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香港新聞攝影首個高價賣出的案例,《我們的獅子山》是第一幅以高價賣出,以 2019 反送中運動為主題的新聞照片 NFT。

經歷了 17 口叫價,香港獨立攝影師蕭雲 2019 年中秋節於獅子山頂拍下的新聞照片《我們的獅子山》最終由 造故事的人」Thomas Lee 以 1.05 枚以太幣(時值 3,600 美元、2.8 萬港元)投得。得主隨即把作品重新拍賣,並表明除了 NFT 合約規定的 10% 收益交給作者繼續捐款外,其餘所得收益也會捐出作相同用途,期望吸引更多熱心人參與,為香港人創造更大的創新能量。

NFT 熱潮自去年底蔚然成風,至今年初 Beeple 以 6 千 9 百萬美元的天價賣出《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到達新高峰,令人對這種新的創作者經濟模式引頸以待。

過往媒體行業的案例,有《紐約時報》以 350 枚以太幣 (當時值 56 萬美元)售出一則商業版專欄的截圖,美國商業雜誌《富比士》以 333,333 美元售出一期雜誌封面,《Quartz》 以 1 枚以太幣售出一篇文章,當時值 1,800 美元,事隔一個月後蕭雲以相若的 1.05 枚以太幣售出《我們的獅子山》新聞照片 NFT,美元價值卻已翻了一倍。

亞洲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案例有唱作歌手陳奐仁以 7 枚以太幣(時值 11 萬港元)在 OpenSea 拍賣平台售出單曲《Nobody gets me》,香港新聞媒體則尚未嘗試這新藍海。

獨立攝影師、文字記錄者蕭雲這次將自己於 2019 年拍攝,震撼中外的香港社會運動中的一幕鑄成 NFT,在 OpenSea 上義賣以支持香港人的機構,算是香港第一幅高價賣出的新聞照片 NFT。他期待這次新嘗試能實際幫助到有需要的人之餘,也能讓香港人感到有人同路的希望,正如當時在獅子山上市民對未來的期待。蕭雲如此說:

我們的人生與香港的未來,都會山窮水盡疑無路,但有人陪我們留下共度漫長的黑夜,並一起見證黎明來到。

新聞照片的價值

《我們的獅子山》的拍賣成績不俗。過去傳統媒體所拍的新聞照片大部份以授權收費方式變現,例如要使用某報館的照片,需得先支付版權費。但這窒礙了新聞照片的另一重要意義:「記錄」及「傳播事實」。

NFT 帶來的商業模式,讓新聞照片能繼續流傳於公眾,同時為新聞業者創造收入。跟一般藝術作品有點不同,新聞照片最重要的質素是反映跟人類息息相關的歷史事件,擁有一張新聞照片的 NFT,彷彿跟某個重要時刻連結,成為那紀念品的唯一珍藏者。

以《我們的獅子山》為例,想要收藏這張照片的人,可能因為當晚也目睹過山上的光輝,曾跟群眾一起擠在狹窄的山道,曾在山腳一起唱過那首歌;可能因為認識作者,想藉收藏他的「親筆簽名」照片支持他;可能想支持香港人,花錢的意義不只在一張照片,而在於能以共襄善舉為傲。

NFT 技術為新聞照片帶來的稀缺性令這意義變得獨一無異地珍貴。新聞照片 NFT 的前景令人期待,攝影師林亦非上週也在他的臉書宣佈,在 Rarible 拍賣他所攝的兩張新聞照片,每張發行 100 枚 NFT,以定價 0.1 枚以太幣(約港幣 2,800 元)。

區塊鏈提供的公信力

過往若要認證藝術品屬於真品,需經有公信力的公證行發出證書;金額較小的商品如個人限量作品,則靠作者在作品上簽名等方式認證。然而,數位作品一直缺乏有效的防偽方法,直至 NFT 技術出現,令作者能產出真正「獨一無二」的數位作品。NFT 基於區塊鏈技術,本質是智能合約,由於區塊鏈不可竄改的特性,令數位作品的 NFT 一經生成便在網路上永久存留。

然而, NFT 市場目前仍面對一難題:缺乏有效方法避免有人假冒作者身份在網路上發佈作品的 NFT。這情況就如,有人把宮崎駿的手稿真跡複製,並宣稱贗品是真跡,然後放到市場上拍賣一樣。

針對此問題,LikeCoin 團隊正在研發基於區塊鏈的  ISCN(International Standard Content Number)技術,讓作者能簡單地為自己的作品註冊,再以 ISCN 編號發行作品 NFT,就如以 ISBN 編號出版書籍一樣。ISCN 預計將於本季完成開發並開始測試。


(以上內容有 Liker Land 提供)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Avatar

區塊客