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推文競拍價 250 萬美元,這肯定是瘋了!稍有理性的圈外人士都會因此質疑 NFT 的合理性和前景。但是,NFT 背後的邏輯是什麼?

有人認為買 Flow 為時已晚,有人認為 NFT 會曇花一現。這些問題都值得探討,這有助於我們理解 NFT 背後的邏輯是什麼。因此,本文之所以關注 Dapper Labs 旗下的明星公鏈項目 Flow,不僅僅是要討論買賣 FLOW 的投資機會,我們關注 Flow 的邏輯是希望可以藉此弄清楚 NFT 背後的邏輯是什麼。

在此基礎上,本文將探討 NFT 生態中是否還存在投資價值和投資機會。

一、買 FLOW 為時已晚了嗎?          

上幣一個半月以來,FLOW 已經上漲 300 多倍;如果按照私募價格算起的話,已經超過三千倍。但是情況正在發生微妙的變化——過去一周,下降幅度為 12%;在 3 月 4 日達到高點以後一路跌宕卻再難突破歷史高點,乃至於我的朋友 Jane 以 30 美元入場之後經歷了小韭菜的忐忑。

火星投研

是的,她並沒有賠錢;可是說好的百倍幣呢?現在買 FLOW 是不是為時已晚?我們是要好好討論一下 Flow 的代幣流通情況了。2021 年 FLOW 代幣在 KraKen 交易所上線總量創世區塊共有 12.5 億枚 FLOW;啟動後的 30 天內分配 2000 萬枚 Flow 代幣作為額外獎勵發放給質押驗證者節點運營商,確保早期有足夠的代幣流通供應,啟動後的半年,流通估計約 3000 萬個。也就是說,目前市場流通代幣只有這麼多,跟代幣總量相比,目前市場流通的代幣量只是一個很小的盤子。

火星投研

因此,壓力來自於未來幾個月流動性釋放——雖然目前 FLOW 代幣的流通市值不是很高,但這主要由於絕大部分的 FLOW 都處於鎖倉狀態,隨著大部分鎖倉的 FLOW 都將開始解鎖,屆時可能存在較大的拋壓。再加上 Flow 的公募的人數超過 1 萬多人,相比 Coinlist 以往的公募人數多出 3 倍,原因是 FLOW 公募的每人參與的最大數量為 10000 枚,因此籌碼相對較為分散,真正的拋壓還未體現。這兩部分力量疊加,我們無法無視現在投資 FLOW 為時已晚的擔心。

不過,更長周期的投資視角來看,我們更看重的是公鏈 Flow 項目的遠景發展能力(這部分我們會在第三部分詳述)和代幣 FLOW 的價值捕獲能力。

分析 FLOW 的代幣經濟模型,要基於對其技術上採用的縱向分片+專業化分工的方案,鏈上的不同事務分配給不同的節點,類似於流水線作業。Flow 分工的大致原理為:首先對鏈上每筆交易的交易環節進行拆解,分為確定性(客觀性)和非確定性(主觀性)兩種類型的的環節,進而再劃分為交易的收集、共識、執行、驗證四個細分環節,分配給對應的四種節點。節點的劃分按照兩個維度,一是不同環節對節點的不同要求,二是節點自身的資源、能力等特點,不同節點分配不同環節的任務,每個節點處理自己最擅長的任務。

收集節點:增強 DApp 的網絡連接和數據可用性,將信息報給共識節點;

共識節點:決定交易是否存在及其在區塊鏈上的順序;

執行節點:執行與每筆交易相關的計算,不參與共識;

驗證節點:對執行節點進行監督和追責。

那麼,以其代幣用途支付計算和驗證服務(即交易費)、交易媒介、節點質押的保證金、二級代幣的抵押資產、參與治理的作用來看,Flow Token 的價值捕獲能力是值得期待的。

我們以其技術分工與 Flow 節點的獎勵結合點來分析,固定獎勵來源於 Flow 代幣的增發通脹,發展初期交易費獎勵較少,所以會給予節點比較高的固定獎勵,即通脹較高,例如第一年的通脹為初始發行量的 3.75%。後續隨著使用者越來越多,交易費提升後,固定獎勵會變少,通脹將無限接近於 0。

火星投研

在這個基於技術分工方案的代幣經濟模型中,如果 Flow 不能快速提升用戶量和交易量,導致節點獎勵中的交易費獎勵較少的話,那麼為了節點的利益,Flow 還將會保持較高的通脹率。這是最大的困難!這也是長期觀察 Flow 投資價值的最大風險所在。

但這值得擔憂嗎?鑑於 Flow 公鏈以及其生態在整個 NFT 領域的當紅地位,它會是 NFT 領域最具價值投資願景的標的,除非 NFT 會曇花一現。

二、NFT 會曇花一現嗎?

你要麼擁有 NFT 這個東西;要麼,你什麼都不擁有;

創作者可能會投入更多時間和激情追逐 NFT……這種感覺就像你購買了某隻股票,但與股票不同的是,NFT 不會給你支付股息,也不會附帶任何其他權利;

NFT 與真實藝術品也有很大不同,NFT 本身沒有任何美感,它們只是代表某種東西,僅此而已……

這是 Seth Godin 在署名文章《NFT 是個可怕的陷阱,為什麼?》中的觀點,他在文章最後提出嚴肅的警告:「NFT 的陷阱,就是讓創建者迷戀上創建它們,此時買家會陷入沉沒成本之中,自以為 NFT 價格會不斷上漲,然後深陷其中無法自拔。這樣一來,創建者和購買者就會陷入一個循環,我們也因此不得不為一個不受監管的系統付出巨大成本,這個系統消耗了大量寶貴的能源,但除了製造一些稀缺數字代幣之外,一無是處。」

無獨有偶,路印 CEO 王東也旗幟鮮明的在朋友圈直呼:「不看好 NFT,個人和路印絕不涉足 NFT。現在的 NFT 更多是炒作概念,騙傻子,割韭菜」。他曾闡述自己的觀點:

為什麼短期不看好?短期內,很多 NFT 沒有法律支撐,且很多是 NFT 是和藝術品、遊戲裝備掛鉤。這有沒有價值?當然也是有價值的,只是以投資的角度看,NFT 是一個非常不靠譜的一個投資標的。

NFT 會曇花一現的邏輯是什麼?火星投研多方了解悲觀者的情緒,最核心的原因來自於先行者突如其來的財富效應和跟隨者對未來沒有把握能力的衝突,這個衝突甚至遠遠大於早期 BTC 與 ICO 時代——一位 NBA TopShot 的早期玩家用 600 美元賺了 900 萬美元,回報率高達 1.5 萬倍,只用了幾個月的投資週期;對應來看,比特幣的上萬倍收益要經歷很多年的時間。

因此,最客觀的批評者認為去年以來 NFT 這種火爆更像是財富效應,而不是價值發現,可以與 2017 年的 ICO 熱潮相提並論——他們認為 NFT 是有想像空間的,但它還需要解決一個個落地應用中的難題,完善基礎設施,並且從炒作的狂熱中冷靜下來,沉澱技術,建設生態,凝聚共識,這樣 NFT 才能在未來的發展中走上健康的軌道。

如果你是 NFT 圈內的玩家,你是否願意善意的提醒:事實上,NFT 正在這樣走來。

要講清楚 NFT 的邏輯,故事要從 Dieter Shirley 和他的團隊躲在一家地處溫哥華的車間小屋里花了三個月時間開發出了 ERC-721 開始講起。這件事情發生在 2017 年年底,ERC-721 是一種以太坊代幣標準,能夠實現對數字藝術品的「稀缺性驗證」。以此為基礎,謎戀貓(CryptoKitties)項目得到了市場的熱烈響應,眾多「雲養貓」愛好者們的熱情甚至差點讓以太坊網絡陷入崩潰。這才有了本文的主角 FLOW,也有了後面整個 NFT 生態裡的故事。

該項目的創新之處在於將稀缺性與加密貨幣結合起來;稀有的謎戀貓可能價值數千美元,2018 年一隻名為「Dragon」的貓甚至賣出了 17 萬美元的天價。

糟糕的網絡擁堵和交易費用制約著 NFT 早期的發展,2018 年初 OpenSea 進入 NFT 市場試圖改變這個情況,但兩年來的表現一直差強人意;直到近來,它也決定加入 Flow 生態。

火星投研

OpenSea 是一個綜合性市場,從加密藝術品、域名、虛擬物品、卡片到遊戲資產等都可以在上面交易。

火星投研

從上圖可以看出,NFT 市場在 2017 年謎戀貓火爆之後長期沉寂,緩步發展,去年 12 月開始才有了明顯的起色。

我們有必要明確一下 NFT 是什麼、能做什麼的問題。Fungible 意為可替代的,non-fungible 則代表非同質化的。NFT 是非同質化代幣的一種統稱,又由於每一枚 NFT 都是獨一無二的,因此它又被成為不可分割代幣。這樣的介紹太過籠統,我們仍然無法直觀的理解,那麼請看下圖:

火星投研

為更好地了解這個行業,我們看一下這個整個 NFT 生態的圖譜。

火星投研

目前人類很大部分人的生活和工作都與網絡相關,尤其是年輕一代的網絡原生居民,需要數字化時代的價值媒介和存儲,如比特幣,同樣也需要數字化時代的收藏品,這就是 NFT 的生存根基。在區塊鏈技術迭代和加密經濟進化的歷程中,NFT 勢不可擋的走來,雖然有短期炒作、有大幅波動,也有不少項目渾水摸魚令人討厭,也有底層公鏈能力帶來的效率制約……

三、Flow 能給 NFT 帶來什麼?

火星投研分析 NFT 市場數據發現,今年 NFT 的總交易額已經達到了 2.36 億美元,是去年全年總交易額的 3.8 倍左右;但今年成交的 NFT 數量大約為 32 萬個遠低於往年同期。一定程度上講,NFT 的成交單價顯著增長反映著 NFT 繁榮發展的主要動力——市場對 NFT 價值共識的普遍提高;但這背後更為悲觀的邏輯是網絡的擁堵和交易費用的高企限制著 NFT 遠景發展的空間。

毫無疑問,阻礙 NFT 發展的首先是以太坊的擁堵。Flow 公鏈能給 NFT 帶來什麼,這是我們最大的期待。Flow 採用的是垂直分片+專業化分工的思路來提升性能:

(1)首先通過對每筆交易進行垂直分片,也就是對交易環節和過程進行拆解,把一筆交易分解為確定性和非確定性兩種類型的的環節。再對不同的類型和環節做更細的劃分,比如交易的收集,共識,執行,驗證等細分過程。

(2)其次是對節點按照兩個維度來進行分類,一是交易的不同環節對節點的不同要求,二是節點自身的資源、能力等特點。

(3)最後再對不同節點進行不同環節和任務的分配,每個環節處理自己最擅長的任務。比如算力高,計算能力強的節點處理執行等計算任務,保證了交易處理的速度和規模;收集和整理能力強的節點負責處理交易的收集工作,提高節點的效率;驗證節點保證交易處理的正確性;更多的共識節點保證網絡的去中心化。

整體來說 FLOW 的思路和原理就是將區塊鏈要處理的兩個主要任務,最耗費資源的計算過程和最耗費時間的共識過程進行分離,並按照節點本身的性質和能力分配任務。

Dapper Labs CEO Roham Gharegozlou 公開宣稱要通過 Flow 這個應用真正影響數百萬、數千萬乃至數十億人的生活。Dapper Labs 團隊開發的上一個項目是謎戀貓(cryptokitties),造成了以太坊的擁堵。目前來看,他們基於 Flow 開發的 NBA Top Shot 已經打破了謎戀貓(cryptokitties)的記錄,並成為最好的非專利技術市場和最多的數字銷售品。

NBA Top Shot 是什麼?和 NBA 有什麼關係?它其實是 NBA、NBPA 和 Dapper Labs 聯手打造的基於 Flow 的區塊鏈收集遊戲,致力於把 NBA 比賽中的精彩瞬間變成永遠擁有的數字收藏品;NBA Top Shot 通過和 NBA 達成官方 IP 授權合作,從而讓收藏者通過遊戲化的方式來獲得正版 NBA 球星高光集錦,並可以在平台內的市場進行交易。在過去不到 2 個月,NBA TOP Shot 的交易額超過 3 億美元,這些交易是用來購買 NBA 的「精彩片段」。也是因為 NBA Top Shot 的火爆出圈,在 2020 年 Compound 流動性挖礦引爆 DeFi 概念之後,投資界認為 NFT 概念板塊 2021 年最值得關注的版塊。

NBA Top Shot 只是廣義的 Flow 生態系統的一小部分,這個生態系統包括幾十家公司,從財富 500 強到以太坊賽道上一些最知名的初創公司遷移而來,包括老牌的 NFT 交易平台 OpenSea。

火星投研

我們來梳理一下目前 NFT 公鏈格局:首先是由 Matic 升級而來 Polygon,在生態建設上已小具規模;還有玩法激進的 WAX,試圖把區塊鏈新通證模型融合 DeFi 元素……

火星投研

尤其是 Polygon 計劃成為以太坊鏈上首個 Layer2 解決方案聚合器,為以太坊建設一個模塊化、通用、靈活的擴容框架,用於建立和連接以太坊兼容區塊鏈網絡的協議和框架。

不過,目前 NFT 市場最活躍的還是 Flow 生態的項目 NBA Top Shot、CryptoKitties,且數量級領先幅度明顯。再加上 OpenSea 集成 Flow 公鏈之後,用戶可以在 OpenSea 直接交易 Flow 鏈上的 NFT,這會進一步強化 Flow 生態目前的市場活躍度。

火星投研

基於以太坊鏈 Layer2 的開發會對 Flow 形成一定衝擊,但不足以構成威脅;而真正威脅到 Flow 生態競爭力的時刻要在以太坊 2.0 時代。因此,Flow 會有足夠的時間窗口完善自己的生態,在此過程中會湧現出更多 NFT 生態中投資價值和投資機會,已經引起專業投資機構關注。最新的消息是,灰度新註冊了 4 種信託基金產品,包括 GRAYSCALE Numeraire TRUST(NMR)、Reserve(RSR)、Graph(GRT)、Flow(FLOW)。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鏈接   |  作者:火星投研 宋清華、梅寧航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Avatar

區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