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Garry Tan

編譯:Alyson

Coinbase 的上市已經成為行業的里程碑事件,其巨大的市值也為早期投資者帶來豐厚的回報,例如其早期投資者 Garry Tan。

Garry Tan 為投資機構 Initialized Capital 創始人,位列「2021 富比士全球最佳創投人榜」第 35 位,曾在 2011 年初以合夥人身份加入新創加速器 Y Combinator(YC),在產品設計上指導 YC 團隊。Coinbase 成立前夕,Garry 參與了其種子輪融資,目前已獲得超 6000 倍回報。

近日,Garry 發布了他對於此次投資的回顧,我們在不影響原意的情況下,對文章進行了編輯與翻譯,希望對你有所啟發。


我在 2012 年為 Coinbase 提供了資金,這就是我獲得 6000 倍投資回報的方法。

8、9 年前,我遇到了一位創始人,向他的公司投資了 30 萬美元,而這些股票現在的價值超過 24 億美元。這家公司就是 Coinbase,投資者對其估值最高超過 1000 億美元。這是迄今為止我最棒的一筆投資。

當你看到這些消息的時候,誰知道它未來的走向會是怎樣?2012 年 3 月,Brian Armstrong 以他的初創公司 BitBank 為名,向我發送了 0.05 枚比特幣。

他的想法很簡單:為人們購買和持有比特幣創造一個單純、敞亮的場所。這段時間很多初創公司都在努力,他們的想法都是一樣的,但引起真正改變的是:BitBank 更名為 Coinbase。

coinbase

這封郵件開啟了一切

當我在 2012 年得到 0.05 枚比特幣時,比特幣的總市值還不到 10 億美元。如今,比特幣的市值超過 1 兆美元。當時,這些比特幣值 23 美分;今天,它差不多值 2500 美元。

就在我收到這 0.05 枚比特幣之後不久,Brian 給我來了一封電子郵件,他已經製作出產品的雛形並放到了網上,過去幾週他一直在瘋狂地編寫代碼。他還問我:

有沒有什麼尋找共同創辦人的建議,你的社群裡有沒有對這件事感興趣的人?

回想起來很有趣,因為任何當年加入的人,今天都已成為億萬富翁。這是我回信的內容:

尋找合夥人最困難的地方是在:你可能已經認識了合適的人選,但他們在做其他事情。你必須向這些人展示,為什麼這件事要比他們現在正在做的任何事情意義更大。這個問題的本質在於把你對這個市場和產品的信念傳遞給其他人。你已經知道,你未來會擁有很多合夥人,只是你們現在都還不認識彼此。

就在那個時候,我收到了上千份 2012 年夏季的 YC 申請。我記得 Brian 在申請審查系統中進行了無數次嘗試——終於一次鼠標的點擊使 Coinbase 和 Y Combinator 有了關聯。老實說,我真的很感激自己參與了 Coinbase 的關鍵時刻,即使當時的 Brian 還沒找到共同創辦人。

比特幣當時仍是一個邊緣概念

2012 年,比特幣仍然是一個非常邊緣的概念。Brian 是一個敢於在嶄新領域進行開拓的獨立創始人。當時,沒有人相信比特幣。我最初還是在駭客新聞上發現比特幣字眼的。以下是 2009 年,比特幣在該網站上被首次提及的截圖,這些評論總結了當時大多數人的想法,從「不太可能」、「酷」、「可能有用」到「我就是不明白」。

coinbase

這就是 Brian 給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原因。如今,比特幣的知名度要高得多,但那時候,很少有人對比特幣有任何了解,更不用說相信比特幣會對社會有用了。

我為什麼投資 Coinbase?

就像創始人很難相信一樣,投資者更難去相信,大多數人會說不行。但我沒有,這項投資可能是我做過的最好的決定之一。

以下是為何我會在大多數人說「不」的時候,堅決對 Coinbase 、對比特幣給予肯定的原因:      

首先,我已經遭遇過了一些問題。我知道在早期購買比特幣的經歷是多麼艱難和可怕。當我在駭客新聞上讀到這個消息後,我試著在第一個網站上購買它,那就是 Mt.Gox。這次體驗很糟糕,雖然比特幣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但正是糟糕的設計和糟糕的用戶體驗讓我感覺哪裡出了錯。我知道,這不可能讓比特幣擁有未來。

第二點是,我對比特幣有充足的預見。我堅信法定貨幣有失敗的可能。2005 年,我還是一名工程師,為 Peter Thiel 的對沖基金 Clarium Capital Management 開發軟體。他們讓員工讀的書單中有一本是 Richard Duncan 寫的《美元危機》。

那本書使我了解到 1971 年發生的瘋狂事件,那是尼克松使美國脫離金本位制的一年,那時人們再也不能用美元換黃金了。美元本已是所有其他央行的儲備貨幣,卻突然變成了一種可以隨意印製的法定貨幣。今天流通的美元中,就有 25% 是在去年印刷的。因此當比特幣出現的時候,正如 Louis Pasteur 曾經說過的,機遇只青睞有準備的人。」我感到非常幸運,那時我已經做好了準備。

第三,Brian 是一名開發者。就我個人而言,我的偏好是投資開發者。對於 Brian 來說,能夠搭建 Coinbase 的第一個版本並親自維護它是非常強大的。有了實體銀行,你就可以用實體錢包保護實體貨幣。當網路上有了貨幣,你就可以使用軟體工程和安全系統來保護它。

我知道 Brian 是 Airbnb 的工程師和反欺詐主管,Airbnb 的初步規模就達到數十億美元。而在 Airbnb,反欺詐就是他們的關鍵部門,我知道 Brian 每天都忙著應付駭客的折磨。開發著要時時保持那種工作狀態,向我們展示「未來的世界會是怎樣」,這十分難得,但這也正是我在 Brian 身上看到別人所沒有的特質。

種子輪融資之後,我幫 Coinbase 做的一些事情

此後的 2013 年,當我第一次檢查他們的種子輪,以及在幫他們做早期的產品市場契合度調研時,在某個工作的間隙,Brian 進來說整個星期都在發生一件奇怪的事情,他們在 SVB 的營運資金已經耗盡,並在上午 9 點就把比特幣賣光了。我告訴他,是時候籌集 A 輪融資了,並開始著手對外介紹。這是我們致力為創業公司達成的使命之一:幫助他們擴大資本規模。

以下是幫助他們籌集這一輪資金的郵件:

2013.3.3

嗨,投資人:

我想讓 Coinbase 加入你的投資列表,支持他們的 A 輪融資。他們是世界上最值得信賴的比特幣支付平台,也是唯一一家與聯邦存款保險公司(FDIC)承保的美國銀行有直接關係的交易所,每天的交易額為數萬美元。在任何一天,它們都佔全球最大比特幣交易平台 mtgox.com 總交易量的 15%。

他們不受需求約束,而是受到資本約束,每次擴大資本金時都會觸及他們所在銀行設定的資本金上限(上個月提高了 4 倍)。他們是唯一可以讓人們購買比特幣的合規網站,這也讓他們受益匪淺。

他們站在了讓加密貨幣合法化的前沿,最近啟用了 Reddit(排名前 50 位的網站)收取付款。華爾街上一些最大、最聰明的對沖基金,比如「redacted」,正在利用 Coinbase 在比特幣上建立多頭頭寸,將其作為一種金融工具。

我認為他們有潛力從根本上重塑世界上最大的兩種支付方式:

1、信用卡——比特幣以消除中間商而自豪,網路支付目前依靠的是信用卡基礎設施,每筆交易的 2.5% 以上都是通過信用卡進行的。但 ACH 的交易處理速度太慢了,比特幣有望成為首選的轉帳貨幣,因為比特幣交易無需花費任何費用即可將其轉賬,也無需支付 1% 的費用即可將其與美元進行兌換。

2、海外匯款——比特幣其實已經是一種國際貨幣,就像顛覆傳統信用卡交易一樣,比特幣也將顛覆跨境匯款,如今越來越多人在使用比特幣進行跨境匯款,比如:菲律賓人會在 oDesk 上使用比特幣收取委託工作的報酬,並將其發送回國。

當今世界上所有的比特幣價值約 3 億美元,在去年的基礎上增長了 400%。鑑於上述兩個應用場景尚處於萌芽狀態,並且 Coinbase 處於市場最前沿位置,我認為這是我見過最顛覆性的機會之一。

總結與回顧

最後我再總結一下投資 Coinbase 的心得經驗:

第一,逆勢而上。你能找到一些看似邊緣但本質是正確的東西嗎?用歷史、心理學、第一性原理等思維來佐證你看似瘋狂的想法,告訴自己為什麼它會席捲世界?遲早,每個看似不可能的想法有朝一日都會實現,但前提是:它有一個真正令人信服的基調。

第二,做一個建設者。你做得越多,距離機會就越近。會有更多的人想資助你、加入你,或者使用你的產品或服務。盡你所能,傾盡全力去熱愛自己做這些事情。

第三,顯然,創始人發送電郵、主動接觸外界是強大而有用的。還記得 Brian 給我寄 0.05 枚比特幣時,它只值 23 美分,但他真的給了我「免費的錢」。它引起了我的注意,並向我表明,Brian 確實很認真在做一些有意義的事。

最後,我非常幸運收到了那封電郵,讓我遇見 Brian,讓我有機會為這家公司提供資金。為此,我非常感激。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鏈接  | 出處:鏈捕手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Avatar

區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