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 RTX 3070 顯卡在京東自營上架開售,還有兩分鐘。倒計時中,「蹲守」在預約購買界面的大三學生肖揚,只覺得腎上腺素都在飆升。

早在 2020 年 10 月 NVIDIA 發布這款高性能顯卡之初,肖揚一眼就看中了。不過,他未能料想,這款顯卡竟被專注「挖幣」的礦主們掃到「斷貨」。

無奈之下,肖揚只能在電商平台「蹲點」。儘管已經經歷過十幾回「開搶即秒殺」的預約搶購體驗,這次,肖揚依然希望能在數以萬計的預約人群中,成為大家羨慕的「幸運兒」。

結果沒有驚喜,那張心儀大半年的顯卡,頁面上幾乎是轉瞬就成為灰色「售罄」,肖揚想放棄了。

「像是在耍猴。」不只是肖揚一個人這麼抱怨,身在北京的 IT 人張建也深有同感。

對比那些「資本雄厚」的礦主,想要入手一款高性能顯卡,「比千軍萬馬過獨木橋還難。」張建感慨,性能介於 3080 和 3090 間的 RTX 3080Ti 還有半個月就要面市了,自己卻還躊躇在搶購老一代顯卡的路上。

「早買早享受,誰都懂這個道理」,張建將與自己一樣在苦等高性能顯卡的消費者統稱為「平民」,在他看來,當下顯卡溢價太嚴重,平民們琢磨的都是:晚買等折扣」 

一卡難求

對比 NVIDIA 官網顯示的發售價格,記者發現 RTX 3080 在市場上的交易價已飆升至人民幣 18000 元,溢價幅度高超 220%,即便是前一代 RTX 3070 的價格漲幅也逼近 200%,達人民幣 12000 元左右。

「顯卡漲價一直就沒停過」,武漢電腦配件經銷商兼電腦 DIY 服務商楊威告訴記者,現在大多數人會對顯卡溢價有所觸動,主要是因為「漲得太離譜了」。回憶起過去的顯卡,「一塊頂多漲人民幣 500 元-800 元」,漲幅大概在 10% 到 20% 間,「現在直接翻跟頭」。

楊威講到,去年年底 RTX 2060 價格上漲 35% 到 40%,從人民幣 2000 多塊錢一路飆到 5000 多,而 RTX 3060 及後續幾款高階顯卡,則在礦主們的追捧下,價格漲到令人「瘋狂」。

「現在只能加價去找與廠家有優先供應機會的中間商訂貨。」楊威這樣的經銷商,即便與顯卡廠家合作多年,甚至還會遇到加價都拿不到貨的情況。

線下不得,轉戰線上的張建,原本抱有一絲希望。他對漲價予以理解,「畢竟需求多,供應又有限。」但持續大半年的線上預約購買,開售即罄,「一卡難求」的常態,讓像肖揚、張建這樣有需求的消費者苦不堪言。

在京東顯卡熱賣總榜中,記者看到,30 款上榜顯卡中僅剩 4 款在架可售,其餘均顯示「補貨中」。即便是未售罄的顯卡,商品界面的分時預約購買人數多超 20 萬人次。

「擠破頭也搶不到」。肖揚感到苦惱,他開始在官方自營外的一些第三方渠道找現貨,但「庫存緊張」往往與「價格不菲」掛鉤,售價在人民幣 16000 元到 20000 元不等,即便有個別店鋪定價略低於上述價格,依然讓學生階段的肖揚承受不來。

張建對買到全新的高性能顯卡已經不抱希望,他計劃在二手交易平台回收「不錯的老卡」。想法是美好的,現實卻很慘淡,他看到不少二手顯卡的「賣價」遠高於新卡的發售價。

遊戲《CS:GO》深度玩家「blackk」向記者講起了「賣卡」體驗。他曾把幾年前組隊比賽獲得的獎品 AMD RX580 顯卡掛上二手交易平台閒魚,彼時標價人民幣 1000 元都無人問津,最後折價至 900 多塊錢才賣掉。

然而,從去年下半年以來,比特幣開始大漲,同樣是二手 RX580,其價格竟漲到了 3200 元,這讓 blackk 覺得自己賣「虧」了。

記者從閒魚指數中看到,近期平台上的顯卡成交均價上漲了近 1060 元,相較去年同期直接翻了一番,明顯存在交易過熱問題,於是為了規範市場,閒魚曾在 4 月初發布「顯卡冷靜期」公告,以呼籲用戶理性消費。

礦主囤貨

RTX 3060 已經從人民幣 2499 元漲到了 6500 甚至 8000 元,這還不是讓肖揚最焦慮的,在加密貨幣交易所 Coinbase 登陸那斯達克成為「加密貨幣第一股」、比特幣身價首破 64000 美元後,幣圈喜事多,讓礦圈變得更加火熱,他才覺得自己面臨的顯卡困境只會變得愈加嚴峻。

「再不衝更沒有未來了。」嘴上雖然這麼說著,可是要找到一個合適的購買渠道,肖揚欲言又止。

「漲價太離譜,很多遊戲玩家都放棄了入手新的顯卡。」blackk 告訴記者,他本想在去年更新電腦配置,換掉 3 年前購置的顯卡,但由於挑中的 RTX 2070 被市場炒高了價格,便猶豫了,沒想到此後的價格竄得更猛了,報價不但衝破人民幣 4000 元,甚至已超過 5000 元了。

第三方機構 jonpeddie 的統計數據顯示,2021 年 1 月至今,中國二手市場上的 NVIDIA 顯卡出貨量超過 530 萬張,加上 AMD 的顯卡出貨量直接逼近 800 萬張。

這一增長正側面反映著現下高性能顯卡的供貨緊張問題。

談及此,楊威打開了話匣子,他告訴記者,「一年半前,合作的廠家直接砍掉了我們這條線的顯卡供應。」原來還有不少礦主會通過他來對接廠貨,但在比特幣價格暴漲後,顯卡太過緊俏,讓礦主們紛紛選擇跳過經銷商,直接去廠家掃貨。

「每次一有顯卡到達廠家倉庫,眼疾手快的大礦主們就會掃蕩一空。」接受記者採訪時,楊威透露,顯卡廠家偏愛礦主們的訂單,他說,後者樂於通過提價將成百片顯卡一次包圓。

當礦主們成為顯卡廠商的「回頭客」,在這場圍繞顯卡展開的競價遊戲中,包括楊威在內的經銷商、電腦 DIY 渠道商、部件零售商們都敗下陣來,那「財力懸殊」的普通人也只剩下等待。

張建告訴記者,對高性能顯卡需求的人中,「一小部分」是遊戲玩家及短片浪潮裡的一些剪輯人士,除此之外,最具規模的是那些想在比特幣漲價期「掘金」的礦主們。

雖然不炒幣,但看到一些比特幣漲跌後的新聞報導,讓張建意識到,幣圈的熊熊烈火早已經燒到了礦圈。他加入的討論顯卡的論壇中正流行一個段子,「昔日卡吧變礦吧,貼文全在問用什麼卡挖礦,卡吧大佬夢方醒,數數手中多少卡。」

硬碟也淪陷

雖然戲謔,但他告訴記者,這就是真實寫照。張建轉給記者如下總結,顯卡用來挖比特幣和以太幣,處理器用來挖門羅幣,硬碟主要針對奇亞幣,RAM 對應萊特幣⋯⋯一台電腦的各個核心部件,被礦主們幾乎利用到了極致。

也正因此,不只是顯卡圈被礦主們搞得囤貨居奇,就連硬碟這個品類也「在劫難逃」。

有網友把用硬碟挖奇亞幣的過程比作開荒種菜,每個人都可以無門檻地買盤參與其中。

記者在相關論壇中看到一組數據顯示,目前網絡中約有 3 萬塊 10T 硬碟在挖礦,此外,每天還在增加約 500 塊。

楊威告訴記者,一個快速讀寫的 SSD 硬碟(固態硬碟)對挖奇亞幣來說很重要,由於挖幣過程中會產生大量的磁碟讀寫操作,對硬碟消耗極大,因此想挖奇亞幣的礦主需要購置大量的硬碟。

淘寶賣家「北京硬盤之家」發微博感歎其接到的大容量硬碟訂單量暴漲,單日成交額直破百萬,還剩下近 600 個訂單待發貨狀態。

就連國內最大內存產品代工企業嘉合勁威都公開提醒到,隨著奇亞幣挖礦的逐漸流行,SSD 硬碟的市場供求可能將越發吃緊,市場價格或將大幅度上升。

「大容量的硬碟漲得比較兇,16T 由之前的人民幣 900 多漲到了現在的 1600 元左右。」楊威透露。

現如今大家對加密貨幣都盯得緊,楊威坦言,「看到奇亞幣可挖,(礦主們)就覺得發家致富的機會又來了。」他告訴記者,一些有錢的礦主,為滿足硬碟需求會給定價人民幣 1000 元的硬碟出價 1500 元,「直接買斷我們的供應。」

沒有供應商不想賺錢,楊威苦笑道,「很難有人扛得住資本的力量。 」

一位網友在微博甚至如是喊話,「前有顯卡後是硬碟,求礦工們放過,人民幣 800 的硬碟一夜間已經飆到 1300 了,給普通人留點活路吧!」

挖礦有多瘋狂?

想知道礦主們是如何挖礦的嗎?今年 2 月份時,國內知名挖礦博主神魚 BTCer 曝光了自己用筆記本電腦搭建的以太幣家庭礦場。

狹小的房間裡,一台台筆記本電腦被放置在架子上,或「排排站」鋪在房間地板上,堆成山的包裝盒與正在運行的充電器擠在一起,讓人大跌眼鏡。

隨後,神魚 BTCer 還通過一則影片展示了運行中的筆記本礦場,並號召粉絲「筆記本家庭礦場走起!」

要知道幣圈裡不只比特幣價格在飛漲,以太幣的價格波動也從 1500 美元左右漲至當下約 2600 美元。

據神魚 BTCer 稱,除去電費,單機的日收益可達到人民幣 30 元 到 40 元。「以前上班血汗工廠 996 養房,現在賽博血汗工廠 7*24,每天躺著月底賣賣幣,還還房貸,美滋滋。」

實際上,神魚 BTCer 炫耀的以太幣家庭礦場只是眾多網絡礦場的一個縮影。據劍橋大學研究數據顯示,全球比特幣挖礦的年耗電量大約為 121.36 太瓦時,相當於滿足劍橋大學 744 年的能源需求。

由於電費在挖礦成本中佔據龍頭,電力資源充足且電費便宜的地區往往成為礦場設址首選。主要服務於礦組的交易平台「LBU 礦機商城」顯示,礦機供求資訊的發出地多為雲南、貴州、四川、新疆和內蒙等地區。

正因近年來全網算力大幅開發,挖礦耗能陡升,上述首選地的政府部門也在加大管控力度。

內蒙古發改委就在今年 3 月發文稱,為了加快淘汰化解落後和過剩產能,明確「全面清理虛擬貨幣挖礦項目」,並要求 4 月底前全部退出。

公權力出擊,迫使部分礦場關停,但在絕對利益面前,一些礦場開始了「游擊戰」,向四川、雲南、廣東境內一些水電充足的地區遷移。另外,礦卡的非法交易也燃起了苗頭。

據香港海關通報,在最近查緝走私中查獲的一批總價值超 3100 萬港幣的走私品中,首度發現竟有約值人民幣 200 萬元的挖礦專用顯卡。

市場在反噬

除了被管控,全球加密貨幣市場暴跌也會重擊礦主們。

特別是 4 月 18 日午間,比特幣遭遇歷史最大單日爆倉,跌幅高超 8000 美元,24 小時爆倉金額達 97.95 億美元,數據顯示有超 100 萬人成為爆倉受害者。其他虛擬幣種也應聲而落,以太幣、幣安幣等主流幣種跌幅分別達 11%、13%。

親歷過 2018 年底的礦潮,正午在這次幣市暴跌到來時,依然是懵的。

恰逢週末,跟朋友在戶外放鬆的正午,無意間用手機刷到消息,「加密貨幣市場血流成河」。

在楊威看來,幣圈的反噬悄然降臨,據他所知,「礦主們直接挑明了,就算現在的價格跌 50% 都不會虧錢,虧的只有散戶。」

確實,正午就是散戶之一。他之前開的合約虧損已經超過 100%,整體資產直接縮水超 20%,損失慘重。

那一天,正午沒在外吃午飯,匆匆趕回家,整個下午緊盯行情,生怕幣價再次下探。「我不擔心現貨,只要不割肉,幣價遲早會漲回去。」正午說,如果再跌 5%,他的全部本金都會搭進去。

自 4 月 18 日以來,比特幣價格一直未能升回 6 萬美元大關。接受記者採訪時,正午看到比特幣已由觸底價回升至 57000 美元,受之影響,各大主流幣種也盡皆回升。「好在沒有發生二次踩踏,圈內人都放鬆了不少。」

但就在發稿當日,4 月 23 日,比特幣日內下跌 10.32%,最低報價 49012.4 美元,自 3 月以來首次跌破 5 萬美元。正午的心又懸了起來。

對於比特幣價格的大跳水,歐易 OKEx 研究院認為,暴跌是該市場中的正常現象,除去監管帶來的負面影響,其將暴跌視為價格在沿主要趨勢方向演進過程中產生的重要回撤。

不過,對於比特幣的未來趨勢,歐易 OKEx 研究院分析認為仍會是上漲。

由誰來買單?

儘管幣市動盪,正午卻發現礦主們不再像 2018 年底「幣價跌破關機價」那時了。

將時間拉回至那個「礦機論斤賣」的階段,正午告訴記者,「礦機一開機就虧錢,很多人有的停止挖礦,有的甩賣礦機。」反觀當下,礦主安穩很多,在他看來,「幣價還處在高位,(礦主)挖礦的利潤還很高。」

錯過了 2018 年底囤礦機的好機會,現在的他已經購置了一些比特幣礦機,雖然體量遠不及專業挖礦且可以用「瘋狂」來形容的礦主們,但他在經歷幣價暴跌一「劫」後,相較在二級市場炒幣,投資礦機被正午視為更加穩妥的方式。

這也就不難理解,為何顯卡、硬碟等電腦的核心部件會需求暴漲,甚至供不應求了。

鈴空遊戲總監黃岩在京東、淘寶瀏覽採購 RTX 3090 顯卡後發現,基本都要加價人民幣 2000 元到 5000 元,還不是現貨。「硬體漲價肯定會給遊戲製作方帶來預算增加。」但在黃岩看來,中國大部分的遊戲開發公司為 2D 手游製作商,還是 10 系列的顯卡,對一些高性能顯卡的需求體量有限,即使大幅溢價,也並未嚴重到衝擊整個遊戲產業的程度。

相對遊戲開發公司而言,以 DIY 電腦服務為生的裝機店主們的處境就沒那麼安穩了。「還有誰能比我們更希望顯卡降價?」楊威透露,DIY 市場本就逐年萎縮,缺卡導致很多搞裝機服務的店變成了「倒買倒賣的中間商」,而他則從過去每月組機 4 萬台降到了 2 萬台不到,經營業務量直接腰斬。

「現在虛擬貨幣炒得這麼厲害,很難阻止顯卡流向礦主。」楊威對於裝機市場在今年下半年的情況持悲觀態度,即便發生「礦難」,礦主們在垮掉之前出售大批顯卡,一旦帶來價格下跌,雖會吸引處於觀望狀態的消費者,但對 DIY 市場的傷害依然很大。

張建看到像 NVIDIA 這樣的顯卡廠商已經有所動,通過在產品底層對未來應用於挖礦予以限制,這一舉措都將利於顯卡市場能回歸理性。

其實,不論是礦主們需求顯卡、硬碟等來挖礦,還是肖揚與張建單純地想買到一張心儀的顯卡、組裝一台價格正常的電腦,在正午看來,這些都是正當需求。

錯的不是礦主需要顯卡來挖礦這件事本身,是礦主的需求打破了顯卡既有的供求平衡。 」正午解釋到,「平民」與礦主間的「需求矛盾」,是由正常的供需變化暫時引起的市場綜合博弈,任何一方都很難主導。

從目前來看,需求側的對立正被 NVIDIA 、AMD 等顯卡廠商的「產能不足」進一步放大。當然,為了維持市場秩序,記者看到供給一端的 NVIDIA 和 AMD 也都在尋求解決方案。其中,像 NVIDIA 就特別推出了專供開採以太幣的處理器 CMP 系列顯卡,在產品設計上不繪圖、沒有顯示輸出,可直接用於大規模挖礦。

不只是挖礦的壓力,富士康 CEO 劉楊偉日前的一個回答讓市場不樂觀,他給出了 PC 硬體一些關鍵原材料的交付週期長達 52 週,另外預計會在 2022 年第二季度後解決顯卡短缺的問題。不過,記者注意到,在劉楊偉給出這個時間點前,他用到的是「可能」一詞,足見,對於接下來的顯卡供需市場,仍有太多不確定性。

注:應採訪者要求,肖揚、楊威、正午均為化名。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鏈接  | 出處:經濟觀察報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Avatar

區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