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Vitalik Buterin

編譯| 龔荃宇、Echo

比特幣和以太坊生態系統在網絡安全(即 PoW 挖礦)方面的投入遠超過其他所有方面的總和。自今年年初以來,比特幣網絡平均每天向礦商支付約 3,800 萬美元的區塊獎勵,外加每天約 500 萬美元的交易費。以太坊網絡排名第二,平均每天支付 1950 萬美元的區塊獎勵,外加平均每天 1800 萬美元的交易費用。

同時,以太坊基金會的年度預算每年僅為 3000 萬美元,用於支付研究、協議開發、補助金及各種其他開支。比特幣生態系統用於研發的開支可能更低,每年的研發費用約為 2000 萬美元。

以太坊

顯然,這種支出模式是資源的大規模錯配。與用於研究和核心協議開發的資源所能提供的價值相比,20% 的網絡算力對生態系統的價值要小得多。那麼何不砍掉 20% 的 PoW 預算,並將資金用於其他方面呢?

這道難題的標準答案與「公共選擇理論」等概念有關:儘管我們可以很容易地識別出一些有價值的公共產品,將部分資金一次性投入這些產品,但為此類決策制定一個常規的製度化模式會帶來政策混亂的風險,從長遠來看這是不值得的。

但無論什麼原因,我們都面臨一個有趣的事實,即作為比特幣和以太坊生態系統的有機體能夠吸引到數十億美元的資本,但卻對資本的去向有著奇怪而難以理解的限制。產生這種效果的強大社會力量值得我們去理解,這也是為什麼以太坊生態系統能夠首先聚集這些資源背後同樣的社會力量 (而技術上近乎相同的 ETC 卻不是)。

這種社會力量是幫助區塊鏈網絡從 51%攻擊中恢復的關鍵,是遠遠超出區塊鏈空間之外的各種極其強大機制的基礎。在接下來的章節中,我將給這股強大的社會力量起一個名字:正統性。

一、代幣歸社會契約所有

為了更好地理解我們所處的力量,一個重要的例子是 Steem 和 Hive 的傳奇故事。2020 年初,孫宇晨收購了 Steem 公司,這與 Steem 區塊鏈不是一回事,但該公司擁有約 20%的 STEEM 代幣供應量。社區當然不信任孫宇晨,因此他們進行了鏈上投票,以正式確定了一項長期「君子協定」,即為了區塊鏈的共同利益,Steem 公司的代幣以信託形式持有,不應該用來投票。

借助交易所持有的代幣,孫宇晨進行了反擊,贏得了足夠的節點控制權,從而單方面控制了 Steem 區塊鏈。社區沒有進一步的選擇,因此他們將 Steem 區塊鏈分叉並命名為 Hive,並複制了 STEEM 區塊鏈的所有代幣餘額,除了那些參與攻擊的代幣,包括孫宇晨的。

我們可以從這種情況中學到的教訓是:公司從未真正「擁有」代幣。如果他們這樣做了,他們就會有實際能力以任何他們想要的方式使用、享用和濫用這些代幣。但事實上,當該公司試圖以社區不喜歡的方式濫用這些代幣時,他們成功地被制止了。這裡的情況與尚未發行的比特幣和以太坊獎勵的模式類似:這些代幣最終不是由密鑰擁有,而是由某種社會契約所擁有。

我們可以將相同的推理應用於區塊鏈的許多其他結構。以 ENS 項目私鑰多簽為例,它由七位傑出的 ENS 和以太坊社區成員控制,但如果他們中四個聚在一起,把註冊器「升級」到一個能把所有最好的域名都轉移給自己的註冊器,將會發生什麼?在 ENS 智能合約系統的背景下,他們完全有能力做到這一點,並且沒有什麼挑戰。但如果他們真的試圖以這種方式濫用自己的技術能力,任何人都知道將會發生什麼:他們將被社區排擠,餘下的 ENS 社區成員將簽訂一份新的 ENS 合約,恢復原來的域名擁有者,並且每一個使用 ENS 的以太坊應用程序都會將他們的 UI 重定向到新界面。

「正統性」支配著各種社會地位遊戲、知識話語、語言、財產權、政治制度和國界,甚至區塊鏈共識也以相同的方式工作:被社區接受的軟分叉與 51%攻擊之間的唯一區別是正統性。在 51% 攻擊發生後,社區可以協調進行額外的分叉來幹掉攻擊者。

二、什麼是正統性?

要了解正統性的運作方式,我們需要深入研究一些博弈論。生活中有許多情況需要協作一致的行為:如果你僅以某種特定的方式行事,那麼你可能一事無成(或更糟),但如果每個人都一起行動,則可以實現預期的結果。

一個自然的例子是在道路的左側還是右側行駛:人們行駛在道路的哪一側實際上並不重要,只要他們在同一條道路上行駛即可。如果你與其他所有人同時改變方向,並且大多數人都喜歡新的安排,那麼你將獲得淨收益。但如果只是你一個人換方向開車,不管你多麼喜歡在另一邊開車,最終的結果對你來說都是相當負面的。

正統性是一種更高階的接受範式。如果某個社會背景下的人們廣泛接受並在製定該結果中發揮自己的作用,並且每個人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他們希望其他所有人也都這樣做,那麼在某種社會背景下的結果是正統的。

正統性是協作博弈中自然產生的一種現象。如果你不在一個協作遊戲中,則沒有理由按照你對他人將如何行事的預期行事,因此正統性並不重要。但正如我們所看到的,協作遊戲在社會中無處不在,因此正統性變得非常重要。

這些機制由一種既定的文化推動的,即每個人都關注這些機制並言行一致。每個人都有理由認為,由於其他人都遵循這些機制,如果他們做出不同的選擇,只會製造衝突且遭受損失,或者至少會獨自留在一個孤單的分叉生態系統中。如果一個機制能夠成功地做出這些選擇,那麼該機制就具有正統性。

正統性的實現方式有很多。通常,正統性的產生是因為獲得正統性的東西在心理上吸引了大多數人。但當然,人們的心理直覺可能非常複雜。不可能完整列出正統性理論,但我們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入手:

暴力的正統性:有的人能說服所有人,他們有足夠的能力實施自己的意志,而反抗他們將非常困難。(類似道德綁架)

連續性的正統性:如果某事物在時間 T 是正統的,則默認情況下在時間 T + 1 正統。

公平性的正統性:某些事物可以滿足人們對公平的直覺概念,因此可以成為正統事物。

過程的正統性:如果過程合理,則該過程的輸出就具有正統性(例如,有時以這種方式描述民主國家通過的法律)。

績效的正統性:如果過程的輸出導致滿足人們的結果,那麼該過程就可以獲得合法性(例如,有時以這種方式描述成功的獨裁統治)。

參與的正統性:如果人們參與選擇結果,則他們更有可能認為它正統的。這類似於公平,但不完全相同,它取決於與你以前的行為保持一致的心理願望。

三、正統性是一種強大的社會技術

加密貨幣生態系統的公共產品資金狀況相當差。有數千億美元的資金在流動,但對資本持續生存至關重要的公共產品每年僅能獲得數千萬美元的資金。

對這一事實有兩種應對方式。第一種方式是為這些限制感到自豪,並為您的社區為解決這些限製而做出的勇敢努力 (即使不是特別有效) 感到自豪。

這似乎是比特幣生態系統經常走的路線:

為核心開發提供資金的團隊的自我犧牲精神同 Eliud Kipchoge 在不到 2 小時內跑完一場馬拉鬆一樣令人欽佩:這是人類毅力的表現,但它不是交通運輸的未來 (或者在本案例中,是公共產品資金)。

正如我們擁有更好的技術,使人們可以在一小時內行駛 42 公里,而無需特殊的毅力和多年的訓練,我們還應該專注於建設更好的社會技術,以按我們所需的規模為公共產品提供資金,並將其作為我們經濟生態的系統性部分,而不是一次性的慈善行動。

現在,讓我們回到加密貨幣。加密貨幣(以及域名,虛擬土地和 NFT 等其他數位資產)的主要力量在於,它允許社區聚集大量資本,而無需任何個人親自捐贈該資本。但是,這種資本受到正統性概念的限制:你不能簡單地將其分配給一個中心化團隊,而又不損害其價值所在。

包括以太坊在內的區塊鏈生態系統都很重視價值自由和去中心化。但遺憾的是,這些區塊鏈中的大多數公共產品生態仍然是權威驅動和中心化的。無論是以太坊、Zcash 還是任何其他主要區塊鏈項目,通常都有一個(或最多 2-3 個)實體的花費遠遠超過其他主體,這讓想要構建公共產品的獨立團隊幾乎沒有選擇。我將這種公共產品籌資模式稱為「公共產品中央資本協調器」(CCCP)。

這種狀況並不是組織本身的錯,他們通常會盡最大努力支持生態系統。相反,是生態系統的規則對組織不公平,因為它們將組織置於不公平的高標準之下。任何單一的中央集權組織都不可避免地會有盲點,並且至少會有一些團隊成員無法理解其價值。因此,創造一種更加多樣化、更具彈性的公共產品融資方式,以減輕任何一個組織的壓力,是非常有價值的。

幸運的是,我們已經有了替代方案的雛形。以太坊應用層生態系統已經存在,並且正在變得越來越強大,並且已經顯示出其公共意識。像 Gnosis 這樣的公司一直在為以太坊客戶開發做出貢獻,各種以太坊 DeFi 項目已經向 Gitcoin Grants 配套池捐贈了數十萬美元。

Gitcoin Grants 已經實現了很高的正統性:其公共產品籌資機制(二次方募資)已被證明在反映社區的優先事項和價值以及填補現有籌資機制漏洞方面具有中立和有效的作用。

以太坊

通過將少量的國庫資金投入到使公眾所依賴生態系統成為可能的公共產品,我們可以使這個新生的公共投資生態系統更加強大。有很多方法可以做到支持公共產品:長期致力於支持 Gitcoin Grants 配套池,以支持以太坊客戶端的開發,或甚至啟動自己的捐贈計劃,其範圍可以超出了特定的應用程序層項目本身。

當然,社區支持的價值是有限的。如果競爭項目(甚至是現有項目的分支)為用戶提供了更好的產品,那麼用戶將蜂擁而至並轉而使用替代產品。

但是這些限制在不同的情況下是不同的。有時社區的影響力很弱,但在其他時候卻很強大。在這方面有趣的案例研究是 Tether 與 DAI 的案例。

Tether 有很多醜聞,但儘管如此,交易員一直都在使用 Tether 持有和轉移美元。儘管去中心化和透明化的 DAI 有其好處,但至少在交易者看來,它無法奪走 Tether 的大部分市場份額,但 DAI 的優勢在於應用:Augur 使用 DAI,xDai 使用 DAI,Pool Together 使用 DAI,並且使用清單還在增長。哪些 DApp 使用 USDT?少得多。

因此,儘管社區驅動的正統性影響的力量不是無限的,但仍有很大的槓桿空間,足以鼓勵項目將至少百分之幾的預算用於更廣泛的生態系統。

四、NFT:支持以太坊以外的公共產品

通過公共支持的正統性概念,從以太坊之外產生的價值來支持公共產品,其價值遠遠超出以太坊生態系統。NFT 是一個重要而直接的挑戰和機遇,極有可能極大地幫助許多種類的公共產品,尤其是創意類的公共產品,至少部分地解決其長期和系統性的資金短缺問題。

但是,這也可能是一個錯失的機會:當埃隆·馬斯克賣掉自己的推文並賺 100 萬美元時,這並沒有什麼社會價值,而據我們所知,這筆錢只歸他自己(值得稱讚的是,他最終決定不出售))。如果 NFT 只是變成一個賭場,在很大程度上使本已經富裕的名人受益,那將是沒有那麼有趣的結果。

幸運的是,我們有能力幫助塑造結果。人們發現哪些 NFT 有吸引力、哪些沒有吸引力,這是一個正統性問題:如果每個人都同意一個 NFT 很有趣而另一個 NFT 很差勁,那麼人們會更喜歡購買第一個,因為它既有更高的吹噓權利價值,也有持有它的個人自豪感,而且因為其他人都是這樣想的,它可能會以更高的價格轉售。如果可以將 NFT 正統性的概念推向正確的方向,那麼就有機會為藝術家、慈善機構和其他組織建立堅實的資金渠道。

這裡有兩個潛在的想法:

第一,某些機構(甚至 DAO)可以鑄造「祝福」型 NFT,以換取一部分收入用於慈善事業,從而確保多個團體同時受益。這種祝福甚至可以伴隨著官方的分類:NFT 是否致力於全球扶貧、科學研究、創意藝術、當地新聞業、開源軟件開發、賦權邊緣化社區或其他?

第二,我們可以與社交媒體平台合作,使 NFT 在人們的個人資料上更加可見,從而為買家展示他們承諾的價值觀。可以將其與前一點結合使用,以使用戶偏向有助於有價值的社會事業的 NFT。

五、總結

總之,正統性的概念非常強大,出現在任何存在協作的環境中,尤其是在互聯網上,協作無處不在。正統性的形成方式有多種:暴力、持續性、公平性、過程、績效和參與性是重要的因素。

加密貨幣之所以強大,是因為它使我們能夠通過集體經濟意願召集大量資本,而這些資本在一開始就不受任何人的控制。相反,這些資本池是由正統性概念直接控制的。

通過在基礎層上發行代幣來開始進行公共產品融資太冒險了。然而幸運的是,以太坊擁有非常豐富的應用層生態系統,我們在其中擁有更大的靈活性。部分原因是因為有機會不僅可以影響現有項目,還可以塑造將來將要出現的新項目。

以太坊生態系統關心機制設計和社會層面的創新。以太坊生態系統自身的公共產品融資挑戰是一個很好的起點。但這遠遠超出了以太坊本身。NFT 是一個依賴於正統性概念的大型資本池的例子。

NFT 行業對藝術家、慈善機構和其他公共產品提供者而言可能是一個巨大的利好,遠遠超出了我們所在虛擬世界,但這一結果並不是預先確定的,它取決於積極的協作和支持。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鏈接  |  出處:鏈捕手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Avatar

區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