其中,增長額最多的 Maker 增長了約 24.06 億美元,年漲幅達到 550.53%。但 Cream 和 bZx 的鎖倉總額增量則要低的多,分別只實現了約 2.63 億美元和 1614 萬美元的增長。



在 2020 年,Maker 還創下了約 28.92 億美元的年內最高鎖倉記錄,另外,Compound 和 Aave 的最高鎖倉金額也在 20 億美元左右。

 另一方面,根據 DeBank 的統計,2020 年所有借貸平台的借款規模從 1 月 1 日的 9320.97 萬美元上升至 12 月 31 日的 36.82 億美元,整體漲幅大約為 3850.64%,相當於翻了 40 倍。其中,Compound 的借款規模年內增長約 18.09 億美元,漲幅約 8517.06%,相當於翻了 86 倍。另一個借款規模超過十億關口的平台是 Maker,其借款總額年內增長了 11.25 億美元,漲幅約 1563.21%。



從年內最高借款量來看,Compound 年內創下了約 19.91 億美元的最高日借款總額,Maker 年內最高日借款總額也達到了約 11.97 億美元。其次,Aave 和 Cream 年內最高日借款總額則要低一個量級,分別達到了約 5.96 億美元和 1.67 億美元。

 總體而言,無論從鎖倉總額來看,還是從借款規模來看,Compound、Maker 和 Aave 已經成為拉動借貸市場發展的「三台馬車」,其他借貸平台的市場份額和影響力都還相當小。

DeFi 概念幣普漲 191%,估值平均下跌 55%

 流動性挖礦為解決 DeFi 的激勵問題提供了新的思路,治理代幣在二級市場上的瘋狂表現為用戶提供了超額收益。根據 CoinMarketCap 的統計,以中位數表示平均水平時,2020 年市值排名前 30 的 DeFi 概念幣的幣價平均上漲了 191.33%。其中,YFI 和 BAND 是表現最好的兩個 DeFi 概念資產,其幣價於年內分別上漲了 2407.76% 和 2166.55%。另外,RUNE、RSR 和 REN 的幣價漲幅也很高,都超過 1000% 或接近 1000%。



值得注意的是,DeFi 領域中的主流應用,比如 Uniswap、Curve、Balancer,其治理代幣卻高開低走,全年漲幅均為負。其中,Curve 的代幣 CRV 下跌了 90.95%,是觀察範圍內幣價下跌最多的一個概念幣,另兩者的代幣 BAL 和 UNI 也都下跌了 20% 以上。

 2020 年 DeFi 概念幣的幣價整體處於上漲形式中,其估值也處於高位區間。Token Terminal 通過代幣完全稀釋後的市值和 DeFi 平台的年化總收入來估算各 DeFi 概念幣的市銷率。作為一種估值方法,市銷率是最近兩年在國際資本市場新興起來的市場比率,主要用於高科技企業。一般而言,市銷率與投資價值成反比。

 根據統計,AAVE、MKR、REN 和 ZRX 的年內最高市銷率都在 4000 倍以上,最高的 ZRX 達到了約 4879 倍。此外,BAL、BNT、COMP、CRV 的年內最高市銷率也在 1000 倍以上。可以說,2020 年,觀察範圍內超過一半的 DeFi 概念幣年內最高估值都處於異常高的狀態。只有 LON、SUSHI 和 UNI 的年內最高估值水平不超過 15 倍,處於一般狀態。



年內最高市銷率通常出現在該 DeFi 產品剛剛上市時,到年末時,這些概念幣的市值大多回落到正常範圍內,比如估值最高的 ZRX 也只有 266 倍左右、CRV 只有 179 倍左右、BAL 只有 101 倍左右。

 因此,從市銷率的變化趨勢來看,DeFi 概念幣的估值高開低走,總體呈下降狀態,年內平均下跌 55.62%。其中,AAVE、BAL、COMP、CRV、REN 和 ZRX 的市銷率都在年內下跌了 90% 以上,MKR 和 SNX 的市銷率也下跌超過 80%。這表明 DeFi 投資市場正在回歸理性。一輪普遍的「殺估值」為 DeF 概念幣的未來發展留出了投資空間。

 另外,主流 DeFi 概念幣的市值在 2020 年也與幣價同向發展,SUSHI 和 WBTC 市值都翻了 700 倍以上,另外,FYI 和 AMPL 的市值也翻了 100 倍以上。但是,另一方面,BAL、UMA、COMP 的市值漲幅都低於 15%,漲幅最小的 BAL 年內只上漲了 6.40%。

 


考慮到不同概念幣的市值漲幅差異較大,因此以中位數表示平均水平。根據統計,2020 年,市值前 30 的 DeFi 概念幣的市值平均上漲了 623.77%。市值漲幅顯著高於幣價漲幅的原因之一或是受到流通數量的影響,比如 WBTC,根據 glassnode 的統計,2020 年其流通量增長了 11.51 萬枚,漲幅約為 19534.46%。對於其他流動性挖礦的代幣而言,流通數量則與挖礦方案規定的釋放量有關。

日均活躍地址 427 個,年均漲幅約 97%

 在 DeFi 發展元年,雖然從資金角度而言,其市場規模實現了跨越式發展,但從用戶體量的交易來看,DeFi 仍然屬於小眾市場。

 根據 DappRadar 的統計,在 21 個 DeFi 合約中,Uniswap 是單日鏈上活躍地址數量最多的一個合約,全年日均達到了 13747 個。但除此之外,其他 DeFi 合約的單日鏈上活躍地址數量則要少的多,即使是比較活躍的 SushiSwap 和 Compound,其全年日均鏈上活躍地址數量也只有 1621 個和 1121 個。如果以中位數來表示平均水平,那麼 2020 年,DeFi 合約的全年日均鏈上活躍地址均值約為 427 個。


 不過從各 DeFi 協議的年內最高單日鏈上活躍地址數量來看,都遠遠高於其平均水平,這意味著 DeFi 的用戶規模表現出明顯的時間波段性。從統計結果來看,年內單日鏈上活躍地址數量最多的是 Uniswap,達到了約 4.75 萬個。Compound 年內最高單日鏈上活躍地址數量也突破了 10000 關口,約為 1.18 萬個。另外,包括 1inch、Aave、yearn、Curve 等熱門應用在內的 13 個協議的最高單日鏈上活躍地址數量也都超過了 1000 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