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月 3 日,去職 Block.one CTO 剛 2 個月,Daniel Larimer(BM)在推特曝光了他的下一個項目 Clarion OS,表示要創建一個沒有操縱和第三方依賴的社交網絡。

Clarion OS 還處於設計階段,唱衰的聲音率先湧向了曾創造了 3 個區塊鏈網絡的 BM。從社交網絡上的留言看,人們的怨念依然集中在 BM 個人身上,將他的推新初衷質疑為「發幣圈錢」;另有一些人寄望於這個新項目能拯救一下 EOS 的幣價。

BM 也很快回應,這個項目既不構建在 EOS 上,也不發幣,但可以使用 EOS 進行 DNS(域名系統)名稱註冊和推廣內容。這一關聯消息影響著 EOS 的價格,2 小時內,EOS 從 3.68 美元漲到了 3.96 美元,漲幅 7.6%。

不考慮發幣與否,Clarion OS 的方向是去中心化社交網絡,「社交」是 BM 多次嘗試的領域,Steem 和基於 EOS.IO 網絡的媒體產品 Voice 都有社交屬性。

此時,外界則向 BM 拋出了另一個現狀:你要做的方向,別人已經在做了。中文網友列出了 AE 鏈上的去中心化社交打賞平台 Superhero.com,海外網友點出了抗審查的內容承載網絡 Ceramic.network。

以內容切入的去中心化社交領域已經不是一片處女地,Clarion OS 的優勢或許是 BM 的 IP 效應及他的技術能力,而潛在的劣勢恰恰也是這些,因為誰也無法預料 BM 能否善始善終。

BM 推新項目遭吐槽

沒錯,還是那位 Daniel Larimer(BM),那位比特股、Steem、EOS.IO 網絡的創始人,那位總是能從自己的項目中全身而退的 BM,他帶著他的新項目走來了。3 月 3 日上午 10 時 58 分,BM 在 Twitter 上宣告了他的新項目 Clarion OS:

如果你對我的下一個項目 Clarion OS 感興趣,這是一個邏輯上去中心化的通訊平台,可以取代中心化的服務 (電子郵件、twitter、Facebook、YouTube、medium),那麼請加入 GitHub 上的討論。

當時,EOS 的價格徘徊在 3.68 美元附近,受消息面刺激,2 個小時內,EOS 爬上了 3.96 美元,漲幅 7.6%。

這個資產是 BM 在 2017 年 6 月發起的區塊鏈網絡 EOS.IO 的底層 Token,價格的高光時刻屬於 2018 年 4 月,EOS 時值 21.54 美元,被奉為以太坊的勁敵。此後的 34 個月裡,EOS 有 21 個月的時間都處於 2 美元到 5 美元之間。進入 2021 年,它的最好表現是 5.25 美元,而 ETH 是 1979.87 美元。

34 個月裡,EOS 經歷了結束 340 天的私募里程,EOS.IO 主網上線,超級節點競選,不斷調整網絡資源配置,博彩 DApp 在 EOS 上爆發並消逝,啟動 Voice 產品,錯過 DeFi 熱潮,直到創始人 BM 在 2020 年年底宣布辭去 EOS.IO 母公司 Block.One 的 CTO 一職。

EOS 發展了 3 年半,經歷了泡沫、繁榮和衰落。而 BM 選擇在 EOS 半死不活時辭職,備受社區和 EOS 持幣者指責。如今,他再起新項目,吐槽段子、警惕及不信任的聲音也在社交網絡上出現——「騙我可以,但要注意次數。」這大概是被 EOS 套住的。「柚子是不是得走 bts 的老路了。」這是了解兩代 BM 系列產品的。「BM:我就是來圈錢的。」這是質疑 BM 推新初衷的。「繼續衝,被他割出感情了,他發項目我就想被他割。」這是拿 BM 系列調侃式詮釋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的。

去中心化

BM 表示新項目沒有 Token

有質疑 BM 又要發幣圈錢的,也有詢問新項目額度在哪獲取的。不過,BM 在 Twitter 上已經明確表態,這個項目不發幣。

再入社交領域 BM 機會何在?

無論外界如何揣度 BM 發起 Clarion OS 的動機,他依然拿出了有備而來的架勢。在 Twitter 上宣布新品之前,他已經在 Github 上為新網絡搭建起了討論組,描述了 Clarion IO 需要的屬性,包括編程語言、數據規範格式等等。

從當前的資訊看,Clarion OS 不是一個具體的應用產品,而旨在提供「具有邏輯上去中心化的通訊網絡」,以保持資訊的自由和獨立性,它既允許朋友和朋友在加密身份下進行資訊傳播,也允許開發者在網絡上構建不同類型的應用程序,包括代幣和智能合約。

有人詢問 BM,Clarion OS 會建立在 EOS.IO 上嗎?

BM 的一個反問句令人意外,「您如何在邏輯集中式系統(所有區塊鏈都在邏輯上集中)的基礎上構建邏輯上去中心化的系統?」這句問句裡既回答了新網絡不會建在 EOS 上,也透露出這位創始人對當前 EOS.IO 不純粹去中心的評價。

BM 描述了一種去中心化社交的理想狀態——在社區的幫助下,Clarion OS「可以將朋友和家人從 Twitter、Facebook、YouTube、亞馬遜、蘋果和谷歌的暴政中解放出來,並產生一個免受操縱和第三方依賴的社交網絡」。

當下的社交網絡的「暴政」,集中體現在審查用戶身份,掌握用戶隱私,隨意處置用戶數據等方面。而在去中心化社交這個賽道,已經有多個網絡及應用前赴後繼地進入研發,方向大多是加密身份抗審查,無需許可地加入網絡,利用激勵機制鼓勵用戶貢獻內容及處置自身產生的數據。

BM 推出 Clarion OS 的消息之後,就有海內外的網友列舉了這類項目,比如 2018 年就發起的概念型網絡 ONO(最終沒有落地),比如 AE 網絡上已經上線的去中心化社交打賞平台 Superhero.com,再比如結合了 DID、IPFS 技術的 Ceramic.network(進入了測試網階段)。

就連 BM 自己也打造出過 Steem,人們在這個去中心化內容網絡的產品 Steemt 上寫博客「賺幣」;再近一點,還有 EOS.IO 高調推出的社交媒體 Voice。

有人在 Twitter 上建議 BM 不要「閉門造車」,得研究下現有的項目,與他們一起建立合作,更容易夢想成真。對此,BM 也表示,他會認真考察,「我不想重新發明輪子。」

相比當下最熱的去中心化金融 DeFi 領域,去中心化社交算不得熱門賽道,至今也沒有跑出一個能真正對抗 Facebook 和 Twitter 的區塊鏈社交產品。

制約這類產品爆發的,一方面是人們對網絡時代隱私保護、數據權利意識的覺醒程度不一,另一方面是產品落地的技術可行性。低成本的高頻交易仍是當前區塊鏈網絡需要解決的問題,遑論比交易更加高頻的網絡社交場景。

不發幣的 Clarion OS 帶著骨感的理想進入了早期設計階段,先不說打敗 Facebook 和 Twitter,光看去中心化社交賽道,它當下唯一的優勢就是 BM 這個 IP 和他過往的區塊鏈研發經驗,這或將能為它組建起一個不錯的開源社區。而這個新項目的不確定性大概也是 BM,但願他不再無疾而終。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鏈接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Avatar

區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