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的技術結構決定了該社會的貨幣形式及支付系統的構造。舉例,金屬加工技術造就了鑄塊及硬幣;中國的造紙技術催生了借據以及後來的銀行鈔票。科技發展亦驅使了非現金支付的出現,電腦及網絡的技術造就了數位貨幣和加密演算法的發展,電腦計算能力後來得以逐步提升,最終孕育了數位貨幣的誕生。

在 2008 年末至 2009 年,當時可能還沒有多少人察覺,一種前所未有的革命性貨幣形式產生,首個去中心化的加密貨幣——「比特幣」正式在公共的區塊鏈網絡上線。

根據國際清算銀行 (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BIS),截至 2020 年中, 80% 的全球中央銀行都加入了電子競賽,紛紛研究發行央行數位貨幣 (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CBDC)。在 2020 年 1 月於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上,由 40 多家中央銀行、國際組織、學術研究人員及金融機構組成的機構基於 60 多份 CBDC 研究和實驗報告而創立了一個框架,幫助央行評估、設計和實行央行數位貨幣,而該框架結集成央行數位貨幣政策工具包 (Central Bank Digital Monetary Policy Toolkit)。

「央行數位貨幣」是一種以國家記帳單位計價、由中央銀行直接管理的數位支付工具。政府(或中央銀行)而非私人銀行,需要維持儲備及流動性以支持該數位貨幣。中央銀行不再印鈔,而是發行由立法和政府信用支持的電子票據或鈔票。央行數位貨幣與現有的一般加密貨幣的分別在於,後者並非由中央銀行發行,而是完全去中心化,沒有單一的發行者。

早在數十年前已有人提出過有關央行數位貨幣的建議 (例如 Tobin,1987),但大眾對於中央銀行是否應發行自家數位貨幣的態度在過去一年才得到大幅轉變及改善。中央銀行最初主力的關注點在於「謹慎考慮系統性的影響」(Baronimi 及 Holden,2019),但隨着加密貨幣的普及和發展,大家開始觀察到,部份國家的現金使用量逐步下降,而有部份央行亦開始熱衷於發行央行數位貨幣。CBDC 發展的轉捩點是 Facebook 宣布推出 Libra 幣(現已更名 Diem,未正式發行)以及出現應用於 Telegram 的 Gram 代幣(發行已被美國當局喊停),以上種種促使公共領域的業內人士需要對有關問題作出思考及回應。

BIS Working Papers # 880 Rise of the 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ies: drivers, approaches and technologies, page 4 www.bis.org/publ/work880.pdf

從以上圖表可見,在 2018 年底,開始有愈來愈多中央銀行的人員對央行數位貨幣表示懷疑,尤其對於央行數位貨幣的零售市場。自 2019 年年底開始,對於零售及商業用的央行數位貨幣的正面回應再次獲得增長,而直至目前,整體的論述皆趨於正面。

BIS Working Papers # 880 Rise of the 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ies: drivers, approaches and technologies, page 8 www.bis.org/publ/work880.pdf

其中一個導致中央銀行對於央行數位貨幣的興趣大大提升的原因,是由於全球疫情肆虐,各國開始史無前例地大量增加法定貨幣的供應,以支持大幅受挫的經濟。在 2020 年,整體的貨幣供應增加了約 30%,而美元的基本貨幣供應 (M0) 則增加了超過 50%。

中央銀行為了保持它的公眾形象,必須保障公眾對貨幣的信心、維持價格穩定,以及確保支付系統的基礎建設的持續性,因此他們開始對央行數位貨幣產生興趣,以此達成公共政策目標。

最先進的經濟體系中,人們使用現金支付的情況逐漸下降,而新冠病毒的蔓延就更加速了此情況,進一步鼓勵大家減少使用實體現金。另一方面,數位支付也因為快捷、方便,交易量顯著增長。為了發展及達致數位世界的公共政策目標,中央銀行開始主動研究為大眾提供數位貨幣的優點及缺點(CBDC 的各種用途),也因此,大眾對於央行貨幣的理解亦較過去數年大幅增加。

我們慢慢開始由現金轉移至數位法幣,而下一步則是過渡至「完全電子化的貨幣」,此舉為銀行業及貨幣系統帶來很多潛在的影響,包括企業家、員工、市民以至我們每一位。

在閱讀完有關央行數位貨幣的分析報告及文章後所得出的結論是,沒有人能確切知道,這種過渡性的轉變會帶領大家駛向何處,但最有可能的是:央行數位貨幣將會終結現行所有的財政、貨幣及社會政策。中央銀行引入數位貨幣將會刺激經濟成長、借貸及消費支出,整體帶來正面的影響。

以上種種將會帶來史無前例的電子化結算增長、增加資金周轉率及使任何額度的款項都能實時、隨時隨地完成,大大促進經濟增長。

央行數位貨幣的類別

  • 零售央行數位貨幣 (通用目的) (Retail CBDCs, General Purpose)
  • 國內使用
  • 跨境使用
  • 商業用央行數位貨幣 (Wholesale CBDC)
  • 多用途/合成央行數位貨幣(Hybrid (synthetic) CBDC)

零售央行數位貨幣可以被個人、商戶及其他機構使用,作為存放在個人錢包的價值儲存、銀行存款或其他形式的電子支付。

商業用央行數位貨幣主要設計被特定的金融機構使用,例如商業銀行及結算公司在國內或國際銀行支付及結算。

2019 年 7 月,國際貨幣組職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IMF) 提出合成央行數位貨幣 (synthetic CBDCs) 的概念,亦可稱作「帶有儲備抵押品的私人代幣」(private tokens with reserve collateral) 或「混合型央行數位貨幣 (Hybrid CBDSs)」。在此方案的框架下,中央銀行允許數位貨幣或支付服務供應商 (PSP) 等金融機構在央行持有預備金,而這些機構通常無法直接取得央行的存款資金,此措施能對這些金融機構實施更嚴格的保護及監管,同時也可改善不同支付系統之間的相互操作。

www3.weforum.org/docs/WEF_CBDC_Policymaker_Toolkit.pdf

www.bis.org/publ/qtrpdf/r_qt2003j.pdf

接下來我們會對不同的國家作出分析,有助評估個別央行數位貨幣的應用形式及潛力。零售央行數位貨幣可以提供安全和抗壓性的優勢,但它亦有其明顯風險,而風險更可能超越上述的價勢。商業用央行數位貨幣亦可以為跨境支付系統提供安全性和抗壓性的優勢,但目前尚未知它會否帶來比現有的更好的優點。

央行數位貨幣應用案列

國際結算銀行(The 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BIS)採用了一個以顧客為導向的方法,來去選擇央行數位貨幣應用的形式。央行數位貨幣金字塔的左邊顯示了顧客需求及六個讓央行數位貨幣發揮用處的相關特性;金字塔的右邊則是央行數位貨幣的相應設計選項。

中國

目前中國的數位貨幣 DCEP(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的試點項目使用多用途央行貨幣模型,根㨿中國人民銀行 (央行) 的要求,它包含了一個央行數位貨幣,但實時連接和支付服務則由中介機構 (稱為「授權營運商」) 負責管理。中央銀行會定期 (每日一次) 接收及儲存零售帳戶和交易的副本。中國人民銀行的角色是提供基本的基礎設施,而中介機構,例如商業銀行、其他支付服務供應商和電訊公司則向公眾提供服務。

在 2020 年 10 月初,深圳市向市民發放了一千萬人民幣(約一百四十比萬美元)等值的數位人民幣,數位人民幣以五千個電子紅包形式發放,而每個電子紅包含有二百元人民幣(約 30 美元)。其後類似的實驗亦在中國的其他城市陸續進行。

如果政府宣布完成現階段的試點項目,那麼,中國的數位貨幣將會是 M0 的附加項目,包括鈔票和錢幣,以及中央銀行儲蓄帳戶。它原則上的設計並非要完全取代現金。

瑞典中央銀行 (Sveriges Riksbank)

目前瑞典中央銀行的測試架構是混合型央行數位貨幣,而他們只向銀行和其他 RIX 成員提供央行數位貨幣。社會上的其他數位貨幣都是商業銀行所發行的私人銀行貨幣。Riksbank 的研究人員指出,目前的試點項目是一個」去中心化的電子數據庫」,包含了所有正在流通的瑞典克朗的電子數據,Riksbank 會在所有交易完成之前隨時檢查數據。他們將其歸類為」分散式經銷商解決方案」,並指出此類項目將要求 Riksbank 在一個或多個經銷商未能阻止大量終端用戶以電子克朗進行支付的情況下提供緊急解決方案。此試行貨幣建基於 R3 Corda 的分散式帳本技術,而電子克朗的試行網絡受保密,只適用於通過 Riksbank 認可的成員。

泰國

現時試行的數位泰銖架構屬於零售央行數位貨幣。泰國央行的數位貨幣計畫 Inthanon 項目於 2018 年 8 月啟動,涉及中央銀行和八大金融機構,以及技術合作夥伴 R3 和 Wipro。

2020 年 1 月, 泰國央行 BoT 宣布與香港金融管理局共同開發跨境轉帳模型。BoT 所訂立的目標是嘗試將代幣化版本的泰國法定貨幣作為分散式實時總結算系統 (RTGS) 的一部份,以及流動性儲蓄機制 (LSM) 和使用代幣化泰銖進行銀行同業債券交易和回購協議 (REPO)。

在第四個階段,BoT 計劃將數位泰銖擴展到零售市場,不過其行政人員提醒說:「這一階段需要仔細研究其利弊。」

烏克蘭

烏克蘭認為將來數位貨幣可以幫助打擊蓬勃發展的影子經濟,而該國的央行數位貨幣試點項目包括完全匿名的電子錢包,然而央行認為未來有可能發現至符合身份認證 (KYC) 的要求。

中央銀行測試了數位法幣的中心化生態系統,當中涉及兩個層級以及一層中介人。第一層包括了央行數位貨幣的發行商 NBU、技術平台的負責公司及央行數位貨幣的分散式登記冊。中介人包括銀行和代理商指定需要透過電子錢包向個人和商戶提供服務。第二級包括在一個宏觀的生態系統中進行交易的個人用戶和商戶。NBU 所提出的報告指出,烏克蘭其中一個重大的弱點之一是它缺乏現代化支付系統的基礎設施,無法支持未來央行數位貨幣的有效流通。

俄羅斯

俄羅斯的東西方合作夥伴不僅宣布支持數位貨幣,還進行了實際測試,而中國亦已啟動了數位人民幣的有限度流通。在此背景下,俄羅斯聯邦中央銀行無法再保持沉默,需要作出正面回應。在 10 月 13 日,俄羅斯中央銀行提交了一份關於發行數位貨幣的可能性和前景報告,徵求專家和公眾的意見。

俄羅斯中央銀行的此舉旨在讓公眾討論和研究創建數位貨幣的必要性,和如何讓數位貨幣與紙幣和非現金基金一起成為俄羅斯的第三種貨幣形式。

毫不意外地,諮詢報告對加密貨幣表達出不屑一顧的立場,並多次強調從俄羅斯聯邦中央銀行的角度而言,加密貨幣並不是貨幣。然而,他們觀點欠缺說服力,有時甚至與貨幣的定義和現實狀況相互矛盾,他們在強調「數位盧布」不屬於加密貨幣範疇的同時,也堅稱其不是傳統意義上的貨幣。確實,這描述是正確的,然而從經濟和經濟活動的角度來看,數位盧布將具有加密貨幣的特性:

  • 易於與數位平台整合,並能使用智能合約進行結算
  • 快速結算
  • 低業務成本
  • 在進行交易時無需中間人(取決於所選擇的數位盧布模式)
  • 可靠、操作安全性高及出錯概率低

現有的銀行卡支付系統不適用於與數位貨幣一起運作,它需要創建全新的支付解決方案以支持數位貨幣的基本原則,與智能合約共同運作,最大限度地減少中介人和運作成本,從而提高便利性和速度。在俄羅斯聯邦政府引入數位盧布和其他國家的數位貨幣後,需要重新建設新的支付基礎設施。

如果俄羅斯銀行不以其快速支付系統壟斷支付領域,那將可以為發展創新支付模式提供動力,並促進各類金融科技公司進入市場。此舉有助鼓勵支付市場和金融服務市場之間的良性競爭,因此最終能減低交易費用,提高其數量和質量。

另一方面,數位盧布的發展消除了在俄羅斯實施類似歐洲 PSD2 措施的必要性,從而建立一個開放的銀行業,使非銀行組織能夠讓更多的參與者進入支付服務市場,有助銀行節省資金和資源,並能善用於接入和升級他們的 ABS。這樣一來,俄羅斯將能跨越式地發展自己的支付市場,同時獲得開放銀行業務的所有優勢。

與此同時,報告對商業銀行在新貨幣模式下的角色提出了合理的質疑。銀行界本身更傾向於「D 模型」,否定了數位盧布的各項優勢,讓商業銀行在客戶服務和支付方面扮演着核心角色,但事實上,它重複了非現金貨幣的模式。

從筆者的角度來看,最可取的是「C 模型」。根據該模型,中央銀行在數位盧布平台上開通並維護客戶錢包,為個人和法定機構提供進入中央證券市場的通道,銀行進行「反洗錢與反恐怖融資(Anti-Money Laundering and Counter Financing of Terrorism, AML/CFT)」程序,啟動允許開通客戶錢包和結算,並為其提供其他 RBS 服務。同時,在所有零售數位盧布的模式中,俄羅斯銀行將會是數位盧布的唯一發行方。

中央銀行需要數位盧布來完全控制發行過程,並允許完全控制所有使用數位盧布的業務和完全透明度。儘管強調了與中央銀行交易的保密性和匿名性的爭議,但我們必須明白,中央銀行和國家將獲得對公民和企業的所有支付和所有帳戶的完全控制權。這裏的問題也不僅僅是市場是否做好了準備,而是國家本身是否做好了準備,確保這些數據不被侵犯以及防止泄露。

雖然俄羅斯銀行的有點落後於人,但無疑是革命性的進步。由於俄羅斯並沒有放棄它自身最小限度作為區域性的主要參與者的主張,所以它如果不改用全新的貨幣形式,實際上是難以實現其主張。我們可以預期,目前尚有一系列的問題需要中央銀行、政府及市場方面的詳細解說。

總結

全球過渡至使用央行數位貨幣後,將形成全天候二十四小時的國家貨幣交易監控和追蹤模式,國家將能把每一筆金融交易記錄在央行集中儲存的區塊鏈上。一旦普及,引入央行數位貨幣即意味着不再有場外交易,例如向合約員工支付現金薪水,或把紙幣放進信封發放薪金。當然,這只適用於央行數位貨幣而不是其他加密貨幣或其他形式的貨幣。

為了產品或服務進行支付,我們將被迫使使用新的國家數位貨幣,那麼政府便可以控制所有交易。當整個社會不再接受現金支付,在中央數據庫中追蹤所有形式的貨幣交易便相對顯得容易執行。沒有任何人能夠刪除或修改過去的交易記錄,因為每一筆交易都將賦予一個獨特的哈希值 (獨一無二的交易辨識碼),任何刪改或干預也將會留下痕跡,無法被隱藏。這能有助打擊欺詐和犯罪活動,確保提升社會(對國家)的透明度。

政府完全可以決定針對某一特定人口群採取微型獎勵措施,以刺激該群體對某類商品或服務的消費。此外,政府亦可以向中產階級等人群發放特別的貸款或各類型債券,刺激國家增長,提高消費。由於所有數據將歸政府擁有,政府可以根據自己的需要將數據劃分為人口和社會經濟或其他群體。這種新形式的貨幣很可能會顛覆今天獲取資本的模式。政府可以直接向公民提供貸款,根據公民所屬的社會經濟群體設定相應的條件和利率。

央行數位貨幣對中央銀行而言是一項非常重要的工具,讓央行能促進人民的日常生活趨向數位化,並繼續提供安全的支付模式。公眾的信任對於中央銀行的貨幣及金融系統穩定、一個共同的公共記帳結算單位和可靠的價值儲存工具至為重要。為了維持大眾的信任以及了解央行數位貨幣是否具有管轄價值,中央銀行必須謹慎、開放,並與市場參與者緊密合作。當中需要各方努力去真正了解不同範疇的問題,包括中央銀行在整個生態系統中扮演一個甚麼樣的主導角色,以及私營部門擔當哪一個角色。

相關閱讀 👉👉👉 比特幣、黃金和 CBDC :「金融戰」號角吹響,誰是最大贏家?


AAX 是全球首家由倫敦證券交易所技術支持的加密貨幣交易所,提供場外交易、幣幣交易及期貨合約交易,讓你可以在一個安全、高流動性及低延遲的平台交易,搭上加密貨幣列車,接軌環球金融。

立即在 AAX 開戶,或下載 AAX Mobile App,體驗下一代的加密貨幣交易所。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AAX

AAX  

AAX 是全球首家由倫敦證券交易所技術支持的加密貨幣交易所,提供場外交易、幣幣交易及期貨合約交易,讓用戶可以在一個安全、高流動性及低延遲的平台交易,把加密貨幣與環球金融接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